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四十六章 爆炎神符劍  
   
正文 第四十六章 爆炎神符劍

聽到自己父親洪玄機回府了,還要叫自己,洪易心中一驚,湧起一股立刻策馬狂奔,逃出侯府的沖動.

但是天地雖然大,思來想去,卻沒有他走的地方.

"算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也算是樂極生悲.去一趟就去一趟吧,拼著受一頓家法,總歸我現在身體強健,應該不會被打死.不過也說不好……整個侯府家丁,包括執行家法的奴才,都是趙夫人的人,要暗中下死手,我恐怕性命危在旦夕."

一瞬間,洪易雖然坐著不動,但是腦袋中轉了許許多多的念頭.

"如果真的下死手,那麼我也就拼了命,總不歸死在小人手里."洪易心中暗暗下了決心,猛然站起身來,向侯府正府走去.

到了正府的大門口,果然,洪易就看到了吳大管家等在那里,一動不動,還是一如既往的表情,似乎臉從來沒有感情的變化.

"易少爺,侯爺要你到書房去見他."

一看見洪易走過來,吳大管家就開口說話了.

"到書房見我?不是在大廳麼?"洪易聽見這個,心中一愣,有點摸不到頭腦.洪玄機在家里訓話,也是有規矩的,都是在正府大廳之中,以表達家法的莊重,家規的嚴厲.

而在書房,一般都是接待客人,商談機密要事才會這樣.

這也是侯門公卿的規矩,書房都是機要重地,閑人免入.

"父親居然叫我到書房去.這似乎不合常理.到底要干什麼?"雖然心中疑惑重重.但是洪易也只有移動腳步.走在吳大管家地後面.一步步挪移向"琅嬛書屋".

"易少爺.到了.進去吧."

到了書房地門口.吳大管家停住腳步對洪易道.

洪易點點頭.鎮定了下心神.把衣服整理好.上下皺褶都拉平.確定沒有什麼失儀地地方之後.才在門外道:"父親大人.孩兒洪易拜見."

"進來."

書屋之中傳來一個冷冷地聲音.

洪易心神一顫,舉步推開門走了進去,就見洪玄機依舊是金冠錦衣,背對著自己,並沒有轉過身來.

洪易最擅長察言觀色,揣摩人的心思,但此時看著洪玄機的背影,居然心中實在是猜測不到自己這位高深莫測的父親到底在想些什麼.

"是誰給了你的膽子,進我的書房?還有,我告訴你不要練武,你為什麼還要偷偷的練?是誰教你的?嗯?"

洪玄機等洪易走進書房,站好之後,突然一連串的問話,雷霆暴雨般降落下來,使人毛發皆栗.

書房之中,頓時沉悶得喘不過氣來.

洪易也被這劈頭蓋腦的問話驚得渾身一震,不過他終究是神魂修煉到了日游境界的人,也經曆過諸多觀想法,神智堅定,一震之後,心思立刻鎮定下來,躬身從容的回答.

"因為鎮南公主來府邸做客,指定孩兒帶路,所以孩兒斗膽的引路,讓公主來父親書房一游,鎮南公主來侯府客客氣氣招待她也算是體面,我想父親知道了,也不會怪罪我的.至于孩兒並沒有練習武功,而是偶爾讀到了射,禦兩藝,心有所感,于是買弓學射.不想做那些骨頭軟弱,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

洪易從容對答,再沒有了第一次見洪玄機的那種大氣不敢出,戰戰兢兢的神態.

"你敢狡辯?"洪玄機說話聲音很平靜,但是卻有一種刺骨深深的寒意,"侯府之中,有侯府的規矩,家法如國法.你犯了四條:一是不該帶人進我的書房,就算是鎮南公主叫你,你也要竭力推遲,讓你大娘派人帶她進去.二是,不該私自練武.三是,你不該當著我的面還振振有詞的狡辯."

"這三條,在我府中,犯了任何一條,都得要被打死.不過這三頓家法,我還是權且記下,明天元妃娘娘就要到府邸來省親,她從鎮南公主,詠春郡主那里偶爾聽到了你,想見一見你,我今天若是把你打死了,就違了娘娘的旨意.還是一句話,等到科考之後,再和你算總賬.科考你中了,你的身份一步登天,也就成了舉人老爺,我也不好隨便的懲罰你.若是不中,後果你應該知道."

