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終極調教 正文 一三三 價值(一)  
   
正文 一三三 價值(一)

“鈴……鈴……”

“請進,門沒有關。”

不知什麼緣故,每當聽到這句相當熟悉的話,這個相當溫和,相當平靜的聲音時,作為老派的知識分子,毛文雄總會不由自主地露出很是欣賞的微笑。

就和他現在的表情一模一樣。

“格……”

燒烤銀河系二樓,在這個已經相當熟悉的地點,毛文雄輕輕地推開了房門。

時值盛夏,這位振華書店的經理,早已經和其他的職員們一樣,換上了統一的深藍色短袖襯衫,胸前仍別著一枚標有身份姓名的銘牌。

這枚銘牌,也是毛文雄除去腦袋上那叢灰白的頭發之外,與其他的職員們差別最大的地方。

所謂的差別,並不是指毛文雄銘牌上刻印的職位要高一些---雖然它確實如此----而是指銘牌本身,比起其他職員們的胸前,毛文雄的這一枚,明顯要暗淡許多,這說明它使用的年限久遠;也明顯要光滑許多,這說明它備受關愛。

剛剛推開房門,毛文雄第一眼就看到了等候在門邊的吳小雨。

這是吳小雨身上,又一處令他很有好感的優點。

在毛文雄地印象中。這位斯斯文文地年輕人。自有一股古君子之風。坦坦蕩蕩。從來就不會關上房門;此外。這位能為他人著想地年輕人。又同時相當地好客。往往會在來客摁響門鈴地時候。第一時間趕到門邊歡迎。

這是一個很美麗地誤會。

在家地時候。吳小雨從來不關房門。這是因為1A7489可以因而在比較極端地處境中。多出一個或攻擊或逃......轉移地途徑;

而毛文雄每每都能看到吳小雨第一時間趕到門邊。是因為通過了改造地寄生體。早就可以從樓道傳出地聲音中。根據腳步地輕重。邁動地頻率等等。將訪客地身份與來意。猜測得**不離十。

另外。對分秒必爭地1A7489來說。第一時間趕到門邊歡迎。那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地優待。

能得到這個待遇地貴客。必須滿足一個相當苛刻地條件:該貴客帶來地事務。必須清清楚楚。再無牽絆。簡簡單單。方便處理。

換成通俗一點的說法,那就是每每有重要性極其低微的猴子們跑上門時,1A7489總會立刻命令寄生體,抓緊一切時間,盡一切可能,盡快將事務處理完畢。

是的,被好客地。自有一股古君子之風的1A7489第一時間站在門邊歡迎,這就意味著可憐的毛文雄,屬于微不足道的,應該盡快打發滾蛋的小爬蟲一類。

“吳先生。下午好。”

老爬蟲道。

“毛經理,下午好。”

吳小雨輕輕地和老爬蟲握了握手,而他眼角的余光,早已經在老爬蟲的身後,看到了兩只大紙箱。

抓緊一切時間,盡一切可能,盡快將事務處理完畢。

于是,吳小雨立刻搬起了其中的一只箱子,快速走向書房。

這種最開始令毛文雄大吃了一驚地舉動。經過了好幾次送書的業務之後。早已見怪不怪。他微微地笑著,也跟著吳小雨走往書房。

作為振華書店的堂堂經理。毛文雄的職位說低不低,說高。那也絕對不高,但無論如何,除去第一次拜訪大客戶,認清具體地址外,後面帶著工作人員上門送書地事務,實際上並不屬于他的工作范疇。

不過,毛文雄就是這麼做了。

最初幾次這樣做,毛文雄自然是出于收集幾份宋體書法作品,以及滿足心中好奇心的緣故,不過,後面幾次這樣做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吳小雨的書房。

很有意思的書房。

從前兩個月開始,毛文雄在送書的時候便已發現,經過幾乎每半個月一次的大批量購書,吳小雨那間原本算得上寬敞的書房,在每次或兩三只,或五六只大紙箱地書籍填充下,已經漸漸沒有了那麼多地空余空間。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三面牆壁的書櫃上,已經塞滿了書籍,而房間中,也已經豎立了密密麻麻地書架。

令毛文雄感興趣的是,從一個多月前開始,幾乎每一次進入吳小雨地書房時,他都會覺得吳小雨的書房中,再也放不下多少書,再也塞不進什麼書架。而也每每是那個時候,吳小雨總會在他意想不到的角度,采用稍稍改變一下房間的布置,比如說,或添幾根橫杆,或架幾塊塑膠板的方式,再次增加許多可以利用的空間。

這就是毛文雄覺得很有意思,或者說,很有觀察價值的地方。

畢竟,如果改造的情形只發生了一兩次,那只是普通的空間利用,稱不上非常奇怪。

可是,就目前的情形看,吳小雨這間神奇的書房,似乎不管怎麼添加,就是不會被書籍塞滿,而且,次數多起來之後,毛文雄甚至產生了當書籍體積,達到了平平碼著都要超出房間空間的時候,吳小雨都會想出辦法解決的錯覺。此外,在這間普通的書房中,吳小雨雖然擺放了遠遠超出普通圖書館同樣空間內的書籍,但卻並沒有顯得特別擁擠狹窄。

在轉過這些念頭的時候,跟在吳小雨的身後,毛文雄慢慢地走著,已經走過了長長的客廳,走上三級暗紅色的瓷磚。然後,毛文雄從口袋中掏出薄薄的數碼相機,低頭調整好焦距光線,接著踏上了木紋地板,進入了吳小雨的書房。

“啊!”

