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凶險的三經合一!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凶險的三經合一!


這刻印的邸報上面,還有鉛粉的味道,倒是奇怪了。是鉛板印刷的?”洪易拿起了桌子上一堆堆的朝廷,內閣,六部等等邸報,發現竟然是清一色的就刻印,仔細一聞,還有一種鉛粉的味道。

凡是修煉道術的人,都要燒鉛打汞,對于鉛粉自然是十分的敏感。

要知道,刻印書籍先是需要一塊木板,然後把字體一一雕刻上去,在用墨印在紙上。這一般都是印刷重要書籍,聖賢經典才用得著的。而朝廷的邸報日新月異,日日都有新文章,這樣刻印起來,一是太浪費,二是根本沒有時間。所以一般朝廷士大夫,貴族,還有商賈要了解朝廷的各項政策,揣摩朝廷的動向,都是到專門抄寫邸報的地方去購買。

洪易一看見邸報就有點奇怪。

“我開始也覺得奇怪,不過最近我用重金打聽到了,好像是冠軍侯讓麾下的方仙道道術,用鉛做一個個的單獨字,排列成板塊,然後獻給皇室。每日印刷朝廷邸報就方便了許多,不用打量的人物抄寫,皇室內務為此專門要人成立了邸報部,每日印刷數十萬張邸報,發往各地,還散賣到京城周邊百里,僅此一項,我算了一下,每年內庫就要賺上十多萬的銀兩,相當于一個小省份的稅收財力了。”

慕容燕把玩著手中精巧的血紋鋼針毫不猶豫的,對于理財,情報,慕容燕本來就是老本行了。

“一個個單獨的鉛塊字?排列成板塊?這個冠軍侯倒真是有些奇思妙想的點子,難怪那個夢神機都被他說動了?”洪易心中暗想,已經明白了這個意思是什麼,“不過用鉛做字,排列印刷,民間只怕難以做到,因為根本沒有那麼多的鉛塊,不如用別地東西代替。不過這東西一出,只怕日後天下書籍,要大量盛行,那就是一件不可估量的好事情了但是,這東西,也只怕會被一群士大夫所攻擊,要知道,用單獨的字體來印刷,這個字體印刷了春宮書籍,再去印刷聖賢書籍,這一點忌諱,很容易被攻擊的。不知道有沒有禦使彈劾冠軍侯?”

洪易正想著這個事情地前因後果,揣摩變動,一瞬間,他有一種通明地感覺,似乎抓到了這件事情的經緯脈絡,同時,他的心中一動,似乎也看到了這件事情要引起的諸多變化。

“觀一葉落而知秋看日月而知陰陽,上古聖賢看一件事情,就能知道這件事情五百年後的變化,雖然未來是靈動變化地,但大聖賢者細心推敲,能夠把握到其中的一些經緯脈絡。我卻是沒有這種能力,但是以後地事情還是大概揣摩得個三分吧。”

洪易對自己的這種突然心動,通明,抓住事情經緯脈絡,從而推斷出大約要發生的事情的意境,很是滿意。

這大約就是讀書養氣。修道明心。到了極高地一種境界了。

“冠軍侯那麼多奇思妙想?難道也是修養到了極高境界。洞徹未來所產生地靈機一動?不可能。他地境界還沒有高到那種程度吧?有那種五百年一出聖賢程度地境界。他早就突破人仙了!”洪易心中想了想。但是沒有什麼結果。他也不相信。冠軍侯一接觸到印刷書籍地地方。靈機一動。就想到了單獨鉛字排版。同時想到了未來地變化。這種偶然靈機一動。洞徹未來地。看清楚一些變化地道心境界。人仙都不可能有。

既然想不明白。也就索性不去想這些旁枝末節。

他同時翻看著桌子上地邸報。

桌子上地一大堆邸報。一直從秋天到現在。再往前面地邸報。就是手抄字體了。顯然這個鉛塊字體印刷。是到秋天皇室內務開始辦理地。

“嗯。九月二十五日。李神光受上諭。進入內閣十月二十日。冠軍侯邊疆大勝。斬首三千。俘獲鐵浮屠騎兵十八人上大悅。派和親王前往勞軍。立功將士。一一封賞。花費國庫銀兩七十萬十一月五日。冠軍侯大破云蒙水師于海上。斬首萬余。俘敵兩萬。俘獲對方鎮國大艦蒙神號。上大悅。舉朝震動。上賜冠軍侯楊姓伏波將軍逍天堯海上受襲。為云蒙大將畢濕華所殺。壯烈殉國。上悲慟。賜金玉安撫家人十二月一日。上有感大雪。下令各州各省各府各縣調撥錢糧。賑濟災民”

