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88 葉氏祖先  
   
88 葉氏祖先

88 葉氏祖先



家里出什麼事?

葉秦心頭一緊,趕緊推開院柴門,快步穿過院子,來到茅草土屋門口.茅草土屋很是陳舊,連泥牆都裂開了一條條細縫,屋內只有幾條板凳和座椅,牆上還掛著鐵叉獵弓和幾張舊獸皮,不過卻整理打掃的很乾淨,除了草藥味之外沒有什麼異味.

床上躺著一個熟悉無比的男子,蓋著厚厚的舊獸皮,佝僂著身子不住的咳嗽.一個婦人滿臉憂愁,正在屋內燒著一鍋草藥.還有兩個十余歲的孩,托著下巴呆坐在一旁的木凳上.

葉秦背著包裹站在門口,呆呆的望著兩鬢斑白的雙親.曾幾何時,爹帶著他上山打獵,矯健敏銳的身手,是他最為羨慕獵手,但是如今已經病的下床的力氣都沒了.

他眼眶微,顫抖的張了張嘴唇:"爹,娘!"

婦人聽到熟悉而又陌生的呼喊聲,手顫抖一下,不敢置信的回頭望去,望著葉秦,"秦兒,是秦兒回來了嗎?!"她站了起來,想要看清楚,搖晃了一下,差點跌倒.

"娘,孩兒回來了!"

葉秦眼眶一酸,一下被淚水模糊了,快步走了過去,扶激動的娘親坐下.娘親激動的扶著他的胳膊,撫著他略顯削瘦的臉龐,仔細的看,"咱家大兒子回來!"

葉老爹躺在床上,聽見葉秦他娘的呼喚,神色激動,但是沒能坐起來,哽咽了一下,最終緒平緩下去,低聲喃喃自語,"能活著回來就好."

葉秦隨後來到床邊,檢查了老爹傷勢,發現是被野狼咬著了腿.看這傷口,應該有好十多天了,敷了一些草藥.

看清楚傷勢之後,他反而松了一口,只是傷在皮肉,並不是在筋骨上,用些上藥的療傷藥,修養幾個月便能全愈.不過,正在鍋里煎熬的那些草藥,顯然是不行的,藥性太弱.得用他隨身帶著的藥才好.

葉秦麻利的將敷在老爹腿上的草藥和碎布都換掉,清水洗乾淨,掏出一個藥瓶來,倒了一些采藥堂特制的療傷藥在傷口上,重新用一塊新布條包紮好.

那兩個十余歲的孩,畏畏縮縮的好奇望著他.

葉秦苦笑.他離家的時候,弟弟妹妹才幾歲大,現在已經認不得他了.他從包裹里拿出了一些糖果,糖葫蘆之類的玩意,給他們倆玩耍.

葉秦這才坐在床邊,和老爹老娘閑聊起來.將他這幾年的經曆,其它的沒有多,只是簡略的了一下,他現在在縣城里的一家大戶里干活.

葉父臉色有些枯黃,聽到只有他和大牛二人回來,猛的咳嗽了幾下:"咱們大山里的祖祖輩輩傳下來的規矩,離家外出闖蕩,就像離了巢的鳥,射出去的箭,未成家立業之前,是不能回來的.秦兒,你可曾娶親?"

葉秦低著頭,搖了搖,"不曾"

葉父:"可曾立業?"

葉秦垂的頭更低了,"不曾"

葉父怒道:"既然不曾娶妻立業,你回來干什麼?祖上的規矩不能壞,晚上你到祠堂里去跪著,向列祖列宗請罪."

葉母急忙道:"孩子他爹,秦兒剛回來,你怎麼盡這個."

葉父嚴肅道:"祖祖輩輩留下的規矩,難道還有錯不成?咱這老溝的窮山惡水能養活幾個人,能在外面過活,不比在咱這老溝里好麼?"

葉秦低著頭,一未發,鼻子一酸:"是,孩兒知道.孩兒這些年一直在縣城里學藝,學了幾手活計,略有成.過些日子,可能要去平州首府,日後想再回來也難了,所以特地回來拜見爹娘,不敢在家中久待."

