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8 以身試藥  
   
8 以身試藥

8 以身試藥



接下來的十多天下來,每天各二十人,已經數百名孩童被抓入木屋試藥.

只是過關的孩童寥寥無幾,十個中能有一二個過關,便算不錯了.沒過關的,要麼死,要麼中毒,被驅逐出府.這些過關的孩童,才被留在采藥堂內.

只剩下的三四十個還沒有試藥的孩童,還留在院子中.

這些孩童,每天傍晚的時候都有一碗稀飯,幾個饅頭.葉秦也在其中,他成功躲了十多天,一直拖到現在也沒有去試藥.現在他吃稀飯饅頭,已經是根本不知道滋味,每天都在琢磨著,怎麼才能拖延時間,想出辦法過試藥關.

在剩下的孩童幾乎都非常機靈,躲閃的本事不亞于葉秦.

這天,葉秦被一個來自縣城的平民孩童給陰了,把他推倒在地上,結果被一個錦衣少年給抓了雞,拎到了高台,在張大總管面前,摁下生死契手印,然後扔進了一間木屋.

木屋里並不大,只有一張桌子,兩條凳子,一個身穿青袍的中年漢子.桌子一個木盤子,里面不多不少,正擺放著一百株不同的草藥.桌上還放著一個大香爐,里面有許多燃盡的香塵.

那個中年漢子坐在凳子上,冰冷的看著他.

"子,試藥的規矩你應該也知道,我就不多了.挑一株吃吧.吃完一株,一炷香時間之後,再吃第二株,一直吃到九株以上.九株以下中毒,不要奢望本藥師會出手救你,你將會直接趕出府.九株以上沒中毒,便是采藥堂的人了."

葉秦一下認出了這青衣漢子,竟然是他曾經在采藥堂大門處見過的王采藥師,不由大吃了一驚.沒想到是這人親自監督試藥,心中憤恨,又有些畏懼,心翼翼的黏屁股沾在凳子上,低頭看著桌上那些草藥.

他的心中已經亂成一團麻.

這里一百株草藥,有五十株有毒,占了足足一半.普通無毒草藥三十株.療毒草藥二十株.

隨便撚一株出來,都有一半的可能是毒草藥.

除非他能夠認出哪些草藥是毒草,那些不是毒草.

可是這些稀奇古怪的草藥,他哪里認得?

只要不心吃了一棵毒草,重則立刻身死,拋尸荒野.輕則因為中毒被趕出府,他也不可能有錢去縣城里的醫館,藥鋪進行醫治.

葉秦的心中難免有一股淒涼和悲哀.

大牛還沒能進采藥堂,便因為腿傷,被這王采藥師掃地出門,流落縣城生死不明.

他現在進了采藥堂,但是卻面臨生死關,離死也不遠了.

悲憤之下,葉秦漸漸忘了恐懼,反而鎮定下來,盯著木盤中的草藥.

對于草藥,葉秦並非完全無知.

他是鄉下普通獵戶出生,才八九歲的時候,便曾經跟隨老爹上山打獵,做幫手.三年下來,少也進過一二十次深山老林,每次會在山里待上長達十多天,甚至一兩個月.在山林里,餓了都是挖野菜吃.如果不心受了皮肉擦傷,也會弄點可以止血的草藥來敷上.

老爹還想著以後讓他也當獵戶,學會糊口的手藝,所以教會了他辨認一些草藥.要不是今年大旱,山林獵物稀少,他恐怕還留在鄉下做他的獵戶.

葉秦瞪大了眼睛看了盤中上百味草藥,仔細的分辨.老爹教給他辨認過的草藥,有幾種跟這里的草藥相同的,不過時間隔得久,他把一部分草藥都忘了.

葉秦絞盡腦汁,回憶著過去曾經嘗過的草藥,發現其中幾味竟然是他曾經吃過的療毒草藥.他把那三味自己曾經吃過的療毒草藥,先挑了出來,放在靠近自己的這邊.

王采藥師拿了一柱香,在桌上的香爐里插上,點燃了,然後冷眼看著葉秦的舉動,也不催促.

葉秦把吃過的草藥挑出來後,剩下的幾乎全不認識了.猶豫了一下,開始給剩下的草藥分類.他不認得這些草藥中的絕大部分,但是知道一點點常識.

老林里的那種彩色的草藥,非常鮮豔的草藥,腥臭刺激氣味的草藥,有惡臭的草藥,這些種類是毒草的可能性很大.還有,深林里最毒的是蘑菇,死的最快,不認識的絕不吃.

葉秦把盤子里,帶著鮮豔色彩,惡臭,腥味的二三十株草藥,包括幾株蘑菇,不管有毒沒毒,先心的撥弄到遠離自己的地方,以求保險.

剩下的六七十株草藥,他也不敢保證剩下的絕對沒有毒.因為老林里有些草藥,就算無臭,無色,也有劇毒.他拼命回憶自己見過的草藥,挑出自己有些印象的普通無毒草藥.

王采藥師有些詫異.

他這十多天已經監督過不下三四十個孩童試藥,許多孩童都是閉著眼睛拿了一株,任命往嘴巴里塞,完全靠天來賭命.少數孩童認識一些草藥,也只挑見過的來吃,沒見過的不去碰.

像眼前這子挑的這樣仔細認真,還給有毒草,療毒草藥,普通無毒草藥分門別類分開,倒是不多見.盡管其中很大一部分草藥都分錯了,原因恐怕是在這子不認識這些草藥,而不是分類的方法錯了.這足以見得其心智在中上之列,非一般孩童可比.

