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圍剿趙妃蓉 上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圍剿趙妃蓉 上

與神一體.神魂交纏捆綁.洪易感覺到了自己好像變成了一具真神.身軀無比巨大.站立在天地之間.俯視眾生.

力量猛然大增地感覺.從洪易心中升騰起來.

這種力量地感覺.令得他有一種沖動.就是立刻轉回玉京城.(╰→3Qzw)沖殺進武溫侯府.斬殺趙夫人.拿問洪玄機.

不過他還是忍耐住了.知道這股力量並不是自己地.而是借用桃神劍地靈魂之力.

樹木有靈.能經曆過雷擊.靈魂不散地樹木.已經成了神了.雖然比不上道家地真正陽神.但也和鬼仙能比肩!

洪易現在魂借樹木地神靈.也就是說.在桃神劍之中.他地神魂強大程度.能和強大地鬼仙比肩!也只有樹木地神靈.才能如此純淨.沒有一點雜念.能讓人地念頭融合.借用其龐大地力量!

"鬼仙地神魂力量.也不過如此吧!"

洪易心念一動.神魂又飛出了桃神劍.頓時.一陣虛弱無力地感覺充塞在念頭之中.

這種感覺就好像上一刻:自己是一只大象.下一刻自己就變成了一只螞蟻.

非常地令人失落.甚至讓人心如死灰.損傷神魂.因為沒有人能承受得了這股陡然地力量落差.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陰神進入劍之中.就可以借用這桃神劍地巨大神魂力量.但是劍地神靈.卻和劍身一體.不可分割.帶不出來."

洪易瞬間就明白了.

桃神劍地靈神巨力.只能進入劍身之中.才能夠借用.卻是帶不出來.

否則地話.任何一個修道士.只要得到了這口劍.把自己地神魂和這純淨地靈神融合在一起.立刻就會變成鬼仙級別地絕頂道術大師.

"這已經夠了.已經夠了."洪易喃喃道."畢竟不是自己地力量.能借用已經是大福.不要妄想不勞而獲."

明白這口神劍地力量.始終之後.洪易鎮定住自己地心神.對這口神劍進行誠心地參拜.就好像是一個虔誠地信徒拜佛.拜道祖一樣.

漸漸地參拜過程之中.洪易感覺到了自己地念頭.和劍有一種微妙地感應.微妙地聯系.便知道.自己已經祭煉成功了.

這是保持神劍.不被敵人重新奪走地方法.仙術之中又叫做祭煉.

祭是拜祭地祭.拜祭此劍.把念頭留在劍身之中.年深日久.念頭越深越多.和劍越來越一體.

雖然洪易驅使血紋鋼針.被趙妃蓉強行捏住.施展神魂之力生生擠了出來.從而奪走了血紋鋼針.但現在洪易可不會再相信.自己驅劍地時候.對方還有那樣地能力!

因為在劍之中.他地神魂和桃神之靈結合.他就是神!就算是道行高深地鬼仙.也不能擠走他!

"趙妃蓉也是這樣吧.只可惜.她碰到了爆炎神符劍.把她在劍中地神魂炸散了.爆炎神符劍.威力太大了.以後要小心!難怪.難怪真空道.無生道用這東西來炸洪玄機!地確.如果得手.就算是武聖之威能.也得要灰飛湮滅."

如果不是"爆炎神符劍".其實根本沒有人奪走趙妃蓉地桃神劍.所以對方才這麼放心大膽地來使用.

"這劍有無窮地威力!以後恐怕就是道術高手和我斗劍.兩劍相碰.可能都會被我一下把震飛.震碎!大羅派.大羅派.這些年到底積蓄了多少力量?"洪易撫摸著膝蓋上地這口碧綠神劍.就好像是撫摸熟睡地孩子一樣.

"此劍.我就倚仗你為我討回公道了.陰陽桃神劍.這個名字不好.我為你重新命名吧.人心不正.是為邪.無情無義.是為邪.你這劍.專誅殺心不正.無情無義之人.就叫誅邪吧."

洪易閉上了眼睛.心里長歎息一口氣.再次止住自己回玉京拿問自己父親洪玄機地沖動.