洪易一字一字的看著朝廷邸報,把自己離開玉京後,朝廷發生的大大小小事情,官位變動,都逐一的摸索著,心中對于朝廷現在的形式,大約是有了一個大概的輪廓。

“那畢濕華果然冒功!伏波將軍逍天堯分明是我斬殺的!不過這件事情,果然收到了效果,現在這件事情就這麼接過了!不過冠軍侯心中只怕明白,不能讓他抓到任何的把柄!”

洪易看見兵部的邸報上寫著伏波將軍逍天堯殉國的事情,心中就知道,自己讓禪銀紗散發的一些秘密消息,收到了效果。

現在襲殺欽差的這件事情,也差不多揭了過去,不過還是要防備一些有心人。

鏘!鏘!鏘!

就在洪易用心揣摩邸報的時候,外面傳來了一陣刀劍搏擊的聲音,兩條人影往來如風,相互搏殺著,只看到條條刀影,強烈的血氣陽剛,一陣陣陽和的勁風暴烈而來,就連在屋子之中的洪易,鼻子之中都能夠聞到兩大宗師高手較量身上散發出來地血氣。

“嗯,到底不是武聖,還沒有換血成功,所以兩人劇烈搏斗,血氣陽剛之中,還有汗腥味兒,而武聖就是一股清香了!”

在屋子外面搏斗的交手的正是赤追陽,干叔兩師徒。

不是武聖,還沒有練髓換血成功的高手,哪怕是宗師,在劇烈打斗之中,血氣陽剛暴漲,都會有一種強烈地汗腥味道。

而武聖卻就完全沒有了,就算運動到了極致,也只是一股清香地味道。

這是換血之後,血液之中的雜質全部煉化,新舊

也是超凡入聖的標志。

洪易在軍營之中呆了很久,對這種汗腥味道早就熟悉了。

赤追陽拿的是一柄碩大的白骨戰刀!這白骨戰刀,是百年銀鯊地牙齒骸骨打磨而成,正是出云國的神兵利器。

而干叔拿地卻一口彎曲得好像鉤子一般的兵器,這兵器之上,紋理羅列,階梯成行,居然是云蒙的天梯紋鋼鑄造!只是這口兵器,卻不是云蒙戰刀的式樣,洪易回憶了一下武經之中記載的兵器,似乎也沒有這種。

兩大宗師來去如風,兵器在空中碰撞,發出了一聲聲的震蕩,爆出無數火星,空氣的尖嘯之聲,好像撕裂地破布一般。

“嗯,一個靈肉合一的武道大宗師地血氣陽剛,足可以破去一個顯形高手的神魂了,要是凝練出了拳意地頂級大宗師,就算是附體大成的高手,都恐怕奈何不得。”

洪易看著赤追陽師徒兩人的比拼,試招。心中想著。

經曆了一年的磨練,洪易現在的眼光已經今非昔比,心中比武術,道術的認識也深刻到了極點。

噓!

就在這時,兩人同時一收刀,各自站立,從口中噴出了長長一道氣流,在冷風之中形成了白氣。

“干叔,你那口鉤子叫什麼?”

