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狼心狗肺!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狼心狗肺!

\陽神第一百五十七章狼心狗肺!

一下.洪易的確是在心中吃驚不小!

不是吃驚別的.而是自己剛剛以神念掃射四周.就算是沙堆之中的蟹.海邊樹林之中的老鼠.秋蟲都知道的清清楚楚.沒有什麼東西能逃過他的靈感.

但是現在.二十步之外的那個小沙窩後.就站了吳大管家這個老頭子.硬是神念掃射不到.好像根本沒有這麼一個人一樣.

連沙窩之中的螃蟹都能夠掃射到.偏偏沙窩後面的一個大活人掃射不到.這種情形實在是太詭異.

瞬間.洪易又閉上眼睛.神念掃射了過去.那沙窩後面.果然沒有吳大管家的任何聲音.氣息.腦袋之中也感覺不到任何圖像.

但是睜開眼睛.吳大管家卻活生生的站在二十步開外的地方.

到了這個關頭.洪易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了這個吳大管家的實力.已經神乎其神.氣息隱隱約約和四周融合.所有生機埋藏.

"易少爺你好道術.居然不以神魂出殼.直接能以神念掃射四周.接受各種生命的生機.返回神魂之中.的出圖像.就如親眼所見.這等道術手段.是神魂修煉到了極高境界.到附體才有的能力.易少爺.你只差數步.就可以成就鬼仙了啊……"吳大管家蒼老的聲音傳進洪易的耳朵里面.很是溫和.但是溫和之中.卻有一種深深令人無力的疲憊感覺.

"我原來以為.易少爺只是練了一點武功.因為這麼多年.老奴我都看著你長大的.你有沒有實力.不但是老奴我.還是侯爺.都看的一清二楚.沒有想到.沒有想到.易少居然修煉成了道術高手.要是侯爺知道了.心中不知道會怎麼想呢."

"吳大管家.你今天突然擅闖靖海軍大營禁地.是為了什麼?要知道.這是一國之海防.閑人不的擅闖.你就這樣冒失的闖進來.傳了出去.不但損害武溫侯府的名聲.本身也犯了軍法."

聽見吳大管家好像是對自己拉家常似的嘮叨著.洪易心中冒起火光.臉上的表情卻一動不動.感受著背後"裂鯨死士".四十九名"血鯊衛都緊緊跟了上來.心中放輕松了一些.

本來他很討厭這些護衛跟著自己.但是現在覺的這些護衛實在是太少了!最好是那個段大先生.整天跟隨在自己身邊就好了.

洪易心中當然明白.這個武溫侯府之中最為神秘的老管家.絕對不是找自己來談心的.而是來找麻煩的.

洪易現在對整個武溫侯府的人.沒有任何好感.

當然.整個武溫侯府的人.也沒有一個對他進行過幫助.實在是難以提好感來.

"易少爺.你現在有了幾分將軍的威嚴啊.比起在侯府之中的時候.的確強了很多很多……老奴看著你的成長.也頗為欣慰."

突然間.一陣海風吹來.把天上的烏云全部吹散.淡淡的月光灑落海面.映照在吳大管家核桃皮似的臉上.一動不動.

"吳大管家.你到底來找我干什麼?我軍務繁忙.沒有時間和你談扯."洪易聽著那話.心中越發冷笑.年他看見這吳大管家厲害.甚是忌憚.現在卻不一樣了.

"我是尊侯爺的命令.把易少爺帶回府去.不再讓易少爺胡鬧了.這些日子.易少爺你也該玩夠了吧.侯爺說.乘少爺你還沒有玩出大麻煩.性命不保的時候.早點帶你回去."

吳大管家聽著洪易一副公事公辦的語氣.擺將軍架子.絲毫不放在心上.核桃皮一樣的臉笑了笑.看洪易的眼神.就好像是看一個頑皮的孩子一般.

這種眼神.尤其的令洪易心中火光.

"帶我回去.玩夠了沒有?"洪易畢竟修養深厚.心中火光之後.一刹那又鎮定下來.眼皮微微的抬起.突然之間.仰天一陣哈哈大笑.聲音震蕩的海面上都起了陣陣漣漪.

吳大管家看著洪易哈哈大笑.一不動不動.也不出聲.好像在等待他笑完.

"如果我不回去呢?"洪易大笑過後.笑聲一收.牙齒縫隙中|出深深的寒意來.

"易少爺畢竟是侯府的人.總不能不尊侯爺的家法吧."吳大管家靜靜的道.

"家法!嗯?"洪易從丹田之中蹦出一個字來.突然厲聲道:"你放肆!這里是國家海防.我是兵部文書親自命令的將軍!鎮守海防.責任重大!豈是兒戲?吳大管家.你速速離去.不要在這里作怪.否則的話.別怪我不講情面.治你一個攪亂海防的罪過!"

