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9 珍寶商人  
   
39 珍寶商人

39 珍寶商人



新書榜激烈,求票票.

---------

一名身穿黑勁衣,頭戴斗笠,背上綁著一把普通大砍刀的大漢,緩走在竹岐縣城西北城區的街道上,不時的朝往來的江湖中人張望,尋找著什麼人.

像這樣用斗笠隱藏自己容貌的神秘江湖人士,在竹岐縣城並不少見.許多江湖中人為了避免仇家的追殺,都喜歡斗笠遮面,隱藏自己的行跡.

此江湖大漢不是別人,正是葉秦.

葉秦特意找了一把大砍刀背上,是想誤導別人,認為他是一個外來的刀客.甚至身體上穿了好幾件厚實大衣,還纏著厚厚的粗布,令自己顯得身材魁梧壯碩,似乎是二三十歲的壯年人.塗了一種讓人變黑的草藥,令自己臉上,手上都漆黑碳一樣黑.並在口中放了一枚核桃,用來讓聲音變得沙啞低沉.

偽裝術,是采藥堂弟子野外采藥的必學之術,他對此是精熟無比.

葉秦在西北城區的集市,驛站,客棧,酒館等地至少已經逛了大半天,一直在想找到清心丸的買家.經曆了春玉店鋪的事之後,他謹慎了許多,沒有隨便出手找人賣藥,而是需要滿足幾個條件才行.其一,必須是很有錢的江湖客,才買得起他手中的清心丸.其二,必須是有深厚幫會背景的江湖客,采藥堂才不敢輕易對其進行盤查,進而順藤摸瓜,牽連到自己.其三,必須是外來的江湖中人,對本地的江湖人物不熟悉,而且不久之後會離開,只要離開了竹岐縣城,他日後也就永遠安全,不用提心吊膽.

葉秦一番偽裝之後,在縣城里四處轉悠,就是想找滿足條件的江湖人物.最近竹岐縣城外來江湖客大量增多,有錢有勢的江湖人物並不太難找.

只是葉秦十分謹慎,在反複挑選目標而已.為了減少自己暴露的可能,他只打算找其中的一家做穩固的私下交易,盡量避免和過多的江湖中人來往.

他在竹岐縣城最豪華的幾家酒樓,客棧,打量了好幾群來自平州首府萬安城的江湖豪客.這些人幾乎都是平州境內排名前十大的大型幫會的弟子,縱然是藥王幫,也不會輕易去招惹他們,以免引起紛爭.所以私下賣藥給他們,應該不容易被藥王幫追查到.

這日正午,就在葉秦坐在街道旁的一家露天茶館,歇息喝涼茶的時候,卻見一輛由三匹白鬃駿馬駕駛,通體鑲著金箔的豪華四輪大型馬車,在數十余騎馬的精干勁裝大漢的護衛之下駛入城內,緩緩的在城西的驛站處停了下來.這些勁裝大漢昂首挺胸,眼中精光內斂,隨便挑出一個來都是難惹的一流江湖好手.數十大漢在驛站隨意一站,便層層封住了所有可以對豪華馬車造成不利的攻擊路線,顯然是訓練有素.

豪華馬車前面插著一杆金絲旗幟,上面繡了大大的"珍寶"兩字.一名面色潤的黃袍老者,當先從豪華馬車下來.一名劍眉星目身材修長的白衣青年弟子,一名身形窈窕的妝年輕女子,也跟著從馬車里出來,在眾勁裝大漢的簇擁下,進入附近的一家豪華客棧.

茶館內,還有數名普通江湖漢子,看見這輛豪華馬車和里面出來的人,頓時頓時低聲驚呼.

"珍寶幫,平州第九大幫會!那老者,肩頭上繡著的標記,好像是個長老級的人物啊."

"這樣的大人物,怎麼這麼早就來這竹岐縣城了?藥王幫不是還有好幾個月才舉辦藥品盛會嗎?"

"兄弟,這你可有所不知了.珍寶幫最擅長主持各種拍賣大會,藥王幫肯定是請珍寶幫的人來主持這場藥品交易大會.他們提早出現這里進行准備,毫不奇怪."

葉秦將他們的話一字不漏的聽在耳朵里,心中一動.

行走江湖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平州十大幫會的.這珍寶幫,倒是一家不錯的交易對象.他的心中,浮現出珍寶幫的一些資料.

珍寶幫,平州境內第九大幫會,比藥王幫稍微差了一點點,但也是有名的大型幫會.其門內弟子,都喜歡以珍寶商人自居.他們唯一的主業,便是收集各種珍奇秘寶,然後進行低買高賣,交易拍賣.不管什麼珍寶"寶刀,寶劍,寶甲,寶秘笈,寶藥......",不問來路,只問價錢,一律收購,極品藥物自然也在他們的收購之列.

而且,如果那些江湖漢子的不錯的話.這個珍寶幫應該是應藥王幫特邀的前來,主持這次竹岐縣城藥品大會拍賣的幫會.比那個春玉店鋪的後台,什麼八合會之流,強太多.

葉秦考慮著,把清心丸賣給珍寶幫的人,應該是最好的選擇.珍寶幫的規矩,是不會過問寶物來路的,這對他隱藏自己的身份非常有利.

為此,葉秦在珍寶幫長老下榻的客棧外足足等了二天,尋找機會單獨接觸珍寶幫的人.這兩天,不斷有竹岐縣城的幫會大佬,前來拜訪這位珍寶幫的長老,卻沒有見到珍寶幫的人出來.

直到第三日,珍寶幫的長老才單獨出了客棧,在縣城里四處走動散心.

葉秦立刻跟了上去.

那個珍寶幫的長老,是個五六十多歲的老頭,面色潤,總是掛著一副笑臉,太陽穴鼓脹飽滿,顯然內功修為極其深厚.以葉秦現在的《坐忘經》第一層修為,竟然也從這老者身上感覺到一絲壓力,只怕這老者不比他弱多少.

這老頭也頗為有意思,似乎已經察覺到了葉秦在跟蹤著他,卻不慌不忙的在縣城集市閑逛,東挑一挑,西撿一撿,還和地攤貨主討價還價好半天.

最後,走到一個人少偏僻的巷子口,老頭這才停下,背負雙手,沉聲問道:"子,膽子不啊.竟然敢一直跟蹤老夫,我平州黃金虎,縱橫平州境內數十年,已經許久沒有遇到過這樣有膽色的年青人了.吧,跟著老夫有何事?若是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心你的筋骨要斷去幾根."

葉秦的身影停在老頭的十多步之後,壓了壓斗笠,舌中含著一枚核桃,淡聲道:"前輩是江湖高人,又豈會怕一個無名後輩的跟蹤?以前輩的經驗,想必也能夠猜測到晚輩一直跟著前輩,所為何事."

"年青人倒是乖巧的很吶."老頭冷哼了一聲,"跟蹤珍寶商的人,一向只有兩種.要麼是想從老夫這里得到什麼寶物,要麼是想賣給老夫什麼寶物.子,,你是想要什麼,還是想賣什麼?"

"前輩果然明察秋毫.晚輩的師父前些時日練功操之過急,不幸走火入魔,現在正靠同門的師叔強行壓制著,晚輩急需極品調息藥物'清心丸’一粒,回去救命.不知珍寶幫是否有這寶藥,售價又是多少錢?晚輩願意高價購買."

葉秦並不知道清心丸的行,不想自己吃虧,所以編了一個幌子,來套老頭的買價.知道了買價,當然也清楚大致的賣價了.




上篇:38 制藥賣錢     下篇:40 珍寶交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