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41 同門爭執  
   
141 同門爭執

141 同門爭執



秦出了青丹藏書閣,心中沉重,緩步前往獸殿,准禽返回青泉山.然後這段時間,集中精力去收集煉制築基丹所需要的靈草.

他剛才粗略的看了一下配方,煉制築基丹所需要的靈草.

煉制一粒,竟然居然需要高達近百種靈藥材.

現在還不清楚自己能不能湊齊這些靈草藥,自己現在的煉丹術能不能將這築基丹煉出來.不過,事總是要一步一步來,先把能找到的靈草都找到手,再准備下一步煉丹.

年份越長靈藥材,通常品階越高,只有築基期的師叔師伯的私人藥園田圃里,才可能有.另外,青丹門的藥園子里也有不少,種著大量的靈藥材——青丹門這樣的大藥園,數量並不多,都是在青丹山脈靈氣最為濃郁之地.

"白靈果,需要三百年份的.黃靈參,需要七百年份.七葉蓮子,需要三百年份.這配方上的近百種靈藥材,都幾乎是這樣高的要求.除了大修仙門派,還真沒有誰能夠湊的齊這樣的一份.

就算各國的那些大修仙家族也一樣,他們或許有些財力,但是缺少大規模種植靈草的天靈寶地.而且就算湊齊了那麼幾副煉丹材料,也僅僅是只煉制數粒而已,而且還有煉制失敗的風險.築基丹是高級靈丹.高級靈丹的失敗率之高,是修仙界所公認的事."

就算是青丹門可以在本門的七大主峰大規模的種植這些藥材,到了見縫插針的地步,也依舊受制于天靈寶地不夠大.動用本門煉丹術最為高明的煉丹宗師,每三年也才能煉制出那麼三百粒,這已經是極限產量,不可能更多了.

"去綜務領雜役任務,替眾師叔師伯照看私人藥園子,然後順手挖出,在紫府內多栽種幾株."

葉秦搖了搖頭,馬上否決了這個想法.

倒不是他怕這些師叔師伯.而是這個辦法太麻煩了一點.費時費力.

他想到更簡單地方法——直接購買靈藥種子.

這些動輒三四百年以上藥力地靈藥材極少修士會拿出來賣.但是獲得它們地種子卻容易多了.它們地種子可不需要這麼久才能得到.

青丹山脈有七座主峰.每座都有集市.很多弟子都會賣種子.仔細找一找.應該能湊到其中地大部分.

葉秦想到這里.身形一頓.干脆轉身直接往青丹峰地集市而去.先把青丹山地集市逛一遍再.來到青丹山地一座煉氣期弟子最喜歡聚集地樓閣.

他突然愕然.只見寬敝地一層樓閣內.傳來喧嘩吵嚷聲.眾多地青衫弟子松散地圍成一個大圈.或者興奮.或者冷漠地關注著大廳中央地幾個人.

一樓大廳中間,有七八名藍衫弟子,分成了兩撥人馬,正圍著一張桌子在大聲吵鬧著什麼.

"這位師妹釀制的這壇百花釀,我要了."一個年青地子,一張臉瘦猴似的,嬉皮笑臉,朝正中間一桌,一名姿色普通的女弟子道.

那名女弟子地桌前擺放著一壇尚未開封的靈酒—這酒自然不是普通的酒,而是恢複法力的靈酒,否則也不會引起這麼多弟子地關注了.

"哼,憑什麼你要就要,這壇靈酒是我先看中的!"對面,一名眉目清秀的年輕藍衣弟子,氣憤的喊道.

"不憑什麼,就憑老子法術比你強!怎麼,不服氣?不服氣,咱們來打一場,我趙乾坤已經連續三年把你這白臉干趴下,今年不介意再把你打趴下一次!上回比斗,要不是我爹攔著,我非把你打的半年下不了床."

那瘦猴似的年青子,得意地叫道.

那眉目清秀的年輕弟子頓時滿臉漲,氣地渾身發抖.他旁邊一名倨傲的年青人,卻按住了他地肩膀,冷笑道:"趙乾坤,欺負鄒鈺算什麼本事,敢不敢跟我較量一下!"

那瘦猴青年,見這倨傲的年青出頭,立刻眉頭一皺"哼,姓蕭地,你本事是有幾分,不過別忘了,你爹現在可是在我爹手下干事.心我叫你吃不了兜著."

倨傲的年青弟子冷聲道:"那又怎麼樣,這壇靈酒,我們要定了!你要是不服,咱們就來一場斗法.四對三,看看究竟誰能把這靈酒拿走!"

他們這邊,除了眉清目秀的年輕人,倨傲的年青,還有一對中年夫婦,都是煉氣期九層的修士.

而另外一邊,僅僅是三名藍衣弟子,但是煉氣期九層,實力同樣不容覷.

那瘦猴青年狐疑起來,平時他要是出手爭搶,鄒鈺和這姓蕭的都不會跟他爭.今天這是怎麼了,吃了火藥似的,非要跟他搶不可.莫非這壇靈酒里面有什麼名堂?他這一生疑,更不願意把靈酒讓出去了.

