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皇天鎧!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皇天鎧!

方圓一畝大小的八劫神念懸浮在空中發出強大的法力波動,里面全部都是狂雷閃電,好像一個小小的雷霆世界.

隱隱約約可以看見這枚念頭里面許許多多的小千世界不停的生滅著.

強大的令人不可思議.

一般的鬼仙在這枚念頭面前,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反抗余地.

也就是說,沒有度過雷劫的鬼仙在八次雷劫面前,被一個念頭就可以消滅掉.

這枚八劫神念乃是暗皇道人的主神念,比起一般的八劫神念要強大許多.什麼是主神念?就是修道人靈魂之中最為強大的念頭.

比如洪易現在的靈魂之中最強大的神念就是剛剛經曆了暗黑,光明洗禮的兩千念頭.

這兩千個念頭雖然只渡過四次雷劫更/新/最/快 1 6 k x s. ,但卻足足擁有五次雷劫的力量.這就是主神念.

而洪易另外的六千多個鬼仙念頭,卻就不是主神念了.

暗皇道人的主神念!

洪易觀察著這枚主神念,心中猜測暗皇道人的真正靈魂之中擁有的主神念也恐怕不多,否則的話,八次雷劫高手只怕擁有數十萬個年頭,要是個個念頭都有這麼強大,那簡直是也太恐怖了些.

依此推斷的話,夢神機該有多強?九次雷劫高手又有多強?陽神又有多強?

"過去未來,無壽無量,三世諸佛.曆無量阿僧詆劫……一切天人,三菩提心,無上正等正覺……"

洪易靈魂一飛而出,包裹住了這枚純淨的八劫神念.

他靈魂之中所有的神念,都發出了喃喃的梵唱經文,時而是未來經,時而又是他心中領悟的一些道理,還有他平生的事跡,記憶,一切變幻都在這些神念之中來回變幻.

與此同時,在這些靈魂圍繞八劫神念變幻的瞬間.這枚純淨的八劫神念之上,逐漸映照上了洪易的許多影子.

這枚純淨的八劫神念就好象是鏡子一般,映照著洪易的生平記憶.

禪銀沙小心的觀察著洪易施展道術更/新/最/快 1 6 k x s. .眼神遠遠的盯著遠處罵罵咧咧的吉祥天.

她知道,洪易這是在運用道術,把自己的靈魂烙印,生平記憶全部銘刻到八劫神念之上,等銘刻好了,這枚八劫神念就真正變化成了自己的神念.

靈魂之中,擁有一枚八劫的神念,那該多麼強大?

禪銀沙也難以想象出來,八次雷劫高手,已經是這個天下的極限了.太上道教主夢神機也不過就是這個實力而已.

尤其是這枚神念,還是玄天館第一代館主暗皇道人的.其中自然有許多特殊的力量,得到手之中,可謂是有無窮的好處.

不過神念越強大,越難煉化.

現在洪易在八劫神念上銘刻自己的記憶,就好象是人照鏡子,等人走了,鏡子中的影響還在.這需要極其強大的道術,做到"刻影留壁"的程度.

傳說之中,古代高僧對著牆壁面壁,久而久之,牆壁上會印刻出高僧的影子來.人的影子遺留在牆壁之中.

這是極其高深的精神.

現在洪易也就是在做這個事情,在八劫神念上刻印自己的記憶烙印.

"萬法歸我,我闡萬法,收!"

終于,八劫神念上走馬觀花似的變幻之後,洪易的一萬多靈魂發出了轟隆隆的聲音,猛然一擠壓,全部依附在了這枚神念之上.隨後這枚神念被封印在了"光明曼荼羅胎藏大結界"之中,飛入了洪易的眉心之中.

整個天空立刻空空如也.

"虧本了,虧本了……"吉祥天用手擦拭掉了臉上黑乎乎的汙跡,大聲嚷嚷起來,臉蛋上顯露出了懊悔的想死的表情.

"我沒有算好,暗皇道人居然會出來作祟.他沉寂了三千年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來呢?真是氣死我了……現在這枚八劫神念都被人家收走了,虧本了啊."

"無妨,吉祥天這不關你的事情.咱們的交易繼續進行.暗皇道人深不可測,一枚主神念也有這樣的神通也不稀奇."

