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圍剿趙妃蓉 下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圍剿趙妃蓉 下

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

白云莊後山之上,一座修建得華麗的道觀里面,瞬間就響起了一連串急促的鍾聲,這鍾聲緊急,好像要把人的心敲得提起來一樣.[-dz88-]

這是白云莊專門用來應付突發事件的"警鍾",重達萬斤,以響銅鑄造,一旦連續敲擊,聲可以傳出幾十里開外.

這種"警鍾"鑄造起來花費也不少,一般只有那種有家財百萬,土地萬頃,家族數百年的大地主,還有富可敵國的寺廟,為了防止土匪搶劫,亂兵流民騷亂而建設的.

遇到突然情況,連續猛烈撞鍾,方圓幾十里的人聽到鍾聲之後,立刻人人都拿起武器,迅速聚集到一起!抵抗外來侵略.

"師妹,師妹!不好了!這吳淵省的八營兵馬齊聚,已經到了二十里之外,轉眼就到!這是怎麼回事?那巡撫侯慶辰想做出駭人聽聞的事情?"

就在趙妃蓉站起身來,山上"警鍾"連響,突然之間,白云莊莊主柳白云身體一閃我看,幾下就掠上了樓閣,吐氣開聲,急急忙忙的對趙妃蓉道.

"我乃大乾縉紳,方圓數百里都有名的士人,他就算以一省之巡撫,也就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發兵剿我?"

"哼?這吳淵省的八營兵馬麼?侯慶辰這狗官,不愧是心狠手辣的人物,我在官道上截殺,他找准了借口,立刻就調集兵馬過來?是想屠莊取財?能找到白云莊上,他的探子不少!"趙妃蓉看著極遠處滾滾而來的兵馬,臉上顯現出不以為然的笑容:"白云,你掌握這吳淵省的綠林道,黑道.接受供奉,早就是那鐵血巡撫侯慶辰的眼中釘,肉中刺!遲早他會發兵來剿的.他一看中了莊子上的財物,二是要討他主子歡心,三是顯示他地手段,震懾綠林黑道!"

"那現在怎麼辦?"柳白云看著趙妃蓉,神情早冷靜了下來.不過他雖然是莊主.心中早有成算,但還是要聽從這大羅派五百年才出兩個最傑出弟子.

大羅派,已經足足有五百年的傳承,五百年之中,最為傑出的弟子,只有兩個.其中一個就是這趙妃蓉.而另外一個,就是當朝太師,武溫侯,洪玄機!

"他只有八營兵馬.四千人.我一人就可以殺他數百!怕他干什麼.你速速召集高手.親兵.死士!出去迎戰!徹底地打廢他!"趙妃蓉把手一抬.

"只怕侯慶辰這樣大張旗鼓地來.肯定招攬了高本.也可以隨時突圍.飄然而走!想想.他以八營四千兵馬.圍攻這區區白云莊.要是死傷大半?八營殘廢?上傳到兵部.立刻就是革職拿問."趙妃蓉把身體一轉.腰間環佩叮當."去吧.我會為你壓陣地.他有什麼高手.我直接斬殺了就是."

"好.那就多謝師妹右.書齋把我地九層鯊魚皮鎧.蟠蛟槍拿出來.照玉夜獅子也牽出來.白云八衛聽著.你們讓八十名死士各自行動帶隊.立刻行動.把弩車推出來!手弩也啟出來!刀鎧弓箭.一一穿著.莊子大門關上!所有奴仆婢女.立刻集中到莊園西邊院子里面關著.防止騷亂!還有你們派人護衛賬房先生.家眷.立刻收拾金銀財寶.從後山地道從水路到南方."

"還有.你們去喚白云五老!讓他們跟在我身邊.沖殺敵人!"

一連串地吩咐下去.柳白云下面地親隨虎吼一聲.腳步如飛.立刻就去了.

整個白云莊.立刻行動起來.好像一台上了弦地機器.竟然井井有條.雷厲風行.遠不是一般地大地主家比我看書齋較得了地.

"想不到這白云莊,居然安置有警鍾!"

