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8 分道揚鑣  
   
18 分道揚鑣

18 分道揚鑣



三年鍛煉期過後,所有活下來的二三十余名采藥童子,經過采藥堂季副堂主的評定,在采藥師們的主持下,殺雞祭神,進行交刀儀式,正式晉升為采藥堂的采藥學徒.

葉秦從王采藥師的手里接過一把象征性的采藥刀,心的貼身收藏好.有了這把刀,也意味著他已經出師,有資格獨立或者結伙外出采藥了.

隨後,季副堂主宣布了采藥學徒必須遵守的規矩:成為采藥學徒之後,采回來的藥材,必須上繳給采藥堂,然後由鑒定師鑒定藥材的價值,會按照草藥價錢的百分之五,進行獎勵.

每個月有最低采藥限額──五枚銀葉子份量的藥材.

(這里指的是采藥學徒采藥後,可獲得獎勵的錢,而不是指藥材本身的價值.藥材的價值遠遠超過這個數.後文的計算,不特別指明的話,通常況下也都指的是獎勵的錢.在武國,一百枚銅幣可以換一枚銀葉子,一百枚銀葉可以換一枚金葉.)

連續兩個月達不到最低限額,將被懲罰,輕則減少獎勵額度,重則刑堂處置.

如果每次入山采集的藥材很多的話,采藥堂將會逐漸提高獎勵額度百分之六到百分之十,甚至獎勵一些采藥堂煉制的極珍貴的藥品,在關鍵的時候可以保命.獎勵額度超過百分之十,可以晉升為采藥匠,那個時候獲得獎勵將會更高,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達到百分之二十的時候,有資格晉升為采藥師.

眾采藥學徒們十分欣喜.

以前跟隨采藥匠出去采藥,每個月只能得到一二百枚銅幣的辛苦獎勵.而以後自己出去采藥,價錢是按照采集到的草藥價值進行評定的,獲得的收入肯定能夠遠超過以前,最少能有五百枚銅幣(五枚銀葉).

有了這個刺激,剛剛晉升為采藥學徒的眾少年,紛紛心急著去采藥.

楊一成,葉秦,馮,錢若秀,孫瑩等五師兄弟,也相約組團去采藥,路上好相互照顧.

葉秦在離開之前,去了一趟楊家鐵鋪,和成大牛告別.成大牛跟著楊老爹打了三年的鐵,肌肉已經變得相當結實,再也不像當初那個弱不經風的孩了,每月能夠靠打鐵掙一點錢,至少能夠養活自己了.

葉秦欣慰,就算自己不在,大牛也能夠活的好好的,這樣他也能放心的進山采藥.

隨後,五人離開縣城,前往數百里的深山老林中采藥.

依舊按照他們以前的組隊模式,葉秦一人背著草藥簍,擔著所有人的負重,走在中間.楊一成在前面開路,孫瑩在側策應,錢若秀和葉秦走在一起,驅逐蟲蟻.而馮則在周圍數百步到處亂飄,撿取一些低價值的草藥.

沒有了那個謝澤采藥匠,不用再擔心會被派去冒死頂替采藥,他們這一路上顯得非常輕松愜意,談聲歡笑,並不會特意去危險的險峰峽谷冒險.

對于葉秦來,負重已經是一個很輕松的活.修煉了三年多的《坐忘經》預篇,讓他體內的那一絲氣息漸漸壯大了好幾分,每次恢複的體力也增加了一倍.這三年的心法鍛煉,讓他在體力上又有了長足的進步,精神上也相當充足.

十多天下來,他們就像游山玩水一樣,多少有些散漫.

葉秦有些擔憂.

他每天晚上都會計算一下草藥簍里草藥的價值.計算藥材的價值,是采藥人的最基本的能力之一.

因為眾人並不認真采藥,到現在為止采集到的藥材並不多.他仔細算了一下,五個人平均分下來,也就是每人一枚多銀葉的藥材,離五枚銀葉的最低限額還差的遠.但是時間上,卻已經過了一個月的三分之一.

葉秦把這個況跟眾人一,楊一成,馮等人頓時驚跳起來,錢若秀和孫瑩也露出驚容.

這可不是事.

要是第一個月就沒能完成任務,那麼下個月就危險了.采藥堂的刑罰,不是用來開玩笑的.他們親眼見過刑室內的血淋淋的人皮,被抽筋拔骨的血人,都是因為觸犯了某些堂規而遭到懲罰的門徒.有的是任務沒能完成,有的是私自將采集到的藥材販賣給了別人,有的是叛幫被抓回來的.

