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大悲劇!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大悲劇!

好狠!”

洪玄機一拳擊碎這個俊美西域年輕人的神魂之後,眼神一閃,整個小巷之中,頓時彌漫了一股無窮無盡的威嚴,本來小巷之中,還有幾條貓狗,但是在洪玄機這樣目光一閃之間,頓時感覺到了什麼,立刻匍匐在地面,好像大禍臨頭一般。

許許多多的硫磺一般氣息的念頭,充塞了整個小巷,洪玄機耳邊,隱隱約約的聽到了強烈的詛咒之聲。

那是一個個爆散,重傷了的念頭,要劇烈的再度凝聚成形。

“哼!”

洪玄機冷哼了聲,音波傳遞之中,再單拳握住,平放在前面,五指叉開之後,又瞬間並攏,好似一尊法輪在旋轉著。

他的五指動彈之間,越來:快,越來越快,簡直宛如星飛電走,任何人都無法琢磨到他的手指動作。

隱隱約約,有條條的裂痕,在他的手指滑動之間出現了。

隨後他單手震,一股劇烈的勁風從手上出了出來,整個小巷子的空氣似乎好像暗流洶湧的海底,猛烈一震蕩。四面的巷子牆壁出了咔嚓咔嚓的聲音。

這股無窮無盡的威嚴風震蕩了一會兒之後,整個小巷子之中,無比的寂靜,似乎根本沒有生過什麼一樣。

剛才這個美地西域年輕人神魂爆散之後。所產生地硫磺炙熱氣息。全部消失。

天空之中舊溫和地太陽照射下來。外面地玉京城大街。依舊是車水馬龍。人來人往。春光明媚。一片濃烈地生機。

就在洪玄機身上地氣一收之後。站在小巷之中良久。

“侯爺。”

突然之間。巷子地外面。出現了一個太監。

這個太監身穿著一身青衣。背壓得很低身邊也沒有帶人。一到巷子外面。就出了公鴨嗓子地聲音。

“嗯?王韜!是誰讓你出皇城的!太監出皇城,有律例的!眼下科考在即,滿城士子,你一個太監出皇宮,要是讓人看見了免引起非議!”

洪玄機一看,就知道是乾帝身邊的大公公,六宮大總管,甚至管著內庫的公公,王韜。

絕對是皇城太監之中的第一人。

而且這個太監,也是武功深不可測之輩,比起風公公,太監陰憐花都要更勝一籌。

這個太監王韜,出自一個大世家王家,本是世家弟子只不過因為是庶子,被家族排擠,陷害,于是一怒之下,入宮當了太監,深得乾帝的信任。

洪玄機對于這個太監,非常的不喜。

“是,老奴這是皇上吩咐出來的,問一問侯爺剛剛突然離宮,生了什麼事情。”太監王韜看了洪玄機一眼睛又把頭深深的低了下去。

雖然是六宮大總管,掌握內宮幾萬太監,宮女,就算是皇貴妃都要巴結的人物,但是在洪玄機的面前太監王韜還是小心翼翼。

畢竟在大乾朝法之中,洪玄機身為內閣大臣的領班臣領,有權訓斥太監乾嚴禁太監干政,也嚴禁太監出京法極嚴。

更為重要的是,洪玄機本身實力強大到了一種無邊無際的程度。

“這等事情,我自然回去向皇上稟報。你先回去。”洪玄機冷冷道。

“聽侯爺吩咐。”大太監王韜躬了一下身體,悄悄的離開了巷子,一路進了皇城之後,這位大太監的身體才抬了起來,臉上顯現出了一種震驚的神情:“人仙人仙果然強大!剛剛天上那道盤旋的氣息,炙熱之中,微微有硫磺味道,恐怕是精元神廟冥神殿的大祭司道夫吧!這位大祭司,可是渡過了雷劫,二十年前尸解轉世的人物。眼下肉身完美,法力更是高強,居然被一拳就解決了!洪玄機的動作,我都看不清楚!不過精元神廟的道術,強大無比,神魂被滅,肉身不死,精血元氣相互轉換。這也許是聖道夫的一個分身,不過被一下擊殺,實力最少損傷五成傳聞之中,精元神廟大祭司,都有‘邪神之血’的。我若是得到了邪神之血,改善肉身,修煉**仙,就有了希望啊但是,找不到這聖道夫的真身在哪里?若是找到了,一體擊殺,那就兩全其美了。眼下眼下得找個幫手|了,元妃娘娘深不可測,前些天和皇後對抗,都贏了一把漂亮的,別人不知道那天坤元宮生的事情,我卻是知道得清楚這個事情,找一下元妃娘娘,尋找出這個大祭司道夫的真身來,擊殺他,也可以賣一個好給元妃娘娘。”