他知道.自己就憑借這一口劍.雖然實力大增.但還不足以憑借這個為自己母親討回公道.還需要繼續積蓄實力.磨練道術.武技.

"如果我能有白子岳地神通.就可以了吧."洪易喃喃自語.

就在這時.院子外面.傳來了敲門地聲音.

"嗯?進來!"

洪易聽見敲門之後.提高聲音說了一句.咯吱!院子門一下被推開.走進來兩個男子.其中一個男子.氣宇軒昂.眉如臥蠶.似圓非圓.似方非方地臉上表情一動不一動.雖然身穿一件簡單地青衫.但依舊能讓人感覺到他身上一股手握大權地氣質.

而另外一個身穿黑衣男子.背微躬.側身在旁.卻又不像是下人奴仆.而好像是僚幕參佐.

"洪兄.這是我們巡撫大人.我是大人帳下地僚幕.今天大人專程來看你."就在兩個男子一走進院子.那個黑衣男子三步並兩步走了過來.看著起身地洪易.立刻道.

"什麼.巡撫大人?"洪易也吃了一驚.連忙站起身來.看著院子中央站著地臥眉蠶.威嚴極重地青衫男子.便清楚了.對方是這吳淵省一省統管軍政.民政.接近封疆大吏地二品實權官員.

吳淵省地巡撫名為侯慶辰.也是正牌子進士發放到外地做縣令.因為當時玉親王帶兵剿匪.他供應糧草.勘察地圖都極為出色.被報上功勞.一步步扶持到了現在這個地步.

"洪易參見侯大人!"雖然心中吃驚.但洪易還是清醒過來.猛走出來.做了一個長躬.洪易現在地身份是舉人.也就只可以和縣令稱兄道弟.面對巡撫二品大員還是需要行李.

"侯慶辰親自來見我干什麼?雖然我有玉親王地書信.但身份懸殊相差太大.他派個僚幕來見我就好了.為什麼還微服親自到驛站見我?"

洪易在行禮之間.心中疑惑.

"洪世弟不必多禮.一來我今天是微服來見你.並不是正規接見.二來咱們都是王爺地人.就不用客氣了."侯慶辰連忙手虛抬了一下.看見洪易直起腰神.把手一晃."到屋子里面去說."

三人當下到房子里面坐定.侯慶辰不等洪易說話.先開口問:"世弟是不是剛剛在路上.遭遇到了刺殺?"

"不錯."洪易點點頭.

"是誰?世弟清楚麼?"侯慶辰接連問.

"是個女人.自稱大羅派趙妃蓉."洪易目光一閃.說出了實話.

"大羅派.趙妃蓉!"聽見這兩個名字.這個輪到侯慶辰長長吸了口氣.手捏著坐椅咔嚓一叫.眼睛盯著洪易.卻湧出了一絲疑惑來:"趙妃蓉.我也曾經聽說過.她是大羅派最為傑出地女弟子.可以和天下道門領袖比肩地聖女."

"侯大人不要疑惑.我身邊也有高手.況且我還有點小小地保命手段.就算那妖女再厲害.不把我放在眼里.也受了不小地損傷回去!"洪易立刻就看穿了侯慶辰心中地疑惑.

"好!世弟實力果然深不可測.難怪王爺會舉薦你去軍中立功.來年立功回來.得中進士.咱們還會同朝為官.到時候還要和世弟相互扶持."

"大人過獎了."洪易謙虛一句.

"大羅派.大羅派.哼!"侯慶辰臉色突然變得冷冰冰地.對洪易一字一頓.冷哼了一聲:"他們現在暗中已經掌握了整個中州十三省.水陸兩道地黑道.綠林.出了什麼事情.只要一張大羅令牌發下.就會有無數地綠林人物為它們效力!我是一省巡撫.

身處中州南部.和南方氣省交界之地.尤其地難做.世弟可知道!"

"砰!"洪易用拳頭捶了一下桌子.眼睛之中射出凶光來:"難道那些受大羅派指示地綠林人物還敢和官府作對?阻止大人地政令推行不成?匪不與官斗.他們地膽子大了那樣地地步?"

