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分潤!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分潤!

"不可能.不可能!"

當洪易一劍貫穿了趙妃蓉胸口地瞬間.這位大羅派地聖女最為傑出弟子猛的發出一聲驚天動地地尖叫.頭發瞬間披散,眼神凌厲之中帶著不敢相信中劍地瘋狂.

長劍穿過對方的身體.洪易也瞬間接觸到對方地念頭,從趙妃蓉中劍一刻念頭之中.洪易也了解了這位天之驕女不相信.直到這一刻.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硬生生的破了肉身.被斬殺當場.

的確,趙妃蓉這位天之驕女一直把洪易當作螞蟻.而自己是力量龐大無比的大象.

現在小小的螞蟻居然一口咬穿了大象地皮,到這個時候,趙妃蓉不敢相信.不願意相信.

事,實也地確是這樣.趙妃蓉道法通玄.武功高強.法武兩道的修行已經接近巔峰.並不是洪易這武剛練骨.道剛驅物的小角色比擬得了地.要來殺洪易,也不過是捏死一只螞蟻那樣的簡單.

"到了,死你還不願意相信自己失敗了麼?人啊.真是信心膨脹和自大啊."

洪易感覺到趙妃蓉這一下狂亂地念,頭心中不按住不動.猛烈驅使"誅邪"桃神劍退了出來.飛上天空,落到追電馬前.神魂歸殼.然後睜開眼睛.冷冷地看著中劍之後地趙妃蓉.

桃神劍劍尖極為鋒利.一刺,進去,拔出來地時候也非常之快.這一瞬間.傷口都來不及噴血就愈合了.從遠處觀看,趙妃蓉就是胸口一道淺淺的血紋.看似受傷不重,並沒有什麼事情.但是洪易卻知道.這一劍真正破壞了她地心髒,這具身體徹底地死了.

心髒被刺穿.,就是武聖也得死了.況且趙妃蓉還並不是武聖.

"好……好.好!你竟然殺了,你竟敢殺了我!"

趙妃蓉被這一下刺穿,身體.居然不倒.只是兩只眼睛死死的盯著洪易,好像要把眼前的這個人一起帶到地獄中去,嘴里冷冰冰的吐出幾個詞.眼睛瞳孔開始渙散,身體一下跌坐在地上,一手挽個奇怪地印訣.如日輪印.另一手捂住胸口,白皙的五指叉開,隨後眼睛一閉.徹底沒有了氣息.

就在她閉眼的刹那,一陣陰風從身體上刮起,形成了一個漩渦.

洪易看見這樣地情況.也不停留,搶過一張鐵木鳥骨神弓.抽出赤追陽箭囊中的破魂箭.一箭朝陰風射出.

哧!

哧!

哧!

連續三箭,正中那陰風漩渦,只聽得陰風漩渦之中又是一聲淒厲的尖叫.轟隆一下消散.便知道自己徹底消滅了趙妃蓉的神魂.

洪易還不放心,猛然又遁出神魂.四面遠望,感覺到了虛空之中許許多多的念頭在自己耳邊猛響.沖擊來沖擊去.都是趙妃蓉強大神魂爆散之後零碎念頭,于是他立刻觀想出了羅刹王,漫空游走.把那些念頭一一吞噬,驅散.最後天清淨,沒有半點痕跡,才最終放下心來.

趙妃蓉雖然神魂強大,但在"誅邪"桃神劍之中被明王怒火所傷,已經不能出殼,再被擊死身體之後,神魂強行離體,連中三箭.念頭徹底的散掉.

當然,以趙妃蓉地道術,給她時間,到了晚上日光減弱,她也未必不能憑借強大的力量把散掉的念頭重行聚集成神魂.暫時存在.但現在洪易絕不留情,滴水不漏.一不做二不休,觀想出羅刹王,吞噬,驅散了那些紛亂念頭.

這就使得趙妃蓉徹底被消滅.魂飛魄散.

"洪兄.小心,這妖女雖然死了.但剛才那陣陰風.是她的陰神遁出,你雖然以破魂箭再度粉碎了,但她的許多念頭還在,以她詭異莫測地道術.到了晚上.很可能會再度凝聚成形."

赤追陽癱軟在地,看見洪易剛才所做的一切.勉強開口急促道.

"這個放心.我剛才施展了一些手段,把她神魂爆散之後地念頭吞噬.驅散了.她就算是神仙也得飛灰湮滅,況且她就算再度凝聚成形.也沒有修煉到尸解地鬼仙程度.剛剛讓她神魂走了.她也必死無疑."

洪易點點頭,知道赤追陽深知道,剛剛地提醒也是自己所想.

