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46 打劫(求月票)  
   
146 打劫(求月票)

146 打劫(求月票)



秦下了雪山,來到綜務殿領取一塊洞窟試煉令牌.

讓他有些吃驚的是,青丹門參與洞窟試煉的大隊伍,已經在數十名築基期師叔,師伯的帶領下,在十多天前便出發前往萬枯山,和其它門派進行彙合.

青丹門養的六百頭飛禽,幾乎全部都被大隊伍取走一空.剩下少數一些打算參加洞窟試煉,但是還沒有准備妥當的弟子,如果要去萬枯山的話,只能自己走著去.

從青丹門到萬枯山,乘飛禽飛著去大約要半個月,走著去大約要一個月.綜務殿這里有《靈霧山脈地圖》卷軸出售,上面標明了從青丹門前往萬枯山的路線,按著路線走沒錯.

這個消息,讓葉秦一呆.自己在雪山頂石室內待的時間太長,錯過了和大隊伍一同出發的時機.他買了一份地圖卷軸,隨後趕緊奔往獸殿,看看還有沒有剩下飛禽.

才剛進入獸殿,卻聽到獸殿內一片爭吵聲.

葉秦走過去一看,這才發現.

有三名煉氣期高階的青年弟子比他先來了一步,正在氣憤的大聲斥責,平時門派內的飛禽那麼多,為什麼他們要租借的時候,卻連一頭飛禽都沒了.

獸殿的雜役弟子苦著臉,拼命解釋,平息這幾位青衣弟子的怒火.

馴養飛禽是個沉重的負擔,整個青丹門也僅僅養了六百余頭而已,用來方便煉氣期弟子平時的出行所用.平時用飛禽的弟子很少,有一半數量便足夠了.但是像現在這樣的煉氣期弟子大規模的出動,飛禽自然不夠用了.還請眾位師兄體諒.

葉秦臉上泛出一絲苦笑.果然沒有飛禽.看來只能走路過去了路.可不是一般地好走啊.路途遙遠不.還容易遇到妖獸.

他正想著怎麼辦才好.

殿外.一陣風夾著清香之氣傳來.只見四名青衣女弟子.神色匆匆地進來.正是雪夏等人.她們也剛剛跟隨在葉秦身後.從雪山上下來.這才回到山門.便來到這獸殿.打算租借飛禽去萬枯嶺.

但是結果讓她們失望.獸殿早已經沒有飛禽可以租借.

那三名青衣男弟子看到她們這幾名女弟子.相互視了一眼.頓時露出暗喜之色.反而不在急躁.笑道:"咱們這些人都沒有趕上時候.不如大家一起上路吧.相互也好有個照應.幾位師妹看怎麼樣?咱們這邊三人.你們這邊四.加起來有七人.都是煉氣期八層,九層.路上足夠自保了."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他們地話中.直接把剛才進入殿內地葉秦給排除出去了.完全像是沒有看見他一樣.

雪夏美眸環顧了一下大廳,看到葉秦獨自一人似乎正准備離開獸殿,淡聲道:"這里還有一位師兄,似乎也是打算去參加試煉.不如一起上路吧,多一個人,也有照應."

葉秦正要離開獸殿,聞不由頓了一頓,停了下來,沒有什麼,卻是默認同意加入他們一伙.

他並不排斥和幾位同門師兄弟一起上路,畢竟他對這靈霧山脈也不熟悉,多幾位同門總有個照應.

讓他有些不舒服地是,他是這支隊伍中唯一獨自的人.而其他幾人都是有同伙的.那三名青年男弟子似乎不想他加入進來.這讓他不得不盡量低調沉默,避免引來更多的敵視.

那三名青年弟子並不認識葉秦,見他默認同意加入,有些不悅.但是幾名女弟子都贊同再加上一人,他們卻不好什麼,臉上的不快卻是十分明顯.

"哈哈!"

殿外,傳來一陣大笑.

