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四章 赤金錢幣  
   
正文 第四章 赤金錢幣

"松竹軒出的雪紙?這可是經過數十道手續制作出來的,一百張最少都要二十兩銀子,相當于我半年的月例.紫石硯台也是上等品,石質細膩潤滑,有一股溫意,冬天磨墨都不會結冰.麝香墨,是上等的松煙摻雜了金箔,麝香,捶打成的,書寫起來,流暢無比,字體精神,帶有提神的清香.筆也是好筆,純狐毛.這一套文房四寶,最少都要數百兩.這小理國公景雨行出手還真大方,聽說這人禮賢下士,急公好義,也經常救濟窮困的讀書人,在玉京城中名聲很好.不過我看其志不小……."

洪易背著一個包袱,徒步前往玉京城外西山的道路上.

他准備要科考了,懶得在侯府之中受氣,干脆到西山住一陣子,也可以為母親守墳.

洪易母親的墳就在西山,孤零零的一座,他母親的身份,死了之後是進不了洪家的宗廟祠堂的.

西山是玉京城外的一座大山,方圓近乎百里,雖然算不上雄偉,但也叢林茂密,地形複雜,山頭極多,有流泉飛瀑,也有亂石山林.

山中多狐灌豺狼野獸,每年冬天,都有會一些王公貴族進山獵游.

一邊行路,洪易一邊想著昨天小理國公景雨行叫人贈送自己的文房四寶,心中揣摩.

天擦黑的時候,洪易到了西山腳下,給母親的墳墓打掃了一遍之後,上了香,再在山腳下不遠處一座小小的寺廟中寄居了下來.

這座叫做秋月寺的寺廟是一座破敗的佛寺,廟里面就一個普普通通的老和尚看守,洪易每年都會在這里住一會兒,一是給母親守墳,二是圖個清淨.

給了老和尚幾串香火錢,吃過一碗蘑菇素面之後,便住在了偏殿安歇下來,點上燈,燒上炭火,准備夜讀.

北風呼嘯,吹得四面的牆壁咔嚓咔嚓作響.

寺廟偏殿的院子里面,蓬蒿滿地,枯草被風卷起,一片的淒涼.

"這座寺廟一年比一年破敗了啊.不過大乾王朝不重佛寺,好修建道觀.這也難怪."洪易看著這樣淒涼破敗的寺廟,雖然心中感慨,卻感覺比侯府之中要清爽得多,心里舒暢.

"母親,如果您有在天之靈,保佑我一科得中,為您正名分."

眼神盯著菜子油豆大的燈花,洪易默默的祈禱著.

砰!

燈花爆出了一個花兒.

嗚嗚嗚!嗚嗚嗚!

遠處的深山之中,傳來了幾聲淒厲的嚎叫,似狼似狐,夾雜在夜風之中,又似是夜梟.

深山,古寺,北風,狼狐笑,這一切,都是令人恐怖的場景.

但是洪易心中倒是沒有什麼恐懼,一是他自認為從來沒有做過什麼虧心事,二是熟讀狐鬼筆記,里面的讀書人都只要內心剛正,無所畏懼,鬼魅陰靈都近不了身.

裹緊了衣服,洪易打開房門,走到了院子里面.

"嗯?那是什麼?"

洪易一到院子里面,就發現了遠處大約幾里外的山谷之中,有數點拳頭大小的綠火上下漂浮著,十分詭異.

"這種鬼火是人體骸骨之中散發出來的,亂墳崗經常見到,倒也不算什麼靈異."面對上下漂浮的鬼火,洪易笑了笑,自言自語.

突然,一聲淒厲的叫聲從遠處的深山中傳了出來,一團黑影在鬼火之中飛起,轉眼上了天空,令人聯想到老妖夜出,吸食人心.一般的人如果看到這樣的場景,已經毛骨悚然了.

不過洪易聽聲音,倒是知道,這是山中的夜鸮.

突然間,他倒是來了幾分詩性,朗聲念道:"百年老鸮成木魅,笑聲碧火巢中起."

