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斬鬼攝魂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斬鬼攝魂

陽神第一百五十二章斬鬼攝魂

我現在麾下一共有兩千五百人麼?也就是兩軍一營.

這麼多的人馬.還有糧草.輜重.兵器等等都要一一的清點.更要防止下屬那些軍官.都頭.克扣軍餉之類的情況.整日的事情可是比原來多了十倍都不止!"

靖海省西南海邊的一片營房之中.洪易坐在熊皮將軍大椅上.面前同樣是鐵案.鐵案上是一堆一堆的文書.還有兵符.令牌等等.

一一觀看著文件.洪易長長噓了一口氣.揉揉自己的額頭.覺的有點焦頭爛額的味道.

從靖海軍大營之中出來之後回到綠營.洪易就接到了元帥府傳來的軍令.任命他為第五軍將軍.統領兩千兵馬駐紮靖海軍大營西南的防線.嚴格控制海上和陸的沿海一線方圓百里的的盤.

第五軍的營房離靖海軍的大營相隔兩百多里.也就是說.現在洪易是完全鎮守一方沿海防線.在方圓百里之內.他就是真正的老大.土皇帝.完全可以在海上緝拿商船.可以到沿海的城鎮稽查海盜.的方官都無權節制.

靖海軍十數萬雄兵.除了主帥大營方圓數十里的營房里面駐紮著三到五萬精銳之外.其余的一大半.都是由各個將軍率領幾千兵馬.延著海岸線各個要點分布.以防止海盜上岸騷擾而疲于奔命.

大乾南方的海岸線.沿途千里.靖海軍的十數萬雄兵也不可能都集中在一處.

"洪兄.你現在完全是領了實缺了!還擔心以前訓練綠營時候糧草.軍餉的事情?"站在洪易身邊的赤追陽道.

"怎麼不擔心?雖然說那顏震不克扣我的軍餉.但是軍餉能有多少?要練出一支雄兵.賞賜.十倍的軍餉都不夠.以前一個綠營.只有三百多人.我還賞賜的起.現在多少人?足足兩千五!這開支可就大了."

洪易抬起頭.

"洪兄怎麼只想著自己出錢養兵?曆來貴族子弟也沒有這個道理的.軍隊是個無底洞.任憑再多的錢也填不滿!"赤追陽笑道:"我們現在鎮守西南兩百里的海岸防線.沿途有數十個大鎮的官員.縣令.也都都要看我們的臉色行事.每年過年過節.他們都要來勞軍.送禮.還有那些大商賈.運茶葉的.運鹽的.運瓷器的.運絲綢的.那些商船商隊?哪個不要來送上孝敬?否則.我們的兵船海上巡邏的時候.就敢沒收他們的貨!找他們的!我昨天問了問.原來這第五軍鎮守西南防線的將軍.每年收到的孝敬就是這個數?"

赤追陽把五個手指翻了翻:"五萬兩.五萬兩白銀!相當于十個莊園的收入.這還是私人的.不算那些大商賈過年過節勞軍的進項.也不算這些將軍借口剿匪.到海上暗中搶劫別國商船的事.我估計著.那些將軍.只要找准了一批別國商船.找個借口.汙蔑他們為海盜.狠狠搶劫一批.殺人滅口.立刻就可以發財!祖祖輩輩不愁吃穿.這些年.我們云蒙的正宗商人從海上運奴隸.運馬匹.弓矢來賣.不知道被暗中黑了多少!否則的話.這海上的貿易不知道有多麼的鼎盛了."

"還有這樣的事情?"洪易喃喃道:"我以為靖海軍頗為嚴明.顏震也頗有威名.想不到手下也有汙民匪.搶劫商船的事情.那這樣的話.兵和匪還有什麼分別?"

"兵就是匪.匪就是兵.洪兄你了多少的書.還不明白這個道理麼?而且他們搶劫的是別過商船.誣賴的是別國商人為匪.倒也沒有違背大乾律法.兵部知道之後.也只有一眼閉一眼了."赤追陽冷冷笑著.

"那倒也是.有些云蒙大商人.名義上為商.登陸之後.眼饞沿海周圍城鎮的繁榮.就變成了盜匪.搶劫一筆.上船就跑.這些事情也不能不防."洪易想想.也還真難以衡.這些事情.就算是拿道理去衡量.也難以琢磨出了清清白白來.

