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1 青玉佩  
   
41 青玉佩

41 青玉佩



葉秦拿著那塊巴掌大青玉佩,打量了一番.

這枚青玉佩外形古樸,色澤淡青,份量沉甸,應該是有些年份的玉佩了.

當然,玉佩的外表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隱隱能夠感覺到,這枚青色的玉佩,蘊含有熟悉的靈氣,就像是青岩石的靈氣一樣.

"此塊青玉佩是從平州首府的一名落魄江湖中人的手中購買來的,我珍寶幫的規矩,是不問來路的.這玉佩很是有些奇特,放入水中,會在水中出現一些幻煙霧影,極有觀賞性.老夫這便叫人送一盆清水過來,請葉哥觀看這塊青玉佩."

黃長老見葉秦拿起了那枚青玉佩,介紹了一下這塊青玉佩,然後拍了拍手.門外站著一位勁衣大漢,很快按照吩咐端了一盆清水進來.

黃長老笑道:"還請兄弟將玉佩放入水中!"

葉秦依將青玉佩放入木盆之中,頗感興趣的看著.等了一會兒,水盆中的水波已經完全平靜下來,清水中果然倒映出了一個極淡的煙霧影子,霧影似乎還在不斷的晃動.

以葉秦的淡定,也不由驚詫的開口贊了一聲.

黃長老略為自得的解釋:"這塊青玉佩最神奇之處,便是能在清水之中浮出煙影.玉浮煙影,意味著此玉蘊含有罕見的靈性,光是看其表象,便不是凡品,極有觀賞之價.這枚青玉佩,一二十枚金葉是完全值得的."

葉秦略一沉吟,好不好看不重要,反正他都是用靈石來栽培靈草.掂量了一下青玉佩,決定把它收下,道:"那我就用那粒清心丸,換這塊青玉佩吧.不知道黃長老是否還有這樣的玉佩."

黃長老搖了搖頭:"這等奇特的玉石,能有一塊也是罕見,哪里還能尋的出第二塊來."

葉秦不由微微閃過一絲失望,不過很快就恢複正常,畢竟能找到這樣一塊玉石也不錯了.如果是他自己去深山野外尋找玉石,只怕一兩個月也還未必能夠尋找到這樣的一塊玉石.

黃長老一向自認自己做買賣公道,錢是要掙,但也只是掙應該得的錢.論價錢,這塊青玉佩頂多值個十枚金葉左右,遠遠比不上一粒清心丸的上百枚金葉的價錢.

用一塊十金葉的青玉佩,換一粒價值上百枚金葉的清心丸,差價高達十倍.讓賣主吃這樣的大虧,這種事他黃金虎還做不出來.平時他頂多掙一二倍錢.

黃長老又道:"兄弟既然看中了這塊青玉佩,老夫便算它為二十枚金葉,將它賣給兄弟了.至于那粒清心丸,老夫以五十枚金葉購下.差價是三十枚金葉,兄弟是再挑一件珍寶,或者還是直接收錢?"

葉秦對其余的珍寶都沒有看中,不客氣的收下了黃長老遞給他的三十枚金葉.

黃長老心中暢快,這筆交換,他足足掙了六十枚金葉.單筆交易就能掙這麼多,可是不尋常見啊.

但是他想不到的是,葉秦心中的欣喜遠在他之上.這青玉佩對別人來,或許僅僅是塊極有觀賞價值的青玉佩,除此之外沒什麼特別的用處.但是對他來卻是最急著用的東西.

葉秦估摸著,這塊青玉佩至少能夠他使用十天半個月.中斷了好幾天的《坐忘經?坐望無我》第二層修煉,終于可以重新開始了.

葉秦將青玉佩收入囊中,壓了一下斗笠:"黃長老,如果還有這種充滿了靈氣的玉石,不管是什麼種類,請一定保留.在下日後還會用清心丸來交換,絕不讓長老吃虧!"

黃長老吃了一驚:"什麼,你手中還有清心丸?"

葉秦淡定道:"不錯,我可從來沒過,手中只有一粒清心丸."

黃長老頓時心中暗暗叫苦不迭.若是只有一粒清心丸,賣個上百枚金葉是不成問題,如果多出現幾粒的話,價錢就大大下跌了.

畢竟這只是極品調息類藥物,並非能夠增長內功真氣的靈丹妙藥.

只有少數的大型幫會才會買上一粒清心丸來備用.

