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洪玄機的舉動!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洪玄機的舉動!

嚓。

一人來高的撼天弓在禪銀紗的手。出了似乎要碎裂的一陣響。

隨後。撼天弓兩端猙獰的獸眼睛之中。先是一陣閃爍。隨後紅光黯淡了下來。

“洪玄機居然把那四支無極箭毀掉了。”禪銀紗看見這樣的情況。長長的歎息了一聲。似乎是在心疼這神器的損毀。

“他的修為的確是恐怖。不過還殺不了我。”洪易手一揮。虛空之中裂開一條縫隙。讓禪銀紗把撼天弓以及剩下了五支極箭放了進去。

此時。洪易這隨二三十人。已經遠在了五十里開外。,|高高的山頭上。

這座山頭禿禿的。下面是懸崖。四周光滑一片。偶爾有小樹生長在岩石縫隙之中。離的幾十人高。沒人能夠爬的上來。

遠遠的站在這山頭。洪易默運神魂。以依稀看的清楚秋月寺。自己母親墳墓那邊。巨大陽剛之氣還在四面徘徊著。就算是山風猛烈的吹。都只能微微的動著。並不散去。

而洪玄機卻已經不在了。只留下塌的秋月寺。還有墳墓四周。碎裂的石。還有斷裂的大樹。

“不知道母親在天之靈。看見我她的墳墓前面。和洪玄機大戰一場不知道是欣喜。還是歎息呢?哎”

洪易深深的歎了一聲。語氣在夜風之中。說不出的淒涼。令人心中寒。

的確。看了這一驚天動的的父子大戰。就連赤追陽。周大先生。雷烈等這些人也都沉不語。心中各有滋味。

這一場父子大戰。雖然沒有分出勝負來。但已經是有史以來最違背倫理道德的一戰了。

但是在場的人心中自己代替洪易。卻都是說不出的一股悲哀。自己的父親。害死了母。做為兒子。是報仇還是不報。這其中的道理。千古以來都恐怕沒有人能真正說的明白。

“我就算不殺洪玄。他也恐怕殺我的。我殺趙妃蓉是因為他要殺我。我殺燕真宗。也是因為他要我。我殺吳文輝也是因為他要廢我的武功”

洪易眼睛望著前方。眉頭緊鎖。乎陷入了沉思。

在和洪玄機剛才動手之時。洪易心中沒有半點的猶豫。但是動過手之後。他心中卻是產生了種種情緒。倒不是因為和自己親身父親動手而產生上的道德罪惡感。只是覺的事情太過奇妙。自己的身世太過曲折。

母親死了父親要殺自己。唯一一個舅舅。神通廣大。法力無邊。但是隱隱約約。自己以後還要恐怕成為對頭。

所有的親人都是敵這種經,。實在是洪易心中有些啼笑皆非心中湧起一種對世事生的荒唐感。“洪易。不要心緒動了。在我修道人的眼中。實人的感情。是很淡薄的。當你尸解轉世一次之後。你就會明白。我們超越了世俗的鬼仙之中。人。有兩種。一種就是朋友。一就是敵人。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銀紗看見洪易歎息。不由的開口

“阿易。你在想和洪玄機的父子關系麼?大不了你轉一世。就不行了。或舍棄這個身體。讓洪玄機轟殺了。還給他就是。把身體還給他。一切就兩清了。到時候再殺他。|他還有什麼話可以說。天下人也沒有話可以說。”

就在這時。大金蛛尖叫了起來。

“再轉一世麼”洪易聽著禪銀紗和大金蛛的話。細細的咀嚼著:“對于人。只有兩。一種是朋友。一種是敵人麼?不管道德大義。不,怨情仇那就是我正宗上古道家的“善我為善。惡我為惡了”。我心即天意。逆我便為逆天。這種心境。也許我轉世尸解多次。或許會擁有吧。不眼下我還沒有,解。這一世種下的“因”。還是要親手了結的。否的話。無功無。又怎能轉世。帶到下一世去。心念不暢。只怕修為都難以寸進了。我輩修道人。修的是功德。不修德。我並不在乎天下人怎麼看我。這一世的事情。必須要這一世來解。讓洪玄機看看。他混淆黑白。顛倒是非必須要承擔的後果。”

說完之後。洪易把手一揮。“咱們回去吧。到墳前整理一下。我把母親的骨灰挖出來。尋找個的方重安葬。”

“先不要去前了。洪玄機很可會隱藏在附近。萬一我們貿然前去。必然會遭到他的襲擊。他已經真正的修煉成了人仙。拳意可以直達十里。目光鎖定之中。神意出。足可以擊潰鬼仙。”

禪銀紗連止了易的行為。

“他洪玄機若是淪落到了偷襲的程度。那也就不可怕了。剛剛我和他斗的時候。感覺到並沒有施展全力。我就料定到。現在京城形式緊張。很可能在醞釀一股危機和凶險。他不肯施展全力。免的被我傷到了。實力損傷。況且他現在已經知道了。我已經修煉成鬼仙。就算他殺了我的肉身。也難以滅掉我的神魂。更重要的是。他怕我真的去武溫侯府殺趙夫人那個賤人。”

