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42 萬枯嶺,洞窟試煉  
   
142 萬枯嶺,洞窟試煉

142 萬枯嶺,洞窟試煉



威嚴的挺拔青年,嚴肅的掃了雙方一眼,聽他們是而起了爭執,頓時輕蔑道:"一壇靈酒有必要這樣這樣爭來都去嗎?反正一壇靈酒二三個人也用不了,你們把它分了不就成了?靈酒在哪里,拿過來,平分!"身為門派的大師兄,他一向在門派中以公正嚴明自居,不會放任這樣無謂的爭斗在他面前發生.

那名釀酒的女弟子,正抱著酒壇,不知所措,聞連忙將靈酒呈了上去.

威嚴青年的主持下,剛才還在打斗的七名藍衣弟子不敢爭執下去,各自拿一個酒葫蘆,准備將這壇靈酒平分掉.

"且慢!"

跟隨這位大師兄一同前來的那幾人中間,突然有一名滿臉可掬笑容的年青弟子站了出來,出聲阻止,來到那威嚴的青年,傳音了幾句"大師兄,掌門這半個月."

那威嚴的青聽完之後,臉色頓時一變,轉頭問道:"這事當真?"

他們中間的一名年輕藍衫女子,攜劍款款走來,淡聲道:"大師兄這幾天不在師門,在外巡視,所以不清楚這個況.這靈酒,卻是分不的."

威嚴的青年臉色變了幾變,陰晴不定.

笑臉青年了一件事,讓他不得不慎重考慮.

三年前的比,他雖然得了一粒築基丹,卻沒能築基成功.今年是築基期弟子地大比,比自動取消,沒有築基丹可發放.三年之後才會再度比.

這中間等于是少了一次築基地機會.拖後三年再服用築基丹.也未必就能一次成功築基.一拖再拖.可是非常耽擱壽元地事.每一次獲得築基丹地機會都不能錯過.

雖然他們這些人都是青丹門最核心高層地弟子.但是門派規矩森嚴.築基丹地發放由本門金丹期師叔祖親自決定.縱然是掌門,副門主也不能擅自作主.

如果不能從比中勝出.他就算是掌門地兒子.也無法得到築基丹.

當然.還有一個辦法可以得到築基丹.那就是去綜務殿領取"搜尋靈石礦脈"地雜役.一旦有所發現.對門派作出巨大地貢獻.可以獲得至少一枚築基丹甚至多枚築基丹為獎勵.

這個雜役一直都存在.誰都可以去領取.

之前他便是領了這個雜役.和一伙同門師弟外出了一個多月.可惜.靈霧山脈雖然大.但是這靈石礦脈沒這麼容易找.他們到處轉了一圈.殺了不少妖獸.卻連靈石礦脈地毛都沒有發現.只能無奈地回來.

"掌門和眾副門主,決定和其它門派聯手,開啟一個數千年前的靈礦,派一批煉氣期弟子進去清剿妖獸,作為試煉.這個試煉任務,以築基丹為獎勵.大約也就在這一半個月內公布.這靈酒數量稀少,卻能在這個試煉任務中派上大用場,絕對分不得."

青年思索著那笑臉青年的話,臉色漸漸陰沉了下來,眼神不善的瞧著那瘦猴,還有鄒鈺等人,暗惱,原來他們爭這靈酒,是為了這試煉任務做准備.只有他被瞞在鼓里,差點成了冤大頭.這靈酒要是分出去,那等于平白把機會讓給其它弟子.

他臉色一變"哼,擅自私斗,破壞宮殿樓閣,罰你們閉門思過三天,不得外出!這壇靈酒就由張師弟保管著."他隨手塞到了那笑臉青年的手中"走!"

威嚴青年不再理會眾人,拿出一柄劍,禦劍離去.

那笑臉青年嘿嘿一笑,將那壇靈酒扔進儲物袋中,並從儲物袋中掏出一個袋子靈石,丟給那釀酒的女弟子,和幾名同行之人,一起跟著那威嚴青年禦劍離開.這壇靈酒,自然歸他們分了.

瘦猴青年趙乾坤,還有鄒鈺等七八人,都傻瞪著眼睛,看著掌門,副掌門之子,之女幾人把那壇靈酒拿走,呆了半天,卻作聲不得.

眾圍觀地青衫弟子,紛紛吹起了口哨,一陣喧鬧,沒熱鬧可看,紛紛散去.一山還有一山高,這幾個副門主的弟子,長老的兒子,遇到了更霸道的高層弟子,一樣只有吃癟的份.

葉秦看到剛才這一幕,只有搖頭.

這幾年他都在北營山潛修,門派里的事,他知道的很少.今天才發現,門派里的藍衣高層弟子做事竟然這樣霸道,明爭暗搶,肆無忌憚.

