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45 寒池淬煉  
   
145 寒池淬煉

145 寒池淬煉



日之後.青泉峰,高達數千丈,陡峭的峰頂直插入雪皚皚.

一個疾速的青色身影,沿著青泉峰崎嶇的岩石階梯,足下在積雪上輕輕一點,留下一個輕微的印痕,便飛躍出了二三十余丈遠,在雪山巔快速的移動.

越接近峰頂,寒風越冷.

葉秦被凌厲的寒風給吹的凍得打了一個哆嗦,連忙給自己加持了一個火系的護身罩,全力抵禦這股冷冽的雪風.雪山的半途上,看到不少被圍起來的園子,種著雪桑,雪參之類靈木靈藥材,他暗暗猜測,估計這園子就是用來養雪蠶用的吧.

在雪山之巔飛奔了數里,葉秦終于來到峰頂一塊高達數百丈的裸露岩石下.這岩石的下方,汩汩的寒泉正從它岩石縫隙中湧了出來.

這股涓涓寒泉,湧出來的時候只有拳頭大.但是沿著峰頂溪谷一路流淌,融化了沿途的冰川積雪,落下青泉峰山去,形成一道飛流直下的巨大瀑布,最終成為青泉峰赫赫有名的靈泉,用來澆灌種植靈草的上好靈水.

葉秦看到這口寒泉,嘿嘿笑了笑,不由想起自己在器殿看到荊棘絲甲的時候的節.他當時見到荊棘絲甲,目光一亮.

不過,他沒有購買那套絲甲,而是直接走人.

因為這個,器殿里的那位接待他的清麗女弟子,還狠狠的剜了一下他的背影,似乎在鄙夷,沒錢來在這里嗦半天,白白浪費她剛才那副笑臉.

葉秦感覺到身後那清麗女子比刀子還凌厲三分的目光,心中委實郁悶不已.他儲物袋里是有點靈石,也不能亂花是不是.那套由一階木荊棘淬煉而成地荊棘絲甲,只是初階的靈器,檔次太低.

准備了幾天之後.葉秦便動身來到這青泉峰地峰頂.打算自己親自動手煉制一套絲甲.而使用地材料.自然是紫府內地火焰荊棘.他在北營山礦洞.無聊之余.用荊棘做了很多地變異試驗.在田圃里種出了大堆地火焰荊棘.正愁著不知道怎麼處理它們呢.

峰頂巨岩地一側.建有十余間青石屋.每一間石屋.都由整塊切割地極其平整.三丈寬五丈長寬數尺厚.重逾萬斤地青色岩石板蓋成.

寒泉被分為兩一部分.一部分流下山峰去.另一部分則被引入這些石屋之中.

葉秦想了一下.朝這些青石屋走了過去.

這些石屋並無人看守.用力推石屋地門.居然推不動.他用一道風刃嘗試著劈了一下岩石.卻發現只是在這青岩石留下一道淺淺地風刃印痕而已.這讓葉秦吃了一驚.真不知道需要多大地力量.才能將這樣堅硬地岩石給平整地切割開來.

研究了一下.發現石屋門一側.有一個機關索.扭動這個機關索.厚重地石門這才"轟轟地"緩緩移開.

石室內大約有十來丈寬敞,中間是一個數丈長寬的寒水池.石壁上有二個洞,寒水便從一洞流入進來,從另外一個洞流出,最終不知道流向哪里.

這里,應該就是那清麗女子地寒池,用來洗滌蠶絲的地方了.

葉秦進入石屋里面,立刻頓時感到一股寒水池散發著逼人的寒氣,幾乎直接寒到骨髓里去了.這寒水遠勝過煉氣修士發出來的水箭,堪比水系築基期修士先天陰水.

從石屋內,用里面的機關將石屋完全封閉.

他隨後將一個隨身的儲物袋打開.

"嘩啦!"

一大堆數百株地二階火焰荊棘,全都倒了出來,丟入寒池之內,任由其浸泡,依靠這寒水之力,融解掉荊棘的雜質.火焰荊棘是火屬性,熾烈.一掉入寒水池中,遇到陰寒之水,雙方立刻"激斗"了起來.整個寒水池沸騰了起來,響起密密麻麻地"噼里啪啦"爆裂聲,蒸汽彌漫整個石室.

隨後,葉秦也不管它,直接坐在這石室內,取出一塊玉簡,神識讀取里面記載的《五行煉器術》.這篇從藏書閣複制來地煉器書籍,總算沒有完全浪費.

里面有各類常見靈器的淬煉方法,絲甲作為最常見地防禦性靈器,自然也在其中.

葉秦很快沉浸在繁瑣的煉器術之中,學那五行淬煉之術.

寒水池內,源源不斷湧來的寒水,最終吞沒了火焰荊棘釋放出來的火焰氣息,噼啪聲也漸漸平息了下去.

七七四十九天之後,火焰荊棘的雜質,僅僅被寒水融化侵蝕去一半而已.火焰荊棘的外皮,葉,刺,都已經被化去,只剩下莖骨.

繼續沉浸.

