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1 化蛹  
   
21 化蛹

21 化蛹



嗚~,兄弟姐妹們火力支援啊,票票,偶還差1名就上榜了!感激不盡!

---------------

深秋的風,帶著刺骨的寒意.

葉秦手腳麻利的抓住繩索,沿著陡峭的岩壁往上爬,在天色徹底漆黑之前,攀登上了山頂,回到了他在山頂一塊巨石下的臨時住處.

山頂,夜風凜冽.

葉秦撿了一些枯柴和野草,燧火石點燃,在巨石下生起一堆篝火,架了鐵鍋,燒點水來喝.在火光照耀下,他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青色的粗布衣已經被撕開了好幾道口子,手臂,身上留下好幾道傷痕,不少黑硬的血痂.

看著滿身的傷,他再次苦笑,露出一絲苦澀.

身上一絲疲憊的倦意襲來.不過現在還不能休息,清理了一下傷口,從大草藥簍中找了一株最低級的止血草,嚼碎了,塗抹上去,忍著疼痛,咧著嘴巴.

做完這些,他又整理了草藥簍.清點了今天一天的收獲.這是他每天忙碌下來最大的收獲,也是他最快樂的時候.

葉秦清點完草藥之後,興奮的差點沒有當場歡呼起來.

今天一天在峭壁上采摘的草藥,足足值得上百枚銅幣,抵上平時三四天的采藥工作了.而且還不包括那株在凸岩邊緣采摘的罕見的綠草.看來冒風險,也有冒風險的好處啊.

所有的草藥被歸類整理,放入大草藥簍中.

葉秦最後拿著那株綠色的草,這株草被挖出來後,並沒有像其它草藥一樣萎靡,依舊是鮮嫩的,那滴亮晶晶的露珠都還在,甚至還散發著淡淡的草藥清香,讓他有一股強烈的一口吞下去的欲望.

葉秦強忍著這股欲望,愛不釋手的看了又看,卻始終沒辨認出它的准確價值,不由得有些懊惱.看來只能等自己回到縣城的采藥堂後,請內堂那些經驗豐富的鑒藥師,來鑒定一下了.

心的用一個皮袋子,把那株草的根部,連泥帶根須都給裝好.

咕嚕.

葉秦摸摸肚皮,感覺自己的腹中有些饑餓了.

掏出草藥簍里的那枚灰蛋,他嘿嘿笑了起來,露出一副惡狠狠的表,心中暗道:該死的扁毛畜生,敢抓我,差點害爺我丟了命,我吃了你們的蛋.

他用衣服仔細擦去灰蛋上的臭泥巴和枯草葉.

這枚灰蛋的外殼有些怪,上面似乎有幾個淡淡的痕跡,像是灰鷹無意中在上面抓出的灰白痕跡,又像是某種神秘的遠古銘文,痕跡的深處,偶爾閃過令人心悸的紫芒.

可惜葉秦肚子都快餓扁了,山頂又烏漆八黑,哪里回去理會這枚灰蛋有什麼怪異之處.

葉秦拿起蛋在砸了鍋邊輕輕的砸了一下,蛋殼立刻裂開好多條細微的裂縫,但是被里面一層薄薄的蛋膜包裹著,沒有流出一絲蛋黃來,足見他的手法之輕巧.

葉秦把蛋殼敲碎裂,把碎裂的蛋殼給輕輕剝開一塊,捅破薄膜,蛋殼貼著嘴巴,仰脖子猛吸一口,嗖!整個灰蛋蛋清連蛋黃,被他一口生吞了下肚,還打了一個呃,最後再把整個蛋殼內外仔細舔的干乾淨淨,一絲蛋清也不留,連蛋膜也一起下肚.對于食物,他是絕不浪費半點.

"真香甜,那群扁毛的蛋的味道還不錯!"

他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巴.

天色已黑,葉秦沒有注意到的是,這枚灰蛋的蛋殼雖然普通,里面的蛋清蛋黃卻散發著淡淡的灰色光芒,如神似幻,輕若虛無,又凝重如山岳,一溜進入他的腹內,消失不見.

乾淨的蛋殼,被他隨手丟棄在篝火邊.

葉秦吃了灰蛋,摸著肚皮心滿意足.

他在山頂巨石下鋪上一些稻草,熄滅了篝火,正打算躺下睡覺.突然感覺腹內出現一股磅礴的氣息,如同大海掀起千百丈狂浪一樣沸騰翻攪.他的身板,就像一座湖,根本無法容納這樣狂野的沖擊.

這是怎麼回事?

葉秦大驚.

難道自己什麼時候吃了毒物?

以他這幾年學習草藥的經驗,只有吃了劇毒,才會突然腹內如刀絞一般的疼痛.

可是自己今晚也沒吃什麼特別的東西啊.

莫非是那枚鷹蛋?

可能性不大.

不管是什麼野獸毒蟲下的蛋,幾乎都不可能有毒.老鷹蛋更不可能有毒,他從來沒有聽誰過這種離譜的事.排除了蛋,那麼唯一可能的,應該蛋殼上沾著某種劇毒的泥土毒物,沒有擦乾淨,被自己連帶著也一塊吃了下去.

葉秦腦海中本能的飛快分析出各種可能.

他痛的有些受不了,爬向大草藥簍,想找一些解毒的草藥來吃.雖然並不知道中了什麼毒,不過草藥簍里療毒的藥多.還有可以讓他嘔吐的草藥,把吃下的毒給嘔吐出來,減輕毒力.

但是他沒能爬過去,已經痛的差點在地上打滾,只想大喊大叫,將體內的滔天巨浪給發泄出來,以免痛的昏過去.

不能慌亂,不能昏過去,否則無法及時解毒的話,必死無疑!

葉秦死死的咬著牙關,拼命的朝意識中最重要的地方爬去,爬到了大草藥簍,伸手進去.這數年來,他正是靠著這種冷靜和求生的意志,才活了下來.

他靠著最後的意志,抓住了一株草藥,已經無法看清楚究竟是什麼了,只想拼命塞進口里.可是一股強大的氣流沖擊上他的腦門,慘叫一聲,昏厥了過去.

一切並沒有停止.

葉秦的肌膚上冒出熱氣,很快整個人被這股白霧蒸汽籠罩著,渾身青筋暴起,臉上露出痛苦而猙獰的表,渾身經脈不斷的鼓脹收縮,一股神秘的力量在他體內狂沖直撞,氣血沸騰,五竅流出一絲絲的鮮血.

甚至連他的周身也產生了一股漩渦,這股氣旋無風,卻自動,無數枯草,泥土,碎石,篝火堆中的未燃盡的干柴枯枝,點點未熄滅的的星火,被漩渦帶動,飛舞起來,環繞著葉秦,漸漸把他包裹成一團密封的枯草蛹.

葉秦整個人在密封的蛹里面昏了過去,手里還死死的抓著那株鮮嫩輕靈的草.




上篇:20 灰蛋     下篇:22 無盡虛空,灰霧,紫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