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六十四章 乾帝 上  
   
正文 第六十四章 乾帝 上

"你們既然是帶罪之身,卻不隱藏在深山老林之中,而來玉京城,莫非,莫非是想找機會告禦狀?"

洪易正在沉思著,到底要不要以自己舉人的身份庇護下這三人,突然又有一個念頭在心里湧起來.

"不錯,小老兒來玉京城是想找機會告禦狀,我們沈家溝一千三百多人,全部被殺死,只有我們逃了出來,這血仇我們不能不討個公道."

沈天揚這老漢用大鐵煙斗敲打著地面,火星四濺.

"公道,公道…"洪易喃喃把這兩個字念了幾遍,仿佛在咀嚼其中的滋味,忽然之間,他眼神爍爍生光,好像是下定了決心:"這告禦狀的事情,也不在一時,得慢慢的來,不過你們的身份太敏感,如果走漏了絲毫的風聲,只怕要死無葬身之地.先安頓下來,我給你們安排個在我門下,入個戶籍,也把姓名都改一下,這樣就天衣無縫,什麼人都難以查出來."

洪易決心收留著三人.

雖然三人是個隱患,但對方要複血仇,是天公地道,能助人複仇,也是大義所在,義不容辭.

以他現在舉人的身份,還結交鎮南公主,又可以扯上武溫侯府這片虎皮,到官府稍微打點一下,幫這三人弄個戶籍,安插到自己的門下,做個仆人,這倒也不是什麼難事.

現在這三人,是沒有戶籍的黑戶,雖然在玉京城租了店鋪,安頓下來,看似不用流浪賣藝,沒有什麼事情.但是玉京城每隔幾個月,就要嚴密的排查戶籍一次,所有的黑戶,統統抓進大牢,或者查清楚履曆後,確定沒有作奸犯科的事情,才准許交錢辦置臨時戶籍,暫時安頓.

這樣的大清查,是維護京城的安全.

沒有戶籍的這三個人,要想長時間呆在玉京,除非變成陰溝里面的老鼠.

"那多謝恩主了."沈天揚臉上也是大喜,毫無疑問,他們得了洪易的庇護,有了戶籍,那才算真正的安穩下來,不用每天擔驚受怕.

雖然這戶籍是要為洪易的仆人,家奴.但是看樣子洪易卻並不是個刻薄的主人,替他操持家務,打理銀錢,也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而且如果洪易以後再進一步,當了官,他們就是大管家,一步一步上去,接近高層,告禦狀的機會就多了很多.

現在要是直接去告禦狀,只怕還沒有接近皇城,就被抓起來亂刀分尸.

"你的功夫如今是個什麼層次?"洪易看著沈天揚,再次盤問起底細來.

"老漢練了四十年的拳法,練的是大禪寺的三十六羅漢手,雖然筋骨強悍,如今已經到了武師的地步,不過這三十六羅漢手並不是大禪寺的最高武學,雖然老漢我功夫精純,但全身卻有些細微的地方練不到位,不能達到'練骨如剛’的頂尖武師層次,最多也算上一個中等的武師吧."沈天揚搖搖頭:"不過鐵柱這孩子,一生下來就天賦異稟,力大無窮,可惜的是,沒有什麼好功法給他練,如今雖然他施展'猿魔混神棍’法,雖然能和武師媲美,但自身的功夫,筋肉皮膜都還沒有練好,武士都算不上."

"聽說大禪寺的兩門武功,牛魔大力拳,虎魔練骨拳,這兩部拳法是天下鍛煉筋肉皮膜骨的最高秘法,可惜在二十年就失傳了,我要是能夠學到,只要一兩年苦練,就肯定能達到武師的境界,到時候,就算是先天武師,也未必能接得住我的猿魔混神棍."沈鐵柱甕聲甕氣,向往地道.

"果然是天賦異稟的勇士,最適合練武."洪易看著鐵塔一般的沈鐵柱,身上一塊塊的肉,好像鐵板岩石,威猛逼人.

雖然洪易早看出來了,他的功夫其實並不精純,但是天生帶來的體格,卻是能為他增添無窮的勇力.

這樣的人,就算是武徒境界,也可以徒手斃掉武士.如果練了高深的拳法,那麼將更加的恐怖.

"小穆的天纏功,也是鍛煉筋肉的無上法門,這也是云蒙玄天館的秘傳,並不比大禪寺的牛魔大力拳差,你怎麼不跟她學一學,她又不是不教你."沈天揚聽見兒子的這話,氣就不打一處來.

"天纏功軟綿綿的,兩手畫來畫去,還要扭屁股,扭腰,女人一樣,我就算學了,氣質變成陰柔,去了銳氣,猿魔混神棍法施展起來,就沒有劈山斬浪的氣勢了,不能學,不能學."

沈鐵柱把頭搖得撥浪鼓一樣.

"放屁!武功練到高深處,想剛就剛,想柔就柔."沈天揚舉起煙斗,要狠狠的打兒子,但舉到一半又放下來,歎了口氣:"算了,以你現在的修為,的確不能明白這個道理,學天纏手,的確是容易把生氣練得軟綿綿的,倒是有害無益.可惜我老了,筋骨就這麼定型了,不能修煉啦."

洪易聽到父子兩人的對話,對這一老一壯的性格又多了一分了解,"今天晚上我就先回去,明天你們准備一下措辭,我給你們辦個入籍的文書."

說著,洪易起身,坐起轎子回府去了.

………………………………………………………………………………………………………

大乾朝的中樞之地,皇城,正在玉京的正中央子午線上,坐北朝南.

皇城之外,是偌大的護城河,河上修建了許多白玉橋,地面也是白色石料鋪成的,一塊一塊,平整如鏡.偌大的皇城圍牆城樓,更是高達二十丈,一色朱漆黃瓦,向上望去,帽子都要掉到地上.

外面是巡邏的禦林軍日夜不停輪流換班巡邏.

這些禦林軍,個個鐵甲披身,騎馬垮刀,弓在馬背,箭囊在後,宛如一個個的鐵鑄魔王,環視在皇城周圍,對每一個企圖接近皇城的人,都投出冰冷毫不掩飾的殺意.

而皇城里面,更是層層疊疊的大殿,宮牆,房屋,不知道有幾千間.

如果站在高處望整個皇城,就好像是天上的宮闕,飛到了人間,無比的壯闊,威武,富麗,堂皇,的確是掌握天下的中樞之地.

皇城東面的偏殿之中,一排排房屋,是內閣大臣們為皇帝分憂,處理朝政的地方.

天色已經暗了下去,皇宮里面都掌起了燈籠,內閣大臣們也都回去休息,但是內閣之中,卻還坐著一人,正是洪玄機,一本一本的整理下面各個州府,行省上來的奏折,選出重要的,呈給皇上.

就在這時,突然一陣腳步聲音傳來,門外掌值的太監高聲叫道:"皇上駕到."

上篇:正文 第六十三章 恩主 下     下篇:正文 第六十五章 乾帝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