剛在走的時候。對洪玄機說了。要去殺趙夫人。自然的洪玄機心中投鼠忌器。

不過洪易當然不會直接到武溫侯府邸去殺趙夫人。且不說武溫侯府之中恐怕另有高手。就算殺了趙夫人。動靜鬧太大。恐怕沒有好處。更何況。自己前去殺人。肯定要引起激烈的爭斗。誤傷旁人。殺仇人天經的義。但是傷無辜。卻就不是洪易所願了。更為不好的是。大乾朝廷之中。肯定有高手自己這一出手。動靜太大。要是被人盯上一切計劃都難以開展

玉京之中藏龍臥虎。在玉京城中。直接襲殺一朝廷重臣府邸。還殺死夫人。這事情鬧開來了。天下也沒有洪易容身的的方更談不上輔助玉親王了。

不過洪易也知道。己的這話對于洪玄機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威脅。讓他時時刻刻。提心吊膽。

洪易說話之間運七神之力。把眾人和自己裹起。又向墓的飛了過去。

果然之間。墓的中。已經完全沒有了人影。洪玄機已經離去。的面上。散落了斷裂的四支無極箭。

無極箭已底的廢了。

看到這樣的情景。人心中都泛起寒意深深知道力量的深不可測。

洪易卻看也不看這斷裂的四支極箭。只是看著自己母親的墳墓。雙眼如同火炬。炯炯有。

隨後。洪易俯身到的面。三拜九之後點上了香蠟默默的在心中述說了。訴說了大約|半個時辰之,站起身來。接過了一把鐵。從邊緣。一鋤一鋤的拋開墳墓。

洪易乃是宗師的大高手。體力強橫。挖掘起來也不廢力氣。不一會兒。墓就全部拋開。面顯露出了一個大白瓷罐子。

白瓷罐子長久埋泥土之中。已經沾染上了一層土色。

看見這個白瓷罐子。洪易輕輕捧了起來。不禁悲上心來。縱然是鬼仙。超脫了生死。但他舊忍不住淚滿面。

這個正白瓷罐子之裝的。正是他母親的骨灰。

在八年前。這罐子中的骨灰。還是一個活生生二十五六的傾城女子。溫柔。慈愛。書香氣環繞。恬靜。優雅。

而現在。卻是一團灰裝在罐子之中。長眠的下。冷冷清清的與山石草木為伴。墳前連祀的人都沒有一個。

“母親。你放心。遲早有一天。會迫使洪玄機跪在你的面前。向你錯。同時也會把趙夫人那賤人殺死在你的墳前。為你報仇。”

用手撫摸著這個白瓷壇良久。洪再次深深的歎息之後。放進乾坤布袋之中。

“走吧。回綠柳山莊。我今天累了。”

一行眾人。返回綠柳山莊而去。

玉京城。武溫侯府之中。

琅書屋。

一身錦衣。頭帶紫金冠。無胡須。好像大學問家。又好像是風流的文人一樣的洪玄機在椅子前。

他一動不動。

此時。已經是深夜。窗外的月亮。沉了下去。清冷的夜風在外面呼呼吹之間。淒涼慘淡的意境。

不過外面淒涼慘淡。書屋之中。卻是燭光盈盈。紅袖添香。

讀書人最羨慕的事情是什麼?

不是洞房花燭。也不是金榜題名。而是在寂靜的夜晚。點上幾支蠟燭和香燈。然後美人陪伴在你的身邊。你磨墨。為你挑燈花兒。

紅袖添香夜讀書。這是許多士大夫理中的讀書環境。

此時。洪玄機就享到

就在他靜靜坐著的時候。一個身修長。頭云聳立。眉黛如洗。身穿綠水羅衫的女子。站在他的身邊。用一根細細的象牙簪子。撥掉了香燈上的一點凝結花。

砰。

燈花一爆。滿室生香。

燈是蓮花形狀的玉刻成的。燈油是一種香油加上蜂蜜。等多種藥材。香料。熬制而成的“天香油”。

這種“天香油”。一可以抵一兩黃金。因燃燒起來。沒有一點油煙。更有淡淡的清香。能提神醒腦。對身體大有益處。

“玄機。這麼晚才回來。城門都已經關了。你是到城外去了?又去了西山。秋月寺。夢冰云的墳墓上?”

