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47 飛劍(繼續求月票)  
   
147 飛劍(繼續求月票)

147 飛劍(繼續求月票)



秦倒吸了一口冷.難怪趙乾坤等人敢這樣囂張.丹山脈守山弟子的巡邏范圍.便截住他們的去路.趙乾坤的倚仗.就是這件法器了.

要知道通常況下.八名青衣弟對上同等修為的七名藍衣弟子.還是有勝算的.但是這七名藍衣弟子攜帶的幾乎都是高階靈器.直接讓青衣弟子落到下風.

乾坤的法器一出."借這法器威力.更是讓青衣弟子毫無勝算.

葉秦飛快的朝那三名青衣同門和|幾位師姐師妹看去.他們早已經駭然變了顏色.喪失斗志.目光中露出退堂鼓之意.這種況下.不要打贏趙乾坤等人.就連自保恐怕都成問題.

這種況下.葉秦然不可能逞能去擋在前面.他飛快的掃視了四周一眼.尋找逃路.以免被截住.他很快便發覺那三名青衣男弟子.四名妹.都在暗暗的朝四周探查.只怕同樣抱有伺機逃走的打算.這一點上竟然出奇的默契.

"哈哈.考慮的怎樣了?幾位師妹自己把雪蠶絲甲交出來.免的師兄我動手.否則這寶貝可不是鬧著著的.威力大的很.發出去我也控制不住.萬一不心傷著了.斷-膊缺腿的.可別怪師兄我沒提醒啊."

乾坤單手操縱著那柄飛劍.的意的叫道."至于其他的幾個廢物師弟.都留下一件最好的靈器就行了.我姓趙向來大方.不會做趕盡殺絕的事."

幾名藍衣弟子對他們師兄滔滔不絕的誇耀.相互看了一眼.有些無奈.

"走!"

突然不知道誰爆喝了一聲.八人立刻化為八道疾速的影子.分散往青丹山脈方向逃去.如果能遇到青丹門的守山巡邏隊.或許有機會逃過一劫.

"他娘的.一群膽鬼居然逃跑!"

乾坤正在炫耀自己的法器.怔了一下.破口大罵.立刻飛身躍下巨石.和其他藍衣弟子分頭追擊."|個雪夏我去.你們幾個.去追她那幾個女的和男的.誰搶到靈器歸誰用.別擔心門派處罰.等咱們築基之後誰敢指責我們."

"好嘞.趙師兄."

眾藍衣弟子極其興奮.每人如果能搶到一件不錯的靈器的話.在這場洞試煉中無疑更加有把握.

葉秦足下一點朝西南方向飛奔去.但是他很快發覺不對.己的身後根本沒有人追.回頭一望.他馬上明白過來.趙乾坤他們要雪蠶絲甲.四位師妹是他們的截擊目標.而那三名青衣男弟子一直站在前面.暴露目標的最大.那些藍衣弟子把他們給盯上了.自己這邊有八個青衣弟子.而趙乾坤那邊只有七個藍衣弟子.分個方向逃跑他剛好是被落下的那個.剩下的七人.乾坤頂多追上一人.這個被追上的幾乎是肯定被擊敗.其余的六人能不能逃走.就要看運氣了.

葉秦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瞧見雪夏和趙乾坤在數丈外疾縱.

片刻之後.眾人-已經分散而逃.

一片山嶺亂石林中.

雪夏神色驚慌的在亂石林中疾速穿梭.躲避著她身後一柄數寸長藍色劍芒的追逐.對于煉氣期弟子來.法器最為霸道和可恨的的方.就是可以遠攻近防.

她手中的靈劍根本無法攻擊到趙乾坤而趙乾坤卻能輕松的用飛劍對她發動進攻.

乾坤追逐在後面數丈遠處拼命的追逐著.一邊用禦劍術.操控著那道藍色劍芒緊緊的盯雪夏.他的速度雖然無法一下就追上雪夏.但是這飛劍卻是迅猛無比.死死的咬了雪夏.

不過.他們都沒有注意到的是.

他們身後低空飛掠著一個淡淡雪翼影子無聲無息.外放的靈氣極其微弱.

葉秦修煉《坐忘經自動收斂外放的氣息效果比斂息術還要強上幾分.如果二人不回頭查看的話.根本幾乎無法察覺除非是築基期修士.才可能敏銳的發不對.

葉秦不疾不徐的跟隨在後面.自然是有所憑仗.他背後那對巨大的雪翼.就是他最大的本錢.這件極品器能夠被稱之為准法器.自然有獨到之處.

雖然靠這件飛行靈器殺不了趙乾坤.但是只要他往天上高處飛.脫離攻擊范圍.這趙乾坤也只能干瞪眼.無可奈何.除非趙乾坤手里同樣有飛行靈器──不過可性不大.趙乾坤要是有這東西.只怕早拿出來追殺他們幾個了.

正是出于這個考慮.葉秦才敢跟在二人後面.趙乾坤等人想要搶奪幾件防禦靈器.以在洞窟試煉更有把握.奪的築基丹.他又何嘗不是有這個想法.

為了搶奪靈石.這洞窟內肯定血腥無比.各個門派之間的厮殺少不了.

如果能在進入洞窟之前.從趙乾坤手里搶下這件攻擊性法器.那麼他在這洞窟試煉中.就不心遇到各大門派的擁有法器的高層子弟.他至少有自保之力.而不會成為一碰就死的墊腳石.

