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26 取貨!  
   
126 取貨!

126 取貨!



緣城西城門,一家樓閣.

范賈生愁眉苦臉從廂房內出來,來到客廳處.一想到夏老黑在大峽谷受的重傷,他便不由的長長歎了一口氣.修仙之人,只要不死,縱然有些傷殘,也算不得什麼.但是那毒蝗噴出的毒霧十分厲害,深入骨髓,附著肉里,無法根除,讓夏老黑的腿傷無法好轉,甚至連修為都隱隱有下降的趨勢.只怕過上幾個月,夏老黑煉氣期四層的修為不保.

要除去這毒,辦法倒也簡單,用十多塊靈石去坊市買幾粒下品清毒靈丹便行了.可問題是,他和夏老黑都是窮的身無分文的修士,哪里去找靈石購買清毒靈丹?

想到靈石,范賈生更愁了.或許是該去找些活干才行,只是身無長技,掙這靈石,可不容易.他正想著,低頭下樓,想去城里轉一轉,看看家作坊商鋪需要雇傭人手.

范賈生突然一愣,一名青衫年輕修士正從樓下上來.

"葉兄弟,你回來了!"

范賈生欣喜.

葉秦抬頭見著范賈生,淡笑道:"嗯,昨天剛回來.不清楚你們的狀況,有些不太放心,所以過來看看.范兄,老黑的況怎麼樣了?"

范賈生苦笑,搖了搖頭:"老黑還行吧,那點傷,死不了!就是要受些苦."

葉秦點了點頭."章氏兄妹二人,也回來了嗎?"

范賈生道:"都回來了.不過,章氏兄妹二人覺得仙途太過凶險,已經收拾東西,回南梁國去了.現在就我和老黑還住在這里.這客棧已經付了滿月的租金,還能住上一段時間.過些天,我們二人恐怕也只有回南梁國去.這幾天,我看看能不能幫老黑找到療毒的靈丹."

葉秦心中暗道:只怕章氏兄妹是無法和徐青那位表哥在仙緣城相處下去.才離開.這樣也好.南梁國地江湖幫會.總比這仙緣城要安全很多.至少不用擔心遭到那麼多修仙者地劫殺.

葉秦一時間無話可.來到廂房.看了一下還躺在床榻上昏迷著地夏老黑.腿上有許多黑氣縈繞.時間久了.恐怕會留下病根.

他沉默許久.心中微歎.這靈霧大峽谷.每年也不知道殞落了多少煉氣期修士.夏老黑雖然受了重傷.但是有范賈生拼死背了回來.比起那些殞落拋尸峽谷地修士來.還是幸運地.

修仙之路地凶險無比.一個不慎.便是殞落地下場.但是如果不闖這仙途.便只能在世俗凡間庸庸碌碌過活這剩下地數十年了.

葉秦沉思.目光漸漸堅毅.轉身離去.

范賈生微微有些失望.葉秦在他們中間算是稍微有點錢.要是葉秦肯出手幫忙地話.或許能幫老黑盡快解了這毒.不過.葉秦絲毫不提.他也難以開口.

范賈生暗暗傷腦筋,突然一怔,桌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三個瓶靈丹.他急忙過去將它們打開"清毒丹,接骨生肌靈玉膏,降露丹!",范賈生念叨著,呆滯住,眼角漸濕.

回到客棧,閉門靜修.

三日之後,葉秦再次去了一趟寶奉煉器坊.在侍從的帶領下,上了樓閣的二樓,來到他上次見過的那個白袍老頭所在的隔間.

白袍老頭見葉秦來了,笑眯眯的招來一名年青侍從,拿了一張條子,去寶奉坊的庫內取貨.過了一會兒,那侍從在兩名煉氣期七層的紫衫護衛的護送下,將取來二件大錦盒子,送入二樓隔間內.

"馬鑒定師,這是您要的貨!"

年青侍從將兩個錦盒送到,恭敬的退了出去.那兩名護衛,則守在隔間的外面.交貨的時候為了避免貨物出現意外,就算在寶奉坊內,護衛也非常嚴密.

葉秦和姓馬的白袍老頭,各自在椅上坐下.桌上,一件是二尺長的錦盒,盛放長兵器用的.另一件近丈長寬的大錦盒,盛放大件物品.

馬老頭手指錦盒,笑道:"這位哥,兩件靈器都在這里了.大羅門的煉器士出手,絲毫沒有出差錯.請看一下貨吧."馬老頭先將那些的錦盒,打開,讓葉秦觀看.

里面是兩件象牙一樣的純白色長刺,長約近一尺三寸,散發著淡淡的靈力.彎弧形的鈍器,沒有刃,淬煉之後顯得像是兩柄精美絕倫的白瓷.

刺的柄上,雕刻著一些繁瑣的金色符號,顯然是煉器士刻上去,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

這是一對刺,可以單手使用一把,也可以雙手一同使用.此外兩柄刺上,還貼著一張嶄新的白色符紙,將它們封了起來.

