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50 同門械斗  
   
50 同門械斗

50 同門械斗



是些什麼人在東面那片密林里聚眾打斗?

尋仇劫殺,還是劫財奪寶?

葉秦停下腳步,有些好奇.

算起來,他加入采藥堂,已經長達五六年之久,多少也算是半個江湖中人.但是他常年在深山老林里采藥,幾乎沒有在縣城里多待,所以江湖中最尋常的群毆械斗,他卻是根本沒有見識過,更別直接參與.

以葉秦的現在修為,普通的江湖中人對他幾乎構不成多大的威脅.他略一思索,便決定去見識一下那"傳中"的江湖械斗.

他腳下一點,飛身縱出,朝那樹林飛奔而去.

到了東面的一片樹林,有一大塊數公頃的平草地.正有兩群人各站草地一邊,充滿敵意的對峙著.

一大群是青衫青年男女,足足有六七十人,各個帶著義憤填膺之色.另外一群人是白衫青年男女,大約只有一二十人,但傲氣十足.

而荒地的中間,兩個青年正在激烈的械斗,厮殺在一塊.

兩方的人群,都在為那撕斗的兩人,大聲呼喊助威.偶爾還出現幾聲嘲諷和謾罵.

葉秦見到眼前的這一大群,穿著對他來熟悉無比青,白兩色衣衫的青年男女,微微吃了一驚.

這些人不是別人,正是采藥堂的外堂采藥弟子和內堂制藥弟子,而且都是在十五六歲到二十五六歲左右之間學徒,並沒有年齡很的童子.

葉秦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滑稽的感覺,他本來是看江湖熱鬧的,沒想竟然撞見了自家人在打斗.

外堂弟子中間,是以楊一成,許志等一些平時非常活躍,縣城平民出身青年弟子為首.孫瑩,錢若秀等人也站在外堂弟子的中間,怒氣沖沖的瞪著那些內堂弟子.

而內堂弟子中,卻是以縣城富戶人家出身的幾個弟子,曹玉安,周輝柳等人為首,他們的老爹是竹岐縣城里有名的糧商,布商.在武國平州,商人雖然同樣是低等的平民身份,但是有錢,出手闊綽.而且他們學的武藝比外堂更多也更強一些,平時自然傲氣十足,瞧不起外堂的弟子.

葉秦看清楚草地雙方對峙的形之後,也漸漸明白了過來是怎麼一回事.

看樣子,這場私斗,應該是為了前些天孫瑩和其她幾名外堂女弟子,被內堂的弟子調戲的事而引起的.

采藥內外兩堂弟子之間的相互敵視和沖突,由來已久,早就不是三兩天的事.只是這件事鬧大了,引發了外堂的弟子群憤,否則也不會引來這麼多外堂弟子前來這里助威.

場中正在比斗的兩個青年.

外堂的那個魁梧青年使用一把大砍刀,招式簡單,大開大合,每劈出一刀都帶起"呼呼"凌厲的刀風.只是他的下盤根基不夠穩,威猛有余,沉穩不足.招式常常施展的出去,卻收不住,劈空在地.

內堂派出的是一個精瘦的青年,使一把輕鋼劍,走輕巧路線,劍招刁鑽.這種輕巧的劍招,本來是完全可以克制那種大開大合的劈砍的刀法.但是他神色之中卻畏懼那魁梧青年的凶猛招式,生怕一不心落個重傷,不敢靠近,反而落了下風,被那魁梧青年氣勢磅礴的狂刀給死死的壓制住.

葉秦沒學過刀法劍法,也並不懂劍術刀法,更看不出他們的招式有什麼玄妙之處.

他唯一看出來的,便是這二人的身體動作都有些生硬,缺乏足夠的靈活,水平頂多算得上是二三流好手.這樣的實力,使出來的刀法劍法,有玄妙和無玄妙,其實都一樣,處處是漏洞,隨手一擊便會落敗.

以葉秦現在的實力,看這二人的比武械斗,跟看孩打架沒什麼區別.他只看了一會兒,實在看不出什麼味道,便失了興致.

論單純的武藝,外堂弟子未必比得上內堂弟子.畢竟內堂弟子練習武藝的時間多,而且有錢購買高級的武功秘笈.

但是論實戰,外堂弟子的常年在野外采藥,常常以性命去搏狼殺虎,凶悍程度絕不是內堂弟子所能比的,打斗起來往往不要命.內堂的弟子惜命,不願意硬拼,只想著靠高超的武藝來取勝,不可避免的落入下成.如果群毆的話,以外堂弟子的人數,更是絕對打的這些內堂弟子哭爹喊娘.

所以不論是單打還是群斗,多半都是外堂弟子勝面更大,所以葉秦並不擔心外堂弟子會吃虧,也沒有打算插手這場比武械斗.

葉秦正想著,是不是現在便離開,頭頂上的樹梢,突然生出一陣微風.他心中一動,抬頭向上看去,看見了一個十分熟悉的輕巧身影.

只見身旁茂密的大樹上,馮像只大猴子一樣蹲在一根粗枝上,驚訝的瞪著葉秦.

"二師兄,我才剛悄悄施展輕功躍過來,想嚇你一嚇,你怎麼就發現了?"

馮頓感無趣,睜著大眼又道:"唉,我二師兄,這幾天你跑哪里去,我到處找都沒找到你.你前些天還要為孫瑩報仇,結果連個人影都沒見著,太不仗義了."

葉秦淡聲道:"我這幾天在縣城周邊到處逛了逛,忙些事,耽誤了點時間.再,外堂弟子這麼多人,多我一個也不多,少我一個也不少.你和大師兄都召集了這麼多人過來,我還怕孫瑩報不了仇?對了,這場比斗是怎麼一個比法,我們這邊能打勝嗎?"

馮也沒多想,眉飛色舞的起這場比斗的事:"咱們跟內堂的有過約定,要連比三十場,多者為勝.哪一方要是輸了,便向另外一方下跪磕響頭,保證以後再也不敢挑釁.真可惜,二師兄你沒瞧見,咱們外堂的人這兩天已經和內堂的那群孫子們接連比斗了好幾十場,哈哈,我們這邊已經贏了足足十三場,他們才贏了十場.如果這一場在贏了,便是十四場了.而且內堂的人現在已經派不出高手來出戰.只要再贏上一兩場,咱們便准勝無疑.你沒瞧見那些內堂的,現在都快氣瘋了."

葉秦身為外堂弟子,當然站在外堂一邊,他自然是樂見此事."呵呵,那倒好啊,內堂弟子們幾個響頭磕下來,他們從今以後以後只能夾著尾巴做人,便也再也抬不起頭來."

兩人正在樹林著,場中出現新的變化.

"啊~!"

只聽比斗場上響起一聲慘叫,那內堂的那個持劍的瘦個青年弟子,原來他一個大意,被魁梧青年的刀鋒給劈中肩膀,裂開一道數寸長的大血口子,棄了劍,捂住鮮血直迸而出的左肩膀,被迫退出場外.

外堂眾采藥學徒見自己一方再勝一局,頓時歡呼起來.

"許志師兄,打的好!"

------------

今晚0點沖榜,期盼大家支持!




上篇:49 法術初悟     下篇:51 執法隊!(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