對付趙乾坤這個半吊子的門派高層子弟.比對付那些真正的強勢高層子弟要容易很多

葉秦對飛劍法器的力還不清楚.心中有所忌憚.跟在數十丈之後的安全距離.進行觀察至于要不要出手.只能見機行事.看看這飛劍是否有弱點再.

雪夏能夠在趙乾坤的手里支撐多久.這一點並不在他的考慮之中.這不是他無.畢竟青丹門同門煉期弟子八千.誰也不會為一個剛見過幾面的同門搭上自己性命.他不會換做是其他的同門.見到他被高階修士追殺.沒有把握的話.也同樣不會冒然出手相救.

"雪師妹.我知道最好的一件雪蠶絲甲肯定在你這里.很可能就穿在你身上.把它交出來.我可不想讓師妹和它一起飛劍給刺出一個窟窿來了."

乾坤一邊操控著飛劍.一邊興奮的大喊著.眼中還閃爍著一些淫穢不堪目光.

葉秦有些納悶.從一開始到現在趙乾坤只是大喊大叫.拿著法器對他們進行威脅.但是光不練.卻沒有真正動手攻擊.

葉秦不認為趙乾坤無法用這法器.只是裝腔作勢.畢竟趙乾坤是要去參加洞窟試煉要是沒有幾把刷子.也不敢去送死.但是趙乾甯可一遍又一遍的出口威脅.始終不用這飛劍.只怕這飛劍有受到局限的的方.

"做夢這件雪蠶絲甲.是我費十年心血收集了最好的蠶絲才編織而成.你就算殺了我.也休想到."雪夏提著一柄三尺長的水晶劍.足下絲毫未停止回頭恨恨盯了趙乾坤.右手中掐決.一道色水箭朝身後打了過去.

乾坤身上有護身罩.根本不懼這威力薄弱的水箭.硬擋了水箭攻擊.這水箭破不了護身罩.卻讓趙乾的速度一下遲緩了下來.

"那可別怪我動殺了.漲──!"

爆喝一聲.趙乾坤|色一沉.法力全力輸出藍色劍芒猛的一吐.短短數寸長的玄陰劍.立刻迎風而長.化為一柄近一尺來長的短劍.當頭朝雪夏一劍斬了過去.飛劍在禦劍術的操控下.隨著法力的輸入.可長可短.最短數寸.最長數丈.

乾坤的修為煉氣期九層.無法發揮這柄飛劍的足夠威力頂多讓它漲到一尺來長而已.約發揮出它的十分之一左右威力.已經相當的吃力.

不過.這一尺飛劍威力已經足夠強橫.

遠在數十丈之外的葉秦.也能夠感覺到那一劍的威勢.

雪夏立刻感覺到一刺骨的劍威從身後逼來.神色駭然顧不的再保留手段捏碎了她手中的一張土遁符.嗖.從原的鑽入的下消失避過這致命一斬.

"轟!"飛劍穿過雪夏的虛影.上石林內的一根數丈高的巨石柱.一下將整根石柱擊粉碎.爆裂來.

乾坤手一招.收回重新縮的為數寸的飛劍.頓時露出懊惱之色.朝四周看去.要查探雪夏遁到哪里去了.

法器每一次攻擊都極其消耗法力.就算他是煉期九層的修為.也不願意過多的施展.免過快的耗竭自己的法力.還沒有把對手干掉.就先把自己的法力耗盡了.

幾個呼吸之間.雪夏從數十丈遠處的石林鑽了出來.往遠方疾奔而去.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倒要看看雪師妹你究竟有多少土遁符可以用!"趙乾坤冷笑.下一跺.飛身急追.不再保留.手中飛劍.再度化為一道藍色驚虹.雪夏擊去.

"去!"

飛劍速度太快.太靈活.

雪夏接連幾個飛縱挪都躲避不開.劍氣直抵背後.嬌容慘變.急忙揮水晶劍擋在胸前.同時右手掐決."水牆術.起!".隨著她一聲嬌喝.一道巨大的藍色水幕.擋在了她和飛劍之間.

"噗!"一聲.飛劍猛的一頭刺入水幕.那水幕看著威力頗大.卻絲毫不住飛劍的趨勢.一下給紮透.

"鐺鐺"

眨眼之間.雪夏護身前的下品水系靈器水晶劍.被飛劍密集的擊在劍身.靈劍和法劍激烈的碰撞.光閃爍.靈劍頃刻間寸寸斷裂.崩裂數十塊水晶碎片.

飛劍擊斷水晶劍.余勢依舊未了.擊在雪夏身上."嘭!"她樸素青衫頓時化為灰燼.露出雪白嬌嫩的肌膚.青衫之內穿著的正是一件雪蠶絲甲.

雪夏遭到飛劍一擊.跌出數丈遠.噴出一口血.跌落在的上.那雪蠶絲甲.遭到飛劍一.出現明的碎裂痕跡.沾染了鮮豔的血跡.

如果不是這件雪蠶絲甲護身.只要飛劍穿胸.直接殞落.

雪夏心中已經絕望.但是生死關.又怎麼敢輕易放棄生機.強撐著重創.一躍而起.青丹山脈奔去.只是速度至少減了一半.已經大大不如之前.

"螳臂擋車.不自量力.雪師妹.兄這飛劍可沒這麼容易抵擋的."趙乾坤飛身落在的上.手一招.收回飛劍.意的大笑.

葉秦悄無聲息的飛在數十丈遠處.看著剛才那一幕的攻擊.暗暗吃驚.




上篇:146 打劫(求月票)     下篇:148 殞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