一個瘦猴模樣地青年,意氣風發的帶著五六名藍衣同伙,大步走進獸殿.

葉秦正站在獸殿門口,身形一閃,讓開道,不動聲色避開這伙藍衣弟子.

進來的人是趙乾坤,葉秦對有一些的印象.

這趙乾坤也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臉上笑的開花似地,帶著一伙跟他相熟的藍衣弟子,大搖大擺的進入殿內,一開口便要獸殿雜役弟子給他們安排幾頭珍禽.

獸殿雜役弟子見到趙乾坤,哭喪著臉道:"趙師兄,沒有珍禽了!"

趙乾坤一愣,頓時勃然大怒,猛地一拍櫃台,指著那雜役弟子的鼻子,大吼道:"怎麼會沒了?我半個月前不是事先已經叫你給老子留七頭上等的珍禽嗎?你當老子的話是耳邊風啊!老子好不容易准備好了試煉地寶貝,你告訴我沒有飛禽了!信不信老子叫你嘗嘗什麼叫做花兒為啥那樣."

獸殿雜役弟子嚇了一跳,連忙擺手道:"趙師兄,這可怪不得我,你的話弟我記得一清二楚啊,特意准備幾頭珍禽.可是你要的那幾頭珍禽,前幾天被王師兄看中了,他要強行取走,我攔不住啊!"

"王師兄,哪個姓王的?不會是王長老家那位吧?他娘的,仗著他老爹是二長老,騎到老子脖子上來了!"趙乾坤想起了什麼,臉色一變,罵罵咧咧了幾句,隨即又問道"那普通的飛禽呢,給我七頭."

"沒了,都被其他師兄取走了."

雜役弟子連哭都不敢,低垂著腦袋,不敢看趙乾坤地臉色.

趙乾坤怒瞪眼睛盯著那雜役弟子,好半響,才從咯咯牙縫里蹦出一句話."他娘的,那姓王地王八羔子是怎麼知道我在青泉峰預先訂了幾頭珍禽?壞我的好事,分明是故意要我好看."

跟他同來地五六名藍衣弟子,紛紛搖

跑去萬枯山,至少要半個月,哪還不得累個半死啊.要是遇見妖獸,還得耽誤時間.能不能及時趕到萬枯山,是個大問題.""等咱們到了的時候,只怕洞窟試煉早就開始了."

沒有飛禽,他就算是發火也還是沒有.

趙乾坤滿肚子火沒出發,朝獸殿內眾人看一一圈,突然看到雪夏等人,眼睛一亮,露出一張笑臉哈哈道:"哎呀,這不是青泉峰地雪夏師妹嗎?對了,師兄我前段時間聽你們幾個姐妹在煉制雪蠶絲甲,不知道煉制出來了沒有?師兄我正缺一件呢,賣一件給我吧,怎樣!"

"沒有!"

雪夏心中厭惡,臉上冷冷的了一句,和幾名女弟子離開獸殿.那三名年青弟子,隨即跟著離開.葉秦沉默,跟隨在最後面,出了獸殿.

"你~!"

趙乾坤見到雪夏根本不多理他,鼻子都快氣歪,想他堂堂青丹門三長老之子,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可偏偏這半年就是邪門,什麼事都不順心.一壇靈酒被大師兄幾個人給搶了,他在這青泉峰偷偷預訂好的幾頭珍禽,被姓王子給搶了.現在連個青衣女弟子,都敢不給他臉色看.

他這還是三長老的兒子嗎?他剛剛從他爹哪里出來的好心,一下糟糕透了.旁邊一名藍衣弟子,眼骨碌一轉,低聲出了一個主意道:"趙師兄,要不咱們半路?"

趙乾坤陰聽了主意,沉著臉,想了一下,咬著牙,大步走出獸殿."走,給她們一點顏色瞧瞧!否則別人還以為我姓趙的是好惹的!"