洪易看見師徒兩個練武交手之後,站起身來走到屋簷下。

“對了,師傅,我也沒有看見這樣的兵器,這兵器你是你最近得到的麼?”赤追陽也問道。

“嗯,這是小姐在轉移財產賜給我的,聽說是云蒙國和西域邊陲交界的地方,一個叫做‘吳’的部落打造出來的,不知道叫什麼名字,鋒利堅韌,倒是一絕。”干叔連忙道。

“哦?還真有一個叫做‘吳’的部落?大概這個兵器,就是冠軍侯詩中的吳鉤了?不過這東西,刀都稱呼不上,冠軍侯把它稱呼為劍,實在是太”

洪易撫摸了一下這柄“吳鉤”鋒利的口子,刃口之上的冷氣刺激得他的皮膚毛孔都緊張的收縮了起來,成為一個個的肉疙瘩。

“好一柄利器,比斬鯊都要鋒利,不過比起碎滅刀,八荒身神戟來,還是要稍微遜色了。”

洪易把“吳鉤”又遞給了干叔。

隨後,他坐下來,和慕容燕談論起商貨的事情。

慕容燕手中掌握著龐大的商人貨物渠道,如從大乾販賣鹽茶瓷器絲綢到云蒙,又帶大量的馬匹,皮貨,刀具,奴隸到大乾天州中土來的一些渠道,甚至還有商隊。

現在她脫離了慕容家族,手上不知道掌握了多少資源?這些資源,在幫助玉親王的上位的時候,肯定用得著。

要知道,現在京城的爭奪,卻不是修道人之間的斗法,也不是練武人之間的打生打死。多數情況下,還是不能施展武力。這是一種規則。誰都沒有能力去破壞。

當然,如果洪易現在是比夢神機還強大的人,那當然可以稍微破壞規矩,干一些看皇帝不爽,直接刺殺掉的事情。

洪易一心二用,在和慕容燕談論的時候,另外的一部分神魂,已經到了乾坤布袋的小千世界之中。

小千世界之中,禪銀紗依舊坐在一個法台上,默運神魂修煉著。

與此同時,她的身邊,出現了許許多多淡然的虛影,其中有夜叉王,羅刹王,修羅王,金剛王,甚至還有毀滅明王!

與此同時,一尊隱隱約約的過去大佛,鎮壓在中間。

而和大佛對立的,乃是一尊全身纏繞著雷霆,眼神之中好像俯仰眾生的道尊模樣。這尊道尊,正是神霄道雷法的根本,神霄道尊。

在神霄道尊的旁邊,還有一尊人身鳥面,背後長著翅膀的神靈,正是雷神巨靈相。

更為令得洪易驚訝的就是,禪銀紗除了觀想出了這些東西之外,居然還觀想出了一尊頭上兩只螺旋雙角,手拿巨錘的上古戰神圖像!

這尊上古戰神圖像,正是巫鬼道至高典籍,《戰神魔經》!

顯然現在的情況是,禪銀紗在乾坤布袋之中修煉多日,要把《過去經》《神霄道五雷經》《戰神魔經》這三大經書之中的意境,全部融合一起,到達一個修為的極高境界!

“這太急躁了吧!修煉得是水到渠成,慢慢的來!一味勇猛精進,只怕不是什麼好事!不過銀紗有三百多年的修行經驗打底,恐怕也真的有機會把三種經義合一,並不發生沖突。”

洪易看著這樣的景象,心中知道,三經合一,太過艱難,合的好則好,合得不好,立刻就是神念沖突,走火入魔,輕則變成凡人,重則魂飛魄散。

要知道,道術全部都是由強大的念頭組成的,念頭一散亂,道術就廢了。這和武術截然不同。

“一動凡心,即墮落凡塵”!

鬼仙也不是這麼好當的。

“不好!”

就在洪易心中想著的時候,突然之間,那夜叉王等五大魔神,全部睜開了眼睛,變得鮮活無比!與此同時,那尊戰神相,也好像是活過來了一樣,眼睛死死的盯著禪銀紗。

“這是走火入魔的前兆!”

洪易想也不想,猛烈一揮手,天上團團清光落下,猛烈的包裹住了這些魔神!

于此同時,法台上坐著的禪銀紗,也睜開了眼睛,回過神來,念頭一動,立刻風云變幻,大片大片的雷形閃電,從眉心中噴湧而出,把所有的魔神都全部打滅。

噓!

禪銀紗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剛剛真是凶險,要不是你幫我一把,我走火入魔了!”

“三經合一,太凶險了!最好不要嘗試!”洪易也顫聲道:“你的過去經,還沒有領悟到過去之心,真如不變的程度!最好這三經合一,不要嘗試!我神魂已經接近了不滅,有機會,還是我先嘗試一下修煉。”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高攀你了!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父子墳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