洪易騎在馬上,在軍隊的護衛之中,滾滾而行,老遠就聽見了遠處山上鐺鐺鐺急促地鍾聲,心中暗驚.就算玉京城外土地萬我看畝的大地主,大豪門,也很少有警鍾的,這吳淵省一個小小的莊子,還設置有,他對大羅派的忌憚,心中又增加了一層.讀者吧,最快更新,最全***籍

他所處地隊伍,是兩營兵馬,一共千人.騎兵二百,槍兵六百,大刀藤牌兵一百,弩兵一百.一路上急行軍,將士人人臉上都汗水四溢,但卻精神旺健,體力充沛.

尤其是個個士兵,腰間掛我看著的水囊,但洪易看見有時在急行軍之中,他們拔開塞子小小喝一口,撲鼻而來就酸到牙齒的酸味,竟然不是水,是醋.

"士兵熱天急行,喝水傷身肚痛,喝醋去邪氣,生津液,止口渴,長精神,這是小小的秘訣,卻又十分地重要.世弟以後帶兵打仗,卻要記住這個細節."

吳淵省巡撫侯慶辰此時,一身黑色魚鱗鋼片重鎧,頭盔面罩,騎在一匹烏血馬上,左右緊緊護衛著二十騎高手.

"以八營兵馬,四千之眾,剿滅一個小小的山莊,似乎有點殺雞用牛刀之勢吧.況且大人居然親自上陣?"洪易心中一邊學習帶兵地細節,突然一動,向侯慶辰詢問.

"白云莊高手如云,不可小視,幸虧才來這里三年,要是再經營五年,根深蒂固,勢力壯大,聯絡官紳,我也奈何不了他了!"侯慶辰冷冷道:"我已經調查得一清二楚,白云莊莊主柳白云,手下白云八衛,個個都是武師級別的大高手,這八衛,每人麾下都會帶著十名死士,也都是強悍武士,而八十名死士,每名死士下面,都會帶著五個莊丁護院.日夜操練已經有了三年!這股力量,就不容小視.更何況,白云莊這三年,暗中請了不少綠林黑道上地高手,據我所,最少有五名頂尖高手做為客卿供奉,都恐怕都是數十人敵的頂尖武師.甚至.甚至可能有先天境界地高手!"

"白云八衛,八十名死士,操練三年的莊丁,加起來也就四百八十八人,至于那些佃戶,打雜長工.都是烏合之眾,大軍一壓,立刻如毛雞一般瑟瑟."洪易看了一眼藏在鐵甲之中的,侯慶辰,又問道.

"世弟不要小看了這四百八十八人.白云莊斂財無我看數,屯糧無數,哼!還私藏兵器,刀槍.鎧甲,甚至還有手弩.一旦天下大亂,流民四起.就憑借這四百八十我看書齋八人的核心隊伍,開倉放糧.收攏流民,頃刻之間就可以聚成數萬人隊伍,糜爛一省,甚至整個中州."

侯慶辰哈哈長笑一聲.

"那倒是,曆朝曆代,水災荒年,天下大亂,都是這樣."洪易心中點頭:"私藏刀槍鎧甲,可是謀反大罪!"

"現在只要是有地位的縉紳,家中誰不私藏兵器鎧甲自保?雖然說是謀反大罪,但屢禁不絕."侯慶辰搖搖頭,"任憑朝廷如何嚴厲,都禁止不了這些事情地."

說話之間,行軍速度飛快,騎兵就已經迫近了白云莊,修建在山下,高大圍牆,一片莊園房屋的,塔樓的白云莊已經可以看得見.

就在這時,前面四面八方,無數的農民,佃戶,都拿著鋤頭,揚叉,鐮刀,菜刀,從田埂上,大路上,瘋狂的向白云莊湧來.

"警鍾響了,大家上

"土匪殺來了!"

"搶糧搶錢的來了,大家拼了!"

一眼望去,到處都是密密麻麻如螞蟻一樣的農民,卻是白云莊附近各村地農民,聽見了山上地警鍾,都一窩蜂的趕來.

這些人雖然亂糟糟,但到處都是,不道有多少,吼叫之聲響成一片,手里拿著武器,朝大路上的千人大軍湧了過來.

