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怕的舊事!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怕的舊事!

的天魔匿形大法,自然瞞不過他的敏感.他修煉三卷經書之中最為神秘莫測的過去彌陀經,神魂不死,真如不滅,雖然渡過了一次雷劫,但真正交手起來,根本不怕圍殺,力量足可以耗死任何高手.就算是夢神機親自來,也得要耗費大量的元氣精神,甚至燃燒自己的本命靈魂才能煉化他,原本以為,天下大勢,現在多了洪易這位絕頂高手,現在變得越來越不能把握和捉摸了啊"

天龍道主敖鸞輕輕歎息道,眼睛望向了下面美好的大草原.

大草原上,野花,青草的香味,不停的被清風吹卷上了天空,聞道她的鼻子里面,用力嗅了嗅,顯得很愜意,但卻又擔心的模樣:"大草原的平靜,就要被打破了,安甯的日子就要消失了."

"師傅,那洪易的念頭晶瑩生出毫芒,已經是二次雷劫高手了啊,你怎麼說他還是一次雷劫?"

幸雨仙奇怪的問道.

"他雖然念生毫,但應該是受過了百聖的洗禮,渡過二次雷劫之後,念頭的那股毫芒和他這股毫芒有些細微的不同,一般人難以察覺出來,但我卻察覺得到,不過這也沒有什麼,他應該很快就能渡過二次,三次,甚至四次雷劫了."

天龍道主又微微的歎息聲.

"本來以為軍侯乃是絕世天才,武聖巔峰,現在武功和當年的刀聖公羊愚簡直不相上下,又年紀輕輕過二十,更練就了無數絕世武功,人仙有望.如果他修煉成人仙,以月之女神的配合,造化葫蘆,很可能對洪玄機楊盤造成重大的威脅.但是他現在居然被洪易擊敗了,只怕會失去氣勢心破滅,從此拳意退步,再踏入人仙就難了."

孔雀王幸軒位站在云端的妖仙王,以一種揣摩的語氣道.

"洪玄機,楊盤這一對,不是那麼好威;~得到的."天龍道主敖鸞道:"當年和我和冰云在一起過,看到洪玄機,此人給我的感覺,非常的深沉可測量,相比起來,洪易雖然高深,但是卻有些真誠,比起洪玄機的城府來,要差了很多.他要不是被冰云束縛了二十年,早突破人仙,只怕粉碎真空都有希望在終于突破,成就突飛猛進.乾帝楊盤這個人,我也深知,他擁有無窮無盡的法寶,掌握皇天璽印握社稷乾坤,配合上洪玄機的諸天生死輪夢神機都有幾分忌憚.人仙之威,你和印月和尚也較量過.應該知道切道術,都不能到達他的身邊.洪玄機和楊盤配合以皇天璽印,破空襲殺,你我根本不能擋其鋒芒."

"可惜":雀王幸軒搖搖頭道:"刀聖公羊愚摸索穴竅.走火入魔而死.不然以他地天才.早就應該突破人仙.有他在.云蒙地氣運.也許能延續很多年.楊盤.洪玄機這一對君臣.實在是雄才大略.居然還配合到了一起.親密無間.實在不是天下修道人之福啊"

"幸好有洪易橫空:他是要為冰云報仇地.不過這人心中有一杆尺子.丈量著人心.一寸長.一寸短.他地心中都有數可惜"

天龍道主敖鸞道:"其實刀聖公羊愚.未必就真地死了"

"沒有死!"孔雀王看著天龍道主.吃了一驚.

"我也是猜測.不過公羊愚地後人.公羊倉被楊盤收服.成為了他忠誠地仆人.還改姓名為衛太倉.其中恐怕有些幸秘.而且當年大禪寺一戰.夢神機為了消滅大禪寺.力斗方丈.印月等人地時候.突然有刀光.從虛空中出.斬殺他地人仙肉身.最後使得他避讓退開.我事後到大禪寺遺址上.消耗了三千個念頭.燃燒在虛空之中.運用元丹回光大法.查看過去之事.發現了這一點.我看那突然爆出地刀光.恐怕就是公羊愚地不然以洪玄機那時候.巔峰武聖地威力.也難以斬殺夢神機地人仙肉身."