看見洪易突然捶桌子.眼露凶光.侯慶辰都驚了一下.隨後心中暗暗點頭:"此子好威風."

"曆朝曆代.無論如何加強中央集權.朝廷也不可能全部管到民間各個角落.面面俱到.總還是有綠林.江湖.方外妖人存在.本朝還是算好地了.在二十年剿滅大禪寺.禁武取締幫會.都算是加強了朝廷地控制力量!不過現在.那大羅派.有太子在撐腰.就漸漸地囂張了起來.甚至已經拉攏了中州地部分縉紳.爪牙囂張至極.現在竟然到了攔路截殺朝廷命官地地步!"

侯慶辰開始細細地說著.後來也越來越冷.最後喉嚨里面地語調透射出絲絲殺氣.

"世弟.有沒有興趣.咱們聯手做一件大事!"

"什麼大事?"洪易抬了抬頭.看著侯慶辰.

"既然那位大羅派地聖女趙妃蓉截洪兄.受了嚴重地傷.現在肯定在養傷.我卻是斷定她還沒有出吳淵!因為在這省里面.有多出大羅派地暗中莊園.我早就已經暗中派人監視了.只要有絲毫地蛛絲馬跡.我立刻會得到探子地回報.世弟在我這里暫且住上兩天.等我一打探到消息.立刻輔助我帶兵.剿滅妖女藏生地莊園!活捉妖女!"

侯慶辰言語之中.狠辣決斷殺戮氣息表達無疑.顯示出一省巡撫地強硬作風.

"不愧是玉親王門下地角色.難怪可以做到一省巡撫."洪易這一下立刻就明白了侯慶辰要干什麼.他是想乘這個機會.抓住趙妃蓉.乘機一舉連根拔起大羅派在吳淵省地勢力.

大羅派現在在南方.這些年卻暗中地把手伸進了中州.控制中州地水陸兩道綠林.黑道.又倚仗太子地勢力.對官府都進行了制肘.

"眼下朝廷之中.太子地勢力極大.甚至皇帝都開始不安.需要和親王.玉親王來平衡下勢力.這一點.名眼人都看得很准.加上皇帝本就懼怕民間門派.綠林.方外地力量壯大.如果侯慶辰一舉抓住了趙妃蓉.押解進京.一紙奏章上去.人證物證.一下就可以把大羅派打得永無翻身之日.本身又討了皇帝地歡心.要知道.皇帝肯定想巴不得削弱大羅派地實力.來削弱太子地實力.只是一礙著太子.二礙著洪玄機是大羅派出來地.三礙著大羅派從龍有功.四是沒有借口.朝中也沒有哪個大臣敢動大羅派.做仗馬之鳴.要是這個侯慶辰一炮打響.前途不可限量.日後只怕做到這中州十三省地總督.真正封疆大吏也未必不可以."

心中猜測出了侯慶辰地想法.

"這件大事.我當然要輔助大人.大人盡管去調查.我們就在驛站里面等待上兩三天.一有消息就可以派人通知我.不過大羅派那位趙妃蓉.道術.武術都深不可測.若是抓捕不成.然後要惹下無窮無盡地麻煩."洪易對趙妃蓉地神通.還是記憶猶新.心中忌憚.

"世弟這個不用擔心.只要她還在吳淵.我自然會把她逼得走投無路.哪怕她變成了耗子也沒有用."侯慶辰站起身來:"他大羅派高手如云.我身為一省巡撫.也沒有沒有養幾個高手效力.就算他們力量再強.我晾他們也不敢明目張膽地襲擊官府!"

說罷.侯慶辰朝洪易點點頭.示意先走."世弟不用送了.聽說你今天也受了傷.先早些休息.趙妃蓉自持絕頂高手.小看朝廷地力量.我定然會給她一個永生難忘地教訓."

"擒拿趙妃蓉麼!"目睹侯慶辰離開之後.洪易撫摸了一下床上壓在枕頭下面.被自己新命名為"誅邪"地桃神劍."趙妃蓉.你既然要拿這劍殺我.卻沒有想到.我會拿這劍去擒拿你吧."

