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37 一晃三年  
   
137 一晃三年

137 一晃三年



秦手中拿著一截"水荊棘"的枝條,沉心思索著.

通過水靈石來栽培,變異出來的二階水荊棘,沒有了木荊棘的木毒,也沒有火焰荊棘的火毒,只有一種寒毒.但是這種寒毒在體內發作的非常緩慢,遠不如火毒來的迅猛,任何一個修仙者都完全有充足的時間去抑制住寒毒的蔓延,並且把寒之毒給逼出體外.其作用反而被大幅度的削弱.這水荊棘雖然也是變異,但卻是失敗的變異.

怎麼樣把它的威力加強才好呢?

葉秦的目光,突然停留在了紫府內的一堆冰靈石上.這些冰靈石是他從寒潭內拾取來的,大約有數十余塊,冰靈石很少見,一直留著,沒舍得用.

他想了一下.立刻取了數百粒的木荊棘種子,並將一塊冰靈石粉碎,撒在田圃上,覆蓋這些種子.

"喀嚓!"

田圃里的木荊棘的種子,在很短的時間內,被一股強烈的冰寒靈氣給凍封住,凍成了冰封種子.別產生變異,連發芽的都能性都沒有.

葉秦將木荊棘種子都取出來,一粒一粒查看,懊惱的發現,它們都被凍成了冰條.

水靈石既然可以促使木荊棘的種子變異,沒道理冰靈石不能.

他一咬牙,再試!

這次.用更加耐寒地水荊棘地種子來試驗.上百粒水荊棘地種子.本身就蘊含了較為強烈地寒氣.抗寒能力也高.

在田圃里.撒上冰靈石.

這一次.上百粒種子依舊被冰寒靈氣給凍住.不過.這些種子並沒有全部死亡.有那麼一二株幼苗抗住了凍氣.慢慢地破殼而出.吸收著冰靈氣.緩慢地生長起來.

葉秦驚喜地看著.等著它成長.

過了好一會兒.一株蒼白雪色.透明冰條模樣地二階變異冰系荊棘.在田圃里成長了起來.整株灌木.每一片葉子.每一截荊棘.都掛滿了冰霜.寒氣逼人.枝頭上.甚至開出了一朵朵雪色冰花.

這跟另外一塊火焰荊棘地田圃上.火焰一般地荊棘.完全相反.

"冰霜荊棘!"

葉秦心中產生一股驚豔地感覺,不由自主地冒出了一個十分恰當的名字.

灰岩縫中的一個忙碌的荊棘蜂窩處,好幾只金色蜂聞著花香,立刻興奮的嗡嗡地朝冰霜荊棘田圃上飛了過去,才飛到冰霜荊棘的上面"喀嚓!",強烈地冰寒,在它們的金翅上凝出了冰晶,冰晶越來越多,翅膀也越來越重,讓它們的飛行速度大大的緩慢了下來,每扇動一下翅膀都極其費力,慢騰騰的,承受不住壓力,干脆落在了冰霜荊棘上這樣做的下場更可悲,它們直接被凍在了枝條上,成了一只一只地蜂冰雕,千奇百怪,拍翅膀的,倒掛著地,瞪著眼睛,什麼模樣都有.只有極少數的蜂采了花蜜,飛快地離開,返回了蜂巢.

葉秦目瞪口呆,這冰寒之氣也太霸道了!

這金色蜂自從在紫府內安下窩之後,就開始漸漸繁殖增多,現在已經有四五十只之多.

每次荊棘一開花,它們就飛來采蜜采花粉.

火焰荊棘散發出來的炙熱,對它們有不地影響,采一次花蜜,都會被火氣薰的變得病懨懨的無精打采,要在蜂窩休息一下,吃些蜂蜜才能恢複過來.

這冰霜荊棘倒好,干脆把它們給冰凍封住了,連逃都逃不走.

葉秦可不想讓它們都死絕了,否則沒有它們幫忙采蜜,這荊棘也結不出果子來.將這些"冰雕蜂"都取出來,直接敲碎冰外殼,放它們回去.因為冰凍的時間不長,它們大多都沒有被凍死,只是被凍傷了翅膀.

耗盡了幾塊冰系靈石,他培養第二種變異荊棘——冰霜荊棘.

青丹山脈,炎夏,秋爽,飛雪,春融,四季變化,一年複一年過去.

