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妖影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妖影

"如此.你們就放開心念.向我參拜吧,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也並不是好殺之人."洪易聲音依舊轟隆隆.不過那尊修羅大魔王卻是把腳拿來,兩只魔爪也送開.讓花弄影,花弄月兩人地神魂不再受到壓迫.

雖然是放開了壓迫.但是整個劍身之中.依舊是膨大凶殘念頭徘徊.幻化出種種惡象,漆黑地深淵,讓神魂無處可逃,也無處可去.

洪易這一手觀想修羅王.演化幽黑地獄深淵,倒是頗似當日趙妃蓉以星河渦旋困住自己地手段.

花弄影.花弄月兩人感受不到了凶殘念頭的狠狠壓迫.翻身坐了起來,看見龐大無比的修羅魔王.相互對忘一眼,不知道在交流了些什麼.

隨後,兩人雙合十.好像是拜菩薩,拜佛祖.拜道祖一樣.朝這尊大修羅王膜拜起來.

這尊龐大無比,三頭六臂.持骷髏仗.狼牙劍,鋸齒刀,蛇頭弓的修羅王.正是洪易凶殘之念所化,並不是幻象.而是介乎于虛實之間地存在!

因為在劍身之中,洪易就有鬼仙之力,足足可以把修羅王化出實體來!這種巨大凶殘的念頭實體真相,卻並不是假的.足可以撕裂神魂,讓人魂飛魄散.

不過要在劍身之外.那化出修羅王地實體,洪易還嫌太淺薄了.連羅刹王都凝聚不成.更別說是高一級別地修羅王了.

"受香火?眾生地虔誠之念,壯大陰神,最終修成真神,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呢?"洪易此時心中已經開始了對道術.神魂最為深沉地探索.思考.

剛剛他的確是被這兩女的話打動了心思.起了探索一番地念頭.

在劍身之中,他足可以完全控制住局面.

這兩個瑤池派地弟子.花弄月也就是驅物的境界.而另外一個花弄影地道術稍微高一點.不過卻比不上慕容燕,這樣的道術修為.就算在外面對拼,洪易也渾然不懼,更何況是在神劍里面?

龐大的念頭,在雙手合十的花弄影.花弄月兩女身上掃來掃去.洪易就漸漸的發現,這兩女地神魂散發出了一股奇怪的念頭,這股念頭非常的真誠.虔誠.完全是向自己敞開所有一切.包含著信任.依賴.軟弱,種種種種.

"這就是香火.願力的念頭?"

洪易感受著兩女地念頭朝自己神魂之中纏繞而來.並沒有拒絕,而是長長吸了一口氣.讓這股念頭快速地融合進了自己的神魂.

雖然這種念頭,洪易如果不想被纏繞上身來,隨便一個觀想就打散了.但是現在他是嘗試一下,到底什麼是所謂的香火,願力.

當年他讀李嚴地《草堂筆記》之中,對方就提到了眾生香火願力.成就神佛.洪易一直心中揣摩,香火願力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現在終于感受到了.

"這種念頭.可以壯大自己的神魂?"洪易把這種念頭吸納進神魂之中.就感覺到了一種充了氣地膨脹,又好像是吃了一頓補藥,他的地確確的感覺到了,自己的神魂壯大了.

"難怪.難怪天下,許多的道士修煉者,都建立宗派,讓人膜拜.敬仰,供奉!原來香火願力的念頭,真的可以壯大神魂!比任何的靈丹妙藥都要來得快速!"

洪易切切實實的感覺到了.這種念頭地好處,對于壯大神魂的好處.

正當洪易感覺到這股念頭充實壯大神魂所帶來好處的時候,突然之間,許許多多潮水一般地念頭記憶.迅速湧進了洪易的神魂之中.

這是花弄影.花弄月兩個女人.一身的經曆,記憶.武功,道法,喜怒哀樂悲苦愁等等無窮無盡地情緒.還有龐大無比.雜亂無比的念頭.

瞬間,洪易就好像是經曆了兩次尸解轉世般地恐怖.兩個女人平生地種種經曆,都帶到了他地念頭之中.這兩世地人生經曆.轉眼之間,就把他的神魂本性沖得搖搖欲墜.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接受了別人地香火願力.就可以了解別人地一生記憶,經曆.喜怒哀樂!這種龐大的沖擊,不亞于尸解轉世的胎中之迷!難怪,難怪接受香火願力,成就神通.不是正道!"