"少年,你年紀不大,卻是個雅人.笑聲碧火巢中起……"

突然之間,一個清脆甜潤的聲音從身後傳了過來.

洪易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全身都冒出了冷汗.急忙轉身,就看見了自己的房間里面,燈下,站立了一個身穿粉紅色仕女裝,亭亭玉立,婀娜多姿的少女,年齡在十八九歲上下,豔麗不可方物,看上去有一種令人喘息不過氣來的美.

燈下美人,是一副絕美的景象.

但是洪易卻根本沒有欣賞美人的心思.想一想,深山古寺,突然無緣無故冒出一個女人來,不是鬼就是妖.

"你是鬼還是妖?"

洪易捏了捏自己的手指,鎮定住心神.

"哦,你怎麼知道我是鬼還是妖呢?"

這個突然出現的女子笑盈盈的看著洪易.

"很簡單,你的衣服淡薄,深山寒冷,正常人根本不能忍受.第二,這方圓十里都沒有什麼人家,你一個單身女子,怎麼會深夜出現在古寺?"洪易說著,腳下突然感覺有點酸麻.

"不錯,我是鬼."女子突然變了顏色,語氣冷冰冰的,臉上鐵青,好像是隨時都要撲過來吃人一樣.

"我今生自覺並沒有做什麼虧心事,來古寺讀書也是為母親守墳,你來找我干什麼,如果你是個風流女鬼,想找書生一夜風流,那我告訴你,你找錯人了.我洪易自幼讀書,雖然遠遠算不上正直聰明,但道理節操還是守得住的.你趕快出去."

洪易彈了彈自己的手指頭,鼓起眼神,狠狠的看了過去.

"我可沒有那些道士驅神禦鬼的道法,手上也沒有力量,不會武功,手無縛雞之力.碰到鬼了,只能憑借自己氣盛……不能示弱,一示弱,對方就侵害過來了.念頭要剛正堅定."

洪易狠狠瞪燈下女人的時候,心中給自己打氣,堅定信念.

對付妖鬼,洪易堅信首先要氣盛.

"嘻嘻,嘻嘻.少年,你真有趣."

突然,女子嘻嘻一聲笑了出來,招了招手:"我剛才只不過是跟你開個玩笑,我並不是鬼,鬼在燈下是沒有影子的,你過來,應該感覺得到我身上的氣血,有這樣的鬼麼?如果有氣血的鬼,那也就不叫鬼了,而是道家中的陽神天仙了."

"哦?"

洪易聽見這個女子的話,抬頭望了望燈下的倩影,果然,***下這個女子有影子.

遲疑了一下,洪易還是邁步走進了屋子里面.

果然,他能夠感覺到這個女子說話之間,帶有香氣的吐息,是個活生生的人.

"嗯,你不是妖鬼一類.妖鬼都是無形的念頭所化,就算功力深厚,能顯化出來,也不過是冷冰冰的一團,不會有血肉之軀的感覺.你不是妖鬼,卻也不是普通人,那肯定是隱居深山的劍仙俠客一流了?"

洪易用手指點了點自己的眉心.

"哦?你好像對妖鬼之類的很了解,讀書人不說怪力亂神,你並不是一個普通的讀書人."女子看著洪易的眼睛里面有了一絲疑惑.

"那只不過是讀死書的人,我輩讀書人,存大義,明六合,知妖鬼,達神明.這才是格物."知道了對方不是妖鬼一類,洪易的心思鎮定,轉而靈活了起來.

"嘻嘻,我今天來西山,是來看親戚,卻想不到遇到了你這樣一個有趣的少年."紅衣女子自言自語:"讀書人,嗯,不錯不錯.正好,我那些親戚之中也有小孩子要讀書,想雇請你當老師給他們講課,不知道你去不去,酬金一月十兩赤金."

"一月十兩赤金?"洪易大吃一驚.大乾王朝金和銀是一對十五,十兩赤金就是一個月一百五十兩銀子,算得上是巨額了.