靈霧山脈,被眾修仙門派所占地地盤,其實不足千分之一.其余絕大部分地方,還是蠻荒之的山嶺深林,被眾多的妖獸所盤踞.

其中又以地面上的妖獸居多,而空中的妖獸則相對稀少.

原因很簡單,經常有築基期以上地修士在靈霧山脈的半空,禦劍飛來飛去.那些飛行妖獸遇到他們,多半被這些築基期修士所擊殺,數量自然很少.地面的妖獸,深藏森林洞穴,殺不勝殺,築基期修士多半並不理會.

葉秦考慮過自己單獨上路,前往萬枯嶺.不過,既然有同門相邀結伴而行,他還是選擇和同門一道出發.安全上稍微高一些.

他們一行八人,全力施展禦風術而行,離開了青丹門千里范圍之內,按著《靈霧山脈地行圖》卷軸上的指示,趕往萬枯山.白天的時候趕路,野外則在山嶺內找地方居住下來安營,以免出現意外.

可是讓他們完全沒有想到地是,才剛剛離開青丹山脈的師門領地巡邏范圍.他們便被一伙人截住了,這伙人不是別人,正是一直尾隨在他們後面的趙乾坤等七名藍衣弟子.

"哈哈,真巧啊,咱們又見面了!都是同門師兄弟,閑話我就不多扯了.幾位師妹,把你們地雪蠶絲甲都交出來,師兄我大人大量,不計較你們之前的惡劣態度.還有,那幾個子,把你們最趁手的靈器都叫出來吧!"

趙乾坤站在一塊巨石上,負手,臉上滿是傲然,努力裝出一副玉樹臨風的模樣.可惜那副瘦猴臉,破壞了他地形象,好像一頭大馬猴站在石頭上似的.

其余六名藍衣弟子,各站在巨石下,甘當綠葉襯托著他的威風,雙手抱胸,看好戲.

八人一驚,紛紛亮出各自的靈器,刀劍之類.

其中一名領頭的青年上前一步,大怒道:"姓趙的,公然打劫同門,你不怕青丹門門規處罰嗎?"

趙乾坤鄙夷瞧了那青年一眼:"我呸,你是哪里鑽出來地廢物,亂鼓噪叫什麼呢?門規,頂多讓我禁閉幾個月而已.別不識好歹,就憑你們這些人,根本沒有資格參加什麼洞窟試煉.你們以為那築基丹,會有你們的份嗎?那是天大笑話.現在把你們最好地靈器,都交出來.等師兄我參加完試煉,得了築基丹,成為築基期修士之後,少不了賞給你們一些好處.不定師叔我一高興,做你們的靠山,讓你們從此在師門無憂.

那些藍衣弟子紛紛跟著大聲道"立刻把靈器交出來吧,咱們馬上還要趕路去萬枯嶺呢!"

那領頭地青年瞧了左右一眼,壯起膽,氣憤道:"憑什麼要把靈器給你.別以為你們是藍衣弟子,我們就會怕了你!我們,我們這邊可是有八人呢!"

"憑什麼?就憑我老子給我的這件寶貝!"

趙乾坤嘿嘿冷笑,他一拍腰間地儲物袋.里面立刻飛出一枚數寸長的藍色劍,通體流光溢彩,靈氣迫人.這枚劍出來之後,劃了一個漂亮的弧,靈活的漂浮在趙乾坤的身側,指揮自如.

"法器!"

"玄陰劍,那是趙長老的早年的成名法器!"

八人隊眾人驚呼.

那幾個青年弟子相顧一眼,盡皆駭然,退後了幾步.眼神之中,根本沒有斗志,已經全然是退怯之意.雪夏等四名女弟子,也同樣臉色劇變.法器的威力之可怕,根本不是她們手中的靈器所能抵擋的.

這幾天寫的很慢構思很頭疼.今天晚上我盡量把下一章47寫出來.

月中已經過去了,求一下月票.




上篇:145 寒池淬煉     下篇:147 飛劍(繼續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