而中型幫會,都是使用藥王幫制出的中品,上品的調息藥物.普通江湖客,大多都是使用下品調息藥物.所以清心丸的數量多了,反是賣不出太高的價錢.

他以為能這黑衣漢子手中有一粒清心丸,就是不錯的事了.萬萬沒有想到此人手里並非一二粒,而且聽口氣,只怕還有不少.

"不知道兄弟手中有多少清心丸?老夫願意一並重金購下!"黃長老苦笑,終日打雁,也有被雁啄到眼的時候.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必須把眼前這位神秘黑衣人手中所有的清心丸都購下,才能控制清心丸的拍賣價格.

"還有那麼四五粒吧,都是我家族留傳下來,因為留著無用,所以拿出來換些物品.不過,我要的不是錢,而是玉石.還請黃長老擔待一二.只要有這樣的玉石,我便以清心丸交換."

葉秦不想讓黃長老知道自己的身份,故意混淆視聽,編造了一個莫須有的身世背景.

家族?黃長老似乎想到了什麼,微微一驚,遲疑的看向葉秦.這黑衣人,莫非是平州什麼家族的弟子?否則怎麼有這麼多清心丸.

"好吧,我珍寶幫的珍玉奇石絕不在少數,應該還可以找到兄弟想要的那種玉石,老夫盡量找一些.這里有一枚珍寶令,只有珍寶幫非常尊貴的客人才能持有.日後兄弟只要持令來找老夫便行,或者是以令示珍寶幫的任何一名弟子,他們都能帶你來見老夫."

黃長老有些走神.掏出一枚中指大,金光燦燦的黃金鑄造的令牌,神色之間早已經沒有那種前輩對晚輩話的傲氣.

葉秦接了那珍寶令,離開的時候,想到了什麼,突然補充了一句:"除了有靈氣的玉石之外,如果有珍草,或者是珍草配方的話,我也一並交換."

葉秦走後不久,只見一男一女二名男女青年,從左側的客房出來,走入黃長老的客房.

那面如冠玉的白衣青年,十分不解的道:"師父,你怎麼把珍寶令交給這來曆不明的黑衣人了?這珍寶令,我幫也不過區區數十枚.此人的功夫,看上去似乎十分普通,腳下虛浮無力,也就是個三流的江湖客而已."

黃長老神色早已經恢複了冷峻,冷哼一聲道:"三流的江湖客?馬鈺,我早過,你的江湖曆練太少了.如此高明的斂息術,老夫尚且看不出他功力的深淺,竟然被你評價的這樣不堪.別以為你是珍寶幫年青一輩中的什麼十大高手,便視平州豪傑為無物.你沒見過的高手,還多著呢!"

"他的輕功,難道還能比我的《凌風決》輕功絕學更厲害?"那名叫馬鈺的白衣青年聽到師父對那黑衣人作出如此高的評價,顯然有些不忿,立刻大步出了客房,跟蹤葉秦去了.

"胡鬧,回來!"

黃長老臉色一變,大聲喝止馬鈺.

但是哪里喊的住,眨眼功夫,馬鈺便出了客棧,跑的不見了蹤影.

那衣少女也有些奇怪,道:"師父,那黑衣人真有這樣厲害嗎?這竹岐縣城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地方,哪里來這樣的頂尖江湖高手?"

"這竹岐縣城應該是沒有,不過整個平州可就多了.咱們平州十大幫會雖然高手如云,但是還沒有到傲視平州的地步.你可別學你師兄這樣傲氣莽撞,否則終有一天會吃大虧."

黃長老擔憂的搖了搖頭.

一頓飯功夫之後,馬鈺出乎意料的黑著臉返回了客棧,顯然是一無所獲.

黃長老仔細詢問了馬鈺一番,追蹤的過程和細節.馬鈺又羞又愧,稱只跟到城外的一片樹林,便不見了那黑衣人的蹤影.至于怎麼把人給跟丟了,他始終沒有弄明白.

黃長老神色沉重,揮手讓馬鈺退出客房,陷入了沉思.那名黑衣人擁有四五粒極品清心丸,自稱是某家族的人,而且開口便要換走有靈氣的玉石,珍草.這一切,都是這樣的熟悉,激起了他一段封沉了長達二十年回憶.那個時候,他還不是珍寶幫的大長老,還只是幫內一名最傑出的青年弟子的時候,曾經見過平州一個神秘家族........

-------

2700字,求票!




上篇:40 珍寶交換     下篇:42 黃色光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