天龍道主緩慢地敘說著幸秘往事.

"這樣麼?那就危險了"孔雀王渾身一震,再度震驚得無以複加,嘴里喃喃道.

"我這只是猜測,具體的事情也不確定."天龍道主敖鸞頭上"血珊瑚"一般飄逸的龍角搖晃了一下.

"夢神機以虎謀皮,計謀也高不到那里去,太上道,大禪寺雖然是一直敵對,但是大禪寺的存在,也為太上道分擔了不了的火力,現在大禪寺一滅,太上道就首當其中,成為了朝廷的眼中釘,肉中刺若不滅大禪寺,現在大乾朝廷的力量,也未必有這樣的強大,大禪寺一戰,對于朝廷,對于洪玄機,對于楊盤,都把他們喂飽了,養肥了,羽翼豐滿了,那一戰,這兩人的眼界,經驗,都是突破性的,夢神機卻是有些失算了"

孔雀王幸軒垂下眼瞼道.

"那也未必,在夢神機的心中,大禪寺的威脅,遠遠要比朝廷的威脅要大,畢竟,這個天下,沒有千年的王朝,卻有千年的聖地,千年的豪門世家.一個皇朝,雖然權勢顯赫,掌握江山社稷,億萬子民.但是卻也要承擔管理天下黎民的責任,一旦天下黎民無法生存下去,窮的越窮,富的越富到了極點,那就是風起云湧,星星之火,燎原天下,皇朝的覆滅,宗族消亡,是遲早的事情.夢神機這一點,比我們看得准."

天龍道主敖鸞道:"現在雖然楊盤,洪玄機壯大了,但是夢神機卻知道們的身上,也背負了管理天下的責任,一旦天下動蕩,他們撲滅不了火焰,就會陷入皇朝興衰的苦海之中,不能自拔,所以現在楊盤玄機要施展新政,官紳一體納糧,當差.如果這件事情完成了天下安康下來,洪玄機和楊盤

修為大進,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甚至洪玄機,粉碎真空也說不好."

"師傅,你為什麼會這樣說?施展新政,這不過是一件俗世中的事情修煉毫無關系,為什麼完成之後,他們的修為會大進?"幸雨仙皺起了眉頭.

天龍道主敖鸞搖搖頭,"這是他們練心的最好鍛煉,天下最複雜的,不是天道,而是人道,有些事情連上古聖皇都做不好,他們如果能做好,一步一步,剝繭抽絲,理清天下的積郁人道的繁雜,這對人心念頭的修為不可想象的.

每清理一點點的天下事情,他們的念頭都會更加的堅固一些.紅塵之中最好的煉心場所啊!曆代武道能證得粉碎真空的,除了天生地養的那種靈胎之後沒有什麼人能以肉體長生.洪玄機這是在走一條無比艱難的道路,從這一點上來看,就可以知道他的心智,有多麼的恐怖了."

"冠軍侯雖然失去了月之女神,但他的盤皇生靈劍卻還在,有這一點,天下就沒有人會小視他.不知道他會怎麼樣報複洪易?此人的報複心理極其強大,而且一貫占了上風,運氣更是好到極點.我想他很快就會恢複實力的.而且他母親,當年和乾帝楊盤生下他之後,立刻尸解,不知去向,別人不知道,我卻是知道,他的母親,只是怕是新一代聞香教的聖女.現在也該出世了."

孔雀王看得很.

"不管怎麼樣,天下板蕩,龍並起的時候來到了,不止洪易,冠軍侯這兩人,還有許多里害新秀,會一一出現的我只有先未雨綢繆,新秀的崛起,往往意味著老一輩的高手隕落."

天龍道主了一句,再也沒有說下去.

北國,火山口上.

天龍道主,幸雨仙一走,現場頓時陷入沉寂.