洪易收取掉了"八戒主神念"之後,遠遠對著吉祥天道.

"而且這枚主神念,是你拿出來的,中間雖然出了什麼問題,也不是你的初衷.我暫時借這主神念一用,為修煉光暗曼荼羅作為核心.將來精元神廟必然有一場大戰,你若有什麼麻煩,我當為你解決."

"真的麼?"聽到了洪易的話,吉祥天原本皺巴巴的臉孔一下舒展開來,好象是得到了糖吃的小孩,小手擺了擺:"你洪易一諾千金,我自然是相信的.你現在的實力越來越強了,連暗皇道人的主神念都被你煉化,這是我始料不及的.將來精元神廟必定要發生大戰,其慘烈程度比起當年大禪寺的戰斗更要慘烈.只要你到時候保護我,不讓我受到傷害,並且幫助我奪得一枚混天元氣舍利,什麼樣的代價都是值得的.你身邊那個叫做小穆的女孩靈魂之中,恐怕也就是數枚宇文穆的主神念,只要小穆修煉到了武聖境界,這主神念就會立刻複活,然後施展出玄天重生大FA,把武聖之體轉化為神念,虹化遁走.當年宇文穆尸解,把自己的神念分化成了許多團,轉世到了許多天子非凡人的靈魂之中,讓星眸和館主的胎藏大結界封印自我,就是等著重生的一天.這樣的道術,一旦重生,他會擁有巨大的力量.不但實力完全複原,還可以無休止的增長,好了.我好不容易出來一趟,現在玩玩去了.等到時候再來找你哦!"

說著,吉祥天化為了一尊光圈.忽然一下沖上天空,消失不見.

"原來是這樣!只要小穆修煉到了武聖境界,那團被封印的記憶就會蘇醒,然後吞噬掉小穆的所有靈魂甚至肉體氣血,最後變化成了純粹的念頭."

"宇文太師一下分化出了很多團,分到很多人的靈魂之中,隨後讓這些人都修煉達成.好讓全部神念恢複一體.那的確是強大的沒有邊了."

洪易這才從吉祥天的口中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

"走,咱們回去,我要好好准備准備.當年滅掉大禪寺,我沒有撈到任何的好處.這次剿滅精元神廟,比起當年剿滅大禪寺更要慘烈,我們再也不能錯過機會了."禪銀沙看了一會兒天上的星星.

天上璀璨的群星,都似乎是蒙上了一層淡淡的凶煞之氣,似乎是為了預料即將到來的大戰.

精元神廟的戰斗,自夢神機要對付元氣神開始,就已經拉開了序幕.

可以想象得出,這次紛爭,比起當年剿滅大禪寺,更要慘烈!

洪易和禪銀沙兩人都不得不仔細的斟酌了.

兩人轉眼之間,飛騰起來,朝著赤州飛騰過去.

……………………

此時,遠離赤州七八千里外的玉京城.一股緊張的氣氛也在醞釀著.火羅國的軍隊在漫長的邊境線上越來越多,西域邊境線上每日的情報都雪花一般的傳送到了京城.

每天玉京城印刷的邸報都被大大小小的商販,士大夫,還有讀書舉子,以及各地豪門到玉京打聽消息,駐紮的人員搶購一空.

許多外地的豪門世家,為了保持耳目的靈通,都在玉京城內或者城外安排了大大小小的莊園,店鋪,里面都是眼線,只要朝廷,皇室,內閣,六部,甚至後宮,稍微出點消息,不出三天時間,就算是遠在大乾邊緣的世家豪門,都會知道得清清楚楚.

現在大乾第一大要事,就是西域的兵事.

第二大要事,就是朝廷隱隱約約傳出來要刷新吏治,施行新政的風聞.

這兩件大事,拿到哪朝哪代都可謂是關乎社稷神器動搖的根本.西域兵事一旦不利,立刻西方糜爛,大乾一半糜爛.

新政一個不好,立刻全國糜爛,各地豪門蜂擁而起,諸侯並列,天下從此多事.

自從西域兵事的消息傳來之後,天下無數雙眼睛,各地的豪門世家無時無刻不在盯著皇城之中,哪位九五至尊,乾帝楊盤.與此同時的還有一向在楊盤身邊遮風擋雨,宛如金鑾殿上"大夫松"似的太師洪玄機.

