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憤怒!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憤怒!

"恩主,此人武功深不可測,全身筋骨大成,如果小老兒沒有估算錯的話,應該是巔峰武師,已經開始鍛煉內髒,卻並沒有練得內外一體的真正先天境界,否則的話,今天小老兒非要死在這里不可."

沈天揚蹲下身體,把地上的兩截鐵煙槍揀了起來,看看被趙寒一把捏斷的部位,眼角跳了跳,顯然是心有余悸.

"先天高手是"銅皮鋼骨鐵髒腑",剛剛這家伙在圍攻之下,氣息稍微散亂,可見髒腑並沒有練到家.而且先天高手不畏懼道術迷神之法.剛剛恩主施展的是道術吧……"

想起剛剛電光石火般的交手,沈天揚看著洪易.

這是一個老江湖,當然察覺出來了趙寒的兩次失誤.

"這老頭卻是精明."洪易心中暗想,卻並沒有回答,而是大馬金刀的坐著,一手按劍柄,一手搭在桌面上,擺足了發號施令的模樣.

剛剛洪易施展出羅刹王對趙寒攻擊,那是念頭交鋒,無形無影,直接印在對方的念頭中,旁邊的人是一點都看不到,也聽不到的.

"已經開始向先天境界邁進的巔峰武師麼?"洪易也是第一次碰到趙寒這樣的高手,"這樣的高手,就算是在軍中講武堂也能混得到不小的官職,卻來到趙夫人家為奴,趙夫人家的勢力又多大?我今天拿下他,以後趙夫人還會派什麼人來?"

想到這里,他對趙夫人的勢力暗暗震驚.

雖然沒有練得"銅皮鋼骨鐵髒腑"內外一體的先天境界,但巔峰的武師仍舊是赫赫一方的高手.

"小雜種,你做得好,很好!"

趙寒雖然被按在地上,手筋腳筋全部被挑斷,但眼睛依舊凶光畢露,似乎受傷的毒蛇,陰狠不減.

"小穆,給我掌嘴."

洪易目光一寒.

"是,恩主."

小穆走上前去,伸出手,左右開弓,啪啪啪啪抽了趙寒幾個大耳光.

雖然趙寒是筋骨皮大成的高手,但以臉皮硬抗手掌還是難以抗住,更何況,小穆也是不錯的練家子,手上的功夫硬朗,

他的臉上立刻就紅腫起來,同時嘴角被打得流出血來.

被狠狠的甩了幾耳光,趙寒卻也安靜了下來,並不再大罵,而是以一種令熱毛骨悚然的眼光看著洪易,嘴里冷冷的道:"好好好,你隱藏得真深,趙夫人以前都沒有發覺,你居然偷偷修煉道術,肯定是你那個死鬼賤人夢冰云偷偷的傳給你的吧,好好,你也可以算是大奸之徒,修煉道術連洪玄機都沒有看出來.真是胸有城府之深,心有山川之險,要是早偷偷的除掉你,哪里還有今天."

"夢冰云,誰是夢冰云?"洪易聽見從趙韓寒嘴里說出這個名字,心沒由來的一緊,連忙問道.

"哈哈,哈哈.堂堂太上道當年的傑出弟子夢冰云連自己的姓名都不敢告訴自己的兒子,可算是窩囊到家了."

趙寒看見洪易這麼一問,先是一愣,隨後哈哈大笑起來,好像是找了發泄怨毒之氣的渠道.

"夢冰云是我娘的名字麼?"洪易聽見這個話,當然就明白了,同時,他的腦袋里面突然之間回憶起當日和鎮南公主在書房看到的那副梅花圖.

梅花圖上寫的是乾道子贈玄機兄夢冰云.

"太上道,夢冰云…………母親原來叫夢冰云麼?"洪易心中一陣激蕩,不知道是什麼滋味,他七歲的時候,母親就死了.

回憶之中的母親,雖然洪易覺得異常的美麗,但仙常年病病怏怏,好像從來都沒有開心笑過似的,也沒有告訴自己的姓名,現在牌位上都是洪氏,連個姓都沒有.

女子嫁進來後,都是冠夫姓,久而久之,別人就會忘記了女子的真正姓名.

但是在洪易的記憶之中,自己也問過母親叫什麼名字,但母親卻從來不告訴自己,再問下去,眉頭就皺起來.

母親也從來不打罵自己,在自己的調皮的時候,只是皺眉.