聽到葉秦不久之後會離開,葉父喉間哽咽了一下,終究沒有再什麼.

撇過此事暫且不談,葉秦又問及老爹腿上的傷,是怎麼一回事.

葉母連忙道:"前些日子上山,你爹上山,被幾頭土狼追趕,一不心傷了腿.好在幾個叔叔伯伯在,把你爹給救了回來,沒有什麼大礙.只是這草藥難找,娘又上不了山,這傷便一直拖著.晚上你先去謝過幾位叔伯才是."

葉秦點了點頭.

葉秦難得回來,葉母樂滋滋的生火做飯,把葉秦從縣城帶回來的一些臘肉也煮了,做成糙米肉粥.一家人圍著吃了一頓團圓飯.葉秦趁著他們沒注意的時候,把一顆降露丹捏碎,灑在了飯菜上面.降露丹是修仙靈丹,對凡人更是有祛病延年之效,令人精氣神旺盛.至少可以讓一家人無病無痛,平平安安的生活.

晚飯之後,他往村里唯一的一口水井也丟了一粒降露丹,也算是他對村里鄉親的一份報答了.然後挨家挨戶串門,拜訪村里的叔叔伯伯.

村民們各個無比的歡喜,熱切招待,知道葉秦在縣城里學過藝,甚至還有想把自家女兒嫁給葉秦.村里一些十五六歲的姑娘在門口朝葉秦張望,扭扭捏捏,臉色羞.葉秦雖然相貌普通,但在這村里也算得上樸質清秀,是少有的長的還算標致的少年.

葉秦哭笑不得,拜謝了各屋的叔伯,將這些婉拒了過去.

當晚,他披著娘親送來的厚厚的舊棉襖,在葉家祖宗祠堂內跪了一晚,以示反省己過.對他來,跪上一晚,倒也算不得什麼.

他有幸再一次看到了供奉在葉家祠堂內,用木盒裝著的一冊自傳書譜──葉家十代以前的一名秀才祖宗,傳給子孫後輩的書.

這書沾滿了灰塵,腐朽不堪,現在村里已經沒有幾個能看的懂.

書上記載了一些簡單的事,勉強可以看的明白:十代之前,葉氏曾經是竹岐縣城里一戶讀書平民人家,後來為了避兵災之難,和其他幾十戶平民百姓一起逃到了這窮山僻壤的地方過活.那秀才祖宗曆經苦難,留書告誡葉氏後人,在這窮鄉野壤之地安穩住下,若是後輩子孫離鄉外出,則須安分守己,隱忍低調過活,勿要與官吏爭,不得與兵寇斗.

葉秦看完,合上書,閉目冥思許久,心中微歎.

這世道,不爭,不斗,怎麼過活?

十代之前竹岐縣城有兵災之亂,十代之後竹岐縣城有幫會之亂,哪里有個盡頭?亂世之中,哪里又有什麼平靜的地方?好在這村地處窮山僻壤,雖然窮苦,但是至少沒有什麼兵匪和江湖中人來這里,也勉強算得上平安之地.

雖然這樣想,他心里卻在苦思著讓葉家以及這個山溝村在這世道生存下去的長久之計.

葉秦暗想了許久,這長久之計,無外乎文武二道.

他取了一柄刀,從外面山嶺尋了一塊堅硬的岩石,削為一尺長寬,二寸厚的石書,在石上刻上蚊蠅字,奮筆疾書,留在祠堂,給後人為紀念.

他本來想刻下《坐忘經》功法殘卷一篇,但是思緒許久,終究還是沒有動手.修仙之途的凶險不知道比世俗凡人超過多少倍,留下一篇功法禍福難料,對葉氏後人未必是福,還是一切隨其自然吧.

第二日,他讓大牛花幾個錢去附近的鎮上請一個窮書生來村里教書識字.再把幾冊從縣城集市買來的低級武功秘笈,拿給大牛和同鄉的伙伴,讓他們自己去學,然後教給村里的其他人,鍛煉筋骨,日後縱然遇到豺狼,也有防身的辦法.只要推行這文武二道,過上數年,數十年,村里的境況或許能有所改變,他就算離開了也能放心.




上篇:87 《五行基礎法術大全》     下篇:89 全力備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