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七章 午門獻俘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七章 午門獻俘

玉京城

又是一個寒冬.

冷風呼嘯的刮著,路旁兩邊的村干都光禿禿的,顯現出了四季之中寒冬的威力.天色總是陰沉沉的,好像隨時都要下雪.

現在是大乾開國第六十二年的冬天了.

不過這一年的冬天,比起開國一甲子還要熱鬧得多.天是冷的,人心是熱的!整個玉京城現在到處都是紅紅火火,家家戶戶,上到王公貴族,下到大商賈,再到底層的小百姓都議論紛紛.

各大茶館,酒樓也是爆滿.

青樓的各種堂會都開個不停,到處都在討論一件事情.那就是"西域大勝""午門獻俘"的事情.

玉京城各條大路,小路,甚至小胡同里面,都到處張燈結彩,可以看到禮部的一些小吏來來回回忙碌的身影.

"午門獻俘",皇帝親自迎接,這是幾千年曆朝曆代都沒有的大勝利,大乾號稱禮儀之邦,各種禮儀那是絲毫馬虎不得的.

這也是震懾外夷,讓萬國臣服的大事情.

西域的國王,元帥,英雄……武聖,宗師……都被活捉了,其它的國家還不得夾著屁股做人?

"諸位!你們可知道.這西域大戰的痛快之處!火羅國十英雄你們知道麼?這十個人,個個武功厲害,超凡入聖,甚至能夠飛天遁地!在那火羅國中名氣極大,連那些少女,貴婦的床頭都掛著這十個人的畫像,也也做春夢,希望這十個人來臨幸呢!"

玉京城東頭,一間連綿數十間房屋的茶樓之中,賓客云集,成敗上千,都在聽說書先生講西域大戰的事.

這是玉京城之中一座較大的茶館.

汪汪的炭火燒著,開水沖著,香茶彌漫著,各種糖果,食品吃著,外面的寒冷絲毫侵襲不進來,十分的愜意,也顯現出了玉京城百姓的安逸.

說書先生中氣十足,在猛烈的噴著口水,不時引起哄堂大笑.

"西域蠻夷就是蠻夷,那些貴婦人,少女床頭還掛男人的畫像,夜夜思春……這風化傷得厲害."一個秀才打扮的人搖搖頭.

"這個不說,連女人床頭都掛畫像,那這火羅國十大英雄,倒真有點本事."一個商賈就打扮的人拍著大腿道.

"何止有本事!上天可以抓龍!入地可以拿鬼!"說書先生一叫道:"但是在咱們的狀元公面前,英雄也就成了狗熊.狀元公在戰場上,帶著大軍,麒麟圍繞,一聲吼,這十個英雄就趴下來,乖乖束手就擒."

"要是論打仗厲害,還是冠軍侯."一個人又道.

"冠軍侯算什麼!"那個秀才把頭一橫:"一介武夫而已."

"說得不錯!"說書先生口水大噴:"狀元公可是'亞聖’科考場上,一篇文章,百聖震動!那個文章,字字大放光明!照耀日月.我告訴你們啊,你們哪戶人家家里不太平,有邪魔作祟的話,最好就去求一副亞聖的字,掛在廳堂上,那堂堂正氣,百邪不侵!就算是那種千年老魔頭,萬年厲鬼!都要嚇得嗷嗷叫!煉化成一陣青煙…… "

"這麼神妙!"

滿場議論紛祗…… ,

"這還算是說小了的,聽說亞聖的字,燒化了化水吞下去,治療百病不說,還能使人開竅,讀書文章樣樣精通,科考中進士手到擒來!哪家兒子考試老是不中,如果求得一道,那就聰明了."

"趕明兒我也得去亞聖一幅字,就算花上幾千兩,那也值得,比什麼寶物都好耽……"

一個商賈道.

"想不到那洪易的名聲到了這樣的地步,連民間都傳聞他是亞聖了."

茶館的角落,靜靜的坐正幾個年輕人,目光沉靜,似手是在掌握整個民間的風氣.等說書完畢之後,這幾個年輕人同時起身走了出去.

這只是玉京城的一道小小風景而已.

玉京城,文昌大街盡頭,香氣彌漫,歌舞升平,絲竹,琴聲時不時的傳遞了出來.數座高高的角樓練成一片,聳立在土地上.

這就是和玉京城第一散花樓對立的"香樓".

這卻就是高雅人來的地方了,就算是有黃金萬兩的大富豪,也恐怕進不了香樓的門檻.

"想不到大軍這麼快就攻破了西域,簡直出乎了所有的人意料."