散漫的氣氛頃刻間消失不見,他們接下來的幾天,不得不急匆匆的去一些有些峽谷絕壁等,危險,但是可能有珍貴藥材的地方進行冒險,盡可能的多采集一些草藥.

在這些危險的地方,第一個被派上場的還是馮.因為他的輕功最好,身手最為靈活敏捷,他出手采摘絕壁上的藥材最有把握.

馮頗為不滿的抱怨,但是其他四人一致要他去,他不能不去.

這樣一來,葉秦背著的草藥簍里的藥材,也開始漸漸增多.時間快滿一個月的時候,他們不得不離開深山,往竹岐縣城回趕.順便在回來的路上荒郊野外采了點低價值的草藥,用來湊數.

盡管這樣,快到縣城的時候,五個人把草藥簍里所有的藥材都倒出來,分成五堆,最後仔細清算了一遍,草藥簍里大約是二十一枚銀葉稍微多一點的藥材.就算往高了估計價錢,也頂多是二十二枚銀葉,至少還差了至少三枚銀葉的草藥.

五個人面面相覷.

也就,只有一個到兩個人可以完成采藥任務,而剩下的三個肯定完不成這個月的采藥任務.

誰拿五枚銀葉的草藥,誰拿四枚銀葉草藥?

"我要拿五枚銀葉的.里面有價值的草藥,至少其中有一半是我拿命去采回來的!"

馮憋了一會兒,開口便要五枚銀葉的草藥.

眾人默然.

馮冒的險最大,要拿五枚銀葉,他們是沒意見的.

但是剩下的,誰多拿一點?

楊一成,錢若秀,孫瑩三人都有意見.楊一成自己一路上驅逐豺狼虎豹,見山開路,要多拿一點.錢若秀她路上捉了許多蟲蛇藥材,藥材中很多是她找到的,她要多拿一點.孫瑩她殺的野獸也不少,為什麼她要少分?

關系到這個月的采藥任務能否完成,卻是誰也不肯輕易的讓步.

葉秦只是在一旁,默然的看著.因為他幾乎根本沒有采過草藥,背一個草藥簍也談不上是多大的"貢獻".他也不想為了那點草藥,加入這種爭執.

他看著三人吵來吵去,心中突然生出一絲黯然.縱然是師兄弟姐妹,三年來曾經為了保命而齊心一致,但是在緬甸殘酷利益面前,卻也爭執起來.

幾個人結伙一起去采藥,雖然方便,卻容易為了分藥是否公平而傷感.

或許,是該考慮獨自一人去采藥了.

有這個想法的,並不是只有他一人.

回到縣城采藥堂之後,所有的藥材被送去內堂的鑒藥處清點藥材的價值,葉秦,楊一成,錢若秀,孫瑩采藥量只達到四枚銀葉.因為是第一個月,從輕發落,每人只遭到十鞭子的責罰,並還被扣了一枚銀葉,只發了三枚銀葉.

馮一人因為采藥足夠,而免遭處罰,得了五枚銀葉的獎勵.

五人回到他們住的石屋.

馮第一個提出拆伙,他自覺地自己一個人去采藥,完全可以采集到更多的草藥,不用被其他人拖累.

楊一成冷眼瞧著馮,冷哼一聲:"你只學了輕功,要是遇著豺狼,我看你怎麼自保!"

馮毫不在意:"當我傻啊,我打不過,難道我不會跑啊?憑我的輕功,什麼豺狼能追上我?"

楊一成沒再多什麼,他也決定一個人去采藥,憑他的一手撕狼裂虎的外家功夫,哪里去不得.

過了兩日,再去采藥的時候,五人各自背上了行囊,分道揚鑣.

錢若秀和孫瑩決定兩人一起去采藥,臨走之前她們還詢問了一下葉秦,問他是不是和她們一起去,人多也好照應一下.看她們的流露出來的表,卻是同葉秦.因為葉秦是五人中間最弱的一個,要武力沒武力,要輕功沒輕功,只是體力足,走的久而已.她們要帶上葉秦,多半也是出于同.

葉秦苦笑,淡淡的搖了搖頭.三個人走的話,分藥的時候,他還是個墊底.他還是決定一個人走,試一試運氣.

而且,葉秦心中也有一股傲氣,不相信自己會比其他四人差多少.

實際上,過去跟隨謝澤采藥匠,他跟在謝澤五步之後長達三年,對謝澤觀察藥,采藥過程中的一舉一動都默記在心里,學到的實用技巧最多.相比之下,楊,馮,錢,孫四人因為四散開來,反而學到的少很多.




上篇:17 死亡采藥人     下篇:19 鷹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