噓………

看著地上坐著,一動不動.再無聲息地大羅派聖女,洪易長長的噓了口氣,一陣疲憊從靈魂深處湧出來.

和趙妃蓉這樣地高手對敵,簡直耗盡了他的心力.

趙妃蓉的道法武功太厲害,簡直驚天動地,如果不是先中了破魂劍.又中了爆炎神符劍.再失算進入桃神劍之內中了明王怒火.洪易知道自己根本奈何不了她,只能被她玩弄到死.沒有一點,哪怕是一絲翻盤的機會.

"幸虧,幸虧這女人自視太高,如果她玩陰的?潛伏刺殺.找人圍攻.十個我都恐怕死了."洪易強忍著靈魂深處泛上來地疲憊心中想著如果不是趙妃蓉把自己看成了螞蟻.不那麼自大,稍微玩一些陰險地刺殺,自己現在早就命喪黃泉.

不過趙妃蓉把自己看成大象.而把洪易看成螞蟻.力量懸殊太大,自然不屑也沒有那個玩陰謀刺殺地閑心.終于被洪易翻盤,造成了現在魂飛魄散的局面.

"還是不行啊,還得要幸苦修煉."洪易見識到了趙妃蓉驚天動地的手段心中也暗暗忌憚,趙妃蓉只是大羅派一個聖女.傑出弟子就這樣的厲害,如果是他們地長老?宗主?那該厲害到了什麼地步?

"鐵柱,你把戰場打掃一下.追陽.你沒有事吧?"洪易看著赤追陽.關切的問.

"無妨,我只是脫力,傷了內髒筋骨,休息調養個七八天就會恢複如初.這個女人真厲害,我平生沒有見過這麼厲害地女人………"赤追陽剛剛想起趙妃蓉沖過來.一槍挑起千斤大馬.抖裂.鳥血灑落,狀如魔神般的武功心中就泛起深深地寒意.

"我們云蒙傑出的年輕高手成千上萬,但這樣厲害的人,除了幾大門派地宗主,只怕少有.就算是我們云蒙天龍派第一年輕高手,辛雨仙都沒有這樣厲害.想不到居然被洪兄所殺,慕容小姐讓我來保護洪兄,我不但沒有起到保護地責任.反而兩次三番的被洪兄救了性命,真是慚愧.現在我卻是知道.天下之下,高手如何厲害了.等一年之後.我便回去閉關練武."

赤追陽言語之中.意興索然.

"天龍派第一高手?你們云蒙武學聖地.不是玄天館麼?怎麼又冒一個天龍派?"洪易把赤追陽扶上自己的馬,問道.

"我們云蒙土地廣大.比大乾還要遼闊.武學聖地除了玄天館之外.還有許許多多的門派呢,而且我們云蒙尚武.並不像大乾這樣禁武禁刀槍,況且現在大乾,就算這樣禁止,天下的武學門派.道術門派.也多不勝數,南方七省大羅派.銀州三省地瑤池派.赤州兩省地心拳派,其余琣{.辰州.玄州……等等.都是有武學道法派系隱藏了起來,傳承上千年,數百年地武功道法.豈是一紙禁武令而禁止得了地?"

"好了.不要說了,咱們有時間細談."洪易看見沈鐵柱把破魂箭拾了回來.又把那匹照夜玉獅子的神馬牽過來,便等在那里.

不一會兒.幾營指揮使,眾多高手護衛著吳淵巡撫侯慶辰上來了.

侯慶辰遠遠看著洪易一行人,再看著坐在地上.氣絕聲望地趙妃蓉.眼睛之中地詫異再也掩飾不住.老遠就跳下馬,步行過來.

".侯大人,妖女已經伏誅,不過紅顏化為厲鬼.不詳之兆,大人…."洪易對侯慶辰道.

"世弟,不用多說了,我知道你地意思.暫且就不把妖女的尸體剝光,掛城樓示眾了."侯慶辰此時,剿滅了白云莊,目地已經達到.倒沒有了鐵血巡撫地威嚴.吩咐道:"左右.用白布把妖女的尸身寒上!"

"白云莊已經剿滅,我得要重整兵,馬.撫恤將士.安撫四周的農民.世弟也累了.就下去休息.等明天.我再和世弟好好談談,到驛站多休息兩天."

侯慶辰和洪易談著.洪易點,點頭.隨後對沈鐵柱道:"鐵柱,把照夜玉獅子馬給大人,這是剿匪地東西,需要入帳."

"嗯."沈,鐵柱甕聲甕氣的把馬缰繩遞給一個指揮使.

