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0 灰蛋  
   
20 灰蛋

20 灰蛋



今晚沖榜,大家幫幫忙,o(∩.∩)o…,所有發都加精華!

-----------

葉秦心中暗暗估計了一下價值,那株葉瓣上有一滴露的草,或許能值得個一枚銀葉左右.這個價值,足以讓他冒險一試了,這可以讓他後面幾天輕松很多.

葉秦又飛快的扭頭打量了周圍的天空,發現有幾只老鷹在遠處的蔚藍天空盤旋,並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他不由暗喜,自己只要在下降二三丈,便能站到那塊凸起的岩石上.

他松了一下腰間的細繩.雙手緊抓粗繩索,緩慢的往下移動.

片刻功夫之間,葉秦已經一腳站到了那塊岩石.他先把附近的幾株普通草藥采摘了,放進掛在腰間的草藥簍里.然後往岩石的邊緣蹭過去,准備動手采摘那株露滴草.

近在咫尺,望著這株草的時候.

葉秦心中生出一股怪異的感覺,這株草似乎蘊含著某種神秘的靈氣,令他無法自抑的生出一股驚豔的感覺.

他暗暗好笑,連忙甩掉腦袋里的胡思亂想,集中精力挖草藥.

采摘這種稀有的草,必須十分心.因為不知道藥性,無法知道它最有價值的部位是在葉上,莖上,還是在根部.所以他准備整株,連根帶泥,都挖起來.

葉秦熟練的從右腿綁帶處拔出一柄綁著的采藥刀,心謹慎,沿著那株草的根部,一點一點的往下挖泥巴,避免傷及它脆弱的根系.

出乎他的意料,這株草根上的莖葉才僅僅是他的拇指大,但是根須卻有近半尺長,足足半刻鍾,才把它連根帶泥一起挖出來.

啾──!

身後的天空傳來一聲尖銳的鷹啼叫聲.

葉秦聞聲一驚,心中驀然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覺.自己太專注挖這株草藥,耗的時間太久,竟然忘了這是鷹巢.他才剛回首看去,便瞥見一只灰色影子從半空中帶著一股凌厲的狂風襲來.

葉秦想都沒想,手腕一翻,采藥刀反手便迅猛的朝那灰影刺去."噗哧",那灰影沒能躲開,也不知道被刺中了那里,淒厲的慘叫一聲,帶著葉秦的采藥刀一頭栽下了懸崖,落在了密不可見的深山峽谷中.

葉秦也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氣,幾乎撕裂開了嘴巴,那灰影臨死前翅膀猛烈的一拍,把他整個右手手臂都打的幾乎骨折,還有幾道被厲爪抓出的深深的血痕.

他忍著右手的疼痛,不敢耽擱.左手一把抓住那株綠色草,塞進了腰間的草藥簍.隨後准備立刻往上攀登.這里有好幾個鷹巢,可不只一只老鷹.必須盡快離開.

那只灰鷹臨時的慘叫,已經驚動了周圍的灰鷹.

天空中鷹鳴大作,數道灰影朝他所在的位置急襲而來.

葉秦在這個時候已經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也沒時間去後悔,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在一群灰鷹的圍攻下,攀上山頂去,自己已經處于死地,必須回身應戰,不是他死便是鷹群亡.

他心一橫,反而背靠岩壁站在那凸起的岩石上,用粗繩索死死的拴住自己,並拿出了自己最後的武器──一把掛在後腰有些鈍卷的砍柴刀.

正面對著那些灰鷹.

葉秦體內也在默默的運行,自丹田而生的那絲氣息經過右手臂,化解右手臂大半的鑽心疼痛.這套內功心法不僅僅只是給他很強的身體恢複能力,也讓他目光敏銳,身手敏捷,變得遠遠比以強很多倍.

雖然沒有學過強有力的攻擊型武功招數,但是最基本的砍,刺,劈殺動作,他異常的熟練.否則早就死在某條不知道名的山林老溝里了.

四五頭灰鷹朝他撲來.