石室內的陰寒之氣,足以將煉氣期修士血液凍僵.葉秦實在待不住的時候,從紫府內取出剛剛釀制出的火焰果酒

一口.一股滾燙的熱流立刻轉遍全身,渾身一暖肌膚的寒氣.

這寒氣也有好處,讓他的神智保持在冰冷清醒的狀態,而不會陷入沉眠之中.

足足九九八十一日之後,火焰荊棘的莖骨被化去,只剩下一絲一絲的真絲,這真絲帶著些許的火色,晶瑩剔透.每一絲只有頭發粗細,但卻是火焰荊棘最為堅韌的部分.

原本堆滿了整個寒水池的數百株荊棘灌木,已經只剩下數量不多的真絲.制器的時機基本上成熟.

葉秦雙手掐決,單指彈出,一道藍色寒光,射入寒池里面.一根荊棘絲,立刻從寒水池內飛躍而起,被這道寒氣給包裹住.繼續,一絲一絲的真絲,躍出寒水池.

葉秦雙手飛快的在虛空中勾畫,真絲則在半空中來回飛快的穿梭,編織成絲甲.這樣的煉器,極其消耗法力,每一絲真絲,必須用寒氣從池中取出來.而要編織正副絲甲,至少要抽取上萬根真絲.

葉秦明顯的感覺到,體內的法力在快速的消耗.

絲甲才編織了近三分之一,法力已經快要耗竭.如果中途停下,這絲甲會出現明顯的斷痕,導致煉器失敗.葉秦有所不知的是,青丹門的煉氣期弟子通常不會一個人制器,而是幾個人聯手制器,以免半途而廢.

他單獨一人,只能強撐著.

實在撐不住了,便拿起身旁的一個葫蘆,灌了一大口果酒,快速恢複體內消耗的法力.

足足用了三個時辰,一件淡色,晶瑩剔透,軟弱無物的火焰荊棘絲甲,出現在半空中.直到整件絲甲編制完成,葉秦才松了一口氣,將它重新落入水中,繼續在寒水池內浸泡,再泡上數日才能成型.

隨後,他開始制作火焰荊棘靴.

數日之後,經過最後的幾道淬煉程序加工,一件火焰荊棘絲甲,火焰荊棘絲護腕,荊棘護腿,火焰荊棘軟底絲靴,已經煉制完成.

火焰荊棘的氣息原本是熾烈暴躁,但是經過長達近三個月的寒水的浸潤,絲甲上的這股氣息已經變得溫和.

葉秦將它穿在身上,就像暖玉一樣,石室內的寒氣也抵禦了幾分.這是內甲,穿在衣服里面,外面看不出來.輸入少量的法力,整套絲甲,散發著淡淡的光,外面自動形成一道薄薄的光罩防禦.

煉制大功告成.

葉秦興奮之下,用幾個低階的法術"火球","風刃","土刺"打了過去,連印痕都沒有在這套中階靈器上面留下.至少抵擋低階法術是沒問題的.至于中階法術,他現在還沒有學會,施展不出來.不過,他用過中階法術符紙,知道威力,就算是中階法術,也劈不開這套靈器絲甲.保命的機會大大增強.

至于法器,不好,他沒見過法器全力施展出來的威力.

葉秦估摸了一下時間,自己在這石室內制器已經差不多過了近三個月,是時候回去了.貼身穿著絲甲,外面套著著青布衫,開啟石室的機關索"轟,轟!".出了石室.

讓葉秦吃了一驚的是,三四名青泉峰的女弟子,圍著一名美貌豔麗的女子,正站在不遠處的一間石屋門口,手中拿著幾件雪蠶絲甲,嘰嘰喳喳的興奮的議論著什麼.

"雪夏師姐,這件新制成的雪蠶絲甲真漂亮,這里還有編織上了一個雪蠶的圖案.不如我們自己留著吧,洞窟試煉,正好可以用上."

"就是啊!"

她們突然聽到附近石室啟動聲,不由的轉過頭來,驚訝的朝葉秦看去,似乎沒想到還有其他同門弟子在這里煉器.聲碎語"這位師兄是誰啊,怎麼從沒見過?""他在這里制器?"

那美貌豔麗的女子,膚如凝脂,苗條纖瘦,雖然一身打扮樸素,卻雅致,有一股脫凡出塵的味道.她一雙美眸,盯著葉秦.

葉秦瞧了她們手中那蠶絲內甲一眼,暗叫一聲慚愧.她們煉制的雪蠶絲甲叫工藝,連花邊奏飾物都弄出來了.自己煉制的荊棘絲甲,極其粗糙,精細程度遠遠不如,用用可以,賣相卻是差了很多.

他微微拱手,神色如常,轉身朝雪山下飛身而去.

那名美貌的女子朝其她幾名同門師妹,淡聲道:"走吧,大部分的同門師兄弟都已經出發了.洞窟試煉還有近一個月時間,我們剛剛煉制出幾套雪蠶絲甲,現在趕過去正好還來得及參加試煉!"

眾女子笑著點頭,彩帶衣袂飄飄,一同下山.




上篇:144 荊棘絲甲     下篇:146 打劫(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