"還不滾出去!"

洪玄機慢條斯理的說著,到最後,厲喝一聲.

"是."洪易聽到這里,知道自己又過了一關,心中頓時放了下來.拜了一拜,走出了書房.

"到底我是他的兒子,雖然是庶出,但父親心里肯定是明察秋毫,知道我這些年受了不少的委屈,是在暗中維護我,剛才雖然訓斥得厲害,但卻還是沒有動真格的家法."

洪易出去之後,心中想著,洪玄機今天雖然訓斥嚴厲,但卻是雷聲大,雨點小.

"不對!"洪易仔細回憶著書房之中父親的語氣,突然之間,好像揣摩出了什麼東西:"父親說話平靜,但帶有刺骨的寒意,這是殺氣隱而不發,克制住了.莫非他真的想打死我?"

…………………………………………………………………………………………………

夜深人情,月黑無風.

洪易坐在床上,默運神魂,老是想著傍晚在書房的一幕,雖然洪玄機沒有執行家法,依舊放過了他,但是他總有一種直接,洪玄機的話中隱藏殺意,如果不是明天元妃來省親,並且提到自己,洪易懷疑,父親會命家法當場打殺自己.

"可能是錯覺?就算父親是理學大家,苛刻不近人情,但我到底是他的兒子,殺子他也要背上不慈的名聲.但願我的感覺是錯覺,希望我的感覺錯了,最好是錯了."

洪易搖搖頭,鎮定住紛亂的神魂,再次出竅游蕩.

月黑無風,最好夜游.

"去看看那匹馬,對了,等一個時辰之後,我還要起床給它去喂食,還要雞蛋,黃豆拌的料.實在是太奢侈了."

洪易想起了那匹追電馬.

神魂飄了出去,越飄越高,洪易存心想看看自己現在到底能飄離地多少高度.

果然,魂兒足足飄到了十多丈高,才覺得壓力很重,再也飄不上了,洪易這才停下來,不過十多丈高度,已經能勉強俯瞰整個侯府了.

洪易俯瞰下去,侯府正府,依舊還是一團烈日紅光,那是自己父親旺盛的血氣陽剛,任何妖邪鬼怪都不能靠近.

因為有旺盛的血氣紅光,洪易看不清楚正府里面的任何人.

但是侯府四周,包括遠處的街道,洪易卻是看得清清楚楚,非常清晰.

對于陰魂來說,越是天黑,越看得清楚,如果有月光,那就好像是起了大霧一樣,看東西都朦朦朧朧.

陰魂怕光,和肉身正好相反.

"嗯?那是什麼?"

就在洪易俯瞰的時候,突然看到,侯府外面的街道角落,有幾個詭異的黑影一閃.

這幾個詭異的黑影穿著打扮,正是和當日刺殺洪玄機的無生道,真空道道士一樣.

洪易連忙把神魂降落下來,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過去.就聽見幾句微小得螞蟻爬一般的話.

"上次刺殺洪玄機,功虧一簣,還死了兩個香堂堂主,這次掌教震怒,我們務必要成功."

"洪玄機武功高強,府中高手如云,我們可要小心行事."

"不要緊,這次掌教賜下了'爆炎神符劍’,這劍上面是方仙道秘練的紫雷火藥寫成,被掌教用極大的神通,穿透金石的筆力,寫在劍上,使火藥滲透劍身,等下你們出面,刺殺洪玄機,吸引他的注意力,我暗中神魂出竅,附在劍上,驅劍斬殺洪玄機,他肯定要以手接劍,我突然猛烈發動,這劍立刻就會爆炸,爆炎神符劍威力極大,一旦發動,整座房屋都炸得掉.洪玄機不會幸存下來."

"但是,你神魂附在劍上,火藥爆炸之時,你的神魂也飛灰湮滅."

"我們來的時候,可是發了以身殉教的毒誓,誰都不要貪生怕死,死後,我們定然可以回到真空家鄉."

上篇:正文 第四十五章 縱馬揮劍     下篇:正文 第四十七章 丁甲神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