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賀禮,易子手稿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賀禮,易子手稿

大雪下了一天一夜之後,停頓下來,雪後初晴,太陽掛在天空,紅彤彤的一片,萬里江山,一片火紅,顯現出了隆冬的生機.

此時,在晴雪的太陽下,玉京城的人也充滿了生機,原來因為大雪關閉的店鋪,也都開張起來,整個玉京城千百萬人口也都熙熙攘攘,車水馬龍.在這一天,權傾朝野,威名赫赫的武溫侯府從半夜三更時候就開始忙碌.

武溫侯府面前,一條十里長街都站滿了人,積雪被完全掃開,地面燒著一尊尊的大鼎,烤得干爽無比,一塵不染.

隨後,就鋪墊上了猩紅的地毯.

那地毯,乃是西域羊輩之毛,用猩猩的血液染成的,永不穩色,才是真正的猩紅,.長達十里的地毯,就足足可以顯現出武溫侯府的富貴了.

今天是洪玄機納妾的日子.

雖然是小小的納妾,但是以武溫侯的權勢,地位,和皇帝密切的關系.這樣的排場那是必須的.

而從一早上開始,陸陸續續就有許許多多的官員,送來賀禮,無數伯爵,侯爺,國公,部王,親王,郡主,公主,皇室宗親都來人朝賀,甚至各地的督撫,也都派人送來的賀禮.

大乾天州,九十九州,數百個,省,魚龍混雜.

十里長街之外,到處都是浩浩蕩蕩的人群,密密麻麻的轎子,竟然比起當初玉京城科考都要來得鼎盛.

這麼多的人,本來武溫侯府也安頓不下,但是自從大乾六十年起,元妃娘娘認親之後,武溫侯府就擴建,擴建,再擴建,原來占地數百畝的府邸,現在已經整整擴大了幾倍,都是皇帝賞賜下來的土地,在玉京城的東南面占據整整一條長達接近里的街道,比起任何的郡王,親王府邸都要氣派得多.

現在的武溫侯府,就好像一個,巨大的空間,有多少送賀禮的人都能夠吞噬得下.

這也顯現出了大乾朝廷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權威.

本來在大乾六十三年,宮中的元妃娘娘突然暴斃.元妃暴斃,是朝廷對外宣傳,真相是被洪易帶走了.有人以為武溫侯失勢,就奏章彈洪玄機,說是武溫侯房屋修得太大,違背了禮法.

結果乾帝楊盤直接在奏章上批示,說是太師為朝廷之顏面,總理陰陽,統帥百官,住宅府邸只要不超越皇宮,那是越大越好.也讓天州之外的諸國看一看,我朝百官之首的氣象."隨後,大筆一揮,又陸續的賞賜了武溫侯一條街的土地,擴建府邸.

從此之後,朝廷之中文武百官,各地九十九州,數百省督撫都知道洪玄機在朝廷之中的地位如鐵,不可動搖,只要有乾帝楊盤在位的一天,洪玄機整個洪家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危險,只會節節上升.

洪易雖然聲名顯赫,為聖為子,但是因為在西域大戰之後,辭官歸隱,朝廷之中也沒有經營起來,所以在廟堂之上,洪玄機的勢力最大.而在民旬,士林之司,洪易周易書院的名聲最大.

洪易,洪玄機父子,一個廟堂,一個民盯,都占據了主導地位.

幸虧這父子勢習水火,不相容,否則的話天下大勢,盡歸洪家.當然,洪易和洪玄機水火不容,也是許許多多勢力想要看到的局面.

這也就是沒有什麼勢力拿父子名分來攻擊洪易的原因之一,當然,洪易現在的威勢,儼然是聖人諸子,一言一行都是真理,一般人倒還真攻擊不來.就算是那些有資格攻擊的大儒,卻都被《易經》折服,天天研究.恨不得找洪易討論易學,增強修為.

《易經》的魅力,巴經開始真正的光芒四射,遍照天州.任何學問,學術,在易學的面前,也開始臣服,或者說是融入其中.