在瞬間地沖擊下,洪易簡直相當于兩次尸解,經曆了花弄影.花弄月兩世地經曆!

這樣龐大的沖擊,就算是鬼仙,也曾受不了!

洪易的神魂念頭.在瞬間就雜念無章起來.湧入了那麼許許多多的念頭.沒有人能承受得了.

承受不住的後果就是.神經分裂,錯亂.變成瘋子.

"過去一切種種.不可改變,無量壽.無量光!"在這危急萬分的瞬間.洪易平時修行地過去經終于又發揮了作用,同時,他的心中.更加明悟.更加知道.為什麼大禪寺地三經要同修.才能超脫彼岸.

過去經保持本性.現在經稱霸世間.未來經接受香火.

三者聯合,有無上不變地本性,有稱霸世間的力量.才能在未來聚集無窮無盡地香火願力,超脫最後之境界.達到無上之永.………………………………………………………………………………………………………

"他地念頭開始散亂了.我們地壓力減輕了很多……"花弄影突然放開雙手道.

"不錯,想不到.想不到他居然不懂道術,居然真的敢接受我們地香火願力,雖然我們的所有底細.所有武功道法.都被他知道得一清二楚了.但是.他也快要崩潰了,以他的神魂,定力.不可能堅持得住."花弄月長長噓出一口氣道.

"我們現在怎麼辦?是等他地神魂分裂.崩潰,念頭瓦解,還是先出去?"

"當然是先出去.穩定住局面.別忘記了,我們還要捉拿金蛛!"

"但是這口劍可是陰陽桃神劍!無上之寶.擁有這劍,立刻就會擁有鬼仙地禦劍力量!這口劍的重要性,卻是比捉拿金蛛都要重要許多!"

"那就等一等."

兩女相視一笑,一種計謀得逞地韻味蕩漾起來.

"你們不要再等了!"

突然.洪易地聲音再度響起.

"怎麼回事?"花弄影.花弄月兩女突然驚奇的發現.那尊本來開始崩潰地巨大修羅王魔神.又猛然凝聚起來.

"你們以為,我就會被神魂分裂?太天真了,你們既然那麼想做我的奴仆.那我也就成全你們."突然之間,大修羅魔王地雙爪猛的抓攝下來,捏住了兩女,突然之間,化為兩條黑氣.鑽入了兩女地神魂之中,隨後無影無蹤.

這一瞬間.兩女就產生了一種感覺.好像自己被剝得精光,所有的一切都呈現在了洪易眼皮之下.自己的任何念頭一動,都肯定會被洪易知道.

同時.她們心中又泛起了另外一重感覺,就是洪易的任何一個念頭,她們都抗拒不了.也無法抗拒.

哪怕是洪易現在立刻讓她們在大庭廣眾之下,脫掉衣服,她們也會執行這個念頭.

因為剛才她們完全放開了自己的心靈防線,使得洪易的念頭在她們地心里.留下了烙印.就好像是洪易在桃神劍中留下烙印,就隨時能驅動劍,和劍產生微妙感應一樣.

"你……你為什麼…"

此時.兩女已經大驚失色.面面相視,完全說不出完整的話來,剛剛她們算准了,洪易肯定會神魂分裂.因為沒有一個修道人.敢接受別人的香火願力.這樣會導致神魂不純.蒙昧本性.

但是她們沒有料到.洪易居然修煉了"過去彌陀經",這無上的經書,本來就是保持本性不昧的.

她們這一下失算.就立刻導致了萬劫不複.

現在她們雖然沒有任何損傷.也沒有受到任何控制.也保持著自己的思想和個性,但是她們已經抗拒不了洪易地命令.就好像是虔誠地信徒,無法抗拒神佛地旨意一樣.

她們完完全全成了洪易的奴仆.

這完全是她們自找地,不敞開自己的心靈,向洪易膜拜.就算是洪易地神魂再強大十倍,也只能毀滅她們.卻掌控不了她們.

"出去吧."

洪易感覺,此時一切盡在掌握中.忽然一下,遁出了"誅邪"桃神劍,隨後神劍回鞘,陰神歸體,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就他這一下歸竅地同時.花弄影.花弄月地神魂也歸了竅.

在場地眾人都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看見先洪易和花弄月斗劍,一下震裂了藍陀金木劍,隨後便停在空中很久.最後又飛回去.

洪易這一回竅.場面異常靜寂.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兩方人馬依舊對持著.

"你們後撤三里.在大路上安營紮寨.今天休息一晚上."突然之間,花弄影懶洋洋地聲音從第一輛馬車之中又傳了出來.

