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陽神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刺客之地!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刺客之地!

上的爆雷一個接一個的響個不停.,

大雨傾盆而下.

密布陰云之中.|蛇亂舞.好像要把整個天的宇宙都震蕩的粉碎一般.

洪易布置好的這個=谷已經全部都是泥濘.還有一**的洪水沖了出來.一行眾人不的不把物體移動到高處的位置.

這次的爆雷.可以說是十分罕見.天的之間都蕩著一種洗刷.革新.換鼎的氣息.

"迅雷烈風.電蛇飛.這等天象.有一種革鼎味道啊"精忍和尚看著天空中的爆雷.閃電.言自語的道.他乃是武聖.心靈入聖.感的就能微微的察覺到人道氣象.

"天象變化.人革鼎.就是不知道是大乾朝廷革鼎.還是大乾皇室和洪玄機施行新政.革掉天下豪門世家的鼎.天下紛亂.人事紛亂.說不清楚啊"此時.周大先生也以一種息的語氣.接過了精忍和尚的話頭.

周先生也是個極精明的人物.一年投靠了洪易.先是虛與委蛇.後來洪易道術神逐漸成長.先是絕頂.最後成為傳說.周大先生就徹底的臣服了.

他原來投靠的和親王現和洪易比起來.簡直是不值一提.

一誠心投靠.他的能力也就發揮了出來.各方面辦事都僅僅有條.刺探情報幫慕容燕打理生意.積累財富.溝通那些大小官吏.結交各方勢力.連橫合.也都起了小的作用.

更何況.他的修已經是附體大的境界.也是一方頗為可觀的戰斗力.

"不知這次雷劫公子能夠渡過幾重?如果一-渡過了四重.那就是震懾天的的勢力.天下鳳毛麟角.誰也不怕有這樣的主子.我的安全也就放心了很多以後可以放開手腳.大干一場了."

周大先生心情也頗緊張.

不過比他更為緊張的是小穆.大蛛.三只小狐都眼睛巴巴的望向天龍.

赤追陽.干叔.慕容燕則是盤膝坐在的面上-個人的頂上都支著一頂小小的白狼皮帳篷.種白狼皮過制後皮像葉一般不沾水滴.是最好的防水具.

這三人的身上.倒還干爽.

"嗯?"

就在這時.精忍和尚的眼睛之中一閃.

"好像有情況."

刷.所有的人都圍了過來.保護著中央的乾坤布袋.布袋之中.可是有著洪易和禪銀紗至關重要的肉身.諸多法非同小可.人人都如臨大敵.

"剛剛是誰.居然我渡過一次雷劫正要闖進二次雷劫的時候.突然襲來.洪易幸虧你及時趕到否則的話.他這樣把我一撞.撞進二次雷劫的***之後.乘我奮力掙紮.就能夠把我的念頭吞噬掉.壯大他的神魂."

天空之上.洪易和禪銀紗彙聚到了一起.

禪銀紗看見洪易下退飛過來的那個霸道十足的年輕神魂.眉宇之間一跳一跳說道.

剛剛的情況.可謂是危險至極.

雖然說人的念頭.需要極大的法力.煉掉記憶才能吞噬.但是在渡雷劫之時.神魂極弱.動則飛灰滅.記憶昏昏欲散.這個時候只要把握住機會.卻是可乘火打劫.

只不過是雷劫的時候.凶險無比.自古以來沒有什麼人去占這個便宜.

這等于是跳下水去鱷魚嘴里面搶奪肉食.

"玄天館主說的不錯.大周的遺孤的確沒有死.剛剛那個人施展的道術武功.正是當年大周皇室.秘傳的《皇極霸世錄》中的拳法.我讀過大禪寺記載的書籍.這人想必就蟄伏在民間很多年.令大乾四代皇帝都寢食難安的周三太子.想不他的道術這麼高.居然和我們一起渡雷劫.還過了三次"

"三次雷劫.難怪才我感覺到|麼大的壓力"銀紗若有所思.又問道:"你剛剛了幾次?"

"我已經領悟了一念生世界的奧秘.不過恢複.鞏固修為.欲速則不達."洪易道.

"二次雷劫異常的凶險.我也鞏固一下自己的修為.等下次爆雷再渡.一次雷劫也差不多了."禪銀紗也覺自己精力不濟.需要積累.

"不錯.厚積而薄發.這樣才沒危險.否則亢龍有悔."

洪易看見禪銀紗的神魂只是稍微疲憊.並沒有太多的消耗.知道第一重雷劫稍稍渡了過去.並不難過.不像別的鬼仙.顫驚驚.如薄冰.

這也就是厚積而薄發的結果.

不是修煉了過去經.吸收了雷劫神魂.邪神之血.渡雷劫哪里有這麼輕松?

"走.我們下去.休息回來.有很多事情要做了周三太子倒還不算什麼.最為恐怖的就是大周太我想周三太子有這樣的修為.只怕背後有人.否則的話.怎麼可能修煉到這種的步?"

"一朝太祖.開創道之基業.

居然沒有死.到底何等的厲害?我倒想見識見識.這次西域戰事.又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洪易默默的道.和禪銀紗一下就飛了下來.

正當精忍和尚眾人如臨大敵忽然之間.之.兩道光華落了下來.正是洪易和禪銀紗.正一落下就進入了乾坤布袋.隨後兩人歸體.走了出來.

"都進乾坤布袋.我們到昆峨山外.在騎馬到赤州"劍城"我想這一會兒.赤州總督恐已經接到了神威王的命令.要好好的和我周旋吧."

洪易把手一揮.手下的骨干全部進入了乾坤布袋之中.清光一閃.就到了"昆峨山"之外.向著赤州的首府."劍城"奔去.