洪易在說話之後.身體一動不動.但身上已經是蓄勢待發.只等突

變故.就退身進血鯊衛.裂鯨死士的隊伍之中.

對面的吳大管家.就憑借剛剛一手蘊藏生機.使自己神念掃射無功的手段.就足已駭人聽聞.洪易可沒有自大到小視這種人的程度.

況且他在侯府之中多年.隱隱約約聽到吳大管家的很多厲害手段.

"我是洪家的仆人.只聽侯爺的.雖然有國法.但是侯爺這樣做.必然有他的道理.國法方面.他也會處理妥善的.這個易少爺不必擔心."吳大管家看著頑皮小孩賭氣的|光.又讓洪易清晰的感覺到了心里.

不過洪易現在穩住心神.卻並不受這樣的目光而心中惱怒了.

"這麼說.吳大管家.你是硬要帶我走了?"洪易冷冷一笑.咬著牙齒根.心中殺意漸漸***.

"當然."吳大管家感覺到了洪易-中的殺意.搖搖頭:"易少爺.你不要再頑皮了.老奴也知道.最近進步了不少.也成了道術高手.手下也收了幾個高手.有些手段.但是這些勢力.在侯爺的眼里.都是兒戲.你跟我回去.好好跟侯爺認錯.老老實實的呆在侯府之中.不要頑皮.侯爺不會把你怎麼樣的."

"認錯.我有什麼錯?需要認錯?"洪易把越來越濃烈的殺意凝聚成一團.

"這個老奴不清楚.但侯爺是少爺的父親.父親說兒子錯了.那必定就錯了."吳大管家搖搖頭.的極其有耐心:"本來.侯爺這次來.吩咐老奴說.要廢了少爺你的武功.防止你再頑皮.鬧出事情.惹出大禍來.但是老奴想.少爺練武畢竟不容易.廢了可惜.于是勸少爺一句.向侯爺認錯道歉.侯爺必定會原諒你的."

"夠了!"洪易突然之間.打斷了吳大管家的話.

"吳管家.你也別跟我說這些話了.你在侯府之中.是呆的時間最長的一個.我還沒有出生.你就已經開始伺候著了.有些事情.想必也難以瞞過你的耳目.我只問你一句.當年我母親.是怎麼死的?"

"易少爺的生母麼?是大病肺咳血而死的.當時易少爺七歲.就在母親身邊.比老奴要清楚的多.為什麼還要問老奴呢?"吳大管家臉上核桃皮動了一動.竟然微微歎息了一句.

"大病肺咳血而死…"洪易眼神不屑的望著吳大管家:"太上道的-|-女.武功道術天下少有.居然會生肺咳血而死?實在是荒謬."

"原來易少爺都知道了.何必問老奴呢?"吳大管家又歎息了一聲.

"知道.我當然知道.母親之仇不雪恨.那枉為人子了."洪易慘笑道:"不過我還有不知道的地方.你既然說侯爺什麼都清楚.那這件事情.他清楚不清楚呢?吳大管家.你不要騙我.也不要推脫."

"清楚的…"吳大管家臉上的核桃皮.又連續動了幾下."侯爺是知道的.不過侯爺也有他的苦衷.不過這些都是侯爺和易少爺父子之間的事情.老奴也不能說明白.還是易少爺隨我回去之後.和侯爺父子長談吧."

"長談?哈哈哈哈."洪易好像見了一個可笑之極的事情.到此為止.他從吳大管家的口中.確定了一件事情.就是自己母親的死.洪玄機知道.但是洪玄機卻並沒有阻止.而是眼睜睜的看著.

"此人.心腸之狠毒.狼心狗肺.天下無人能及了!"

洪易的心中.湧起了一股平生之中.從來沒有過的憤怒.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父親.那個大乾太師.武溫侯爺洪玄機的心腸.狠毒到了那樣的地步.狼心狗肺到了那樣的地步!

換了洪易自己.捫心自問.絕對做不出來.

別說是和自己有白首之約的女子.就算是花弄月.花弄影兩個沒有價值的女子.他也立刻千里遠行.冒危險截殺車隊營救.隨後又讓她們准備遠走海外.不控制她們.

"侯爺是有苦衷的.易少爺只要回去.相信侯爺會解釋給少爺聽的.聽過之後.少爺的氣兒也就平了.也肯定就會聽侯爺的安排了."吳管家依舊是那反反複複的幾句話.語氣平靜.絲毫不變.

"殺死這個老東西!"

洪易此時.再也不聽吳大管家的任何話了.他已經確定了心中一直以來的事實.有一種解脫的感覺.

身體暴退.瞬間就進了血鯊衛的陣營之中.在暴退的瞬間.洪易發出了命令!

殺死這個老東西!(未完待續.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Bestoryc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危險降臨!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武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