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7 死亡采藥人  
   
17 死亡采藥人

17 死亡采藥人



一個月後.

采藥堂,院石屋.

"也不像想象中那麼危險嘛!咱們這一個月進了一趟山,幾乎沒干什麼,便輕輕松松就拿了二百多枚銅幣的獎勵.三年的采藥童子鍛煉期很快過去,也能積下不少的銅錢.等咱們成了采藥學徒,掙的肯定更多,討個漂亮的媳婦是沒問題!"

馮得意的拋著一個鼓馕馕的錢袋,在葉秦面前喜滋滋的著.

因為馮四處"飄蕩",偶爾也采到一些低級的草藥,所以他拿的獎勵錢是四人中間最多的一個.楊一成,錢若秀,孫瑩少一下,也有一百四五十多枚.葉秦背著草藥簍,一棵草藥也沒有采到,只得了大約一百多枚銅幣的辛苦錢.

回到縣城之後,謝澤按照他們做的貢獻,發了獎勵.

葉秦笑了笑,有些苦澀.

誰讓他練的是吃苦耐勞功呢.在采藥童子鍛煉期,他是眾人中間收入最少的一個.三年以後成為采藥學徒,只怕結果也會一樣.原因很簡單,他煉的內功並不是太適合采藥.馮練得是輕功,是最適合的一個.

"砰"的一聲,楊一成從外面推開木門進來了,臉色陰沉的難看,目光失神.一不發,爬上他的床,躺在床上背對著他們,也不話.

"咦,大師兄,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大的火氣?"

馮奇怪的叫道.

葉秦看了一眼,也暗暗奇怪.認識楊一成這麼久,還從來沒見過他發過這樣的脾氣.這才從外面剛剛回來二天呢,還得了一百枚銅幣,怎麼今天晚上出去一趟,回來他的緒怎麼便無緣無故變得的這樣糟糕.

錢若秀,孫瑩二人這時也跟著從外面走了進來.

葉秦和馮不由看向她們兩個.

錢若秀嘴唇有些發白.

"死了,死了兩個!"

馮大驚"死~,什麼死了兩個?"

"另外的幾個出去采藥的隊已經回來了,但是死了兩個采藥童子.其中有一個還跟大師兄認識,是和他從長大的伙伴."

錢若秀眼眶泛淚.

竹岐縣城就這麼大,縣城里的很多孩都是相互認識.縱然沒什麼交,但是多少也見過.

馮呆了,好半響回不過神來.

葉秦也怔住了.這才一個月,便死了兩個.三年鍛煉期結束之後,他們這批四十多個采藥童子,能活下多少?

葉秦不由的感到身上似乎有些冰冷,石屋里的空氣都陰寒了幾分.

采藥童子九死一生,這不是謠傳.

葉秦並沒有被這個噩耗給嚇住,冷靜的詢問.

"那兩個采藥童子怎麼死的?"

錢若秀搖了搖頭.

"不知道,那些隊的采藥童子回來之後,臉色比大師兄還沮喪,卻什麼都不肯.不過聽他們的語氣,似乎是采什麼珍貴藥材的時候摔死的."

葉秦搖了搖頭,笨蛋也知道他們是采藥摔死的.否則練了大半年武功的采藥童子,而且還有武功更強的采藥匠帶著,哪里有這麼容易死.

他道:"必須要知道他們究竟是怎麼死的,才能想辦法避免再出危險.四師妹,五師妹,你們是縣城人,熟悉這里的況,你們再去跟認識的采藥童子問一問,具體是怎麼一個過程."

楊一成突然翻過身來,眼睛中有幾絲腥的血絲."不用去問,我知道他們怎麼死的!"

葉秦驚訝的看向他.

楊一成恨恨的道"我跟那兩個隊的童子都認識,其中一個隊他們在一處幽谷的峭壁上發現了一株上百年的珍貴烏草.但是哪里幾乎是懸空的陡峭,而且山岩非常鋒利,風刀子很厲,非常容易被割斷繩索.那個采藥匠自己不願意冒險,所以派了一個會輕功的采藥童子,結果一失手被刮下了幽谷的,丟了命.另外一個隊,在河谷發現了一株稀有的藥材,也是因為采藥匠不願意冒險,派了我那個會輕功的兄弟上去,結果失了手,一眨眼便被水給沖走了.這些采藥匠,一個個都不是好東西,拿我們這些童子的命,去換他們的安全!"

葉秦,錢若秀,孫瑩,聽了這話,不由的吃驚回頭望向石屋里邊的馮.

他們中間會輕功的只有馮.如果有那麼一天,那個謝澤采藥師也需要用人來頂替他去冒險采藥的話……第一個只怕便是馮.

馮早已經臉色慘白,被嚇傻了,抱著頭不敢聽下去"怎麼會這樣?這不是好好的嗎,好好的為什麼要死人?"他先前拿了二百枚銅幣的愉快心,已經完全沒了.要是丟了命,要這點錢有什麼用?

葉秦默然.

他想到了一個更遠的問題.馮要是死了,下一個誰頂替?估計是錢若秀和孫瑩中間的某一個,她們的身手靈活敏捷.然後是楊一成和只有體力的他了.每多死一個,他便危險一份.

所以無論如何,必須保住馮.只有馮不死,大家便都安全.

葉秦將這個想法跟錢若秀,孫瑩,楊一成了,她們也都贊同,願意盡力保住馮.

在縣城里休息了兩三天.

謝澤要入山采藥,他們五人自然也要跟隨著再次出發,進入深山采藥.不過,這一次他們再也沒有半點閑逸致,而是心思沉重,不時的偷偷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了一下謝澤,似乎他是個吃人的惡鬼一樣.

特別是馮,心極其低落,根本沒心思施展輕功去撿取什麼草藥.他恨不得自己根本不會輕功,免得死的快.

楊一成,錢若秀,孫瑩也沒有什麼心思去捕捉蟲蛇野獸.

雖然他們都僅僅只有十一二歲,但是貧苦出身,大多都是吃苦頭長大,在某些方面已經較為成熟.對那些懷有惡意的人,都十分警惕.

謝澤已經看出他們的怪異表,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是根本沒有理會,不疾不徐的行走著,只是偶爾暗中冷笑一聲,心中暗道:提防我又怎麼樣?該要用到你們的時候,自然會用到.還能反抗不成?

只有葉秦,背著草藥簍跟在謝澤身後五步之後,始終低調.

春去冬來,一年又一年.

三年采藥童子的鍛煉期,很快過去.

這三年,有的時候一個月會死好幾個采藥童子,有的時候幾個月下來也未必死一個采藥童子.這完全看他們是否會遇到珍貴的藥材,藥材生長的地點是否極其危險,以及被派上場的采藥童子是否會失手.如果沒有出現上面三點,正常況下是不會死人的.

最初的一年,采藥童子經驗不夠,死的最多,足足有七個.後面的兩年,死的人數明顯開始減少,但是一年下來總有那麼幾個.

葉秦這一隊稍微幸運一些.

這三年下來,謝澤只讓馮頂替過五次.

馮膽子,在楊一成的鼓動下,知道自己擺脫不了頂替的命運之後,悲憤之下便玩命的苦練輕功,硬是把梯云縱給練到了第三層的境界.以他的喜好玩鬧的性子,能練到第三層境界也不容易.

再加上葉秦,楊一成,錢若秀,孫瑩等人的全力幫助,撐過了三年的童子鍛煉期.




上篇:16 進山     下篇:18 分道揚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