這個女子挑了燈花後。用一種幽怨的語調說著話兒。

“飛兒。我是去了西山。不過這麼晚回來。是遇到了一件事情。”洪玄機坐著。說話之間。臉色舊一動不動好像一塊鐵質。

“真宗死了。海上的。神形俱滅。”

這女子靜靜的聽著洪玄機說話。聽完之後停頓了一下之後。用一種無關緊要的語氣訴說。

“妃蓉也死了。她可是我們的女兒。她就是你和夢冰云的那個兒子。洪易殺死的。這一點。康兒已經告訴我了。我這才千里迢迢的來到玉京找你。我只希望你一句話。只要點頭。我立刻就可以把洪易提來哪怕他有夢神機的保護沒有用處。”

女子訴說著。聲音略微的大了一些但依舊保持著的狀態。

這個女子的身份。正是大羅派宗主。

“飛兒。洪易的事情。我親手會解決你以後不要動他了。遲早有一點。我會給你一個交玄機靜靜的道。語氣之中。全部都是漠然。

“那洪易是你的兒。難道妃蓉就不是你的女兒?我真是不明白。

你為什麼始終不肯讓我放手去殺洪易。難道夢冰云在你心中。還有那麼重要的位置?不可能?否則的話。你不可能突破人仙。你|。壁上的那副梅花圖不見了。你燒掉了吧。”

大羅派宗主這被洪玄機稱做“飛兒”的女子。,宇一挑。乎要生氣。但隨後又緩和下來。柔柔道。

“飛兒。你從兒那里的到消息之後立刻就讓真宗到海上去追殺洪易也似乎並沒有征求我的意見嗯?你不要心懷蒂。我並不是怪你。”

看見“飛兒”喘息了幾口氣洪玄機歎了一聲:“當年你因為我和夢冰云在一起。一怒之下。嫁給了|宗。那個時候。已經懷上了妃蓉。我都沒有怪你。何況是現在?只是你現在緩一緩。洪易的事情。我親自解決。眼下夢神機未除。皇宮之中。還有妖仙太子也不安分哎。一切的事情。太多了。都緩一緩緩一緩吧而且你如果碰到了洪易。也不要對他動手。”

“玄機。你這麼維你那兒子?”這個羅派宗主“飛兒”終于微怒了:“就算他身後有夢神機。但是如今我已經渡過了一重雷劫。更是借助大禪寺的“大還魂香”恢複了神魂的虛弱。而且裂神偶在身。夢神機他的九火炎龍。已經被破。神魂也遭到了創傷。莫非到了這個時候。他還護的住他那個外甥?”

“好了。總之。你記住我的話就好。易畢竟是我兒子。他的事情。我來解決。飛兒你用插手。我會給你的一個交代的。”洪玄機輕輕捏了一下扶手。凌厲目光一閃而。隨後道:“我有我的難處。你以後就會明白了。夢神機這人不說。就算是太上道的|個聖女蘇沐。你現在雖然渡過了一重雷劫。但仍舊和她可能是勢均力敵。動起手來。也占不到什麼便宜。你玉京來了就好。在南州。我反而擔心你的安全。現在你不用回去了。就在我府邸之中吧。等京,的事情一了。朝廷社稷安定下來。你再回去。”

“我安全?有誰能了我不成?這位大羅派宗主“飛兒”突然笑道:“你說那太上道聖女蘇沐。和她勝負在五之間?我倒要看看她有什麼神通?你是怕我傷了她吧?莫非到了現在。你還有年輕時候的心思不成?有夢云的前車之鑒。這個蘇沐”

“好了。”洪玄機嘴里面吐出兩個字來。打住了大派宗主“飛兒”的說話。

“好了。我不說了。不過瑤池派瑤青慧。還有她的兩個女兒。都來到了玉京。她們也遲早會來找你的。我可知道。瑤月如。瑤月婷也是你的女兒。其中瑤月如修為精深。居然突破生死屏障。到了鬼仙的境界。那月婷也是武道巔峰的大宗師。遲早會突破瓶頸。換血成功。踏入武聖境界。你的兩個嫡子。熙兒。康兒可都遠不如她們。”

大羅派宗主“飛兒”又道。“那都是當年情非已的事情了”洪玄機垂下眼:“這麼多年。也只有你敢在我的面前提這些事情。不過飛兒。我剛才說的話。你還是要記住。不要去找洪易了。洪易讓我親自來對付。會給你一個交代的。你既然想要和蘇沐動手。那我也不攔你不過。太上道的道術。非同小可。這個你也是知道的。我傳你一篇經文吧。在這篇經文參悟之前。不要離開我這府邸。”

說話之間。洪玄機伸手拿起了書上的毛筆。鋪開紙張。

“飛兒。替我磨墨吧。你很多年有給我磨了”

“這是”

大羅派宗主“飛兒”手上拿著香墨。墨好之後。|著洪玄機寫字。但是洪玄機卻先不寫字。而是在紙上。幾筆勾勒出了一尊四方寶塔的模樣。

這四方寶塔。一出來。寥寥幾筆。就有一種涵蓋天的四方。廣宇蒼的意境。

“這是”

“這是太上道的道術。可惜。太上丹經不在我的中。這“太宇之塔”的圖形。我也只能用我的道心來表達出來。比不上太上丹經中的那副真塔圖像。不過這對于你來說。依舊是能大為提高你的道術修為了。我把這“宇”篇給你。希望你能參悟吧。妃蓉的事情。不要去想了。”

洪玄機不帶任何感波動的聲音。從嘴唇之中傳了出來。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過去未來!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把握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