洪易在侯府之中,一個月只有四兩銀子的月例.別看只有區區四兩,但是一倆銀子兌換銅錢是一千文,而一文銅錢可以買一個大燒餅.一兩銀子足夠一家三口的小戶人家生活一個月.

像景雨行就因為一首詩一下送給洪易價值數百兩的文房四寶,就連洪雪嬌這種侯門的富貴女都驚訝.

"你不相信麼?我可以預付定金."女子笑了笑,手晃了晃,在桌上一抹.

叮咚,叮咚,一排閃閃發光的小金餅子擺在桌子上.

洪易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是大乾王朝制造的金錢,和小餅子一樣,民間又叫做"金餅",官方叫做"金幣".一兩一枚.

"這金的成色.不是一般的金子.只有皇宮里面才有這樣的錢."洪易看了這金錢之後,心中一愣,原來這個金幣的顏色是赤色的.

七成金是青色,八成金是黃色,九成金是紫色,而十成金才是赤顏色.

常言道"金無足赤,人無完人."意思就是說,十足赤顏色的金子,世界上根本沒有.

不過煉丹的道士們卻能夠燒出來,這種赤顏色的金子,又叫做"藥金",是道士練鉛燒汞,練金丹的一味藥材.

這種赤金,又印成了錢幣,只有皇宮才有.

一般是皇帝,皇後賞給文武大臣,或者是後宮嬪妃的.

"這個女人看似神秘,其實心思卻欠缺了一些細膩,輕易的就暴露出了自己的身份,皇宮里面的人,宮女又不像宮女,深夜來西山干什麼?"洪易心中疑問一閃過後道:"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你要請教書先生居然出十兩金子一個月,可見學生也並不是那麼簡單教的.你把錢收起來,還是找個時間去看看吧."

雖然很想要這筆錢,但今天的事情太怪了,洪易不得不小心:"不貪女色,不貪錢財,什麼妖鬼都奈何不了我."

"那是肯定的,走吧,現在找個教書先生可真難啊,難得碰到你這個明白的讀書人,雖然年齡小了一點,不過不怕鬼,不怕妖,倒是難得,就是你了."女子自言自語的道,站起身來.

"現在就走?"洪易眼神瞪了一下.

"當然."女子又是嘻嘻一笑,"離這里還有大約六十里,不過以你的腳力天亮都走不到,還是我帶你吧."

"男女授受不清,再說這麼晚了,你明天白天再過來吧."洪易當然竭力推辭,晚上深山古廟的,突然跟隨一個神秘的女人出去,肯定是禍非福.

"天亮我就要回去了,什麼男女授受不清,又沒有人看見."女子抬頭看了看天色,眉宇之間有了一絲不容解釋的威嚴,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洪易的手臂,整個人一躍,直接到了寺廟的院子外面.

這一躍,好像縮地成寸一樣,直接就是普通人二十步的距離,洪易只感覺到騰云駕霧一般.

"縮地術?"

"什麼縮地術?這只不過是'縱猿提身’的步法而已."

耳邊穿來呼呼的風聲,還有女子的聲音,洪易只看到一株株大樹遠去,而自己好像是一只風箏在被人放飛,耳朵嘴巴里面全部都是風,眼睛都睜不開.

"這個女人比馬還跑得快."洪易索性閉上眼睛.

大約兩三柱香的時間,洪易突然感覺到驟然一停,睜開眼睛,眼前是一片漆黑的山谷,山谷中央,隱約有火光.

"那是什麼!"

洪易看到了自己永生難忘的一幕.

山谷中間燃燒了一堆大篝火,篝火的旁邊,圍坐著幾十只雪白皮毛的狐狸.

這些狐狸,半蹲半坐,好像是人一樣,尤其是它們,一個個捧著書本,發出稀奇古怪的聲音,好像是在誦讀,就好像是私塾里面讀書的小孩子一樣.

一群狐狸,像人一樣讀書!

上篇:正文 第三章 虎魔煉骨拳     下篇:正文 第五章 十大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