"今天的人真多,哎呀理國公景大人,你也來了?……武溫侯府外面,一座華麗的八人抬轎子,旁邊有鎧甲騎兵,勁裝武士,還有丫鬟侍女,提香爐,各種東西伺候,一隊大約是五六十人.

這樣的出巡奴仆衛隊規模,顯然是個國公.

其實來吃飯,賀禮也輪不到這麼多的衛隊,奴仆,但這卻是必不可少的禮儀.否則就會丟失了國公的身份,禮儀顏面,關系到人的精氣神,卻是一件大事.

在地毯外面,轎子一動,里面下來了一個國公,卻是凌國公.這位國公爺看著十里長街猩紅地毯上許許多多的賀禮人,也都感歎了一聲.

隨後,又有一隊司樣規模的隊伍從遠處走來,也停留著下.里面也走出來一個國公.卻是理國公景昌榮.

凌國公連忙打了一個招呼.

"太師納妾,怎敢不來?不過看今天這個陣勢,武溫侯府只怕容納不下這些客人吧.各地督撫公子,世家公子,皇室的人就夠得忙碌了."兩位國公打了一下招呼,隨後交談起來.

"那不是,武溫侯府這些年擴建得厲害,這十里長街,幾乎都屬太師,今天聽說那趙夫人為了應付局面,早就安排一千間廂房,三百多個庭院,三千名奴仆,專門招待客人,聽說在昨天的時候,各地督撫送來的賀禮,已經堆積如山,足足裝滿了二十多間屋子.",理國公道,

"其中黃金珠寶,珊瑚瑪瑙,翡翠白玉,珍珠人參,各種名貴藥材,只怕是現在放都放不下了."

"外地督撫有錢,封疆大吏嘛,眼看著現在太師一人之下,萬人之工.不來狠狠的已結一下,又哪里有什麼機會?不過趙大人倒也是一個精明人物,這樣大的事情都辦得下來.要是我們國公府來這麼多客人,只怕照顧不周."凌國公道,隨後又試探性的問"對了,理國公大人,不知你這次帶的什麼賀禮?可否讓我先睹為快?我好掂量掂量著,免得禮物拿不出手.得回去再差人准備,看到了今天這個陣勢,我算是見識到了什麼叫做權傾朝野."那也是,武溫侯不計較禮物,那趙夫人可是一個斤斤計較的人,萬一禮送的薄了,她心中不喜歡也是個麻煩事.不過我今天帶的是一本書!"景國公呵呵笑道.

"∼本書?那肯定是珍貴古籍了,不過我們國公的爵位送禮,沒有數萬黃金,都拿出手,什麼書能值這麼多?莫非是諸子手稿?"凌國公奇怪的問道.

"也算得上是諸子手稿了!是現在易子,洪易手書的一本易經."景國公突然神秘的道.

"什麼…"凌國公大驚,"洪易手書的一本易經?這東西可真是價值連城啊!聽說云蒙那邊的貴族,願意拿幾座草場,莊園,來換卻易子手稿.洪易的修為,深不可測,已經參悟了造物之神奇,和中古諸子∼般無二,他手書的易經讀起來,字字入心,可以驅除心魔,文思敏捷.我這兩年讀易,都日思夜想,想求得洪易的一個字觀摩觀摩,可惜都沒有成功,你是哪里來的洪易手稿?能否給我一觀?我願意出價三千兩黃金,就看半天"

"前些時候,太後下旨到周易書院,想讓洪易寫一本易經送入皇宮之中,洪易都斷然拒絕,太後都得不到的東西,理國公居然有?不過洪易和趙大人,關系勢如水火,在今天這個日子里面,送易經上門,實在不太合適吧."

就在這時候,突然之間另外一個聲音傳達了過來.

又有一乘轎子落下,其中出來了一個月穿錦服的中年人,方臉威嚴相.眼神時而里面有一道道的電光閃爍,竟然是一個修為極其高深,到了"虛空生電"的境界.

