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58 演武場  
   
58 演武場

58 演武場



正午時分,縣城西北城區的大型演武場上,正在進行一場被稱之為"車輪守擂大戰"的比武大賽,人山人海,多達數千之眾,異常的火爆熱鬧.

"車輪守擂"的比賽規則很簡單:主辦方必須是平州十大幫會才有資格舉辦,參與者必須至少包括了五個十大幫會.參加大賽的人選,分為守擂者和挑戰者.

守擂者,必須是被平州十大幫會認可的高手,才有資格擺下這種擂台.而挑戰者,也不能濫竽充數,必須是在江湖上有些名氣的好手,才有資格上台.

守擂者必須以一人之力,抵擋住來自擂台下挑戰者的輪番狂攻.每十個挑戰者,為一輪.只要有人挑戰,擂主不論任何況都必須應戰,生死自負,否則便主動認輸.

正因為車輪守擂大戰的無法預測和殘酷性,一旦守擂成功,將給守擂之人帶來極高的江湖威望.

當然,這個守擂大戰有年齡限制,分四個階段:二十歲以下少年擂台,二十一歲到三十歲的青年擂台,三十一歲到五十歲的壯年擂台,五十一歲以上老年擂台,以此為界線,非同一個年齡層的選手是不能上台,以免造成江湖老手打壓江湖新手,讓新手無法冒頭的局面.

平州江湖上,每一場車輪守擂大戰,都會極其引入矚目.

在數十年,便曾經出現過一場轟動整個平州的車輪守擂大戰.平州十大幫會第一大幫會火云幫一名核心弟子鐵羽陽,在年僅三十歲的時候守住了多達十一輪的車輪擂台大戰,三日之內不眠不休連續擊敗一百一十九名三十歲以下的江湖高手,而後才因為力竭而退下擂台.近百年來,這是第一次有人突破了十一輪大關,在當時被譽為平州江湖青年一代的絕世高手,聲望一時無二.鐵羽陽正因為有這個戰績,後來才順利執掌火云幫幫主大位.

竹岐縣城演武場的車輪大戰擂台上,此刻正有一名年約二十六七歲之間,面目俊朗的白衣青年高手,向演武場內所有的青年高手發起車輪守擂大戰挑戰,而且已經接連擊敗了十七位頗有名氣的青年高手,一時間聲威大振.

"好,太好了,太厲害了,打,繼續給我狠狠的打!"

"馬鈺師兄,一定要守住啊,這是第十七個了,再打三個,便過第二輪了."

"誰去把那囂張的子給我打下擂台來,絕不能讓他過第二輪!"

擂台下方的眾多觀戰者,被刺激的亢奮無比,興奮的大吼.他們當中許多人嫉妒羨慕交加,恨不得跳上台去挑戰,將那威風凜凜的白衣青年趕下擂台,自己在擂台上大展雄風.但是懼于白衣青年的武功高強,卻不敢冒然妄動,以免挑擂不成,反而受重傷.他們暗暗想著,等更多人的上去消耗白衣年青的體力和內家真氣,然後自己再上去臨門一腳.這樣想法的人多了,上擂台比試的人反而更少.

白衣青年馬玉在擂台上等了一會兒,見遲遲沒人敢上來應戰,反而不耐,傲然的目光掃過整個演武場,大聲喝道:"我馬鈺不過是珍寶幫的一個名頭不怎麼響的普通弟子而已,竟然無人敢應戰,莫非平州幫會已經無人了,任由我珍寶幫稱雄平州江湖了嗎?!"

擂台下立刻響起一陣喝倒彩的噓聲.

"子,別張狂,待你爺爺我三興縣城黑虎幫大弟子范大沖來教訓你!",一個身穿青緞衣,黝黑的青年漢子,提著一把大單刀,怒目圓瞪,大喝一聲,猛的一躍跳上了一丈高的擂台,手中大刀舞成數道寒光,朝馬鈺劈去.

馬鈺也不廢話,腳下一登,瞬間欺身到了那黝黑漢子的身前,猛一掌拍在黝黑漢子的胸膛上.

那黝黑漢子滿臉的驚愕,只覺得胸口像是遭到滾燙的鐵烙重擊一樣,慘叫一聲,口噴鮮血,翻下擂台去,壓倒了台下一片人群.

"十八,第十八個了,還差兩個,繼續啊!"

立刻有好事者高聲歡呼.

擂台下眾看客驚看去,黝黑漢子的胸口焦糊了一片,顯然是被烈陽掌法所重傷,那傷勢之重,令人心悸.這車輪守擂大戰,對守擂者是一個嚴厲的考驗,對挑戰者同樣極度危險.

"哼,這等三流貨色也敢來送死.在下奉勸那些實力不夠,沒這本事的,最好不要上來湊數!我可不想日後有人指著我的鼻梁,我馬鈺是靠戰勝一些三流貨色,湊數打下這擂台."

馬鈺收掌,冷哼一聲,朝擂台下的眾人出一番豪氣凌云的話來.他的眼神,還若有若無的看向采藥堂的執法隊掃了幾眼,似乎想找個藥王幫的弟子來較量一番.

葉秦此時正挑著兩大木桶清水,來到演武場內的一座大涼棚,往十個大水缸里倒水,供采藥堂執法弟子和一些江湖中人飲用.作為采藥堂被分派做雜役的低級弟子,他今天分配的雜役任務是挑滿這座涼棚內十個大水缸的水,足夠堂內弟子飲用.

聽到站在擂台賽威風不可一世的馬鈺的話,葉秦暗笑搖了搖頭.這個馬鈺還不是一般的囂張啊,不知道能撐幾輪大戰.他將大木桶里的水往水缸里倒光,然後挑著空桶,離開演武場.

正在負責維持秩序的采藥堂的執法隊的隊員們,見到葉秦挑水來了,高興的大喊,拿了木碗跑去盛水.

"水來了,水來了,兄弟們,大家喝水."

"謝云大師兄,你先喝一碗."

幾名執法弟子先給謝云打了一碗,恭敬的端了過去.

謝云雙手抱劍,正站在涼棚內冷眼看著擂台上的馬鈺,幾名執法弟子給他端水來,他微微點了點頭.這個時候,他偶然間瞥見了葉秦倒水忙碌的背影,似乎有些許熟悉的感覺,不由愣了一下.

二個月前,樹林中那個神秘高手的背影,曾經給他帶去了巨大的恥辱,那個不疾不徐飛奔離開的背影,給他印象太深刻了.為了在堂內找出這個神秘高手,他足足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但是毫無結果,最近才漸漸放棄了繼續尋找的念頭.但是看到葉秦的後影,突然讓他怔了一下.

謝云仔細思索了一下,對比了一下兩者的背影,感覺是很有些形似.可是.......他自嘲的搖了搖頭,那樣的高手,怎麼可能是堂內的一個區區打雜的低級弟子?自己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上篇:57 低調的弟子     下篇:59 極限拳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