至于這些高層子弟為何突然要搶靈酒,他已經猜測到了幾分.

估計是為了去做那個什麼任務.這些藍衣弟子很容易獲得各種內幕,已經開始提前准備,明爭暗斗了起來.靈酒,對完成任務肯定有不的幫助,自然被列在搶奪地物品之一.

至于眾多像他這樣的普通青衫弟子,是根本沒資格這樣的爭奪.

這場意外事故,耽誤了他不少的時間.

葉秦沉思了一下,沒有在青丹山多待,在獸殿租了飛禽,前往其它幾座主峰,去本門弟子聚集的地方,換取同門師兄弟的靈草種子.

幾天功夫下來,他收集到不少的種子.順便還買了幾塊釀制靈酒所需要的特制靈酒曲,把紫府內的一堆火焰漿果,冰霜漿果,剝殼取了種子,然後都釀上.

現在青丹門內靈石緊缺,不少弟子出售的靈草,靈丹,種子都開始降價.

葉秦雖然在北營山地廢棄礦洞內待了三年,但是他身上的靈石卻並不多.

廢棄礦洞的靈石很難挖,一天也難挖出一二十塊來.種植靈草耗去了大量地靈石,種植變異荊棘又耗去不少地靈石.挖礦之後,他又要煉丹打坐,也沒那麼多地時間去挖那些堅硬的岩石.

三年下來,積累地下品靈石也不過是近千塊而已.這些靈石,都用來栽種靈草藥,讓它們轉化成價值更高的靈草藥,最後煉制成煉氣級地靈丹.

半個月下來,葉秦天天在七座山峰地集市轉悠,用靈丹去換種子,湊齊了煉制築基丹所需要的八九十余種靈草種子.

只差了最後的六七種極其珍貴的靈草種子"三寶芝,烏玉靈草,千珠果",普通煉氣期弟子根本沒有這幾味靈藥材的種子,只在師門的大藥園子里,才能種的活.要把這種子從看管嚴密的大藥園弄出來,難度不.

葉秦尋思了一下,想到了一個主意,往集市走去.這些天他在各峰的集市結識了不少專門經商的弟子,這些經商地弟子門路廣.

青山峰,峰頂的一座數公頃的大藥園.

一個煉氣期八層鋤農打扮的弟子,另外一個煉氣期七層的胖子商人打扮的弟子,他們在一片樹蔭下低聲私語.

那個鋤農提著藥鋤,疑惑道:"錢胖子

這三寶芝的種子做什麼?"

錢胖子道:"這個你別管,直接多少靈丹,你才肯做?咱們十幾年交,你不會連這點忙都不幫吧."

鋤農猶豫道:"每天都有師叔會來查藥園子這個只怕不是太好辦."

"別唬我,我還不知道麼,師叔是清查靈草的數目,又不會查種子.我又沒讓你拿靈藥,只是種子而已.多一粒少一粒,沒那麼容易被發現.就算發現了,你就不心被蟲子吃了,他還能為了一粒種子拿你怎麼樣?頂多面壁思過半個月而已,劃得來."

"你要的是四階珍草種子,師叔沒那麼容易糊弄過去,我冒地風險還是很大這樣,一粒種子,五粒聚氣丹.

低于這個數我不干."

"出價真夠狠的,行,我現在就要,趕緊去吧!"

一會兒之後,那姓錢的商人弟子,從鋤農手中拿了幾粒種子,塞入懷中,興奮的飛快離開藥園子.不久,錢胖子來到青山峰一棟閣樓的隔廂,等待,虛胖的臉上露出一絲焦急之色.這筆生意,對他來是相當有掙頭的,冒點風險也值了.

半日之後.

葉秦和這名商人打扮的弟子在青山峰的一棟樓閣的私人隔廂碰面.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那商人弟子掂量了一下裝滿了一袋十塊下品靈石地袋子,還有一瓶裝著七粒"聚氣丹"的丹瓶,暗喜,討好道:"這位師兄果然痛快,下次有什麼想買的,盡管來找我老錢.在這青山峰,很少有我辦不到地事."

葉秦查看了一下那粒三寶芝種子,跟靈草藥書中記載的一模一樣,平淡道:"再吧.希望你別跟任何提起這件事."

那姓錢地商人師弟,拍著胸脯保證道:"師兄放心,我老錢做了十多年的生意,一向是守口如瓶.沒人知道它們是從哪里來地,也沒人知道它們往哪里去.我看師兄似乎也是青山峰的弟子,更不用擔心青山峰地長輩會為了一粒種子,跑到其它峰去追查."

葉秦淡漠的點了點頭,離開了私人隔廂.

