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 天地同壽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 天地同壽

洪易對于大羅天尊是勢在必得,而且最為重要的是想把這個神秘女子擒拿下來,問清楚一切.因為天外天盤星中央世界的秘密實在是太多了.

而且一個接一個的高手進入大千世界,儼然已經有了一些複雜的趨勢.

現在更要操縱精元神廟,和洪玄機納妾.其中一此陰謀詭秘陰沉,不能不防備二先是春公子"隨後那個"徐公子"到現在掌握了這座不朽豐碑的神秘女子,天外天盤星中央世界越來越多的高手進入大千世界,萬一還不遏制著個現象,等他們大勢一成,那真的就會不可收拾.

天外天盤星中央世界,可不比任何一個聖地,一個門派,甚至一個,國家.而是一個文明,一個傳承了接近萬年,擁有百億人口的文明.

而且是太古第一人,還有第一聖皇創造出來的文明.

這個文明一旦爆發,來到大千世界,不知道要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可以想象得出,單單是洪易一個人,無法抑制.只能從源頭上杜絕他們的入侵.

現在洪易清醒得很,傾盡全力,擒拿住這個神秘女子,逼問自己母親和天外天盤星世界真正的關系.同時取到她手上的不朽豐碑.

不朽豐碑,也是一個迷.

本來五座豐碑,都一一封印著太古五大神王,但是現在這座豐碑上沒有神王?神王哪里去了?是怎麼被得到手的?盤星中央世界到底有多麼強大?夢神機到底是什麼陰謀?

撲哧!

天下有山的遁卦一施展出來,洪易的身體一閃及隱,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神秘女子的身邊,五指上迸發出了五道劍氣,分別是風,火,雷,水,山.

五劍並沒有什麼大聲勢,如游絲一般,但是卻直指這個神秘女子身體之上的穴竅,生死玄關,還有六合之門.

和天外天領袖交手之後,洪易也略微的知道了天外天武功,道術的一些奧秘.

中央世界的武功,主修生死玄關,六合之門.所以那幾個穴竅異常強大,穴竅空間點之中凝聚的元氣也特別的強大,正是攻擊,引動的對方.

"不朽不滅,真符護體!"

神秘女子面對洪易的遁卦刺殺,卻也沒有辦法破解,但是在劍氣臨身的一刹那,她雙手一動,那不朽韋碑的符文陡然之旬組成了一個古怪的大陣,竟然是一個,六角星芒,星芒六角陣之中,竟然出現了千輪明月,萬輪豔陽,不停的閃爍旋轉,發出剌目的精光,一股股實質金銀液體似的光芒,頓時從各個空間之中滲透出來,就把洪易的劍氣抵擋住.

這一下,立刻就抵擋住了洪易的劍氣.

"當!金丹玉液大陣?天傷地荒,穴竅引爆!"

在五劍刺殺出的瞬間,被神秘女子抵擋住,穿透不進去的時候,洪易在劍光之中頓時還加上了一道異常強大的意念.

頓時,神秘女子就覺得自己的身體之中的"生死玄關"六合之門"各大穴竅,蠢蠢欲動.似乎就要爆炸,不由得長嘯一聲.

"內家碎空法!內碎穴竅,你怎麼會這麼秘法!不朽豐碑,四億八千萬,鎮壓!"神秘女子在長嘯之間,再次勃發,一道強大思維,散入身體.

同時不朽豐碑上的許多符錄飛出,進入了她的身體之中,鎮壓住了蠢蠢欲動的身體穴竅,沒有被爆炸.

"原來這一招叫做內家碎空法,破碎體內的穴竅,震蕩外面的虛空,一起粉碎,就是真正的粉碎真空秘境,武道最高境界."洪易這一手,是推算出的天外天領袖的招數,現在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卻是收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

天下沒有我不會的道術,我著作易經,包含天地,任何道術只要讓我看上一眼,仔細推敲都能夠推敲得出來,莫非你還想跑不成?今天就算你擁有一座不朽豐碑,我也要封印了你.