葉秦幾乎在一瞬間,便已經看清楚了它們在半空中的滑翔軌跡.其中兩只飛的最快,距離他已經不足三十步,而後面三只則慢了一些.

各個擊破!

這是他頭腦中幾乎沒有遲疑便跳出的想法.

就在那兩只灰鷹及身的瞬間,葉秦瞧准了,手中的砍柴刀狠狠的朝身前橫劈了過去.撲哧,喀嚓,兩只灰鷹被他一柴刀給劈成了兩半,落下山崖.

而他也被兩只灰鷹迎面的猛烈撞擊給一下結實的拍在岩壁上,整個身體就像遭到兩只巨大的鐵錘撞擊一般,那股撞擊比大師兄的拳頭還要硬上幾分,咽喉一口鮮血上湧噴灑了出來,單腳撲通一聲半跪在岩石上,頭腦中一片昏眩.要不是他身上還綁著繩子,只怕要一跟頭栽下山崖下去.

剩下的三只灰鷹見到自己的同伙在轉眼間身死,頓時被驚住,發出一陣陣悲憤蒼涼的呼嘯,在半空中盤旋.這幾只灰鷹鷹目血,憤怒和急躁,怒視著這個入侵它們巢穴擊殺了它們伙伴的元凶.

幾個呼吸之間,葉秦喘過氣來,他的眼睛布滿了血絲,目光中露出一股刺骨的殺意,單手抓著砍柴刀,和那三只灰鷹對峙著.

十歲之前,葉秦跟隨老爹數十次進深山打獵,便在深山里明白了一個很淺顯的道理,山林里只有最凶悍的野獸,才能生存下來,轉身逃跑的,只有死路一條.三年前,他帶著大牛在荒郊野外流浪的時候,便敢在半夜不要命的和貪婪的老野狗搏斗.現在他已經十四歲,體魄不知道比以前高了多少倍,又豈會懼這三只灰鷹.

只是葉秦剛才遭到猛烈撞擊,渾身近乎僵直.如果這三只灰鷹趁現在狂襲而來,只怕他要立刻被它們蒼勁有力的鐵爪撕裂成無數的碎片.

但是那三只灰鷹被他表現出來的凶悍給嚇住,沒能抓住時機發起進攻.三頭灰鷹不敢發起進攻,只是在鷹巢外盤旋.

葉秦也不敢攀登,把背部暴露給這幾頭灰鷹.

他抓緊時間,半跪在凸石上,默運內功心法,舒緩僵直的筋骨肌肉,恢複拼殺的能力.

對峙了幾個時辰,太陽漸漸落山,懸崖上刮起了刺骨的寒風.三頭灰鷹終于失去了耐心,再次發出悲憤的鳴叫,似乎知道自己敵不過這個占據它們巢穴的敵人,一振灰色的翅膀,轉頭朝遠方山峰飛去.

葉秦終于松了一口氣,松開了緊抓著砍柴刀的手,掛回到後腰上去,摸去嘴角邊的干涸的血跡.他再看自己全身,至少不下七八條鷹爪留下的血痕,早已經在大風中凝涸.

心中苦笑一下.

該死的畜生,今天自己可差點死在這里了.為了采摘那株罕見的草,幾乎把一條命都給搭上,真不知道這究竟值不值得.

葉秦占了這一片的鷹巢,驚走了這里所有的灰鷹,暫時是安全了.便盤膝在岩石上休息了片刻,恢複足夠的體力,准備天黑之前攀登上山頂上去.

輕松下來,鼻子上難免嗅到了一股鷹巢的腐臭味.

想到那幾只灰鷹差點要了他的命,葉秦痛恨之心頓起,伸手把那幾座鷹巢都給挖了出來,准備毀掉.讓他驚奇的是,其中一個鷹巢里竟然有一枚灰蛋.

"咦,這蛋有點怪,灰不溜秋的.也好,晚上正愁沒什麼好吃的呢,正好拿它來開胃."

他隨手那那枚蛋給塞進了腰間的草藥簍中.




上篇:19 鷹崖     下篇:21 化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