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3 練功場  
   
33 練功場

33 練功場



"內堂才多少人,能比得上我們外堂的人多嗎?跟我們同一批的,我們有二三十多個,他們才五個.況且,我們都是在深山老林曆練了三五年,殺過不知道多少豺狼虎豹,哪里是內堂那些一直待在縣城里享福的家伙能夠比得上的.拼狠勁,我一個足夠干趴他們二三個."

楊一成氣沖沖的嚷道,對馮的畏縮很不滿意.

"內堂的普通弟子不算什麼,那內堂的執法弟子怎麼辦?他們負責執法,一向偏袒內堂的弟子,要是被他們給抓到我們私下打架斗毆,少不了一頓皮開肉綻."

馮起執法弟子,楊一成愁著眉頭.

采藥堂內堂的弟子分兩種,一種是普通的制藥弟子,穿白衣,負責制藥,或者在縣城照看門面藥鋪等等,都是一些有富家子弟出身.還有一種是核心的執法弟子,穿錦衣,從全心學武,武功不是一般的厲害,他們的背景更是深厚,往往是出身豪門大戶.

而采藥堂外堂的采藥弟子,穿青衣,大部分是沒有絲毫背景的平民出身.

內外兩堂的弟子都是相互看不順眼,常常發生爭執,但是卻誰也不敢去招惹那些執法弟子.

內外堂弟子發生糾斗的時候,錦衣執法弟子也通常都會偏向內堂的白衣弟子.很多時候內堂弟子飛揚跋扈,便是仗著有執法弟子給他們撐腰.

葉秦考慮了一下,冷靜的朝他們四人道:

"這件事不急,咱們盡量想辦法避開內堂的錦衣執法弟子便是.最近縣城里多了大批的外來江湖中人,肯定少不了出現一些混亂.咱們采藥堂不能坐看那些人搗亂,肯定要出面維護秩序.我估計,武功最高的執法弟子都要被抽調去鎮場面.咱們正好可以找個執法弟子沒空的時間,和那些內堂的人打上一架.以內堂弟子飛揚跋扈,自視甚高的性子,他們肯定會應邀出戰.

大師兄,三師弟,你不是認識堂里的很多兄弟朋友嗎?可以邀請他們來助拳.還有四師妹,五師妹,你們二人也邀請一些外堂的女弟子前來助拳.既然要打一架,那就干脆把內堂的弟子狠狠教訓一下,免得他們日後不長記性.這件事,就由大師兄來出面主持吧."

"好,就這樣干."

楊一成狠狠點了點頭,一口應承了下來.他平時在采藥堂里也結交了不少的酒肉兄弟朋友,基本上都是外堂的弟子,並沒有內堂的人.邀一些外堂的弟子來助拳,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至于馮,交際沒有楊一成廣泛,也認得不少人,能拉來幾個助拳的,不好.

錢如秀和孫瑩點頭答應下來,她們認識不少同門的外堂女弟子.

葉秦心中還有一個算盤.

那些外堂女弟子是絕不會坐看孫瑩受辱,多半會出面助拳.只要那些女弟子願意出面,肯定還能拉來一批傾慕他們的男弟子,興匆匆前來護花.到時候外堂的人多了,那些個內堂弟子武功高明又能怎麼樣?照樣只有挨揍的份.

"時間就定在十日之內吧,在這段時間里挑一個執法弟子出任務的時間,和內堂的弟子斗上一場."葉秦把這事給確定下來了.

在他們同門師兄弟五人中間,葉秦算是最有主見的一個.

楊一成膽大沖動,雖然也很有主見,但做事有些毛躁莽撞,總給人不大穩妥的感覺.馮臨事容易退縮,往往不敢拿主意.而錢若秀雖然有些主見,終究是女子,氣勢上弱了一份.孫瑩性子弱,常常需要靠別人拿主見.

葉秦平時話不多,但是性子沉穩冷靜,他拿了主意,另外四人反而多半願意聽從.和內堂弟子打架的事,便定了下來.十日時間很充裕,他們也不急著立刻去報仇.

