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徹底面對!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徹底面對!


有錯!

孤零零站在墳前那個身穿錦衣,頭帶紫金冠正是洪易的親生父親。

大乾朝廷太師,武溫侯洪玄機!

洪玄機身體勻稱,臉白無須,好像玉一般,看樣子只有三四十多歲的模樣,瀟灑而沉穩,堅實而不虛浮,普通人看上去,感覺這幅形象就好像是一個成熟穩重,經曆豐富的學者大儒。

但是落到了洪易這等道術高深,精通觀氣之法的人眼里,卻又是另外一番形象。

洪玄機這樣隨意站立,冷風吹拂之中,周身錦衣好像鐵鑄的一般,一動不動。

這幅模樣,好像統領天地眾神的神王來到人間!

洪玄機的手,依舊是帶著魔幻一般的光澤,仿佛掌握著世間最為可怕的力量。

夜風之中,洪易牙齒縫隙之中崩出來“洪!玄!機!”這三個字,絲絲切切,融入風中,並不消散,卻是給夜風更加增添了一份冰冷的寒意。

洪易三個字一出,天地之間,更加的寒冷了。

後面地人。人人都打了一個冷顫。

甚至包括和洪易並肩而立地禪銀紗。嬌軀也微微地動彈了一下。把目光停留在洪玄機地身上。

“洪易。你也是讀書人?禮法沒有讀到麼?三綱五常不明白了?倫理道德不明白了?為什麼直呼我地名字?”

洪易三個字說出來。天地之間一片寒冷和寂靜。人人鴉雀無聲。似乎是過了很久。洪玄機才開口道。

寒風越來越大了。風魔發出歇斯底里地嚎叫。在天地之間撕扯。似乎要把人間扯得稀爛。

洪玄機地聲音很平和。沒有一點壓迫力。也沒有一點殺氣。惡意。更沒有一絲地動怒等等負面情緒。平靜得就好像是在循循善誘。教導一個心疼地兒子一般。語氣之中。有一股耐心地意境。

但越是這樣,洪易心中的警惕越來越濃。也越來越提了起來。

在剛剛見到洪玄機的一瞬間,洪易的心中,就好像是被塞上了一團火焰,把血液都燒得***起來!但是現在,他只能憑借自己地意念,冷靜的壓制住。

他的神魂意念,足夠強大,可以控制身體的一切反應了。

“居然在這里見到了洪玄機,他是在特意的等待我麼?這麼說來,我的一舉一動,似乎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瞞不了他?”

冷靜的控制住身體的反應之後,洪易眼睛死死盯住墳墓前這個身體,心中閃爍出一個念頭。

雖然說洪易回到了玉京,心中也早就有面對洪玄機這個父親的准備。

但是他也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回來地第一天,剛剛落腳,到母親墳前掃墓,就會在墳前碰到洪玄機。

這個既是他父親,又是他一生注定仇人的人!

可以說,洪易雖然一切計劃周詳,但是今天晚上,洪玄機出現在母親墳前靜靜的站立,等待,還是稍微的打破了他心中的准備。

洪易心中原來的准備是,到了玉京城,和玉親王商量之後,拿到許許多多關于武溫侯府的信息,再慢慢的來,整治完了大羅派,整治了趙夫人,再親自面對洪玄機!

但是現在洪玄機的突然出現,打破了他心中地計劃。

“既然如此那就面對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一刹那間的念頭轉動,洪易心靈徹底的安穩了下來,拋棄了一切父子倫常的羈絆,道德的羈絆,神魂升華到了一種“超脫”的境界。

沒有錯,正是“超脫”。

在剛才一刻,下定決心正式面對洪玄機的一刻,洪易的心靈上所有羈絆,全部通達,念念無滯,沒有像這一可,洪易能這樣清楚的了解自己的本性,見識到了自己這一生地“因”和“果”。

還有“功德”!

洪玄機和他母親的恩怨,始終是橫在他心頭地一個大坎,這個大坎不轟擊過去,修為便不能再度提高了!

他上前一步,就要開口說話。

“哼!”

