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73 銷功散  
   
73 銷功散

73 銷功散



沖擊總點總推雙榜,求票!

-----------------------

"哈哈,在座諸位可以把我李宏剛才的那句話當作是笑話.不過,我丑話在前面,我既然敢把這種話出口,那就是有了必勝之心.十大幫會誰要是不服,最終被滅了,可別怪我李宏沒有事先提醒諸位."

李宏犀利的眼睛半眯了起來,右手從衣中抽出一把折扇,"啪"的一聲打開,目光緩緩的掃視大廳內其余九大幫會的高層首腦.

藥王幫的副幫主,長老,堂主等十余人,都站了起來,沉著臉,各自手摸刀劍,護在李宏的左右,隨時准備開戰.看他們的神色也知道,李宏的話絕不是開玩笑,而是一場早有預謀的精心行動.

拍賣大廳內的氣氛,終于從哄笑中冷凝了下來.

火云幫,漕河幫,東陽鹽幫,烏鐵幫......珍寶幫,九牧幫的高層,都一個一個霍然站了起來.神色凝重,各自握住了隨身攜帶的兵器,堵住了交易大廳各個出口.

在這拍賣大廳內,九大幫會的人馬,遠遠超過藥王幫的人馬.

事到了這個地步,便再也沒有回旋的余地,甚至連打圓場都不可能.只能用一個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殺!

人在江湖混,必須為自己的每一句話負責.膽敢大不慚,口出狂,便要付出血的代價,才能讓後來人都記住教訓.藥王幫李宏把狠話放出來了,便要承受其余九大幫會的反擊.

今天在參加這拍賣會的十大幫主,有哪一個不是刀口上添血,殺人無數,才登上幫主大位的.他們豈會畏懼區區一個藥王幫幫主的威脅.

而他們這些人當中,又隱隱以三個人為核心.

火云幫的幫主鐵羽陽,身形健碩,氣勢沉穩,謀略過人,早在便是二十年前便是聞名平州的絕世高手.如今五十余歲,正是壯年,功力深不可測,是江湖中公認的第一絕世高手.

烏鐵幫的幫主衛元,白發白須,身材矮短,年近九十余歲高齡,卻依舊精神矍鑠,堪稱是當前平州江湖年齡最大,資格最老的絕世高手,江湖聲望僅次于鐵羽陽.

東陽鹽幫的首席供奉蕭秋,年約六十余,魁梧強壯,手握一條二百五十斤重的烏鐵寶棍,整個人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樣,江湖人稱"絕世武癡".此人是東陽鹽幫幫主蕭夏的親弟,武學天資異常出眾,可惜的是白癡,除了習武之外一無所知.別看他平時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樣,一身橫練武力出奇的強橫,一條寶棍更是打遍平州無敵手,縱然是鐵羽陽,衛元也不願跟這個武癡交手,是平州屈指可數的幾個絕世高手之一.

這三人,無疑是在場眾人中武功最強的人.一旦開殺,他們三人幾乎起著決定性的作用.而平州第一幫火云幫幫主鐵羽陽的態度,更是直接關系到這一戰如何開打.

"好!"

鐵羽陽從眾人當中走了出來,步履沉穩,一股上位者氣勢自然而然的散發開來.就算同是十大幫會的其他幫主,在他的威勢面前也難免感到一絲壓力.

他並沒有急著動手,反而沉聲道:"問鼎平州江湖霸主之位這種事,我鐵某人也只敢在夢里想想而已,從不敢當真.李老弟敢公然向平州所有幫會宣戰,我鐵某人深感佩服之至.不過,既然李老弟敢發出狠話,那必定是有所依仗了."他又朝大廳內眾人掃視了一眼,"今天我們十大幫會的核心高層都在這里,不妨把底牌都亮出來,今晚做一個了斷好了."

李宏嘿嘿笑道:"這又有何不可,底牌遲早要掀開,早一步晚一步都一樣.我現在就明著吧,我藥王幫敢問鼎平州霸主之位,原因很簡單,那就是使用了我藥王幫擅長制作的一種物品──毒!難道你們一點都沒有感覺到,自己已經中毒了嗎?"

整個大廳內的一部分眾幫會高層聞,刹那臉色大變,急忙檢查自己的身體狀況.藥王幫最擅長的其實是制藥,不過,毒藥也是藥王幫的拿手好戲.如果藥王幫用毒來對付其余的九大幫派,那是絕對可能的.

當然,廳內大部分的人卻並未因此而驚慌.

"胡,這酒館的酒菜,老子點滴未沾.自從老子進了這竹岐縣城,便對你藥王幫早有戒備,我九牧幫的人吃的都是從萬安府自帶來的糧食,根本沒有沾縣城里的半點食物,哪里可能中你藥王幫的毒?李宏,你唬人也要拿出本事來,信口胡扯算什麼本身?如果這就是你藥王幫的底牌,那今晚就是你藥王幫的死期!"

九牧幫的鄭幫主不以為然的站出來,狂笑駁斥李宏的大不慚.

用毒殺人,在平州江湖上很常見.九牧幫十分心防備,並不碰永福酒樓里安排的酒菜.不僅僅是九牧幫,其余的幫會對這種宴會中下毒的伎倆同樣戒心很重.所以李宏用了毒對付九大幫會,並沒有嚇住多少人.

李宏不慌不忙,頗為自得的道:"我當然預料到你們會防備中毒,不會輕易碰縣城里的酒菜.所以我早便將毒,都下在縣城內數百口水井,以及縣城外的數十里范圍內的溪流源頭處中.你們可以自帶糧食,但總不會連水都從數十里之外運送過來喝吧?我這毒名為'銷功散’,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下在水中,無色無味,無法察覺.另一部分,有些幽幽的香味,非常容易引起注意,所以干脆制成了有氣味的燭裝在燈籠內,燃燒彌漫在空氣之中,靠呼吸,吸入諸位的體內.你們想必應該都看見了,從傍晚時分,整座竹岐縣城至少懸掛了上萬盞特制的燈籠,縣城里每一個地方都彌漫著一種特有的幽香.

此藥專門銷蝕內家真氣,能夠持續不斷的損耗諸位體內的真氣,只有我藥王幫特制的藥物才能化解此毒.而且此毒有一個怪異之處,不動用真氣的話,反而銷蝕的較慢,你們越運用真氣,此毒銷蝕的只會越快.

到現在,至少已經過了有一個時辰,也就是諸位中毒已經深.我李宏奉勸諸位一句,只要諸位答應歸順,我可以為諸位解去此毒.如果不答應,嘿嘿......是死是活,可就不是那麼好了."

這一次,九大幫會的高層首領們方才真正變色.

糧食的確可以從外地用馬車運來,但是用的水,隨行人員眾多,每日消耗量巨大,根本無法從外地運輸,他們都是從附近的溪流中打取的.

九大幫會的高層們,信心動搖,對于自己是否中毒的事,不再有絕對的把握.

鐵羽陽迅速運行了一下內功,檢查自身的丹田和經脈,發現丹田和經脈內隱隱有一股腐蝕之力,在緩慢而頑強的消磨他的內家真氣.李宏的話不假,包括他在內,在場的全體眾人只怕的確是中了銷功散的毒.

他臉色微變,但是很快察覺到,這銷功散發作似乎有些慢,還不足以威脅到他,立刻又鎮定下來.




上篇:72 藥王幫的野心     下篇:74 南氏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