如果是他剛來,煉氣期五層的時候,他是絕不會動用靈丹和靈石,去做這樣的交易.那個時候他在青丹門幾乎是墊底的修為,根本沒有什麼地位,隨便遇到一個居心叵測的同門師兄,便能把他給捏螞蟻一樣捏死.

但是現在不同,作為一個煉氣期九層的弟子,已經是煉氣期弟子最頂層修為,縱然有那麼一點點的靈石和數十粒高階靈丹,也不算什麼,沒人敢輕易打他的主意.那位煉氣期七層的錢師弟,在他面前都不敢吭一聲.如果是換在三年前,只怕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葉秦得了三寶芝的種子,便離開青山峰,繼續到其它峰去,用同樣的方法,分別把七八粒罕見的靈藥材種子弄到手.這樣一粒一粒的分開收集,別人根本不知道他搜集這些種子究竟是用來做什麼.

把所有的靈草種子都弄到手之後,才回到青泉峰的居住之處,在紫府內種植靈藥材.

在葉秦搜集靈藥材種子的時候,青丹門醞釀已久的一件大事,或者是靈霧山脈的眾修仙門派,醞釀已久的一件大事,終于公布出來了.

包括青丹門在內,七大修仙門派,十二修仙門派,在同一時間,公布了一項試煉任務——萬枯嶺,洞窟試煉.

這個試煉任務一公布,便立刻在各大門派眾煉氣期弟子中間引發劇烈的震動.

萬枯嶺,地處靈霧山脈的中央區域,妖獸橫行,環境極其惡劣.本來是沒人回去關注這種地方.

但是在三千年之前,有一名門派"火焰門"的弟子,一個偶然的機會來到萬枯嶺,在山嶺上發現了一片裸露的靈石,興奮的一路挖掘下去,結果竟然發現,這里是一座大型的靈石礦脈,足夠支撐一個大修仙門派用上數千年之久.

火焰門的弟子立刻將這個珍貴的報送回門派,沒想到出了叛徒,帶著這個報投奔大修仙門派去了.一個門派是絕對爭不過一個大門派的.

火焰門見報被竊走,在憤怒之下,將這個礦脈的消息公布了出來,不讓那個大門派獨占.靈霧山脈各大門派,先後得到了報,立刻率領大批的煉氣期弟子,築基期弟子,大舉殺到萬枯嶺.

如此大型的靈礦,關系到一個修仙門派的興衰存亡,卻是誰也不肯相讓.

為了爭奪靈礦的歸屬權,最先抵達的幾家修仙門派大打出手,死傷慘重.但是,隨著數十個大門派弟子蜂擁而來,他們發現,任何一家門派都無法獨吞這樣一座龐大的靈石礦脈.

最終,在各大門派結丹期老祖出面的主持下,眾門派之間不得不妥協,平息了爭斗,決定由所有修仙門派聯手都在這里進行挖掘靈石.

但是事並未結束,雖然決定聯手開采,但每個門派應該分到的礦道的多寡,卻有嚴重分歧.有的門派主張按照實力來劃分礦道數量,有的門派卻主張安排先來後到的次序來劃分礦道.

誰也無法服誰.

最後談不攏,干脆所有的門派都一起上,派自己的弟子四處挖洞,瘋狂的挖掘萬枯嶺,誰挖到靈石,就歸那個門派所有.能挖到多少,各憑本事.

一旦兩個門派之間的礦道意外被打通,為了搶奪靈石,雙方的礦工少不了在黑暗的地下礦道內爆發一場血腥惡斗.各大門派的高層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管礦道內的爭斗.

這種毫無持續的混亂開采,持續了數年之久.

正當各大門派在瘋狂的挖掘礦道,搶奪靈石的時候,他們卻沒注意到,這萬枯嶺妖獸並不是好惹的.

眾多的礦道密密麻麻,越挖越深,意外挖通了盤踞在這萬峰山的地底——大群妖獸的老巢.

一夜之間,被入侵老巢的成群的妖獸狂怒,肆虐了所有的礦洞,對礦洞內的低級煉氣期弟子展開瘋狂的攻擊.數十大門派,死傷的弟子超過上萬之眾,幾乎是各大修仙門派抵達萬枯嶺之後的最慘烈的一次損失.

眾門派之間一直在勾心斗角,並不合心,突然遭到妖獸大舉襲擊,根本無法抵擋.只顧保存自己的實力,而指責別的門派不盡力抵禦妖獸.

短短數月之間,萬枯嶺被妖獸重新占據.

各大門派損失慘重,毫無斗志,被迫忍痛放棄了萬枯嶺.這座埋藏有巨量靈石的礦脈,至今已經沉寂了三千年之久.




上篇:141 同門爭執     下篇:143 築基丹和靈石的轉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