母親皺眉的動作,是洪易小時候印象最深刻的東西,那如煙云一般的眉黛,皺起來的時候,讓人心碎.

"太上道和我母親是怎麼回事!你給我說!"

洪易突然之間,又一拍桌子,眼睛死死的盯著趙寒,握在劍柄上的手指一動一動,就好像是隨時要拔劍出來斬殺一樣.

"你想知道麼?嘿嘿,回去問洪玄機吧!想從我口里掏出東西來?做夢吧!小雜種!"趙寒嘿嘿陰笑,"你今天這樣對我,出不了幾天,你就等著趙夫人對你無窮無盡的報複吧!別以為事情就這樣的玩完了."

"不過你求我,你跪下來求我,我就告訴你,其實你母親並不是氣死的,是被趙夫人暗中下了焚筋散,活生生的痛死的.嘿嘿,你知道焚筋散麼?那種藥物,吃下去,要足足疼痛數十天,全身筋骨內髒被撕裂一般的痛,最後氣血干枯,你最後是看著你娘死的吧,哈哈,不知道看她好過不好過?嘿嘿,小雜種,當初趙夫人一時手軟,卻沒有給你一起下!要不然,哪里輪得到現在這樣的囂張!"

"什麼!"洪易聽到這里,猛的站了起來,眼睛之中已經是血紅.

他心里回憶起來了,母親嘔血的那些天,的確是天天睡在床上,眉黛皺起,從來沒有舒展過,兩只是抓著的被單,都破了好多塊,但是自己哭著問的時候,母親卻自顧搖頭,一句話都不肯說.

一股滔天的怒火,從洪易的心里升騰而起!

"害母之仇,不共戴天!此仇不報,我也枉為人子!"洪易一手狠狠的抓著劍柄,捏得咯吱咯吱做響,另外一手摳住桌面的木頭,指甲斷裂,鮮血噴湧了出來,渾然不覺.

他回憶起小時候,母親的模樣,心就無比的疼痛,好像一根根的針刺在心里,疼得一滴滴的血流了出來!

"恩主,小心這家伙挑撥!"

看見洪易這樣的模樣,沈天揚連忙道.

這個老江湖,也看出了一點道道來,連忙道.

洪易聽見這個聲音,才從無比的心痛,滔天的怒火之中稍微清醒過來,強自鎮定住自己提劍到侯府之中問個明白的沖動.

不過他卻知道,無論是真是假,現在都不能去侯府之中,否則定然要遭受滅頂之災!

"你也休想激我提劍去侯府問個明白!"洪易看著地上的趙寒,臉色寒冷得可怕:"你說趙夫人那婆娘害我母親,我父親明察秋毫,下毒藥的事情豈會不知?還有,我母親既然是太上道的子弟,一身功夫道法定然玄通,為什麼被害死,還有,就算被害死太上道的人不來侯府報仇?"

"嘿嘿,太上道講究游戲人間,太上忘情,夢冰云動了情,就是自作自受,太上道的人沒有清理門戶已經是奇怪了,還管她的死活?嘿嘿,夢冰云怎麼死的,洪玄機自然知道,不過你要知道當年的情況?還是回去問你老子吧.快點回去,你老子會向你說個明白的,嘿嘿,嘿嘿…………"

趙寒說到這里,陰笑個不停.

"天揚,把他的嘴掰開!"

洪易長長吐了一口氣,強忍住內心的劇痛.

"你要干什麼!"看見洪易這個樣子,趙寒厲聲叫道.

洪易也不說話,看著沈天揚猛的捏住趙寒的嘴巴,一下把斬鯊劍拔出來,刺進他的口里,一絞!

撲哧!一條血淋淋的舌頭被割了下來.

"身為奴仆,強搶主人錢財,還口辱主人先母,更對主人動武,罪不可赦.我今天也不殺你,只是對你行家法,等下自然會讓玉京府的衙門來收拾你.大乾律三千八百九十六條,我條條都亂熟,你莫非身後有趙夫人,我就收拾不了你?"

洪易猛然起身,"你們看好他,我現出去一趟."

"恩主,你要到哪里去."沈天揚連忙問道.

"我去一趟鎮南公主府,然後給你們弄戶籍."洪易提劍出了房子,騎上追電,一路去了.

上篇:正文 第六十七章 激斗!     下篇:正文 第六十九章 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