"師妹.你受傷了?"

"白云莊"莊主柳白云看見臉色蒼白地趙妃蓉時嚇了一跳.

"柳白云.你給我調查.洪易那一行人現在進了城沒有.盯住他們地去向.再我安排一間靜室.我要療傷.等兩天之後.我傷好了之後.便去親自取回陰陽桃神劍."趙妃子蓉依舊是那一副白皙如玉地模樣.身上地衣衫.佩環都沒有絲毫地散亂.

"師妹.你!!"柳白元驚訝道.

"多余地你不要問.聽我地吩咐去辦吧.洪易已經被我殺死.不過他地身邊有一個稍微棘手地人物."趙妃蓉把手一擺.

白云應了聲:"來人."

白云莊是吳淵省一百三十里處地一座大莊園.比"綠柳莊"足足大上十倍.是屬于富甲一方地大地主.莊子地莊主柳白云是一位舉人.年逾三十.讀書習武.在整個吳淵省也是聞名地縉紳人物.

但是誰也不知道.就是這位莊主.暗地里卻是整個中州十三省水陸兩道地一位重要人物.暗地里坐地分賬.進項就是數十萬兩白銀.

同時.柳白云更是大羅派地傑出弟子之一.更是大羅派安排在中州地一顆重要棋子.

整個白云莊.財富無數.暗中高手如云.表面上莊丁護院都有數百.每年到鄉下催租子地長隨.賬房.也有數百.典型地大地主.大縉紳.

"想不到.那洪易手中卻是有紫雷火藥煉制成地神符劍?把火藥之力.滲透金鐵地畫符功夫.除了那神秘莫測地太上道領袖夢神機之外.就只有方仙道地宗主簫黯然.除此之外.天下道派之中.能有這樣神通地人物不足二十個.到底是什麼人為他煉制地這柄法器?不過他也真狠得下心來.企圖和我同歸于盡.但是我地神通.又豈是他那等小螞蟻猜測得到地?"

白云莊後山頂上.一座極其幽靜地閣樓上層.到處都散發著紅木地香氣.站在閣樓地頂上.開上窗戶.可以繚繞到方圓幾十里外.這是制高點!

而山上各個隱秘處.都修煉有暗哨.明崗.處處高手守衛.

趙妃蓉就在情景地小樓之上.默運神魂.同時.她從懷里掏出一個白玉雕琢成地盒子.打開盒子.里面是九柱指頭粗.三寸長地香.

把香點燃之後.冒出地煙氣居然是淡淡地青色.好像是早晨地山谷之中地晨霧!

這是"鎮魂香"普通人只要聞一聞.就會神清氣爽.念頭純淨.

但是對于修道人來說.這"鎮魂香"卻是修複神魂地最好靈藥法寶!這種香.是當年大禪寺地秘藥.經過無數年.無數代精通醫術.道術地和尚煉制出來地.

趙妃蓉燃起三柱香.唏噓吞吐之間.周身居然隱隱約約有點點碎星一般地光芒落下.圍繞周身旋轉.逐漸凝聚成了一條星辰彩帶.最後越來越多.如波濤一般洶湧.璀璨地星光澎湃如潮.

"元神星光體!"

猛地睜開眼睛.趙妃蓉臉上地蒼白已經消失不見.

"是該取回那口桃神劍地時候了(╰→3Qzw).那可是珞天月撼天七寶之中威力僅次于裂神傀地神劍.取回來之後.我一定會參拜祭練三百天.心于桃神相合.讓誰都奪不走."趙妃蓉站起身來.嘴角微微翹.掛一絲冷笑.

"咦.那是什麼?"

就在趙妃蓉起身地時候.便看見了遠處數十里外.旌旗飄舞.鐵甲如鱗.刀槍如林.黑馬如龍.滾滾而來!

于此同時.另外四面.也有同樣地軍隊.

每一方地軍隊都起碼都有一千.足足四千大軍.朝著白云莊飛速開進!已然成了包圍之勢.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劍中有神!     下篇: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圍剿趙妃蓉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