不過這一對君臣,似乎是對接下來要發生的局面一點都不擔心.

每天朝會都是神色鎮定,一股云淡風輕不算什麼的氣息,似乎和往常一樣.

但是一些世家,隱秘的勢力暗中買通了宮廷里的太監,就會知道太師洪玄機每天都會被乾帝楊盤單獨召見,這一對君臣在上書房之中秘密的會談,並且摒棄所有的太監.

有一次一個太監偷偷聽這一對君臣的談話,立刻就被抓住,廷杖擊斃.

洪玄機乃是人仙高手,天下沒有什麼修道人,練武的人能夠接近他,偷聽他的談話,因此這一對君臣天天在上書房之中商談的事情,沒有什麼人能夠知道.

在一些秘密的情報渠道,上書房之中傳達出來的每一個字的情報,都已經悄悄的賣到了一個驚人的數字.

………………

這天晚上,洪玄機照例,再次被乾帝楊盤單獨在上書房中召見.上書房大殿之中,所有的太監,侍衛,宮女都被摒除了出去,離大殿三里之外的地方沒有任何人.

"玄機,最近得到了消息.你的兒子洪易祭祀刺道盟,在刺客堂之中走了一圈得到了刺道盟的幾大長老承諾,而和神威王和解,兩人似乎是並沒有發生什麼大規模的沖突還有勾心斗角.能夠在刺客堂之中行走一圈,似乎就算是你現在的武功,也只能勉強辦到."

看見洪玄機一走進上書房,坐在龍椅上的乾帝楊盤揮揮手,免去了禮儀,讓洪玄機坐在一邊的椅子上,撚起一片片的奏報道.

"刺客堂之中,有夢神機的七個念頭.他要進入刺客堂那就表明夢神機的念頭都奈何不了他.武功道術可想而知."

洪玄機自從上次在玉京城外和洪易見了一面之後,雙方再次搏殺,似乎是心境又有所變化.現在對于乾帝楊盤提到洪易這個名字,表情也淡淡的,透漏出了一絲絲寒意.

"想不到你兒子隱藏的這麼深,刀聖公羊愚出手都沒有能夠奈何得了他,讓他從容離去.朕很欣賞,可惜不能死心塌地地為朕所用,實在是遺憾."

楊盤淡淡的歎道.

"不過此子用來對付夢神機,還有精元神廟,以及最近傳來的周三太子那是極其好的.況且此子似乎是冠軍侯的克星,用它來壓制冠軍侯也還不錯.玄機你起了殺心,似乎也不必急于一時.除非他輔助了玉親王上位,否則要著作出那部易經來,也絕對沒有任何的可能."

"微臣當然知道以大事為重."洪玄機微微欠了欠身:"皇上,本來對付真罡門的計劃,被這逆子一攪合,不得不改變了計劃.現在對付精元神廟的計劃,也不得不要提上議事日程了."

"這個當然,我們倆這些天,也談的相差不多了,該准備的也都准備好了.我今天召你來,就是做最後的准備.咱們到皇天世界之中去吧."

乾帝楊盤手放在了書桌前面那面金盒之上,打開來之後,自上古傳承下來的"黃天璽印"代表國之社稷的玉璽,就被他的手拿了出來.

放在桌子上,乾帝楊盤撫摸了一會兒,表情變得十分的虔誠.突然之間這璽印爆發出了無窮的金光,轉眼之間,就形成了一尊寬闊的門戶.

隨後,乾帝楊盤走了進去,洪玄機也站起身來,跟在楊盤的後面.

一走進這金光門戶,迎面就是一個巨大的殿堂!殿堂建立在一座祭壇之上,而祭壇卻在一座山的頂端.

殿堂的最中央,憑空懸浮這一尊鎧甲.

這鎧甲,全身似金似赤似紫,頭盔竟然是一個太古龍首,長長的虎須,鹿一般的角晃動,飄動著.顯現出了無比尊貴,至高無上的氣息.

"穿上吧!"楊盤對著洪玄機道,"你已經二十年沒穿過這套鎧甲了."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作祟!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皇室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