"白云莊謀反,朝廷來大軍剿滅,攔阻者滿門殺頭!"當先的二百騎兵,整齊大吼,張弓搭箭,刷刷刷!一蓬箭雨如蝗蟲一般撲了過去,立刻射倒了最先湧來的幾十個農民,慘叫之聲立刻絡繹不絕!

與此同時,這一千大軍同書齋時怒吼,刀兵以刀擊盾牌,整齊一致.

殺!

殺!

殺!

千人大軍刀擊盾牌,齊喊殺字,驚天動地,天上的云似乎都被一下沖開了,洪易頓時就感覺到猛烈彪悍之氣,凝結一股,把人地血都震得***起來.

"是朝廷大軍,快跑!"

"不是土匪,跑書齋啊!"

"跑啊!"

大軍這一喝,四面八方湧來的農民佃戶好像炸了鍋一般,猛烈逃開,作鳥獸散.許多人被嚇得滾落到田里,落到水中.

"死傷的農民,每家三十兩銀子,等剿滅白云莊之後,立刻擅後."侯慶辰聲之中沒有一點波動,"破莊之後,不准私掠,不准放火,不准**!婦女不殺!老人不殺!小孩不殺!違令者,軍法處置!"

"遵令!

聽見到命令後,兩營指揮使,讓親兵把手中的帥旗一揮,旁邊的馬車上,立刻拖出一張大鼓,咚咚咚!振奮人心地鼓聲響起.

鼓聲響起的同時,軍中號角也長長的吹了起來.

與此同時,遠處的也響了號角,鼓聲,四面回應.給人一種大千世界,三尺難藏地包圍感.

"這種壓迫感,就算莊子之中的高手,恐怕也心神不甯,其余地人,只怕會要崩潰吧!"洪易看見這樣的威勢,把自己代入了白云莊之中人,覺得就算是以自己地神魂強大,面對這樣的包圍,鼓聲,號角,都難以做到鎮定如常.力.哼!"

與此同時,站在白云莊一座塔樓上的趙妃蓉也已經遠遠瞧見了外面鋪天蓋地四千兵馬,聚集到了白云莊外面,形成合圍之勢.

此時,白云莊之中,已經是一片混亂,我看哭喊的哭喊,那些奴仆,長工.馬夫聽見外面號角,大鼓,就已經歇斯底里,抱頭鼠竄,拿錢的拿錢,拿物的拿物,要沖出去的沖出去.好不容易才我看書齋被死士莊丁趕進一個院子.殺了幾人,才鎖起來,停止騷動.

莊子之中,雖然有一千多人,但這些奴仆,長隨.長工,馬夫都是沒有戰斗力,騷亂起來反而擾亂人心的無用廢物.

現在莊子之中唯一能鎮定下來的,只有白云八衛,八十名死士.還有操練了三年地四百名莊丁武生,武徒.

我看

這些人,都占據了各個要點,全身鎧甲.佩刀,手弩.甚至還推出了十多架弩車!

這種弩車需要五人看守,長一丈.粗手臂的木鐵箭,絞輪上弦.能射五百步,洞穿鐵盾,穿透人和馬匹,咯吱咯吱的搖轂轆聲,鐵箭上了弦.

"柳白云經營了三年,到底還淺薄,雖然說三年訓練出了這麼死士,莊丁,也還不錯,但畢竟根基太淺.遇到小規矩軍圍剿,還可以抵抗,遇到這八營兵士,傾巢而出,卻就抵擋不住了!不過這些死士消耗了就消耗了,拼死防守,讓這些兵馬損失慘重,我乘機取掉侯慶辰的腦袋.這狗官,卻是活得膩味了,早道刺殺了算!"

沈妃蓉沒有絲毫的動容,心中算計著,怎麼割掉侯慶辰的頭飄然而走.

以她的道法,武功,只書齋要不被包圍萬人大軍,隨時飄然而走,沒有人追得上.

"破莊!"

四千大軍,在白云莊之外千步聚集,巡撫侯慶辰在中軍之中,一聲令下,刀牌手整齊出列,快速逼近白云莊地圍牆大門.

嗖!嗖!嗖!嗖!嗖!

在這些盾牌手接近五百步之外地時候,圍牆上塔樓弩車發射了,一支支粗大的箭瞬間撞擊而來,一下就把刀牌手的盾牌射穿,連人的身體都撞得飛了起來,壓倒了很多人.