"原來是豐郡王.怎麼您今天也親自來了?"這位中年人,卻是一個皇室宗親,是乾帝楊盤同父異母的兄弟.

"趙夫人總喜歡財吧,她若是不喜歡這本易經手稿,盡可以賣出去.神風國,云蒙國,甚至西域,天下各大世家,搶著要呢.這一本書鎮壓在家里,可以鎮壓住書香之氣運,做為傳家之寶.家族中的弟子,能夠常常觀摩,只怕出人才的機會大很多倍啊."理國公昂然道.

本王不相信,理國公你有易經真本,洪易手稿.

要知道太後都得不到的東西,你怎麼能夠得到?"突然之間,又有一隊人馬轎在遠處停留下來,一個身穿鳳衣的公主在轎子之中說道.

"原來是傅春郡主"理國公連忙招呼,行齊,"小兒景雨行原來和洪易交好,曾經到周易書院求了半年,才求得洪易的手書.今天武溫侯納妾,我只有把這份大禮送來了."

"這份禮的確是不合適,而且太貴重了.我願意用白壁十對,元突雪泰絲綢一千匹,黃金萬兩替換一下如何?"豐郡王突然開口道.

"豐郡王,白壁十對?雪綢一千匹?黃金萬兩就能換易子手稿?太廉價了吧.我願意出十倍的價格,還加工武道先天境界的奴仆護衛三十名,來換易經手稿如何?"

就在這時,一陣香風陣陣,突然之旬紫色的轎子抬了過來,旁邊百人侍女,排場之大,居然不亞于親王.

"原來是袁家聖人門第,袁紫煙姑娘?"就在這時,豐郡王,詠春郡主,理國公,凌國公,都微微一震,看著來人.紫色轎子之中的女子,卻是袁家聖人門第的嫡系大小姐,袁紫煙.身份就已經非凡了,尤其是這位袁紫煙,很早之間就把一些聖人門第的小姐聯合起來,在煙州辦了一家"紫煙書院"專門是女子讀書的,雖然不在儒門主流,但是詩文卻頗有流傳,是一個傳奇女子.

開口是十倍價格,三十名武道先天境界的奴仆,開口之大,可見一斑了.什麼?洪易的手稿易經……"有這樣的寶物."

我出樓船十座,黃金十萬."

"理國公,我拿十座莊園來換!你讓給我……

就在這數人說話之間,理國公拿易經手稿來送賀禮的事情,像癮疫一樣傳播了出去,許許多多的貴族都圍攏了過來.

此時,武溫侯府正府內部一個秘密的廳堂之中,趙大人端坐在椅子上,她的身後,站著兩個人,其中一個穿著血紅的袍子,另外一個穿著白色的袍子,都裹在一團朦朧之中,似人似神,似魔似妖,散發出了強大無比的氣息.

如果是人仙,或者五六次雷劫的高手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兩個人竟然是強大無比的神靈!一十是精元神廟的法神,一個是血神.

"姐姐,這次咱們府邸可是收了不少厚磐曰阿各地督撫送過來的禮物,我看都心驚膽顫的姐姐這樣收禮,不知道妥當不妥當?"

坐在趙大人下方的是榮失人.

"這也沒有什麼,現在咱們侯爺的地位,不比以前了.這次我就是要收羅天下瑰寶,還特地准備了禮儀官,哪家送的寶物最為貴重,就大聲的唱出來,讓所有人都知道."

趙大人面不改色,冷冷的道,"那些督撫,我們不用親自去接見,等下各大王侯,國公,皇室,世家送禮來的時候,我們也只稍稍見面就可以了,僅是不習往日.五年前,鎮南公主來,我們都要擺香迎接,現在那些王公大臣送禮也要看我的面子"

就在這時,突然之間,幾個丫鬟在門口跪下道,夫人,不好了,豐郡王,理國公,還有許多趕來賀禮的大世家,都在街口爭執起來了!"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玉皇大帝     下篇:正文 第一章 天意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