"哼,也不知道你這個年輕的高手,究得到了什麼奇遇,居然這樣的強大,來破壞真罡門的好事!不過今天老祖,沒有興趣和你再糾纏,等到月圓之夜,萬刃雪峰之上,當著真罡門九大長老的,決斗的時候再說!"

鴻凌~,突然之間,冷哼了一聲,"咱們走!"

鴻凌老祖看見洪天龍道主讓路,服軟,已經看穿了洪易現在收取月之神之後,需要時間煉化,也要花費很大的力量禁錮月之女神,已經自顧不暇,不過剛剛洪易和冠軍侯大戰的聲勢,卻也令得他的心中顧忌.

雖然洪易破壞了他的計劃,但他卻不好貿然動手,只是說了一句場面話,立刻就要離去.

洪易戰勝冠軍侯之後,對于鴻凌老祖的這個計劃,破壞得實在是太大,本來冠軍侯冰川天女白青青結成的盟約,奪得真罡門掌門之位是遲早的事情.

但是現在,冠軍侯一走,白子岳是一枝獨秀.巨靈真人元世祖雖然也能夠和白子岳一拼,但有了洪易這個高手壓陣,元世祖早心冷了,哪里還敢放手爭奪?

真罡門掌門,這塊巨大利益的的肥肉,到嘴邊丟失了,任憑是鴻凌老祖修為高深,也忍不住念頭之中生出了對洪易的怨毒.

"走"

洪易輕輕一笑:"走到哪里去?我今天來,正是要找鴻凌老祖你的."

"哈哈哈哈,看來是來者不善了我和你無冤無仇,你想入魔道,肆意亂殺對付我不成?再說了,老祖我修行三百年,卻也不怕任何人.你想對付老祖,也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勸你適可而止.老祖有辦法,讓你重傷,然後你會被窺視的高手揀便宜,落得一個悲慘的下場!"

鴻凌老祖看著洪易,突然一陣尖笑.

作為二次雷劫高手,又得了"冰魄水宮"之中的寶貝,在白奉先尸解之後,鴻凌老祖已經是穩穩當當,作為了北方第一道術高手的交椅.對于洪易說這話,卻也算狂妄.

"當然是來者不善,你的這個徒弟,叫做雪孤子吧!不知道你曾今抓過一只靈狐?叫做塗老的?現在在何方."

洪易眼睛看向雪孤子道.

雪孤子立刻眼皮跳了一跳,知道不好,也明白了,這個事情恐怕無法擅後,咬了咬牙齒,把心一橫,嘿嘿冷笑道:"你是說的那只老純狐?本真人看他還機靈,修煉有成,想抓到水宮,做個受洞靈獸,傳他無上道術,卻沒有想到,和只狐狸和本真人吊書袋子,子曰詩云的亂罵,像個老酸儒,本真人一怒之下,打滅了他的神魂,把他的毛皮,送給了那個冠軍侯當作他妻妾的禮物."

"既然如此,那天上地下,沒有人能救得了你了."

洪易長長噓了一口氣,突然一晃之間,手上又多了一口神劍,猛烈一揮,刷!劍氣爆漲,朝著雪孤子斬殺過去.

"你敢!"

鴻凌老祖大喝一聲,抖手一晃,手上多了一面冰雪盾牌,極其晶瑩,如鑽石一般堅硬,向上一拋,盾牌就變大,抵擋住了這一道劍氣.

砰!

這面盾牌在抵擋住劍氣的同時,炸得粉碎,到處冰晶飛濺,劍氣余勢不衰直接斬殺向他的身體.

"玄冰箭!"

鴻凌老祖,五指一抓,再次射出了一道粗大的冰箭,和劍氣對撞之間,整個人抓起雪孤子,"我們走!"

兩人一飛,頓時跳到天空,滑翔出數里,避過劍氣.再猛烈飛騰而去.

真意仙子卻對她女兒冰川天女白青青使了眼色,並沒有和鴻凌老祖一起走,兩人落了下去.

洪易自然不會理會這兩個女人,身體一動,朝著鴻凌老祖追殺過去.

上篇: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天龍道主     下篇: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 直接吼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