十多輛弩車,第一次射擊,就使三四十名刀牌手命喪黃泉!

"弩車!好家伙!"侯慶辰的眼睛之中,射出凶狠的光來,他也沒有想到,白云莊之中,居然還有軍中守城地大弩車.

"這還是普通的山莊?簡直是一個小型的城池!"洪易也吃了一驚.

"我來!"赤追陽一馬當先,沖了上去,在距離七百步的地方停下,拉開貫虹,雕翎箭連發,慘叫連連,准確的洞穿了給幾輛弩車上弦地人!

這一下,沖擊的刀牌兵壓力大減,轟隆一下沖到圍牆下,撞擊大門,就在刀牌兵沖上的時候,長槍兵也補了上去,同時,弩兵上弦,跟隨在後,中間夾雜鎧甲鐵騎,一波一波,潮水一般的湧上.

轟隆!

莊子大門一下被轟開,數千士兵炸了鍋地沖進去,堵都堵不住.

這白云莊,並不是堅固城牆的城門,哪里抵擋得住沖擊.

"不道趙妃蓉走了沒有?應該來不及,大軍到達地速度太快了,這幾十息時間就破了莊子!"洪易正要策馬跟隨大軍進去,就在這時,突然之間,天上星光一閃,在無數人驚訝的目光之中,一條匹練似地星光,卷著一柄閃亮的長劍,以雷霆轟隆之勢,電射濤卷而來,直取他旁邊馬上地侯慶辰.

"大人小心!妖法!"

侯慶辰身邊的幾騎護衛,早就密切注意到任何動靜,他們都是高手,耳聽六路,眼觀八方!蚊子蒼蠅飛過去,都要注意兩眼,這麼大的動靜,當然立刻就發現了,立刻就舉起手中的長槍,迎著飛舞過來的長劍撞擊過去.

撲哧,撲哧!

飛來的劍光只一閃,這些高手的兵器全部斷裂!

就在這時,侯慶辰身邊的一個鎧甲士兵,突然冷哼一聲,背後閃出一口長劍,迎上了星光長劍!在空中相互絞殺在一起!

我看

"咦?正一道的劍法?"

星光長劍之中,突然發出了微微冷笑,正是趙妃蓉的聲!

與此同時,湧簇著長劍的星光突然垂下,落進保衛侯慶辰幾個武術高手的身體之中.

這幾個高手突然身體一震,僵持了一會,齊齊轉過臉來!抽出佩刀,嘿嘿冷笑,朝著侯慶辰就砍殺下來!

更為恐怖的是,他們的嘿嘿冷笑,非常女性化,聲也和趙妃蓉一模一樣,中邪一般的詭異!我看

"不好,他們被附體

洪易一看這變化,心中再吃一驚,便道這是趙妃蓉附體分神的手段,一個念頭,可以短時間控制人的身體!這種手段,實在是駭人聽聞,妖魔詭秘.

轟!

就在這危急關頭,洪易旁邊的沈鐵柱把鐵棍一掃,准確的打在這個幾高手的佩刀上,一下就掃飛了出去.

"正一道小道士,你能在這樣龐大殺氣壓力下飛劍而出,倒也不錯了,不過呢,書齋別怪我,你要和我斗劍,還差得遠,你們的宗主姬常月來還差不多."

就在這瞬間,崩!正一道道士化妝成的鎧甲士兵飛劍,一下被滂湃的星光圍攏,一擠,化為了無數的鐵粉!

趙妃蓉在星光之中的聲戲謔.

洪易道,此時凶險無比,稍微不注意,就要被趙妃蓉那道法高強的女人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當下也不顧的許多,心神一沉,陰神脫體而出,進入到了隨身攜帶著的"誅邪"桃神劍上.

神魂和劍中之神纏繞,力量爆漲!

嗖!

碧綠劍影直接飛了出去,迎著趙妃蓉的星光長劍一撞!

砰!巨大的力量爆發,直接把這柄星光長劍撞得翻翻跌跌,飛出了七八百步之外.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圍剿趙妃蓉 上     下篇: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燃盡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