北營山的礦洞之中,沒有四季,沒有白天和夜晚之分,時間在這里好像停止了一樣,沒有任何區別.挖礦,煉丹,打坐,挖礦,煉丹,打坐日複一日的重複著.

此外,沒有其它事可做.

偶爾拿木荊棘來嘗試讓它們變異,但是,所有的靈石都拿來試過之後,這重複的嘗試,終究也變得無聊.

唯一讓他有些意外的是,那一窩金色蜂,居然分窩了.

一窩在火焰荊棘的田圃旁,紮根.

另外一窩,卻轉移到了冰霜荊棘的田圃旁"安營紮寨".

讓葉秦哭笑不得的是,無心插柳柳成蔭.這兩窩的蜂,長久跟火焰荊棘,冰霜荊棘接觸,居然也有了變化.兩個窩里蜂數超過一百只左右的時候,居然出現了極少的那麼一二只變異戰斗蜂.

金焰荊棘蜂,二階變異蜂,個頭粗大,尾刺同時擁有金,火兩系屬性.破甲,火毒.

金霜荊棘蜂,二階變異蜂,個頭粗大,尾刺同時擁有金,冰兩系屬性.

破甲,冰霜.

這幾只強悍的有些讓人目瞪口呆的戰斗蜂,平時並不采蜜,而是負責守衛巢穴.一旦發現對方蜂窩的金色蜂越界,立刻飛過去,進行驅趕.

偶爾,兩窩的戰斗蜂也會意外殺到一起.

少不得葉秦親自動手,將它們阻隔開來.

葉秦在廢棄的礦洞內盤膝閉目而坐,坐望無我,神淡漠,漸漸陷入了一種自我斂息狀態.

第一至三層,冥思坐忘.要求收斂一切外放的氣息,表神態,把自身的每一絲精氣神都轉化為元氣,並能夠有效的減少消耗.沉默寡,淡漠,甚至冰冷.

第四至六層,無垢無傷.收斂目光神采,心智,令人形同槁木.外表木訥呆板為佳,對外界減少反應.這個階段,只保持心智在動.

第七至九層,隱介藏形,厚積薄發.心智也漸漸不動了,腦中盡量保持空白,純粹依靠身體本能,運轉功法,蓄積一切精氣神,以求強行突破煉氣期最後的一個關口,突破瓶頸,踏入仙道.

這整套功法的唯一目地,就是封閉外泄元氣,減少元氣的

從而讓所有的精,氣,神都積于身體內,持續不斷的地元神.

靈霧仙緣城地一批早期修仙者,他們當時顯然還不擅長煉制靈丹,無法依靠外力,純粹依靠自身的苦修來增長元氣.為了踏入仙途,他們創造出了這套近乎走極端,缺陷很大的修仙功法.依靠這套修仙功法而取得突破的,只是極少數天賦極高的古修士,很多修士都死在這套功法上.後來地修士有鑒于此,大多都創造出了其它的修仙功法,避免在煉氣期地後期,無法控制自己的肉身.

葉秦修煉這套功法,也是純粹是出于偶然,在竹岐縣城的采藥堂內得到這套修仙功法.

《坐忘經》需要修煉者收斂表,緒,心智,蓄積每一分精氣神,以轉化為元神的元氣.當然,不這樣做,其實也是可以,只是會損失元氣.

煉氣期一層,每天可以修煉出七絲的白芒.如果不收斂外泄的氣息話,會自動地外泄一絲元氣,甚至更多,從而減少修煉的效果.

為了能夠增強修為,葉秦當時不得不強行忍住一切地表緒,讓自己沉默淡漠,忍受著師兄弟師妹的誤解.為地,就是每天多修煉出那麼一絲的白芒,讓自己變得更強,不受制于人.

後來,鷹崖地冒險,令他體內生出了一座紫府.增長元氣的方式從《坐忘經》,改變為依靠降露丹的靈力,來提升修為,進展神速.坐忘經的作用大大的降低,只是起了輕微的輔助作用.

他這才沒有再去強行壓制自己的感.

到了煉氣期五層,這套功法對他的影響並不大.

在這不見天日的礦洞內潛修,沒有任何人,任何事干擾,他獨自一人靜修,心平如水,自然也不需要特意去掩蓋自己的表,也絲毫不耗費心智,《坐忘經》發揮到了最大的效果,厚積而薄發,全力朝煉氣期九層沖刺.