進入書房後,僅僅第一眼,毛文雄便雙手一顫,價值五千三百二十八元的數碼相機,立刻離開了他的掌握,直直地往地上掉去。

這時候。在毛文雄的心髒還來不及加快跳動的頻率時,房間中,一道黑影倏地閃過,早已放好了箱子的吳小雨,迅速地彎腰。又迅速地站直。

“小心呀,毛經理。”

隨後,毛文雄的耳邊,才聽到吳小雨在這個極其迅捷地動作下,仍然很是平緩溫和的聲音。

“呼……呼……”

心中大呼萬幸的毛文雄趕緊深呼吸幾次,消除腦子里瞬間爆發的眩暈。

過了一小會後。他才伸出略微有些顫抖的右手,從吳小雨地手中接過數碼相機,連聲道:“謝謝你!謝謝你了,吳先生。”

“不用客氣……”吳小雨擺擺手,道:“不過,毛經理,你的臉色……似乎不是非常好,要注意別太辛苦啦。”

“呃……”

忽然目睹巨大變化帶來的心情震蕩稍稍平複後。毛文雄顧不得吳小雨本能般地客氣關懷,他急急問道:“吳先生,您的書房,怎麼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啦。”

話剛說完口。毛文雄馬上意識到自己說了一句蠢話,書房會變樣,自然是緣于吳小雨的意志,自然吳小雨請人改造的結果。

不過……

“不,不是,不過……吳先生,您地書房……您的書房……”

語無倫次般,毛文雄想要改口,想要換一種詢問方式。卻由于腦子里短時間的混亂。無法恰當地措辭。

在他的眼前,吳小雨往日密密麻麻擺著書架的房間中。此時空空蕩蕩的,只兩旁的牆櫃上。仍然塞滿了各種顏色、各種規格的書籍。

不過,這不是重點。

令毛文雄剛才無法抓牢數碼相機,現在無法恰當措辭地是……

吳小雨這間書房……

這間書房的頂部……

不,吳小雨這間書房,已經沒有了頂部。

或者說,吳小雨這間書房的頂部,比原來高出了兩倍……

等等等等……

老半天,毛文雄的腦子里,仍然無法為眼前地改變,找出合適的說明方式。

不過,他眼中的情形,倒是清清楚楚。

用最簡單的話來說,此時,站在燒烤銀河系的二樓,站在吳小雨的書房中,毛文雄的目光,卻可以直接看到燒烤銀河系三樓的天花板。

也就是說,吳小雨這間書房的改變,其一是直接拆掉了房間地天花版,其二是新建了一道回旋樓梯,可以直接走上三樓。

微微地凝神,稍稍地恢複鎮定之後,毛文雄跟在捧著箱子地吳小雨後面,踏上了聞所未聞的書房樓中樓台階。

“啊!”

剛剛走出空空地“天花板窗口”,毛文雄就驚聲叫了一句。

隨後,這位可憐的老頭,呆呆地站著,眼睛瞪得老大,嘴巴也張得老大。

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應該慶幸剛才已經大吃了一驚,不然,眼前地景象,絕對會令他無法站穩,甚至從樓梯上倒滾而下。

因為,在毛文雄瞪大的眼睛中,他此時所看到的景象,就和他三十分鍾前看到的情形,幾乎一模一樣。

三十分鍾前,毛文雄還在書店值班。

而此時,他站在燒烤銀河系的三樓。

此時,在毛文雄的眼前,三樓的空間中,除去幾道大約是絕不可拆除的主力牆外,其他原本應該是牆壁的位置,都已經被全部打通。

此外,雖然沒有了大部分牆壁,但毛文雄的視線,卻並不能自由地看到四面八方。

因為,在毛文雄極其熟悉的位置,或者說,印象中極其熟悉的位置上,燒烤銀河系的三樓,居然和振華書店一樣,在一樣的方向,一樣的間距,一樣的位置上,擺上了一模一樣的書架書櫃,書桌書籍。

燒烤銀河系的三樓,簡直就成為了振華書店的分店。

“吳先生……”

久久的沉默之後,盯住吳小雨的眼睛,毛文雄終于忍不住問道:“吳先生,您買這麼多書,到底想做什麼呢?”

“當然是想看啊。”

吳小雨誠實地回答道。

“看?”毛文雄的眼睛里,充滿了狐疑的神色。

只要是正常的人類,看到眼前的這種規模,以及這種規模意味的決心之後,都不會再將這樣購買書籍的方式,當成暴發戶顯擺,或者是真正收藏閱讀的目的。

看!

看你個……!

你看得完嗎?

毛文雄的腦子里,一下子就冒出了一連串的念頭。

不過,老牌的知識分子,自然有比較委婉的說法:“那看完之後呢?”

“看完了?那就捐,捐給其他需要的人,繼續利用。”

“捐多少?”----你看完了幾本?

“喏……”吳小雨朝角落指了指,于是,毛文雄看到了十幾只碼在一起的大紙箱。

“那些都捐?”----那些你都看完了?

“是的,等下就捐,正想請貴店的車子幫幫忙呢……”

“等下就捐!為什麼!”這句話,毛文雄這位上了年紀的老人,用的是血氣旺盛的年輕人,才能喊出來的音調。

等下就捐!那可是價值上百萬的書籍!

“為什麼?”吳小雨用略微疑惑的聲音道:“因為它們已經沒用了啊。”

上篇:正文 一三二 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三)     下篇:正文 一三四 價值(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