讓你天外天中央世界知道,這大千世界不是那麼好圖謀了,管你有千般陰謀,萬般軌跡,我自有力量!"

洪易這一招得手,刷刷刷之間,又是幾劍,劍氣縱橫睥睨,把神秘女子的護身大陣絞殺得團團破滅,司時強大的"眾聖殿,真氣,把四周虛空封鎖得嚴嚴實實,八方六合,沒有一絲一毫的侵隙.

"多!我也精擅內家碎空之法?你這半吊子的道術武功?也敢江邊賣水?"

一下鎮壓住穴竅暴動之後,神秘女子的嘴里發出了絲絲凝重,認真的聲音,身上的氣息再次暴漲.

這種狀態,就好像是她剛才和洪易只是玩耍,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來一般.

"三荒三獄,元神六合!"

八個沉重的字從她的口中噴入出來,她的手指連彈,突然之間一道強大的元神從她身體之中升騰了出來,這個元神身上帶著就洪荒,莽荒,窮荒,煉獄,地獄,神獄三荒三獄的氣息,整個元神就是一團千色光華,凝聚成的形體似神似魔,似仙似聖,似佛似人.竟然包含著人,神,魔,仙,佛,聖六種氣息.

"六合元神?"

洪易只感覺到這尊六合元神一出,強大的真氣就直接震裂了自己的劍氣,甚至把周圍空間布置下的封鎖都震蕩得開始破裂.

神秘女子面帶譏笑,似怒非怒,頭微微搖晃,用著一種沒有半點感情波動的語氣道,"洪易,我剛才只不過是和你玩玩而已,如果你認為我的實力就止于此?那就是大錯而退錯.不過你的實力今天終于讓我看到了,非常不錯."

"六合元神,這樣的強大?那暗皇道人也是八次雷劫高手,怎麼他的永夜元神這麼弱小?是了暗皇道人受過重傷,靈魂全滅.現在依靠著暗星生存.所以永夜元神不是八次雷劫的水平."

洪易心中算計著實力,與此習時,他把手一震手上一道光明,一道黑暗,兩兩之光,狠狠的打了出去.

強大意念,頓時震懾全場.

"光明黑暗,玄天道尊,元皇如來,暗黑秘典,光明壇經.光暗游離,是為太極,永夜元神!因果元神!兩神合一,一切種種,光暗大結界,給我封!"

洪易祭出了光暗大結界,光明胎藏曼荼羅,黑暗胎藏曼荼羅.

這是他在修煉成造物主之後,第一次施展出這門神通.造物主大成,這門神通也真正的開始了融合.

手上那道光明,在空中竟然形成了一道大日如來形體,不再是虛幻的影子,而是實體,這大日如來,雙手拿著一枚"因果".又叫做因果元神,代表著佛掌握著因果.

而另外一道黑暗,在空中卻形成了一道類似于暗皇道人的永夜元神.

一因果元神,一永夜元神,兩兩一合,竟然產生了m個巨大的結界,一下籠罩下來.把神秘女子連同她的六合元神全部封印在了其中.

噼里啪啦!

光暗大結界降落下來,絕世封印.

頓時神秘女子六識感官,模糊不清,六合元神,氣息全部消除,似乎被凍結在琥珀中的蒼蛇,一點都動彈不了.

但是,就在一下封印的刹那,神秘女子身上的不朽豐碑再次爆發,一道一道的符文如星河渦旋一般的旋轉起來,猛烈震蕩著.

"怒強的封印,若不是我有不朽豐碎在身,只怕這一下不被封印,也要深受重傷."封印之中,神秘女子的話再次傳達了出來,

"想不到,洪易你居然如此的強大,不是八次雷劫高手,居然可以模擬出八次雷劫的元神,而且一下就是兩個!你的真氣法力如此雄渾,法寶眾聖殿名不虛傳."