葉秦進來大廳,朝大廳中央那兩撥人看去,眉頭不由的一挑.那四個藍衣弟子,他不久前還在青泉峰見過,聽他們起一個什麼危險的任務,沒想到才半天不到,在這青丹峰又遇見.

讓他有些疑惑的是,他們大老遠跑來這青丹山購買靈酒做什麼?

對這百花酒,葉秦略知一二."百花釀",采集百種靈花,釀制三十年才能釀出來.要采摘這百種靈花並不容易,畢竟靈花可不會隨意開.就算開了花,一般也用來結種子,而不會用于釀酒.

青丹門的弟子,大多都是學煉丹術.很少弟子會選擇去學釀酒術,釀酒對修為的提升並沒有什麼益處.這樣一壇百花釀,顯得彌足珍貴.

大廳周圍一些圍觀的青衫弟子中,有人低聲驚詫議論"這鄒鈺可是鄭副門主的入室弟子,那個瘦個子是什麼人,敢跟鄒鈺爭搶那壇靈酒?"

旁邊一人立刻冷哼道:"這你就孤陋寡聞了吧.鄭副門主的入室弟子多著呢,少也有好十幾個,鄒鈺算老幾啊.現在跟他對峙的,可是的青丹門三長老的親兒子趙乾坤,地位可不比這鄒鈺絲毫差多少."

"這些藍衣弟子,各個都是背景深厚,不是長老的兒子,就是副門主的弟子,平時鼻子朝天,誰都瞧不起誰.哪像咱們這些青衫弟子,修仙家族出身,在這里臉都抬不起來."

話的這位兄台,酸溜溜的道.估計他是某個國家普通修仙家族出來修士,平時雖然也傲氣的很.但是跟青丹門這些高層子弟比起來,根本沒辦法比,只能干羨慕的份.

這里來自各個峰的弟子不少,大部分都在看熱鬧,甚至起哄,惟恐不亂.

而那些散修出身的修士,根本沒資格參加這種爭斗,只能偶爾冷嘲一兩句."他們爭他們的,咱們看熱鬧!"

"打就打,誰怕誰啊!"

"轟!"

一顆大火球,和一道風刃相撞,火焰爆炸開來.

在附近看熱鬧的眾青衫弟子,紛紛給自己加上護身罩,驚慌躲閃.他們可沒想到,這兩撥的藍衣弟子打就打,根本不顧及這里是樓閣,附近還有很多弟子.

才這麼一會兒功夫,七名藍衣弟子已經捉對打了起來,各自拿出靈器,一邊釋放法術,一邊用靈器對打.火球,風刃,水箭亂飛.

煉氣期九層的高階修士出手,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凶猛.

葉秦也匆忙掐決給自己打上護身罩,跟著眾青衫弟子,飛身往樓外退去.回頭再看的時候,他有些目瞪口呆,這些藍衣弟子也太囂張了,幾乎把一層的桌椅地板給打的一塌糊塗,就差把整棟樓閣給拆掉.雖然只是普通木材建造的樓閣,也沒必要這樣糟蹋吧.

葉秦暗皺起每天,他們這一鬧,他想在這里購買靈草種子的打算給攪黃了,看來只有去其它峰看一看了.

那七名藍衣弟子,飛身躍出樓閣,來到外面的平地,奮力拼殺.很快,瘦猴青年那邊就撐不住,被接連幾刀給猛劈在護體罩上,連連跌退.他們畢竟少了一人,吃了很大的虧.

"姓鄒的,你們別欺人太甚,四個打三個算什麼本事,有種單打獨斗!"

瘦猴氣的哇哇大叫.

正在他們快要撐不住的時候,遠處,數道凌厲的劍芒突然破空而至.一名英俊挺拔,頗有幾分威嚴的青年弟子,當先從一柄飛劍上落了下來.跟隨在他後面,還有二三名同樣禦劍而來的藍衣男女弟子.

葉秦驚訝,這幾名煉氣期弟子用的竟然是法器,而不是常見的靈器!法器都是結丹期師叔祖煉制出來的,青丹門內除了築基期修士之外,煉氣期弟子中有法器的極其罕見.

眾青衫弟子不由的驚呼"大師兄來了!""吳掌門的兒子,這一架恐怕打不起來了.這青丹門高層子弟之中,誰能比得上掌門之子!"

那威嚴的青年弟子,見到如此混亂的打斗場面,頓時怒喝道:"住手,成什麼體統!"

他的話,果然不是一般的好用.

瘦猴這邊的三人,還有鄒鈺,蕭天,那對中年夫婦等人,聽到這名青年弟子的怒喝聲,都慌忙收了靈器,停止打斗,拱手施禮.

"見過大師兄!"

"大師兄,你可要為弟主持公道啊!"

那瘦猴見到這名禦劍而來的青年,頓時大喜,急忙告狀"弟看中了一壇靈酒,想要買下來.可他們幾個卻偏偏橫插一竿子,要搶我的靈酒."

鄒鈺差點氣的鼻子都歪了"大師兄,他是惡人先告狀,明明是我先看中的!"




上篇:140 丹配方,酒配方     下篇:142 萬枯嶺,洞窟試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