王采藥師暗暗滿意.

采藥堂的"試藥"測試,表面上測試的是是否認識草藥,但是真正測試的卻是膽識,心智,冷靜.面對生死的勇氣,是愚蠢還是機智,在誤食毒草,中毒,陷入絕境的生死關頭,是否還能保持頭腦冷靜清醒.

身為采藥人,往往要一個人獨闖極其危險的絕地,去采集珍貴的草藥.在那種九死一生的孤獨之地,沒有別人可以幫助他們.辨識草藥固然重要,但是心智,冷靜,比辨識草藥更重要,如果不夠冷靜,就算能辨識草藥,在絕境之地陷入慌亂,也是死路一條.

參加試藥的孩童,只要在膽識,心智,冷靜中占了任何一個,其實就算沒有吃夠十株草藥,也會被破格錄取.

至于那些胡亂往嘴里塞草藥的,不把自己的命當命的,靠僥幸和運氣來過關的,一旦誤服毒草就心理崩潰的,都直接淘汰,那些孩童就算進了采藥堂也遲早是個死.

一刻鍾下來,葉秦從一百株草藥里,挑出了其中的三株療毒草藥,四株普通草藥.這七株,他有很大的把握,吃了應該不會中毒.

但是,還缺了兩株,才能湊夠九株.

葉秦額頭上開始冒汗.

這兩株草藥,只要一株有劇毒,也足夠讓他丟了命.

"一炷香時間快到了,立刻吃一株!"

王采藥師冰冷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並指了下香爐.

葉秦愕然抬頭朝香爐看過去,原來這香是用來計時用的,不知不覺中,香爐里的那一柱香已經快點完,即將熄滅.

他只好拿起一株已經辨認出的普通草藥,塞進了嘴巴里.心中帶著一絲驚懼,祈禱自己別弄錯中毒.

見葉秦吃了一株草藥,王采藥師立刻取出第二柱香,在香爐里點上.

煙霧繚繞,每隔一柱香,葉秦便被逼著吃一株草藥.

時間在一點一點的過去.

轉眼,香爐里已經燃盡了五柱香,葉秦也吃了四株普通草藥和一株治療草藥,手里還剩下兩株治療草藥.但是他心中越發的發急,因為他還沒能從剩余的一大堆草藥中,挑選出他心里有把握可以吃的無毒草藥.

葉秦心慌.

怎麼辦?

這個時候,葉秦忽然怔住,看著他手里的兩株療毒草藥!

他想起了一件事,記得張大總管曾經,如果吃夠五十株到七十株草藥,便可以直接拜在副堂主的門下.

可是,張大總管明明又這里有五十株毒草,會中毒的.那麼怎麼可能吃夠七十株草藥?

葉秦突然心中一動,莫非毒草其實也能吃?這里的二十株療毒草藥,可以治療二十株毒草的毒,加起來便是七十株!?對,一定是這樣的.否則不可能有人吃夠七十株草藥而不死.

他把目光移到被他撥的遠遠的毒草中.

葉秦認得手中的二株療毒草,自然認得它們相對應的毒草.毒草和治毒草,本身就是一對的,先認得毒草,才可能對症下藥吃那療毒草.

否則光是認識那療毒草,有什麼用?

葉秦立刻伸手,把那兩株毒草取了過來.這兩株毒草其實都是鄉野間尋常見的毒草,毒性並不烈.偶爾會有畜生吃草的時候吃了,會中毒生病.人吃了同樣也會中毒.

王采藥師微微動容,頗有深意的看著葉秦.

不多不少,剛好九株.

用療毒草來解去毒草的毒,是被允許的.

再吃一株達到十株,便達到了進入采藥堂,成為采藥童子的最低下限.

這最後一株,有毒無毒已經不重要,采藥堂都會醫治.

之後每多吃一株,在采藥堂的待遇便能高上一分.

在這次試藥中,葉秦一共吃了十一株草藥,在第十一株的時候中了毒,但是他又沒有在那堆療毒草中找到相對應的解毒草藥,被王藥師中止了試藥,並替他解了毒.

王采藥師冷漠的聲音道:"做得不錯.從現在起,你便是采藥堂的記名采藥童子,也是本采藥師的弟子.等明天所有童子的試藥結束之後,你和其它過關的童子跟隨我進行訓練."

"是!"

葉秦心的掩藏著心里對王采藥師的憤恨,非常老實的應聲點頭,退出木屋.

到底,他也就是個十多歲獵戶出身的孩,剛剛渡過死門關進入采藥堂,成為一個采藥童子.而這王采藥師地位尊崇,光是那些看門刀手,錦衣少年們對王采藥師的恭敬態度,便能看出來,他不可能對王采藥師造成任何一丁點的威脅.

要是露出半點憤恨的神色,也就是找死而已,根本無法為大牛討回任何公道.

走出木屋的時候,葉秦只感到自己渾身上下像是被水淋了一樣濕透了,腳下虛浮無力.他現在沒有任何欣喜,只想立刻找一個地方睡上一覺,補回這幾個時辰消耗的體力和心力.

一名傲氣的錦衣少女領著他去一處庭院休息.

而下一個等待試藥的孩童,被錦衣少年們抓住,驚恐亂叫中被送進王藥師所在的木屋去試藥.




上篇:7 恐怖試藥     下篇:9 同門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