大太監王韜的眼睛急速旋轉了兩下,隨後對身邊的一個小太監道:“你去,把我庫房之中的一套白玉雕琢的麒麟鳳凰,還有三十斤天香油,五枚方仙道孝敬本公公的九轉造化大金丹拿出來,說是本公公獻給元妃娘娘的一點薄禮,等會兒,本公公親自去向元妃娘娘請安。”

“是。”

一隊太監跪下道,匆匆走散。

皇宮之中,這位六宮大總管,勢力可是巨大。

“該死!人仙!洪玄機居然修煉成了人仙!把我的一半神魂打滅!我好不容易修煉出來的神魂啊,練成了《冥神訣》第八重境界,把念頭轉為傳說之中,地獄冥神炙熱的硫氣息。只差一步,就可以大成了!卻生生的被洪玄機打散了!”

此時玉京城西方四五百里之外的榮州一座莊園之內,剛剛被洪玄機一拳擊碎了神魂的精元神廟大祭司聖道夫身穿一件絲綢衣服,打扮得就像是在大乾經營的許多胡商模樣。

玉京城的南方是中州,北方是雪州,東方是燕州,燕州過去就是青州。而西方則是榮州,榮州過去,就是慶州,慶州過去,就是赤州。

而赤州再過去數千里是比較荒蕪的沙洲了。垮過遼闊的沙洲幾千里之地,再到邊緣之上,就駐紮著無數的大乾軍隊。抵抗著火羅國的侵略。

這一條漫長的萬里線路上,也是一條絲綢,瓷器,茶葉鐵之路。

大乾把許許多多的絲綢,瓷器,茶葉,鹽鐵運送到西域販賣,而西域的商人則把寶石,玉石,香料,毛皮,馬匹,各種珍稀藥材至女人,奴隸都運到大乾來販賣。

大乾很多士大夫,貴族家里,都養著漂亮的,褐,金

眼的胡姬為奴婢。作為炫耀。

西域的火羅馬,更是許多士大夫,貴族喜歡的名馬,千金難買一匹。

所以在這一條萬里之路上不少州,省,府,縣上都有胡商買了莊園。尤其是冠軍侯曾經從東面草原橫插,到達過西域加增加了不少商隊的往來。

此時,精元神廟神殿的大祭司,聖道夫在榮州的一座胡商莊園之中。

這座胡商莊園,是受天機商行保護的年給龐大的天機商會繳納無數糧食,毛皮,金銀做為保護費。

所以就算是官都難以查到他的頭上。

天機商團,可是冠軍侯的業,誰敢去查?

聖道夫的人,正是隱藏在天機商團保護的胡人商團之中,享受著一切,同時神魂出殼,追殺金蛛法王。

一爐香料燃著,聖道夫坐在潔白的羊駝毛地毯上,他作為精元神廟四大祭司之一,在二十年前尸解,選擇了一個身體素質極好的胎兒,所以現在的這幅模樣俊美異常。

他的面前,擺放了三枚晶石,水晶石之中,封印著一滴滴鮮紅妖異的血液!

如果洪易這里,就會現,這三枚水晶石之中封印的正是無上靈藥,僅次于“天元神丹”的邪神之血!