此時,香樓之中,一個高高樓上雅座,坐著一個小孩,還有一個身穿儒服的年輕男子.這兩個人,赫然就是渡過雷劫,法力大進的方圓和李飛魚.

"是啊,我還以為要拖那個洪易一年兩年的."方圓微微道,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那散花樓,是太上道的產業.不知道這香樓是何方神聖開的?飛魚兄你看出什麼端倪了沒有."

"八成是三百年前聞香教的勢力."李飛魚道:"雖然現在洪易攻破了西域聯軍,但是在朝廷之中還有洪玄機制住他,對咱們也極其有利.就是不知道唐兄去找的援手找得怎麼樣了."

"唐兄去找的援手,那絕對都是高手."方圓道:"這個不去說它,最近皇宮之中換了太監,宮女的事情,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飛魚兄,你有沒有興趣咱們夜探一下皇宮?"

"萬萬不可?現在皇宮不比以前,詭秘得深不可測.咱們兩吃了洪易幾次虧,得小心一點.嘿嘿,我倒是知道,那洪易回京城,肯定也會夜探皇宮去找那香狐王."李飛魚道:"那白猿王白子岳現在是真罡門掌門,而天下修道之士又有誰不知道,白猿王香狐王在一起的?白猿王現在修行,只得托付洪易照顧香狐.有了這一層關系,洪易就可以夜談皇宮幫我們探一探路了."

"說得不錯."

方圓點點頭道,隨後站起身來:"皇宮不能隨便探,這香樓我倒是想好好探查一下."

"兩位真的是想探查香樓,還是想尋花問柳?"

就在方圓站起身的一刻,突然一股香氣飄蕩了進來.

方圓臉色一變,把手一抓,一道黑氣從自己的手上彌漫而出,射到了那股香氣之上,頓時那香氣噼里啪啦被破得一干二淨.

咯噔,方圓也後退了一步.

"六次雷劫高手,走!"

方圓這一後退,和李飛魚毫不猶豫就垮進了虛空之中,消失不見.

隨後香氣在房間之中凝結成了一個戴面紗的女子,正是芸香香.

"天妖罡氣,這兩個人怎麼會?方圓不是得自聖皇極的道統麼?"芸香香出現之後,微微想道:"這兩個人,法力居然高到了這樣的地步,我都拿不下來?不過說的話也甚是可疑.現在的皇宮,的確變化得厲害,連我都隱隱約約感覺到不易輕進,洪易的法力雖然比我高十倍,但悄悄進去,恐怕也不妥當.現在這會兒,他的大軍也應該快到玉京了………………"

第二天中午時分,玉京城數十里之外.

寒風之中,一對整齊的兵馬,殺氣騰騰,連綿十里,威武雄壯,同時押解著無數囚車,帶著整齊的儀仗隊,昂首挺立在巨大的官道上.

官道兩旁,全部站立著都是皇室禦林軍,一絲不芶.

似乎是迎接這支大軍,鳴鑼開道的.

而官道之外的田野中,全部都站著無數百姓,還有商賈,山崩海嘯一般的呼喝著,把天上的浮云都震開了.

在這成千上萬的百姓呼嘯聲中,寒風也變得熱烈了起來.

很顯然,官道之中的行走的是洪易和神威王楊拓凱旋的隊伍.押解的人都是西域火羅國有名望的英雄,君王,貴族,甚至精元神廟的大法師.

眼看要接近了玉京城,所有的人包括王公貴族,商賈百姓,哪個不想先睹為快?

無數的禮部小吏,在玉京城官道上來回奔走著傳遞消息,螞蟻一般的忙碌著.一路上,處處都是點燃的香,還有一缸缸的美酒,果品,甚至還有不知道哪里來的鮮花!

同時,還有無數的樂師演奏著凱旋的音樂.

鮮花,果酒,檀香,烤肉,音樂一直從玉京城開始,擺放到了百里開外的路邊,讓這些凱旋而歸的將士一路可以痛快的吃喝.不過這只隊伍,卻沒有一個離隊吃喝的.默默行走,更添加一份氣勢.

而巨大的午門口,數百名文武百官都分兩旁站立著,六部尚書,侍郎,員外郎,等等等等,足足排開十里開外.

同時,還有許許多多觀光的各國使節團也都在文武百官下面,被禦林軍隔開,讓他們瞻仰大乾天朝凱旋的軍威.

"真是天朝盛況,千年不見.洪熙,這次皇上下的死命令,文武百官,全部要跪接凱旋大軍,等下你可要跪拜你的那個兄弟洪易了."

同樣站在午門口的禦林軍五大統領,一個極其年輕的大統領對著洪熙道.

上篇: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 種種猜測     下篇: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 巧妙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