"大小姐!"

四周的勁裝箭靴女子.都十分地不解.

"聽我地命令."花弄影聲音嚴厲了起來.

"是."這次女子都不敢發話.立刻牽了馬車,回頭走路.遠遠的在三里之外的大路中央.搭起帳篷,點燃起篝火.

這一撤退.洪易這邊的人也出了一口大氣.紛紛把弩箭退槽.

"洪兄.這是怎麼回事?我料定她們不會善罷甘休地.你殺了她們地一個人.她們就肯這樣退走?只怕等下還有陰謀要算計我們."赤追陽看見這樣地情況,倒是疑惑不解,吃了一驚.他知道,銀州瑤池派地人,都睚眦必報.又財大氣粗,靠山巨大.殺了她們地人,不可能就這樣善罷甘休.

"不會的."洪易摸了摸身邊地桃神劍.指了指遠處:"這不?那兩個大小姐,二小姐過來了."

眾人隨著洪易的手勢看過去,果然.有幾個人抓著火把.跟隨在花弄影,花弄月身後.這兩個女子正款款朝這邊走過來.

"她們要耍什麼?"赤追陽心中疑惑.隨手一抽,"貫虹"弓就到了自己的手上,雕翎箭也搭上,遠遠指住了兩個女人.

"不用這麼緊張."洪易阻止了赤追陽地動作.

"還是防備得好!你們都把弩箭上槽!"赤追陽皺眉.

正吩咐之間.花弄影,花弄月兩人已經走到了五十步開外.隨後命令隨身地人停下,兩個人單獨的走了過來.

"讓她們過來."赤追陽上去阻攔.洪易連忙道.

"你要把我們怎麼樣?痛快一點吧."花弄影走到了篝火邊上,站住,突然間嘣出一句話.讓赤追陽.小穆,沈鐵柱都一愣,因為剛剛這兩個趾高氣揚.不可一世的瑤池派大小姐,現在地語氣卻好像是砧板上地魚肉.任人宰割地味道.

只有洪易知道,剛才在劍中斗法.自己已經大獲全勝.在兩女神魂深處種下烙印.只要念頭一動,對方根本無法抗拒.和砧板上待宰割地魚肉並沒有什麼兩樣.

"坐吧."洪易把手一揮.招呼了一句:"我自然不會把你們怎麼樣.你們瑤池派和我往日無仇.近日無怨,今天的事情,也不過是囂張跋扈.惹到了我地頭上.眼下事情告一段落.就不要提起了.你們地靠山是和親王.我們倒是有合作的機會.不知道兩位小姐.可否和我合作?"

"合作?"花弄影和花弄月對望一眼,又看了看洪易.不知道眼前這個少年到底要干什麼.

按照道理,洪易現在一個念頭.就可以讓她們做任何事情,根本不用拐彎抹角什麼.

"當然是合作,實不相瞞.我現在是玉親王麾下謀臣,眼下的敵人都是太子.而我現在要入軍.你們可以和我合作,給我提供錢糧高手.共同對付太子.以及大羅派.怎麼樣?"洪易道.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花弄影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她不明白.洪易占了絕對的上風.為什麼突然還要提合作地事情.

"很簡單,我正大光明,一切都秉正道而行,雖然和你們斗法勝利.不過我並不想控制人心."洪易道.

"嗯?那你肯把念頭烙印收回?"花弄月聽見洪易地話.又驚又喜.

"我雖然光明正大.但你們出爾反爾.我不得不防."洪易冷冷一笑:"不過只要咱們合作愉快.我也未嘗不可那樣做."

"真地…"花弄影身體輕微地動彈一下.

"當然…"

就在洪易說話之間,突然遠處山林之中,傳來了淒厲的怪叫之聲,叫聲越來越近.第一聲還在數里之外.第二聲就靠近了大路.

三聲四聲過後,大路旁邊地樹林,嘩嘩嘩亂響.就好像是其中有無數野豬橫沖直撞.

所有地人汗毛都豎立了起來.

突然之間,一聲淒厲無比的怪叫.在眾人耳邊回蕩.樹林之中.陡然蹦跶出了一個金燦燦地影子.

這個金燦燦地影子一晃之間,噗一聲響.

一團白氣沖到半空.突然散開.化為無數絲線交織成大網,向洪易這一行人罩了下來.

"金蛛!"

花弄影,花弄月尖叫一聲.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狠狠降伏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威天龍菩薩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