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 亂世  
   
1 亂世

1 亂世



是年,平州竹岐縣大旱,盜賊紛起.

葉秦跪在地上,雙手抓著一片不知道從哪里撿來的碎瓦礫,在一棵孤零零枯黃的老樹根部,用盡全身的力氣刨挖著,想挖出老樹根來吃.瓦礫並不鋒利,但是長久的刨挖,卻已磨破他的掌心.

天空的太陽毒辣辣的,亮的刺眼.老樹稀松的枯枝勉強遮住了炎炎烈日.

挖了一會兒,葉秦有些疲倦.他已經一上午沒吃任何東西,腹中饑餓,喉嚨干渴,令他一雙消瘦手幾乎沒有力氣刨下去.

老樹的另一旁泥地上還躺著一個餓昏過去的農家少年,是同村的孩成大牛,一頭草窩一樣的糟發,一塊爛麻布遮身,半昏厥著,口中含糊不清的著一些囈語.

葉秦看了成大牛一眼,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咬牙繼續刨下去.

他本是數百里外深山老溝村落里一家獵戶的孩,連年的兵災,匪禍和重稅,已經把鄉野村民壓得喘不過氣來,今年初開始的大旱,莊稼地幾乎絕收,山林里獵物大減,更是令大量的人口死去.

大人都難以求活,更別孩了.身為家中老大,今年十一歲的他拜別了爹娘,離家外出尋食,減輕爹娘身上的口糧壓力,讓家里的弟妹們能夠有足夠的口糧活下去.根據他們鄉里的規矩,一旦拜別爹娘離家,便意味著離家獨自立業,從此不再依靠爹娘和宗族.

葉秦算不得立業,但也算是獨身一人外出闖蕩了.

所幸,同村一起結伴出來尋食的還有另外四五個八到十歲的孩,其中以葉秦的年齡最大,經驗最多,所以由他帶著眾孩.

這大半年,他們在竹岐縣城各地的鄉野村鎮流浪,因為沒有足夠的食物,以及野外野狗豺狼的襲擊,在路上已經死了三四個,只剩下葉秦和成大牛還活著.

大牛比他要一歲.

昨天凌晨,他們在荒野上的一處涼棚睡覺.兩人正熟睡的時候,涼棚被一條餓的發昏的老野狗鑽了進來,把大牛的腿給咬傷了,要不是葉秦及時驚醒過來,用石頭木棒把老野狗狠狠砸跑,大牛差點丟了命.無論如何,他和大牛都不能再死了,否則孤零零一個人更難在這個世上活命.

葉秦忍著雙手的疼痛,刨著,想著.已經刨了一尺來深,卻還沒刨出可以吃的老樹根來.

老樹已經枯黃,它的根能不能吃,誰也不知道.但是總得試一試,附近幾乎找不到其它可以吃的草根樹皮.半年的大旱,幾乎把所有的草樹都曬死了.

終于有一段老根被挖出來了,還新鮮,有濕氣.

啊,葉秦驚喜的用鈍瓦礫猛的戳打老根,好半天才挖出其中的一截,咬了一塊濕潤的樹皮下來,爬到成大牛旁邊,把成大牛搖晃醒來,喂他吃.

成大牛聞著樹皮濕氣,迷茫睜開眼睛,竟然從半昏厥中醒了過來,勉強嚼了一點樹皮,卻是沒力氣吃下去.

葉秦連忙把樹皮嚼碎了,塞進他的嘴巴里去.

不吃,就要死.

成大牛吃了點樹皮,終于喘過氣來,恢複了一點精神,清醒了些.

靠著這一截樹根,讓葉秦和成大牛又多活了大半天.

雖然吃樹皮會讓他們胃腹有些疼痛,但是總比餓死好.兩人在老樹根遮蔭處休息了半天,等太陽漸漸西落,不再毒辣的時候,葉秦攙扶著一瘸一拐的大牛向東走著.

天要黑了,荒郊野外有許多俄的發慌的野狗和豺狼,不安全,必須去可以住人的地方.

葉秦帶著大牛去昨天他們住的那座涼棚,那座涼棚在東面數里外荒坡的驛道旁邊.