也只有精元神大祭祀,僅次于教皇的存在。

而且就在這三枚邪神之血的中央,卻擺放了一本書籍。

這本書籍,就只有寥寥幾頁,但是極其厚,好像每一頁,都是金鐵鑄造的,給人一種“丹書鐵券”的感覺,這是一種十分古老的書籍。

書籍的封面,是一尊栩栩如生的人,身穿漆黑袍子,聳立在虛空之中,而他的下方,是無窮無盡的火焰,岩漿。

火焰,岩漿之中,隱隱約約有無窮無盡的靈魂在接受煎熬。

看著這個栩栩如生的畫面,無論是誰,都會感覺到了一股來自地獄之中的硫磺,火焰,絕望,恐怖的煎熬氣息。

這股氣息,只有兩個字。

那就是“死亡”。

“幸虧我把這本《冥神煉魂錄》帶了出來,我這手里的一本,加上另外三殿的,再加上教皇手中的正本,就可以湊成鎮教秘典,《精血元氣集》。否則的話,又要浪費一滴無價之寶的邪神之血了,我們每個大祭祀,只能掌握五滴邪神之血,教皇大人也只能掌握二十四枚。在漫長的修煉路途之中,我就剩下三滴了,不能在浪費了。”

聖道夫臉色無比的蒼白,他用手一指這本青銅似的典籍。

呼啦!

典籍上的那尊“冥神”似乎活了起來一般。一股濃烈的硫磺,火焰,地獄死亡氣息傳遞了出來。

聖道夫身體上湧出了一些微弱的念頭,顯然是剛才神魂損傷得太嚴重了,比起大金蛛的都要弱小得多,還比不上任何一個鬼仙。

但是這些念頭一接觸到了“冥神”上散出來的氣息,每一個念頭立刻就壯大了起來。

雖然不如剛才壯大,但是也勉強恢複到了一半水平了。

玉京城之中。

皇宮東面。

太子坐在大殿之上,微微皺了皺眉頭,他的下方,是大太監陰憐花。

“太子爺,剛剛是誰,這樣大的膽子?念頭居然在整個玉京城上方盤旋了足足半個時辰?那樣肆無忌憚?”陰憐花道:“不過此人好強大,念頭之中,有一股熾熱的氣息,恐怕是雷劫絕頂真人,難道是那天在玉親王府邸出現的那個神秘高手?”

“不,玉親王府邸之中出現的那個神秘高手,也沒有這樣大的膽子,敢用念頭在整個玉京城上方盤旋足足半個時辰的。這人修煉的,應該是精元神廟冥神殿法訣,念頭之中,有硫磺火焰地獄死亡的氣息,應該是精元神廟的冥神殿大祭祀,聖道夫。”太子楊元腦袋後面,七重光圈閃爍著。

“剛剛洪玄機出宮去了。”陰憐花道。

“哦?那這個大祭祀的神魂就應該要被消滅了。不過精元神廟道術高深,這個大祭祀恐怕還沒有死,他的肉身,也很可能就在玉京城外的州府之中。你立刻查詢!天黑之前,查清楚,一些可的地方,都彙報給我!這個道夫身上,有不少有價值的東西,我正要乘他的病,要他的命!”

玉京城外,一座學院書庫之中。

一個眉毛,頭,胡子,全白的老,這個老雖然老,但精神奕奕,手拿著一柄士大夫標准的寶劍舞動著就,身形雖然緩慢,但一招一式之間,綿綿不斷,劍尖上好像掛了一團無形的球體。

這個人,正是文壇大宗師,謝文淵。看得出來,這個大學問家,學問精神,卻也並沒有丟下士大夫的強身之道,武藝涵養也到了極高的境界。

“嗯?有西域的妖孽作樂。你去把幾個世家的老家主都請來,計劃一下,讓門下的弟子曆練一下。”

“是!”

旁邊一個儒生躬身道。

“召集正一道的道壇正副總管來”

在玉京城另外一處,正一道宗主姬常月對道壇大總管張伯盚D。

“那是什麼人?這麼大的膽子?居然用念頭在玉京城上方盤旋足足半個時辰!想找死麼?我每次都是小心翼翼,念頭遁地,一閃而過,萬萬不會盤旋半個時辰之久。元妃也應該感覺到了吧?我悄悄進宮,問一問到底生了什麼事情?洪玄機應該會感應到吧。”

就在這時,洪易在綠柳山莊之中,和禪銀紗都望著天空。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 洪玄機的手段!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太山壓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