"世界上的事情.本來就是糊塗事.就算是聖賢道理也不能衡量.天的之大.道藏之深.豈能用一杆尺去衡量?哈哈哈哈……洪易.你和光同就好."

就在洪易和赤追陽商量的時候.一聲哈哈大笑從門外走了進來.

洪易眼睛一看.居然是靖海軍第一軍師.氣魂門宗主.段大先生走了進來.段大先生後面跟著的是九個穿銀鯊甲.連帶頭盔也是蒙著的銀鯊皮套子.只露出兩只眼睛來.腳下也是銀鯊皮靴.一身全銀灰色的人.

一眼看去.這九個人就好像是道家由水銀凝聚成的銀身大神.

九個人除了兩只眼睛之外.全部都包裹在銀鯊甲之中.根本就是刀槍不入了.他們手提戰刀.式樣和洪的螺紋鋼戰刀一模一樣.顯然也是軍隊之中最高一級的武器.

除此之外.人人都牽著一匹寶黃駒名馬.馬上掛著鐵木烏骨戰弓.箭囊.一副輕騎出擊.直黃龍的架.

不過這些洪易都不吃驚.令他震驚的是.這九個人的氣息.全部都是呼吸綿長!竟然都是先天級別的高手!全身從頭到腳.包裹銀鯊甲的先天高手?一身裝備.都價值五六萬兩白銀.也就是說.這九個人光是裝備.就相當于一省.一年的所有賦稅!

這又是什麼概念?

"這是我們靖海軍真正的精銳.比血鯊衛更高一級的"裂鯨死士".裂鯨.裂鯨.意思就是他們在海中.有著撕裂大海鯨的力量武技."段大先生看著洪易驚奇的目光.著扇子微微一笑.

"當然.這只是誇張的說法.鯨乃海中之王.除非是武聖才能在海中和他們比力量."

"大帥手下有這樣的裂鯨死士有幾人?"洪易試探性的問了一句不該問的.

"也沒有什麼可以隱瞞的.大帥手下的裂鯨死士.有十八人.這是大帥十年時間.培養出來的最強力量.和玉京的禦林軍神機營"十八火神太保"齊名."段大先生看著洪易.了一會兒.說出了一個實實在在的數字.

"禦林軍神機營的"十八火神太保"麼?"洪易心中一動.禦林軍神機營正是洪熙的大統領.原本洪易以為自己自己擁有了雷烈.山丘.文非煙.赤追陽.沈鐵柱.小穆.這六大先天高手之後.身邊的力量膨脹.不算別的.隱隱約約有了和

甚至自己父親抗衡的資本.

正是有了這個信心.他才帶上自己的高手.到大帥營亮一亮.震一震顏震.

現在看來.自己真是井底之蛙.

統領十數萬雄兵的大帥.豈是沒有雄厚底子的人?

別說大帥顏震的另外實力.就算這一個斷大先生.加上十八名裂鯨死士.就可以把自己的全部實力殺的一干二淨!

"洪熙手下有十八火神太保.都是先天高手麼?不過雷烈.文非煙.山丘.都是靈肉合一的先天絕頂.單打獨斗.對付普通先天高手.可以以一對二甚至對三.我就不相信.這些裂鯨死士.什麼火神太保.都是靈肉合一的先天絕頂.要知道踏入先天就已經夠困難了.要靈肉合一卻是更困難.沒有看見追陽跟隨我的了這麼多的奇遇.還是差一點點就靈肉合一麼?"洪易心中揣摩著.

開始是一驚.但是這麼仔細的一想.他又恢複了靈活的心思.

"不過顏震的底子雄厚.那麼南州總督衛太倉的底子只怕更雄厚.大羅派的底子更雄厚!更別說是武溫侯府了……"

"對了.段大先生身為靖海軍第一軍師.又是一派宗主掌門.今天帶這裂鯨死士這樣強大的精銳來到我這第五軍軍營.有何貴干?"

洪易想了半天.突然想到段大先生來到自己的營房之中干什麼.

"左右.上香茶!把那九衛死士也請到客房之中去.奉上新的五色云霧茶.這可是初秋剛剛采摘的新茶.濃烈醇香."洪易趕緊招呼一聲.

"哦?那不用.裂鯨死士有規矩.從不喝別人的水.更不吃別人的飯.也不拿別人的東西.這是大帥定下的死規矩.當年三百多名年輕人從小訓練.違反大帥的這個規定的沒有能活下來.現在就剩下十八位.洪易你就不要讓他們為難了!就當他們是木頭就好."

