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7 趙老店主的建議  
   
37 趙老店主的建議

37 趙老店主的建議



葉秦撫摸著光滑的白玉胚,沉吟了一下.

"這塊白玉胚多少錢?"

"整塊白玉胚,售價三十枚金葉,不二價."

"三十枚金葉,這麼貴?"

"這等鎮店之寶,自然昂貴.像這樣一大塊,而且完整的白玉,可是非常罕見的."

趙老店主嘿嘿笑著盯著葉秦,似乎連眼角都在彎笑.

葉秦被他盯著,心中頓時又生出那種令人厭惡的感覺.忍住厭惡,葉秦心中飛快算了一下.三十枚金葉等于三千枚銀葉,他要懷里兜著的一百多枚銀葉,也就是一個零頭而已,還不夠買下這塊白玉胚的一個角.光是靠采藥掙錢,自己肯定買不起這塊玉.

他之所以敢來這竹岐縣城玉石店鋪問價,完全是因為自己手里還留有幾十株罕見的露草,價值不菲,一株至少能值得不少錢.如果能夠找到買家,將露草賣出去的話,應該有足夠的錢來購買那種含有靈氣的玉石了.然後再用白玉胚來培養露草,獲得更多的露草.

只是他沒有預料到,春玉店鋪的這塊鎮店之寶的確是一塊不的靈石,但是價格卻高達三十枚金葉.這個價錢幾乎可以換走他手里的所有露草.

葉秦並沒有立刻應承下來,他需要先找到買家將手里的露草賣出去,再慎重考慮一下是否要購買這塊價格不菲白玉胚."這塊白玉胚,我看著還算滿意.不過,我想跟趙東家打個商量.我現在還無法一下拿出這麼多錢來,希望趙老店主暫緩些時日,不要將這塊玉石出手,等我籌夠了錢,再來取這塊玉石."

趙老店主揮手讓侍女退出內室,然後在茶幾一旁的檀木座椅上坐下,掏出一杆老煙斗來,點上,深吸了一口:"好,好,只要葉哥想買,我盡量替哥留著便是了.這等鎮店之寶,常常是一年半載也賣不去一塊,等上半個月也無妨啊.不過,有一句話老夫也不知道當不當講."接著他開始沉吟起來,再次笑眯眯的望向葉秦.

葉秦沒有接趙老店主的話頭.他早就隱約猜測到趙老店主似乎有什麼話要對他,只是一直沒開口而已.現在趙老店主故意挑起話頭,卻是想引他主動詢問.他很是有些反感這個趙老店主的這種老狐狸的姿態,只當作沒聽見,不搭他的話頭.

趙老店主故意沉吟了一會兒,沒見葉秦搭話,不由的微微尷尬,咳嗽了一下,自己繼續慢悠悠的下去:"其實,葉哥也不是一定要用錢來換我這兩塊玉石.只要葉哥願意的話,完全可以用藥材,藥品什麼的,來跟我換這玉石嘛."

葉秦目中警惕的精光一閃而過,豁然站了起來.

他沒想到趙老店主竟然打的是這個主意.私下和外人買賣藥材,這在采藥堂,可是絕對的大忌.

采藥弟子所采集藥材,是不允許私自出售的,必須統一上繳給采藥堂的內堂,由內堂的制藥弟子制作出的成品藥物,采藥堂再把藥材和藥品上繳給藥王幫,由藥王幫的店鋪統一價格,在整個平州境內高價出售.

藥王幫作為一個以藥材和藥品為主業的平州第五大幫會,完全是靠藥品的暴利來壯大自身的實力.當然會嚴厲打擊內部那些私下進行藥材,藥品買賣的行為.

藥王幫十大幫規刑罰之中,私下交易藥材的罪刑,被排在僅次于背叛幫會和師門的後面.

如果弟子私下和外人買賣交易,一旦被發現,都會處以極刑.在采藥堂的刑罰室內,十個之中有高達八九個,是因為私下販賣藥材藥品而被扒皮抽筋,活活流血折磨死的.

葉秦在采藥堂待了四五年,怎麼會不知道采藥堂的嚴厲規矩!豈會不知道采藥堂懲罰那些私下交易的弟子手段,有多麼毒辣,令人膽寒.

他現在第一個反應,便是立刻離開春玉店鋪,避免沾上任何干系.

趙老店主好整以暇的坐在靠椅上,抖了抖手中的一杆老煙斗,嘿嘿冷笑:"葉哥,就別裝了吧,咱們都是心知肚明的人.你一個外堂采藥弟子,就算累死累活干二三十年,只怕也掙不來這麼多的錢購買這塊白玉胚.除了私下賣藥材,藥品,你還能有其它來錢的路子?既然你人都來了,不如咱們好好談.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不傳第三人的耳朵里,絕不可能被別人給發現.你擔心什麼?"

葉秦神冷漠的站在內室的門口處,終于還是沒有踏出去.

但是他心中早已經惱怒至極.

他不因為趙老店主勸他私下賣藥材而惱怒.

而是因為,他早就想私賣藥材了.

否則,他哪里來的錢去購買靈石?

但是,這種事能夠跟第二個人起嗎?

不,絕對不能.

這種事只能他自己一個人知道,絕不能讓第二個人知道.他只相信自己的嘴巴足夠嚴,而絕不會相信別人不會把事出去.

他現在的惱怒,更多的是一種自己想干某種見不得光的事,卻被人這樣明明白白給捅露出來的惱羞之怒.

葉秦已經在飛快的盤算著該怎麼處理這件事,心中甚至刹那間閃過一道殺意,但是很快便打消了這個念頭.這趙老店主在竹岐縣城經營玉石店鋪時間長久,背景只怕不,冒然殺了他,只怕反而會牽扯出更多的麻煩來.

葉秦不由的暗暗想到,看來,自己的江湖經驗還是不夠老到,一個玉石店鋪的老店主,就輕易的把他的意圖給看破.

仔細想一想,他現在的做法也的確有很大的可疑之處.

一個才十六歲多的年輕采藥弟子,手里頂多也就能有一二枚金葉的錢.買上一兩塊廉價的玉佩是沒問題,怎麼敢買價值三十枚金葉的玉石店鋪鎮店之寶?

只要一推敲,便能看出自己存在很大的問題.老店主認出他的采藥堂的弟子,又看穿他有私下賣藥材的意圖,也不外乎是這個原因.這是一個教訓啊,以後不能這樣大意了!

現在最重要的,是怎麼處理眼前的事.




上篇:36 白玉胚(求推薦票!)     下篇:38 制藥賣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