"太極八卦群雷大陣!末日升龍道!三荒神拳,劫運神拳,心靈風暴!"

一下刺印了神秘女子,還有六合元神,但是洪易就感覺到了對方的力量開始真正爆發出來,一股一股的真氣,好像井噴一般,無休止的釋放了出來.

神秘女子每說一個字,她身體之中的力量就增加一部分,那符文就旋轉而越來越快.在十多個呼吸之後,她的靈魂,肉身,六合元神竟然結成了一個等邊三角形的陣圖.正如盤皇之劍,生靈,歲月,虛空三者之司的關系.

看到這樣的情況,洪易心中一動,立刻爆發出了自己所有威力至高的道術,一股腦全部擊打進入了光暗大結界之中.

強大的力量,一股一股的轟擊到了神秘女子的身體上.

撲哧!

這神秘女子面對結界之中狂湧來的力量,卻也沒有想到洪易在刹那之間,這樣凶猛,許許多多天地之間罕見的道術武功,不要本錢的亂砸下來.

在許多股力量交彙,碰撞的時候,她的肉體,靈魂,六合元神旋轉了起來,狠狠向外一擠,終于抵擋住了洪易多股力量的交彙轟擊.

但是,在這一下碰撞之間,她還是受到了強烈的震撼,肉身震蕩,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二啊!"一下肉身受傷,神秘女子猛的睜開了眼睛,"天有天壽,地有地壽,人有人壽!性命合一,大道可期,接我一招,天地司壽!"

轟隆!

這神秘女子,終于施展出了她的殺手銅.

天地同壽!

洪易的雙眼一緊,就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危險,襲擊到了自己的心靈之上.這種危險的感覺,甚至可以比得上自己遭遇到空,少帥等人的圍殺那一次的敏感了.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神秘女子從光暗大結界之中一下站立起來,雙手一握.

頓時之間,龐大的氣流暴走,罡氣,煞氣,元氣,靈氣,磁氣,真氣,精氣,神氣,血氣,等等等等無數種氣息好像火山,噴發,又在其中澆丁一團冷水,冷熱相吸,引發爆炸.

一瞬間,洪易就感覺到了天塌下,地崩裂,一個蓋世人物聳立在天地之間,上補蒼天,下修大地,人和天地司壽元.

在各種氣流暴走的瞬盯,光暗大結界被轟隆一聲,直接震破,走了蛟龍,遁了鳳凰.

"天地同壽,果然厲害!這一招我記住了!"洪易在大結界一下爆炸的瞬旬,身體突然之間,施展出了遁卦,司時人縮入了眾聖殿之中,無限縮小,無限變化,變成了一粒空旬微塵,但是涵蓋時空.

天地同壽的絕招,一點都沒有波及到他.

與此同時,他更是在刹那之間,熟悉了天地同壽,這一絕招的許多秘密,真氣運轉,靈魂燃燒,還有元神變化,肉身穴竅震動,符文大陣爆裂.只要回去用心推算,遲早也會掌握到這一絕招的變化.

不過這一絕招也的確是厲害,洪易感覺到自己如果闖入其中,強行擊殺神秘女子,必然會受到傷害.

以自己現在的情況,許多敵人虎視眈眈,絕對不能受到一點傷害,始終要保持最巔峰的狀態.所以洪易暫避鋒芒.

云霧散去,暴走的元氣散去等天地之司的各種氣息平靜下來的時候,神秘女子已經不見了蹤影,天地之間空蕩蕩的,顯現出了寒冬的蕭瑟,沙漠還是沙漠.

"走得好快這神秘女子,已經是八次雷劫的強者!比我還高一個雷劫層次.我能夠擊退她,確是不能擒拿之,更何況,她還有法寶不朽豐碑.不過九天之後,我看洪玄機納妾.到底會演變出什麼變化."

洪易身體一動,也消失了.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 真相如何?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四章 膏肓之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