"老二,咱們來過兩招,讓我看看你的功夫長進了多少,能不能挨的住打!到時候你可別被內堂的王八羔子給揍扁了."楊一成大半年沒見葉秦,拳頭有些癢了,揉著兩只鐵掌,興沖沖叫道.

"大師兄,你也不是不知道我那內功,純粹是輔助性功法.讓我背個三五百斤走上數十里也沒問題,但是要挨你的鐵拳頭,可撐不住兩拳.你要練拳,還是找別人吧,采藥堂的練功場有的是願意和你練的對手."葉秦心中苦笑,淡淡搖頭.

"算了,早就知道你會這麼."楊一成有些不樂,兩只拳頭卻在發癢,直奔采藥堂的練功場去了.

"大師兄,不如弟陪你練上幾招,如何?!"

馮嘿嘿怪笑一聲,緊隨而去.

錢若秀,孫瑩也不落後,反正那仇也不是現在就能報,不如到練功場去發泄一番.

葉秦想了一下,不慌不忙朝練功場走去.

他並不是想去練功,因為他現在練的《坐忘經》,基本上完全靠吃露草的藥力來實現快速增長.普通的練功方式,對他的功法沒有什麼的效果.

他只是想過去看看,這半年下來,四人的功夫進展的怎麼樣了.

練功場內,有大約不下數十名弟子在練功,大多數是十五六歲到二十余歲之間的外堂青年弟子,功夫大多是三流,甚至不入流.

這些弟子要麼是單獨演練武功,要麼是捉對練習練習對打技巧,刀光劍影,拳腳交錯,還有人在大呼叫,頗為熱鬧.

葉秦在場外凝神看了好一會兒,卻是皺起了眉頭.

因為他發現,場內數十名青年弟子的武功似乎都很弱,動作緩慢,而且十分僵硬.他一眼就能捕捉到他們的出招軌跡,甚至他們的每一個揮劍,出拳,出腿的細微動作,緩慢的就像是剛剛開始練習武功的童子一樣.

楊一成鐵拳,威力頗大,一拳可以打碎五塊平放在地上的疊著的青磚.

但是在葉秦的眼里,覺得太過緩慢,只怕還沒有擊中別人,就被躲避開來.

馮的《梯云縱》已經練到了第四層,在練功場內飛快的跳來躍去,十分的靈活機巧,和他對練的年青弟子,很少有人能沾上他的邊.

葉秦過去一直對馮的輕功感到羨慕.但是現在卻突然覺得,馮這樣跳來跳去的有些無趣,就像一只兔子一樣有點傻.如果他現在手里有一枚石子,並且彈出去......馮估計只能在地上躺著哼哼唧唧,蹦跳不起來了吧.

錢若秀在拿一個木樁出氣,將木樁打的劈啪作響,但是她折梅手並不如以前印象中的那麼快.如果她和自己對練的話,估計自己可以輕松的抓住她那雙靈巧的手,讓她的折梅手發揮不出任何威力來.

孫瑩的劍術,似乎也退步了很多,劍身竟然還有輕微的晃抖,劍都還拿的不夠穩,也能劈中人嗎?

整個練功場,沒有一個人的功夫令人滿意,隨意處都是破綻和薄弱之處.這是怎麼回事,是他們的武功大幅度的退步了,或者還是自己的修為進步了?

葉秦在詫異的同時,心中若有所思.

《坐忘經》的威力似乎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大了許多.自己花了半年的時間,把原本需要十年修煉時間的第一層境界修到圓滿,已經可以輕松的俯視大部分的同齡師兄弟了.

如果能夠把第二層,第三層都修煉完的話,自己應該算得上是罕見的江湖高手了吧.只是可惜,沒有足夠的青岩石,用來培養露草,加速修煉進度.

葉秦不由得深感遺憾.

沒了草藥,他現在只能靠每天的基本打坐,來進行修煉,這樣的修煉速度極其緩慢.沒有一二十年的時間潛心修煉,只怕根本無法沖上《坐忘經》的第三層.




上篇:32 同門沖突     下篇:34 縣城集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