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92 南氏少年  
   
92 南氏少年

92 南氏少年



兩個月來,竹岐縣城各路江湖幫會人馬大部分早已經散去,逃離縣城的數萬災民也還沒有完全返回,縣城里空蕩蕩了許多.那場大亂留下的痕跡,遲遲無法褪去.城外的亂墳崗,多了數千計的尸首.縣城街道,酒樓,客棧等各處,還有留下不少江湖中人打斗焚毀的痕跡.

這一日,一名從偏遠鄉下來的年輕伙子,背著一個包裹,徒步進入縣城,來到西北城區的采藥堂.這片數公頃的府宅,全部在那場江湖大亂之中燒毀,所有的金銀財貨,武功秘笈,藥材藥品,稍微值錢的東西,都被洗劫一空.就連廢墟里的磚瓦棟梁,都被縣城的居民給偷偷搬去,給自個家重新蓋屋建房.

采藥堂的弟子幫眾更是早已經散去,要麼死,要麼逃亡.

三三兩兩的土狗野貓,還在廢墟堆中亂嗅,刨食.它們偶爾抬頭,渾濁黯淡的眼睛瞟了葉秦幾下,覺得沒什麼威脅,又繼續低頭挖刨,深埋在廢墟地下的尸首.

葉秦心中百味交雜,生出一股物是人非的感覺.

這個地方他生活了五六年,從十一歲時候進入采藥堂,師從王采藥師學的采藥術和《坐忘經》,和同門兄弟四人一起跟隨謝澤進山采藥三年,而後和同門師兄弟分道揚鑣各自采藥,一晃已經是五六年過去了.但是一場藥品大會,卻將數百年根基的藥王幫,連根也一起給毀了.

他離開采藥堂的廢墟,來到縣城城門口的驛站,一座來往客人眾多的露天酒肆歇腳喝茶.准備在縣城里待幾天,煉出一些靈丹來,然後啟程前往平州首府萬安城,去外面闖蕩,見見世面.

縣城里一些游手好閑的無賴大漢,三三兩兩的聚集在涼棚酒桌上,點上幾壺濁酒,要上一盤炒豆子,一碟豬肝,便能唾沫橫飛高談闊論上大半天,顯得自己無所不知.

葉秦在酒肆里找了一處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坐下.

"最近的兩個月,藥王幫已經成為眾矢之的,不但咱竹岐縣城的采藥堂被砸爛了,連在平州首府和八大縣城的總堂口,分堂口都被一個一個的干掉,成為第一個被拔根滅幫的平州十大幫會.嘖嘖,這可是大手筆啊!"

"砸的好,老子平時就瞧采藥堂的那幫孫子們不順眼了,平時一個個鼻孔朝天不把人放在眼里.果然,有他們倒黴的一天,真是大快人心."

"哎,你們知不知道南氏仙族,那可真是強大無比.聽南家曾經統治過平州十大幫會,但是十大幫會里面有九個要造反,結果雙方打起來了,殺的血流成河."

"可惜,南氏的三位神仙,都在這一戰便不見了蹤影.否則老子一定要拜他們為師,學那驚天的仙術."

"切,就你這癩皮狗的模樣,也想被仙人看中?下輩子吧.要是老子去拜師,那還差不多."

"南氏還有人活著嗎?"

"據死了一個老神仙,那老神仙大發神威殺出城去之後,第二天便有人在城外找到了他的尸體.另外二位神仙都沒有再出現過,也不知道活著沒有."

"老子親眼看到有一名飛仙,把那南家仙翁給殺了.南家仙翁現在還埋在竹岐縣城外的一處亂墳崗.最近二月跑來許多盜墓者,到處找南家人的尸首,想要找出仙笈.不過好像還沒有人找到.不如咱們也去碰碰運氣."

......

葉秦對這些無賴大漢的好笑法,當然是一哂了之.他喝完茶水,在酒肆歇了一會兒,隨後丟了幾枚銅板茶錢在桌上,准備去自己在縣城的私宅院.

卻望見酒肆旁邊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下,站著一個身穿皺巴巴白衣的十五六歲少年,背著一柄劍,一手摸了摸肚子,饑腸轆轆,羨慕的看著酒桌上的眾大漢大口喝酒吃肉,似乎很久沒吃過一頓飽飯了.

葉秦怔了一下,腳隨即停住.