就在洪易要開口說話的時候,一聲冷哼,從洪易身穿站立的禪銀紗身上傳了出來。

禪銀紗作為洪易的道侶,在洪易為母親掃墳的時候,自然也要上來拜祭一番。所以這次她並沒有進入乾坤布袋之中修煉。

聽見洪玄機地話,她自然的上前,冷哼一聲。

“銀紗!這是我地事情,全部由我來解決。你把這些人都退下去吧。”聽見禪銀紗冷哼,洪易連忙把手一橫,攔擋在禪銀紗的面前。

“好吧!”

感覺到了洪易前所未有地一種堅決念頭,禪銀紗轉過身去,讓身後的人退了下去,與此同時,她自己也一步一步地退下了山腰。

洪易知道,洪玄機的實力深不可測,尤其很可能已經是武道人仙!這樣的境界,在方圓幾千步之內,都非常不安全!

就算是鬼仙,也不例外!

禪銀紗現在修為深厚,但肉身在場,恐怕真正一下動起手來,立刻就會被打碎肉身,不得不再重新尸解轉世。

武聖就已經是非常之恐怖了,更何況是比武聖厲害十倍,百倍的人仙!

今天跟隨洪易來的人,其中就有大金蛛,沈鐵柱,小穆,赤追陽,周大先生,雷烈,等心腹,不過此時,這些人都不說話,連最好動的大金蛛不說話了,靜靜的隨著禪銀紗退出。

倒不是大金蛛不聽話,而是因為她看出了洪玄機的恐怖。

洪玄機看著這一切,依舊站立著,寂然不動,也沒有因為感覺到禪銀紗,大金蛛而驚訝,只是靜靜的等待洪易回答自己的問話。

雖然他是背對著洪易一干人的,但是洪易可不認為,這個深不可測的父親,會感覺不到大金蛛,禪銀紗的氣息。

洪易永遠不會小瞧洪玄機。

“綱理倫常,那是對有情有義地人來說的,一個人無情無義的人,還和他講什麼綱理倫常!”看著墳前站立的這位大乾太師,武溫侯洪玄機,洪易抖索精神,眼神爍爍

從喉嚨里面迸發出來。

“我只問你一句,我母親是怎麼死的?本來這句話,我要到武溫侯府,甚至到朝廷上,親自向你問的!”

洪易面對洪玄機,終于一吐為快!

當年,他被洪玄機叫進正府之中,只敢唯唯諾諾,那是力量不足以支撐自己心中的道理!現在他有了力量!就能夠直接面對!暢所欲言!

一刹那間,洪易感覺到了無比的暢快!

“嗯!”

聽見洪易這話,洪玄機終于把身體轉過來,面對面的和洪易站著,兩人相聚兩百多步,一箭距離。

洪玄機轉過身來,洪易陡然之間,就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壓迫到了自己地精神之上,心靈咯咯的響,似乎要被壓碎一般。

同時,洪玄機的這一聲“嗯”,洪易有了一種面對天雷悶響的感覺。

在山下望著上面的大金蛛,身體陡然一震,搖晃了一下。

“看來你是知道了一切的事情,你母親就是夢冰云,也是太上道的聖女。”洪玄機嗯過一聲之後,緩慢的道。

這位大乾太師的臉上,依舊沒有一絲一毫地變化,在這麼冷的風下,他說話之間,嘴唇之中居然沒有白氣。

這種情景,讓人感覺到他身處在另外一個空間。

“不錯,我一切都知道了,現在在我母親墳前,你敢當面向我解釋麼?”洪易冷冰冰的說著話,喉嚨里面的氣息在冰冷的夜風之中,化成了白霧,隨後又被吹走。

“解釋什麼?”

“解釋我母親是怎麼死的!那日我出武溫侯府,你派趙寒跟我著我,卻被我當場就擒拿住!逼問出來了!告訴我!我母親是不是被趙夫人害死的!而你!是不是知道這個事情,而充耳不聞,裝作不知道!”洪易聲音越來越凌厲!

“我洪玄機行事,從來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釋!何況是你這個黃口小兒!”洪玄機聽著洪易聲色俱厲的話,眉毛上挑了挑,似要發作,看見墳墓,卻又忍了下來,只是聲音微微大了一些,眼神好像兩道閃電一般凌空刺了過來!