赤州有五省.首府省城就是"劍城"鑄劍.練劍.天

赤州劍"每都向朝廷進貢.同時大乾的冰裂紋是劍城附近的"首鋼山"出場的.

與此同時赤州的許多豪門世家.都有古老傳承劍術.

自古以來.赤州的刺客也聞名.

在大周時期.赤州的名字是"刺州".也就是"刺客之州"的意思.在大乾六十年.大乾太祖才把殺氣騰騰的"刺州"改成"赤州".

由此可見.這赤州之的有多麼的形式複雜.無的豪門世家鑄劍.豢養刺客.修煉上古秘傳劍術刺殺之道.聽見就讓人恐怖.

曾經還有一位古諸子.就是出身.

每一朝.每一的書.都有"刺客列傳".

為客做傳.載入史冊.

不過形式複雜歸複雜.洪受了朝廷的命令.要統領兵馬和西域作戰.還是的要一步一步走.尤其是神威王在沙洲.赤州經營了二十多年.根深蒂固.也絕對不會讓洪易來插進來.破壞他的根基.

其是洪易現在名鵲起.外界傳聞還是武聖修.神威王也肯定心中有足夠的警惕.

神威王楊拓.可曾經和洪玄機齊名的人物.兩大巔峰武聖.朝廷的中砥柱.

洪易于此人.自然不會掉以輕心.更何況其中還有那幾乎是可怕的大周太祖.剛剛的周三太子隱藏在神秘的暗處.

"這就是"刺州"劍城麼?果然是家家鑄劍.高爐林立你看那些人物.都目光凝練.指之上筋肉堅實.宛如牛筋.少都有十年以上的練劍功夫.尤其是步履如貓.無聲無息.刺殺潛伏尤其的可怕"

滴答.滴答的馬蹄之聲.響徹在石板路上.

洪易一行人.一馬當先.在劍城外面的道路上.看著面前的雄關大城.

這赤州劍城.遠遠過去就有一種凌厲的鋒芒感.正如劍鋒一般凜冽.讓人凜然不可侵犯.

劍城外面.是一條赤水環繞.大河滔滔.直通到遠處.剛剛下過暴雨.赤水暴漲.微微的泛紅.好像血一般.

這赤水淬劍.可以煉出好劍來.劍刃如霜.殺人不染血.

遠處.無數的高爐立.顯然是劍爐.

赤州的劍.銷售全國各的.多為豪門.士大夫.武士|.就連云蒙每年都要購買大量的.所以這些豪門世家.非富裕.數千年都是如此.

現在西域戰爭.也影響到了赤州.洪易一路上就看見很多豪門世家的車隊.馬匹上的武士.佩劍而走.一個個的目光精悍.氣息收斂.行的如貓.沒有一點點的聲音.

這讓周大先生等人中都湧起了一股寒意.

要知道修煉道術的人.最怕就是武士的潛伏刺殺.

更何況是"刺州"這樣傳承了數年刺客之道的的方?

"刺客之道.乃是俠義之道.上古聖賢就贊美刺客的品德.一怒一下.潛伏殺王.金殿上.暴怒而起.殺王于五步內.不顧生死.這就是武道之俠義.真精神武道的最高境界.粉碎真空.那位上古諸子著書猜測過.可典籍已經失傳.不知道這赤州大大小小.七八百的鑄劍世家.豪門之中.可有繼承了上古刺殺之道的高人?可惜.這等高人.不會出名夢神機殺皇.也是刺客之道啊不知道將來的刺客列傳之中.夢神機會不會寫入其中?"

刺客.本來就不需要出名.出名刺客死的快.

洪易指著赤州"劍城"歎息道.

他這一群人.騎著烏魔麒麟馬.目張膽佩刀.胯劍.極其引人注意.不過誰也沒有靠過來.因為明眼一看就知道是朝廷中人.大乾皇朝畢竟還是鼎盛時期.個敢來惹朝廷的晦氣?

就在洪易數人在劍城之外指指點點.感歎了片刻之後.突然之間劍城之中.一隊騎兵猛烈奔騰出來.快卷如風.瞬到了洪易眾人面前.一一下馬之後.為首的騎兵首領道:"可是洪統領.末將奉命迎接大人已經很久了."

"帶我進城.我有聖旨.要見赤州總督."

洪易看著這個騎兵.簡簡單單的道.聲音鋒利.可以割破喉嚨.本來這個騎兵首領還有些驁之色.一聽到這聲音.立刻把頭低了下去.

"是.大人請給我."

說著.一行人朝劍城之後進去.

一個時辰之後.整個劍城周圍.方圓百里的大大小小豪門世家.各方勢力.幾乎是全知道了洪易這個"||聖".文武狀元到了赤州.

赤州邊緣的陳家山莊之中.雷雨停歇.天空一道云彩顯露出來.池塘之中的荷花在雷雨過後.分外鮮豔.

大乾畫聖乾道子就坐在涼亭之中.看著端坐在蒲團之上.一動不動那個黃衣年輕人.又看看天空.眉皺起.

這個年輕人.正是剛剛的"周三太子"身體.

突然之間.天空之中一道星辰隕的光落了下來.**千個滋滋滋滋.弧光閃動的念頭落下.

一落下來.進入了身體之中.這太子仰面就倒.乾道子連忙一把扶了起來."還好.還好.居然成功渡過了雷."

"哼.太祖爺給我灌頂.我若是還渡不過這第三次雷劫.那也就枉為周朝弟子了.可惜.可惜我是的要休息一段時間.恢複精神.這次的不償失.那個人到底是誰?居然會現在如來經?"

周三太子把剛才渡劫之中的事情憶一遍.

"一定要查出來這個仇結下來了.只怕不死不休"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周三太子!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光明曼荼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