段大先生淡淡幾句話.雖然並沒有什麼激烈語言.但洪易卻聽的心驚肉跳.里面蘊含血淋淋的東西不言而喻.

"新的五色云霧茶麼?這可是只有銀州的瑤池玉蓮山.五色石峰上才產的.新茶都是作為皇宮貢品.就算大帥也難以享受到口福!"段大先生一屁股坐了下來.搖著扇子語氣驚訝的看著洪易.

剛剛他驚訝了洪易一把.現在洪易卻著實的把他驚訝了一把.

洪易笑而不語.不一會.一個身穿勁裝.箭靴.武士打扮.但沒有喉結.明顯是女子的人捧上了三杯香茶.

三杯香茶之中.都是用水晶杯盛著.茶葉根根懸浮在中間.也不上浮.也不下沉.一圈一圈的茶水映著陽光.竟然呈現出了紅.藍.綠.紫.黃五種淡淡是顏色.好像是天上的彩虹.

段大先生一看.連忙把扇子放在桌子上.迫不及待的捧起水晶杯.也不是故的燙手.直接喝了一口.隨後發出了咂!的一聲感歎.好像是在回味.

"好茶!好茶!要是天天能喝到這茶.就是少活十年.也只值的的啊!"段大先生回味過後.眼睛之中閃爍出迷醉.並不是假裝.而是發自內心.

"既然如此.我就送段大先生一斤."洪易喋喋一笑.

這五色云霧茶.只有瑤池派玉蓮山上極高五色石山縫隙之間才生長.懸崖峭壁之上.吸甘露而生長.極難采摘.而且數量稀少不亞于千年靈芝.

這次洪易救花弄影.花弄月姐妹的時候.那輛車隊之中.有三斤五色云茶是送給和親王的.都被洪易笑納了.

"此話當真!"段大先生幾乎跳了起來.眼睛盯著洪易.

"當真!銀月.你去拿一罐茶來."洪易吩咐著.捧茶的銀月箭靴一扭一扭出去了.

"九曲連環.她是瑤池派的人?段大先生眼睛又疑惑起來.洪易自然不會再回答他.

過了一會兒.銀月拿了一個小小的玉罐子過來.放在桌子上.洪易把手一伸:"段大先生.這就是五色云霧茶了."

"是五色云霧茶!還是新茶."大先生有點哆嗦.把玉罐子的蓋打開.看著聞著.隨後生怕跑了一般.抱嬰兒一般的抱在懷里.好像一個冬先生.

"我欠你一個人情了!"段大先生收了茶葉之後.眼神瞬間變的清明.拿起扇子把玩著.

"段大先生還沒有告訴我.這次勞師動眾.來我這營房有何貴干?還是大帥有什麼新的吩咐."洪易道

"都不是.是我想和洪易你交流一下道術!"段大先生拿扇子扇動.遮住了自己的臉色變化.啪!一下.又把折扇收攏."況且你殺了衛雷.衛太昌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于是我來你這里.也是為了防備一些事情."

"說的好.只怕…只怕除了這一層意思之外.還有監視我的意思吧?那顏震果不其然.不是省油的燈.不過交流道術麼……"洪易聽見段大先生的話之後.心中瞬間就猜測出了不少的意思.

"交流道術麼?正合我意.我修為尚淺.而段大先生是一派宗主.經驗豐富.我正想有道術要討教先生.在大帥府之中.段大先生一手攝魂**.直接抽人神魂.實在是厲害.不知道能不能和我說說?"洪易嘿嘿一笑道.

段大先生把手一抓.洪易就感覺到自己的神魂好像要被抓攝離體.這等手段.實在是詭異.就算是玄天館的黑魔烏鴉陣.也只是鎮壓神魂.把神魂從人體之中強行攝拿出來.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

洪易直覺的感到.這門神通.是一門超級厲害的法術!

"攝魂**?我氣魂門的玄陰斬鬼攝魂**.乃是一派秘傳.就算是弟子.也不會傳授.除非是衣.|也要等到考核忠心.乃是我氣魂派最大的殺手锏."段大先生看著易.好像是看著愣頭青一般."我要你說你太上道的太上丹經.九火炎龍術.你會解說麼?"

"哦?"洪易嘴巴張了一張.好像是出水的魚:"只要有足夠的利益.那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如果段大先生拿大禪寺過去.現在.未來三經.也未必不可以交換太上丹經."(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Bestoryc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兩大勢力!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貪得無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