“況且,你這樣對我說話!你還有沒有父子倫常!你莫非是畜生不成!”

“哈哈哈哈!”洪易好像聽見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般,哈哈大笑起來:“我在侯府之中,受盡欺凌,這個時候,你這個父親在哪里?你手把手教洪熙,洪康拳法,卻禁止我練武!甚至所讀的書,我都要到外面去借,借了抄!還有,我考舉人地時候,你到現場巡視,為什麼要把我的考卷拉下去!幸虧我地座師李神光提拔了我!你害死我母親!壓制我!把我當豬一樣,養在侯府之中!還借權勢,干涉國家大典!你還是個父親!你不當我做子,我自不把你當父!上古的聖賢說:君視臣為手足,臣視君為心腹!君視臣為犬馬,臣視君為國人!君視臣為草芥,臣視君為寇仇!君臣,父子,夫妻,君臣如此,父子如此,夫妻也是如此。你沒有視我為你的兒子,我為什麼要視你為我的父親!今天在母親的墳前,你對母親認錯!回去殺了趙夫人!把太上道地功夫,還給太上道,我還認你做父親!咱們還是父慈子孝!如若不然!”

“說完了麼?”洪玄機眉毛越發挑起,:“憑禮法,你只不過是侯府之中的一庶子,比不得康兒,熙兒,莫非還要我像對待康兒,熙兒一樣地對待你?嫡長不分,為天下人所恥笑!況且我洪玄機十六個兒子,七個女兒!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你母親乃是妖道聖女,禍亂朝綱!企圖把持社稷神器!還要陷我于不義!況且她乃是一小妾,地位卑賤!我發妻殺之,合情理,通國法!你就算說到天上地下,莫非還能把這個道理講贏不成?國家社稷,她夢冰云一個小小的女子,就想干涉不成?你既然不認我做父親,我洪玄機又豈會在意你這個大逆不道地忤逆子?你讀書,講大義,什麼是大義,你不懂麼?小畜生!”

洪玄機在說話之間,眼神之中全部都是不屑,還有還有蔑視!

“好,說得好!在母親的墳前,你還敢說這樣地話,好!很好!”洪易心中的怒火,徹底被點燃了。“洪玄機!你才地位卑賤!我母親乃是堂堂太上道聖女,下嫁于你!而你是什麼!只不過就是為了竊取太上丹經的一卑鄙小人罷了!洪康,洪熙又是什麼好東西?洪康在水陽,火耗收到八成銀子,弄得一個魚米之鄉,富裕之地,百姓要賣兒賣女!你這樣的人?還談治理天下!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大義家國天下”洪易喃喃道:“沒有家,哪里來的國!家都保護不住!還如何能治國!能平天下?”



洪玄機長長的噓了一口氣,對著墳墓道:“夢冰云,你兒子大逆不道,今天在你墳前,你也看到了。但是我洪玄機沒有這樣的兒子!你別怪我除掉這小畜生。”

“你想殺我?你殺得了我麼?”洪易一聽,就知道洪玄機已經動了殺心,不由得冷笑道。

“你以為,你靠上了銀鯊王這妖孽?還有幾個道術人物,我就殺不了你麼?”洪玄機眼神之中,依舊是蔑視:“你以為,你殺了妃蓉,就能無法無天了?”

“你知道趙妃蓉是我殺的?”洪易冷冷道。

“豈能瞞得過我?不過你是想不到的!妃蓉不會死!我粉碎真空之後,可以幫她重聚念頭!收拾神魂!”洪玄機身體雖然不動,但是說話之間,一股鋪天蓋地的殺意,籠罩了整個空間。

他似乎是隨意一動,就可以操縱人心對空間的把握一般。

“那吳大管家,吳文輝呢?你的這個好奴才!他已經被我燒成了灰!你能不能為他重新聚神魂!還有你的嫡子,洪康?也已經被我附體控制神魂!我動念之間,他就飛灰湮滅,你能不能讓他複活呢?還有大羅派的燕真宗,在海上追殺我,已經被我和銀紗神形俱滅,你能不能讓他活過來?”

洪易在最後關頭,拋出了殺手锏!

聽到這話!洪玄機臉色果然一變!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父子墳前見!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人仙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