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26 緩慢的修煉  
   
26 緩慢的修煉

26 緩慢的修煉



王采藥師一番苦口婆心,威脅加利誘,也要逼迫葉秦去更加拼命采藥,這其中自然是有原因的.王采藥師作為師父,有權從徒弟采集的草藥中獲得一部分的分成.葉秦采集的草藥,百分之五的錢歸自己,百分之十的錢歸王采藥師,剩下的歸采藥堂.所以王采藥師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徒弟采的草藥越多越好.

葉秦對此心知肚明,只是低頭沉默以對.

一年下來他掙了六十枚銀葉,離一枚金葉購買一冊低級秘笈的錢都都還差得遠,沒有足夠的武力,他怎麼會輕易去冒險?藥是別人的,命可是自己的.為了采藥而丟命,這筆帳他怎麼算都覺得劃不來.至于楊一成和馮,他們要拼命那是他們的事.

葉秦苦惱的,不僅僅是每個月都會被王采藥師上一頓.

他更發愁的是自己的修煉進度.

在過去長達一年的勤奮修煉,他也僅僅讓自己的白光球的亮度增加了不足十分之一.按照這個速度來計算的話,也就他至少要十年的時間,才能讓光球增加一倍的亮度.

而《坐忘經?坐望無我》的最低級的第一層境界,至少要讓光球增加一倍才算圓滿完功.第二層,所需要的能量更是翻倍.

做一個簡單的粗略估計,練完第一層境界需要十年,練完第二層境界需要二十年,練完第三層境界需要三十年.

等葉秦把《坐望無我》最低級的第一層,第二層和第三層境界都練完的時候,他都已經是七八十歲的垂垂老朽的老頭,然後嗚呼哀哉了.

而他的壽命,僅僅是八十一年而已.

這個歲數,清楚楚的刻在他的本命元神碑上,每過一天,便少一天.雖然葉秦不知道這塊石碑上為什麼會有自己的壽命,但是這一年來,他早已經對那塊石碑深信不疑.

一想到自己將會在八十一歲的時候死去,葉秦心中便有一絲無力的恐懼感.對死亡的畏懼,這是人的本能,尤其是知道自己哪一天會死,這種恐懼感更甚.這跟他的勇氣大沒有任何關系.

在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死之後,葉秦對王采藥師的晉升采藥匠,在采藥堂混出個名堂,娶妻生子之類的事,已經興趣缺缺,提不起半點興趣來.

除了這些之外,葉秦的身體上也出現一些變化.

因為《坐忘經?坐望無我》的第一層至第三層功法,在修煉的過程中,要求收斂一切外泄的"氣息",以避免任何的元氣外泄.

第一層收斂外泄的"表",盡量避免表波動.

第二層收斂內泄的"緒",盡量避免緒波動.

第三層收斂"心力",盡量避免去做殫精竭慮,耗費心力的事.

這樣一來,可以起到收斂一切精氣神,加快修煉的效果.如果無法收斂的話,則會造成精氣神額外的損耗,一定程度上會減慢修煉速度.

葉秦現在剛剛開始修煉第一層,所以要收斂表.

這整年下來,不管是刮風下雨電閃雷鳴,烈日炎炎還是寒冬,或者是別人的冷嘲熱諷,他幾乎都維持著一個神態──淡漠.因為這種表能夠長年累月的維持,不用耗什麼力氣.

他也漸漸變得很少話,因為話多容易改變神態.

現在,葉秦心中緒縱然還在劇烈的波動,心力更加清晰敏銳在思考,但是表卻紋絲不動.

別人不清楚其中的原因,在那些認識葉秦的人的眼中看來,他無疑變得有些的冷漠,難以接近.

過去在采藥童子的三年期間,葉秦處事淡然,從不咄咄逼人,自有一股凜然的少年氣勢.既不像楊一成那樣爭強好勝愛耍拳頭,好像江湖中的混混大哥,也不像馮那樣斤斤計較一些瑣事,市儈味太濃.師兄弟五人當中,無疑是葉秦最好相處.

錢若秀,孫瑩這兩個師妹都喜歡悄悄找他聊天,跟他分享一些有趣的事,還拿些她們特意制作的糕點來給葉秦品嘗.女孩總是比男孩早熟,心思也巧許多,已經再為她們將來的事做打算了.

可是自從成為采藥學徒,這一年下來,只有每個月回縣城的時候才偶爾能見上一面,她們有很多話想要和葉秦傾.可是葉秦卻一次比一次更淡漠,對她們所遇到的欣喜雀躍的事毫無反應,就像是陌生人聽到陌生的事一樣,這樣的"絕",卻讓她們傷透了心,反而對他怨恨起來,不再理睬他.

葉秦心中除了一絲苦澀,還能怎樣?

就算是發苦,也是心中發苦,臉上早已經不可能表露出半分除了淡漠之外的表.

他跟這兩個師妹尚且如此,跟師兄楊一成,師弟馮則的關系自然更是惡化.

楊一成有一次他叫葉秦跟他和一群采藥堂的學徒去街上喝酒,葉秦因為不想去太熱鬧的地方,所以拒絕了,楊一成認為葉秦掃了他的面子,不夠兄弟,對葉秦頗有看法.

馮則認為葉秦太孤傲了一些,葉秦跟他打招呼從不露笑臉,結果被他心中記恨.師兄弟之間原本還算勉強合得來的關系,這一年下來越發淡薄,偶爾見了面,也僅僅是打個招呼而已,很少有機會在一起閑聊.

王采藥師反而絲毫不在意葉秦的變化,他本身就整天掛著一副冷冰冰的臭臉,在王采藥師的眼中,葉秦這幅淡漠反倒是很合他的胃口,這是一個采藥學徒應該有的態度.要那麼多熱干什麼,又不能當飯吃,干好活才是正經事.

唯一讓葉秦欣慰的,是成大牛.

葉秦每次回竹岐縣城都會去楊家鐵鋪看大牛,大牛已經成了鐵匠學徒,成了黝黑結實的十四歲伙,跟著楊大叔能夠熟練的打些鐵農具,自食其力是沒問題的.大牛還是跟以前一樣,不會因為他神淡漠而產生罅隙.只是,他和大牛之間也不再像以前同甘共苦的親兄弟一般的關系,大牛對他中更多的是敬畏.

葉秦心中黯然.這種敬畏的神,他在縣城許多的居民的眼中瞧見過,那是普通人對江湖中人的敬畏.不過,只要大牛能在楊家鐵鋪過的好,他也就安心了.他現在也無法過多的奢求什麼.

他知道,這種況持續下去,采藥堂內沒有誰能夠忍受得了他這種日益強烈的淡漠.從修煉了《坐忘經?坐望無我》開始,這條路只怕注定要他獨自走下去.




上篇:25 元氣     下篇:27 消失的白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