驛道經常有商人和馬匹經過,饑渴了要喝水.白天那里會有一家從附近鎮上來的酒家,專門賣給沿途經過的客人茶水和酒肉.

不過為了避免遭遇盜賊,酒家每天晚上都會離開,涼棚空了,他們正好可以住在涼棚里面,躲避野狗豺狼.而且還可以從地上撿到一點點客人丟棄的剩菜飯,當作晚飯.

這半個月來,葉秦兩人晚上都住在那里.

傍晚,天空出現晚霞的時候.

葉秦扶著大牛來到了那座涼棚的一側,蹲在旁邊一處亂草叢地上歇息.這座涼棚,是一些竹子搭建成的一間簡陋的竹房,門口是露天大棚,棚下有十多條茶桌椅凳.

現在涼棚里的酒家主人還沒有離開,酒家老頭,一名年輕的二正在忙碌,招呼十多條身穿一色青褂袍的提刀漢子.這一群漢子在涼棚內嘈雜嘶嚷,交杯換碗,大口的喝酒吃肉,熱鬧非凡.

葉秦聞著涼棚前飄出來的酒香味兒和肉香味兒,饞的要死,但是只瞄了一眼,便驚懼趕緊縮回頭,不敢再多看半下.這些瘦煉精干的漢子都穿著官差的衣服,是竹岐縣城的官差.

他當初剛從鄉下出來尋食的時候,還差點把這些穿著衙役官服的官差當成好人.但是這大半年下來,在縣城和好幾個村鎮討過飯,見得惡事多了,對這些人極為畏懼.

如果是盜匪還好些,沒有錢財,也不會隨便殺人害命.這些官差可比盜匪狠多了,要是看誰不順眼,把往死里打,打死了割了頭還被算成盜賊頭顱送去縣城領功.

葉秦窮的只有一條遮體的破麻布,是甯見盜匪也不願意見到官差.

成大牛餓的犯迷糊了,沒看清那些漢子是官差打扮,想爬過去討些吃的.

葉秦一驚,趕緊一把把他給扯了回來,摁住大牛的胳膊.大牛使勁力氣掙紮,想出聲什麼.葉秦慌忙一把又捂住他的嘴巴,拼命使眼色,別過去找死.

大牛本來就比他,又受了傷,掙紮了一下沒掙脫,沒力氣了,只能迷糊著躺下休息.

兩人在涼棚外旁邊的隱蔽處縮成一團,盡量不引起這些官差的任何注意.

葉秦看了一下天色,太陽也快下山了,這群官差吃飽喝足,相信不會在這荒郊野外久待.等這群官差走後,他或許能找到點遺漏下來的東西.

他心中暗暗歎了一聲.這種挖樹根過活的日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盡頭.

涼棚下,傳來漢子們熱鬧的喧笑聲音.

被眾漢子圍聚在中間,一名相貌削瘦枯黃的中年官差,頗有威嚴,顯然是眾官差的頭目.

中年官差咕嚕咕嚕灌了一口酒,摸去胡須殘留的酒水,大聲道:"真他娘的晦氣,那一伙強盜也真能跑,從竹岐縣城跑了數十里,逃到這鳥不拉死的鬼地方,把咱們兄弟差點累死了.兄弟們多吃一些酒肉,晚上還要摸黑趕路,盡早抓住那群強盜."

葉秦藏身在涼棚一側亂草窩中,和涼棚內坐著的眾官差隔了十多步,他們的話一字不差的都落在他的耳朵里.

眾官差們紛紛討好那中年官差.

"這此還多虧了李爺親自出手啊,否則這群強盜早就跑的不見蹤影了.咱們辛苦一些不要緊,但是不能讓那伙強盜逃了,以免讓李爺一番辛苦白費."

"不錯,只要抓住那伙強盜,割了賊人的腦袋回去領功,李爺少不得可以得到一筆厚賞.咱們兄弟們也跟著沾光得些好處啊!"

"李爺不虧是咱們縣城的頭號捕頭,每次出手絕不落空.這次咱們也是托了李爺的福啊!"




上篇:正文 0 上架公告     下篇:2 采藥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