白袍老頭摸著胡須,贊道:"正常蝠王刺煉制出來的靈器都是血色的,有濃郁的血腥氣息,極其凶厲,容易感染使用之人的心志,使其變得暴戾,所以絕大部分

往把蝙蝠刺稱之為邪器,除非是邪修,否則很少人會]T邪器.不過,這兩柄蝠王刺煉制出來卻是純白色,並無血腥氣息,反而有濃郁的靈氣,令人不解.不定有其它的作用."

葉秦平靜的點了點頭,並未話.他取這兩件獠牙的時候,便沒有感覺到上面有血腥凶厲氣息,否則他也不會拿那種凶性的材料來煉制靈器.

馬老頭隨即又將那大錦盒打開.

一對妖蝙蝠王翼,經過煉制之後已經合在了一起,成了一件翼靈器.翼靈器的外形變化並不大,只是比原來的材料略微縮了一些.上面同樣貼了一張白色符紙封印著.

"風系淬煉制器法非常獨特,外表上看不出來,但是骨骼和翼膜都經過淬煉,已經去除了里面所有的血澤雜質,通暢無比,變成上佳的風系骨架.可以往靈器內灌輸法力,消耗法力進行使用.

正常況下,蝠王翼的飛行速度是一百里一個時辰左右,這個速度不算快.不過,翼靈器最大的特點不在于速度,而在于靈活,屬于慢速,高操作性飛行靈器.而翅靈器,剛好相反,屬于高速,低操作性飛行靈器.翼靈器和翅靈器,是飛行靈器的兩個分支."

或許是因為葉秦是付了高價的金主,馬老頭在這筆交易中獲得的提成非常高,他十分的盡責向葉秦明了這件翼靈器的特殊之處.

"如果哥你用'翼’靈器的時候,碰到使用'翅’靈器的對手,絕不要和對方比拼飛行速度.你比不過對方,只能比拼靈活性."

葉秦默默頷首,牢牢記下.翼翅靈器極其罕見,遇到同樣使用翼翅靈器的煉氣期修士可能性不大.不過萬一遇上,他也有心里有數.至于築基期修士,可以使用法器禦劍飛行,根本不需要翼翅.

"我現在可以使用它們了吧?"

馬老頭卻抬手阻止了他,連聲道:"不,這兩件靈器還沒有開封呢,還不能用!"指了指上面的白色符紙."瞧見這上面的兩張封印符了嗎?靈器煉制成功之後,都會貼上這個去."

葉秦不明白這兩張符是干什麼的.

馬老頭解釋道:"修士使用過靈器之後,會在靈器上留下自己熟悉的法力氣息,法力氣息跟自己越吻合的話,使用者掌握起來才能越順手.若是一件靈器被很多的修士用過,上面的法力氣息會變得駁雜混亂,感覺不是太順手.

所以我們煉器行有行規,凡是替別人煉制的靈器,包括煉器之人在內,都不會去使用它,而是用封印符將它封印,避免沾染上駁雜的法力氣息.

這兩張封印符,都是純白,沒有一絲雜色,這明這兩件靈器上沒有沾染任何其他人的法力氣息,煉制成功之後,沒有人使用過這兩件靈器."

馬老頭完,滿臉堆笑,搓著手道:"所以呢,你需要先付剩下的八百塊下品靈石,我才好為你解開這兩件靈器上的封印.如果你付不出這筆煉器費用,我只好將它們原封不動的拿它們到外面的櫃台去販賣,用它們來抵償了."

葉秦這才知道煉器行還有這種獨特的規矩.有這個規定,他也不好違背,想了一下,從儲物袋中,付清剩余的八百塊下品靈石.

馬老頭欣喜的收下靈石,當著葉秦的面從懷里取出二張開封符,灌入法力拍在兩件靈器上.

這關系到寶奉煉器坊的信譽和招牌,馬老頭不敢在里面弄虛作假,也做不了假——這封印符是大羅門的煉器士貼上去的,封印符上面還帶了大羅門煉器士的獨特標記.

兩道白色光芒閃過,兩件靈器上的封印符脫落下來.

解開封印之後.

葉秦從錦盒內取了蝠王刺,蝠王翼.兩柄純白色的蝠王刺,純粹的靈氣.

馬老頭滿臉笑容,盯著那蝠王翼和蝠王刺,道:"我們坊內養著一些廉價的一階妖獸,可以供你來開刃.要不要去試一下這蝙蝠刺的威力?還有,我們還有間巨大的修煉室,里面非常空曠,你也可以試一下蝙蝠翼的威力."

"不必."

葉秦冷冷回絕了馬老頭的建議.

既然靈器已經煉制成,而且付了錢,寶奉坊根本不可能讓他退貨.不管這兩件靈器效果如何,他和寶奉坊的交易已經結束了.何必在這里試!

而且,這老頭對他的靈器太過熱心了,讓他心中警惕.

葉秦將這兩件高階靈器直接裝入了儲物袋中,出了二樓隔間,下了樓,隨後離開寶奉坊.

才一會兒,一個白袍影子也跟著出了寶奉坊,遠遠綴在葉秦的後面.




上篇:125 高昂的煉制費用     下篇:127 准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