隨著修為的快速增長,這套功法已經開始顯露出威力.就算他不主動去收斂,也會自動的盡量收斂外放的氣息,整個人猶如槁木,呆若木雞.

這樣自動的收斂,已經比普通修士施展的"斂息術"更加高明.同樣實力的煉氣期修士,除非親眼看到他,否則很難感覺到他那外泄出來的一絲若有若無的氣息.

但是葉秦眼瞳的極深之處,那一縷光芒,卻漸漸精純.

三年之後.

葉秦已經是二十歲的青年修士,他盤膝閉目而坐.

他心中突然不知怎麼的一驚,驀然睜開眼來.雙目一縷神光閃過,隨後黯淡下去.那一僂神光,至少讓他外泄了一絲的元氣.

不過,葉秦並沒有關心這個.

他朝身前一個自制的簡陋的沙漏看去.這個巨大沙漏里面,盛放著足夠流七天的細沙.此時沙漏里面,細沙幾乎流光,只剩下最後一點點沙了.

也,自己這一打坐,恍然間已經過了七天.

其實,他七天前還在煉氣期八層的頂峰階段,只是想打坐修煉半日的《坐忘經》而已,完全沒想要修煉如此之久.但是這《坐忘經》源源不斷的運轉之下,他的心竟然停頓了下來,不自覺的沉眠了過去,而且不知不覺中,一舉進入了煉氣期第九層.

葉秦心中非但不喜,反而生出一絲難以述的驚懼.

煉氣期九層,已經是相當危險的修煉階段,一旦徹底封閉心智思動的能力,他將身不由主徹底和外界隔絕,能不能沖破煉氣期和築基期之間的瓶頸,完全是聽天由命.

如果不是這突如其來的一驚,自己這一睡沒有醒過來的話不久之後,這廢棄礦洞內,只怕多了一個因為修煉《坐忘經》而身亡的修士.

"看來這《坐忘經》,已經不能再修煉下去.必須想其它辦法,讓自己有把握突破瓶頸,成功築基才行."

葉秦低聲自語,冷靜的坐了一會兒.

他現在剛剛踏上煉氣期九層,還沒有到無法挽回的地步,只要不打坐,就會沉睡.如果是到了煉氣期九層的巔峰,只怕難以便抗拒這股自動的收斂之力.

築基,有兩種辦法.一種是靠純粹依靠自身的苦修,對你這種方法希望極其渺茫.還有一種方法,就是借助外力——服用築基丹,大約有一成的把握.

煉氣期第九層的修士,已經可以服用築基丹,來強行突破瓶頸.

或許,是該考慮回青丹門,獲得這築基丹的時候了.

葉秦站起身,身軀微微一震,身上的一層塵埃,立刻被震開,往嘴里塞了一顆火焰漿果,飛身離開廢棄礦洞.這三年下來,他不思不想,早忘了這礦洞該怎麼出去,只能到處飛轉,尋找出路.

礦洞內,一些煉氣期一層,二低階的礦工,還有那些搶占礦洞煉氣期三層,四層的惡漢,只看到眼前影子一閃,一名高階修士從他們眼前飛過.

他們驚愕的張大了嘴巴,不明白一名高階修士,進入這礦洞里來干什麼.不過,他們不敢對高階修士的所作所為什麼,埋頭繼續挖礦.

半天之後,葉秦終于找到了出口,飛身落在了洞窟口處.望了一眼洞口處的王監工,漠然的走過.

那大腹便便的王監工,無聊的坐在他的大靠椅上,眼睛一花,看到一名極其陌生年青修士站在了礦洞出口.用靈目術查探了一下,王監工立刻呆住,一時間驚愕,沒敢阻攔.

他心中異常的疑惑,他每日都守在這里,螞蟻也別想不驚動他,就跑進去.可是他從來沒有見到過這位師兄,進入過礦洞.

"這位師兄,是什麼時候進洞的?"

突然,王監工臉色劇變,渾身顫抖,望著葉秦遠去的背影,不敢置信"是三年前,那個進洞的家伙!他在礦洞內整整待了三年,不吃不喝,居然沒死.而且已經修煉至煉氣期九層了,他是怎麼做到的!"




上篇:136 礦洞潛修     下篇:138 危險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