以他的眼光和記憶力,只要見過一面的人,是絕不會忘記的.這個少年,不正是南中傑嗎?怎麼會在這里,而且看上去似乎有些落魄.

葉秦疑惑,用靈目術掃視了一下那白衣少年,果然不錯,體內經脈有微弱的白色氣流存在,大約是煉氣期一層的法力.

那一戰過去都兩個月了,南中傑怎麼還在竹岐縣城?

葉秦提了包裹,朝南中傑走了過去,想問個究竟.

南中傑目中余光瞧見一個陌生年輕人朝他走來,開始還不以為意,但很快察覺到對方也是個修仙者,臉色頓時一變,煞白.

作為修仙者,修為差別造成的靈壓,是瞞不過對方的.葉秦是煉氣期四層,對差了三層修為的南中傑,擁有強烈的靈壓威懾力.雙方距離遠些,或許察覺不出,但是一旦靠近數丈之內,這股靈壓便越發感到強烈.

南中傑退後幾步,立即反手握著身後寶劍劍柄,驚問道:"你是誰,想干什麼?"

葉秦不想嚇著他,停下腳步,道:"我是路過這里的修仙者,沒什麼惡意.意外看到你在這里.我有些奇怪,你但好歹也是個修仙者,怎麼會這樣落魄?難道你家沒有給你足夠的錢?"

"你真的路過的修仙者?"

"當然了,沒看到我背著包裹趕路嗎?我從別處來的,准備在這縣城待上一天便走."

"你認識定州風氏的人嗎?"

"不認識."

南中傑見眼前這個陌生修仙者年齡僅僅比他略大一二歲,語氣溫和客氣,對他不像有惡意的樣子,也跟定州風氏家族沒關系,這才稍稍放下心來,他又看了一下自己現在的落魄模樣,有些慚愧的低下了頭:"我給我的家族丟臉了."

葉秦心中暗笑,明知故問道:"哦,丟臉?怎麼回事?"

南中傑有些自來熟,而且葉秦也很和善,他很快便打開了話匣子,道:"二個月前,我爹叫我去追殺一個叫衛元的武者,但是那個衛元太狡猾了,居然有好幾個替身,我把一個假的殺了,卻把真的跟給追丟了,到處找都找不到.後來我回來永福酒樓,卻發現我爹已經殺出縣城去了,等第二天我在城外找到他的時候,發現他已經在城外被十大幫會的人給殘忍的殺害了.我把我爹埋了之後,便一直在縣城等我堂哥.可是我堂哥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至今不見蹤影.我身上又沒帶多少錢,差不多都花光了.這兩天都是餓肚子,在城外打野味吃,但是我又不怎麼會烤肉,總是烤焦.這幾天都沒吃上一頓好飯."

南中傑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葉秦更加納悶了,修仙者還會沒錢花.

"你沒錢,可是你有法力啊!隨便掙點錢,比如劫富濟貧,呃~,這也不大好,太掉你的身份了.就算是暫借吧,等你以後有錢了再換給別人.不管怎麼樣,也不至于弄到餓肚子的地步吧?"

南中傑睜大了單純的眼睛:"本來我是想找一點活來做掙點錢吃飯.可是我找遍了全城,那些商鋪店主見到我就嚇得躲起來,沒人要我干活.還有,這位大哥,我南氏家族的祖訓,是嚴禁依仗仙術去燒殺擄掠.除非族長下令,否則我不能拿別人的東西,更不能去搶."

"......"

葉秦無語,一時間不出話來.

南氏家族的人果然各個奇特.前一任族長南天霸天賦出眾,野心勃勃,還有些無賴.後一任族長南天雄修為雖低微,卻心狠手辣,不惜滅掉十大幫會的高層,來鞏固南家的地位.而南中豪狂傲的不行,傻乎乎的跑去向平州第一絕世高手鐵羽陽比試劍招,結果戰敗身亡.眼前這位南中傑,卻有些怯懦,恪守祖訓不敢搶世俗凡人的東西.

葉秦跟南家的恩怨,主要是因為南天霸一人引起的.南天霸的元神已經徹底死掉,他和南家的恩怨也一筆勾銷.他對這南中傑,倒是真的沒什麼惡意.

葉秦當然知道那南中豪早死透了,南中傑是等不到他堂哥回來的.他花了幾個銅板,向城門口處的酒肆店家要了一大盤的熟牛肉,讓南中傑在大樹根下坐下著吃.




上篇:91 烏雷     下篇:93 踏上仙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