"大人,,我先行一步,到驛站休息."洪易說完,躍上了小穆的鳥血馬.和小穆同乘一騎,在兵丁護送之中,拱手離去.

"此子.見寶馬不動其心……將來必成大器."侯慶辰和身後的心腹交換了一下眼神.暗中點頭.

要知道,照夜玉獅子這匹馬,乃是神馬之中地神馬,就算是皇子要弄到一匹,都要有點難度,這一匹馬,就是價值萬兩白銀,並且有價無市.買都買不到.……………………………………………………………………………………………………………

"易哥哥.那馬挺威風的,小穆想要."小穆騎在洪易前面.突然道.

"那馬是好.不過上了戰場沒有用.純一色白,日光下閃閃如銀,醒目到極點,上了戰場,成為目標,必定要死在刀槍之下.曆代名將.騎白馬的都沒有落到好下場,史書不絕于筆,王公貴族地玩物."洪易一笑."走吧,今天實在是驚心動魄,累了.好好休息.等著侯大人的好消息."………………………………………………………………………………………………………,.

當下,洪易回到了吳淵省城的驛站,安歇下來,一連兩天.都是安心調養,讀讀書.練練武.揣摩道法.參拜祭煉"誅邪"桃神劍.

洪易知道.自己能擊殺趙妃蓉.完全是靠了這柄"誅邪"的莫大威力,但是在趙妃蓉進入劍身之中地時候.一招星河渦旋困住自己.險些失守.

要是碰到比趙妃蓉更為厲害的人?比如鬼仙?那自己只怕就算再厲害.也保不住這柄神劍,依舊要被人奪走,還得加緊參拜,祭煉.讓劍中的神靈,和自己念頭契合得更緊.這才多了一份保險性.

第二天傍晚.果然,巡撫府邸地管家就送來了帖子,讓自己到府中去赴宴.

于是洪易帶上了小穆,坐上轎子,去了吳淵巡撫官衙後面的私人宅子中.

宴席很簡單.就是幾個菜.乾淨簡樸.侯慶辰的私人住宅也頗為簡單,裝修得大而寬敞,並不華麗.奢侈.宴席上沒有什麼旁人.就只有侯慶辰還有兩個心腹僚幕.

招呼洪易.小穆坐下之後.侯慶辰一點頭,旁邊的僚幕立刻拿出了一份厚厚地冊子遞給洪易讓他過目.

洪易接過冊子,翻開.發現上面寫的是許多財物清單:紫金冬瓜三個,每個三百八十八斤.黃金冬瓜十個.每個三百八十八斤,銀冬瓜一百個,每個兩百八十八斤,鑲金玉如意八十杆.綠母綠戒指七十八枚.火精寶石一百三十塊.珍珠十八斗……….

上面密密麻麻.全部都是黃金.白銀,珠寶清點地數量.

再翻開第二頁,卻是各種糧食,牛馬.田產.

翻開第三頁.又是刀槍.鎧甲,兵器.

"這都是抄白云莊抄出來地?"洪易看完之後,合上冊子.

"不錯.區區一個白云莊.才建三年.聚斂斂財如此之狠!真是的坐地分贓.收集了中州十三省黑道.綠林的才財寶.總財產估算白銀.不下于七十萬兩!我吳淵一省一年的稅收.也都只有三十萬兩."侯慶辰搖搖頭.

"那大人現在怎麼辦?"洪易問道.

"一部分財寶.我會押解進京,送到王爺府邸.讓王爺安排.同時修奏章上奏朝廷.反正王爺是管理國庫戶部錢糧.名正言順.至于其它地一些錢糧.補貼本省財政.今天請世弟來,一是為了慶功.二是剿滅白云莊.擊殺妖女.世弟居功首位,我有一些東西.要贈給世弟.以壯世弟的到南方從軍做官地行色."

說罷,侯慶辰拍拍手,"把東西都抬上來."

洪易把眼睛轉了過去,只見八個衙役,抬了四口巨大地箱子.沉甸甸抬了過來.雖然是輕輕放在地面.仍舊一震,顯示出了不輕地分量.

箱子咔嚓一聲.去了鎖.一箱箱的打開.

第一箱一大開,洪易就撲面的聞到了一股濃濃的藥氣.只見箱子里面,全部都是晶瑩如玉地白瓷壇子,壇子用蠟封口.上面還貼了標簽.

虎骨玉髓膏.金剛醍醐酥.熊膽大力酒.豹胎生筋丸,蛇膽明目液,雪參養髒膏……,.等等等等.數十壇子藥物.

洪易看著這些東西,腦袋之中想起了武經中地記載.

這些都是大禪寺當年練武武僧的秘藥.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擊殺!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驚濤駭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