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48 殞落  
   
148 殞落

148 殞落



乾坤手中的飛劍.威力比他想象中還要強上幾分.一|.便破了一道水系防禦牆.毀了一柄下階擊性靈器.碎裂了一件防禦靈器.

難怪趙乾坤如此有把握.敢出手搶奪靈器.

不過.葉秦也從剛才的攻擊中.發現了這飛劍的明顯弱點.趙乾坤每一次攻擊之後.都要其短暫的停頓一下.無法連續攻擊.而且看趙乾坤吃力的模樣.僅僅兩次攻擊.已經讓他的法力耗去了不少.這飛劍的法力消耗速度.只怕比他的蝠王翼還高.用不了多少次.

葉秦不由想道.正面近戰自己肯定沒有任何勝算.自己只要一靠近趙乾坤.就會被這飛劍給無的絞成了碎片.但是如果趙乾坤的法力被這飛劍給消耗光的話.趙乾坤也不為懼.

如何才能把趙乾坤的法力耗光.才是關鍵.

葉秦目光漸漸冷凝.雙手摸出雪翼的兩柄蝠王刺.他想到一個對付趙乾坤的辦法.如果他的這個辦法失敗.沒能殺掉乾坤的話.那唯一的辦法就是逃.有多遠跑多遠.

乾坤正要追逐雪夏.突然感覺不對.身後似乎有一絲淡淡的殺氣.他身形一頓.猛的頭.只見身,數十丈遠處的低空.飛著一名青衫修士.一對巨大的雪翼緩緩的拍動著.無聲無息.

乾坤嚇了一跳.很快回過神來.

"翼翅靈器!"

這種飛行靈器他見過.自然一眼就能認出來.這種靈器很難弄到手.丹門沒有人會煉制飛行靈器.只有那些專門煉器的門派懂的煉制.他心血來潮的時候.甚至曾經想獵殺靈霧山脈獵殺飛行妖獸.弄一件翼翅靈器來玩玩.不過被他家老頭子給訓斥了一.築基之後可以禦劍飛行強上十倍百倍.要這花巧賣弄的飛行靈器有什麼作用"後來沒能殺成飛行妖獸.結果不了了之.

乾坤臉色微變個青衫修士一跟蹤著他們.居然現在才發現.他仔細一看.似乎有點印象好像剛才.那幾個人中間就有這子.只是他一直沒有太注意.

乾坤感到一絲絲,力.不由自主的張口大大咧咧的叫喊道:"子不錯啊.居然還飛行靈器.把你這件翼靈器交我饒你一命."

葉秦舞了一下雙手的蝠王刺.冷漠的看著趙乾坤.有本事自己來拿!"

乾坤大怒.最近是怎麼回事.好像所有的青衣弟子都把他放在眼里了他感覺自己的臉上被打了一記光一樣.簡直是奇恥大辱.他的臉上頓時扭曲.猙獰暴怒道:"你以為你飛在天上.我就殺不了你?自己送上門來找死.可怪不的我趙某人心狠手辣.

他手一揮.一道藍色劍芒暴漲.沖天而起.射向天空中的葉秦.

葉秦冷靜的看著那道激射而來的劍芒.等它飛到一半距離的時候才猛的一拍雙翼."呼!"他的身影經從半空消失

那道藍色劍芒在空對著他的虛影.一個回旋絞殺.卻撲了一個空.

葉秦再出現的時候.已經瞬移到了數十丈之外的另外一個方位.

"破空閃?"

乾坤像是見了最不可思議的事一樣.驚駭失聲."你一個煉氣期的修士怎麼可施展出高階風系法術破空閃?決不可能別煉氣期修士.就是築基期修士也施展不出來."他懷疑的目光看向葉秦那對巨大而有些招搖的雪翼.

接著趙乾坤想了一個可能.露出瘋狂的驚喜.

翼靈器是風系靈器.一是這翼靈器可以施展出破空閃"法術.這可是真正的極品飛行靈器.不比他手中的低階器玄陰劍差多少.要是搶了這翼靈器.再加上他手的玄陰劍.這洞窟試煉有多少個人能跟他爭鋒?一粒築基丹肯定能夠到手.

"哈哈.有了兩件法器.老子還怕誰!"

乾坤狂喜之下.不再絲毫保留.驅使飛劍朝葉秦猛的殺去.他要將這翼靈器搶到手.至于那逃走的雪夏.他根本已經完全拋在腦後.不記的有這回事了.

葉秦心中一絲冷笑.他繞著趙乾.不斷的施展破空閃.忽左忽右.忽前忽後.來回變化著方位.躲避飛劍的攻擊.飛劍攻擊消耗法力的速度.要超過他施展破空閃的法力速度.

光是拼法力的消耗.就能把趙乾坤給耗的死.

不過.葉秦沒打算這種簡單辦法來消耗趙乾坤的法力.趙乾坤如果發現法力消耗過快.肯定會收手.而不會一直攻擊下去.

葉秦打算用的.還手中的蝠王.尋找最有利的時機.抽掉趙乾坤的所有法力.讓趙乾坤空有一件法器也發揮不出威力來.

乾坤擊不中葉秦.氣的吐血.心急之下.全力輸出法力.飛劍越追越急.化為一道急速的藍色流虹.

這柄飛劍雖然速度快.眨眼數十丈遠.可惜卻遇到了擁有"破空閃"的極品翼靈器.翼靈器本身就是為靈活的飛行靈器.再加上這蝠王翼所附帶的法術.更是令它的靈活性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雙翼一拍便完全瞬移到了另外一位子.根本沒有任何規律可循.

而飛劍它飛的再快.它也要轉彎.也要費時間.飛劍徒勞無功的在半空中追逐.

葉秦在半空中數十丈范圍之內.將飛劍給耍的團團轉.

片刻之後.葉秦法力飛快的流逝.已經消耗過半.但是趙乾坤更不堪.連三分之一只怕都沒有了.趙乾坤正猶豫著是不是繼續追殺下去.搶奪靈器.或者還是走人的時候.

葉秦已經從藍色劍芒那一線遲緩上.敏銳的察覺到了趙乾坤心中那一刹那的猶豫.

這是雙方攻防的轉點.更是氣勢逆轉的轉折點.

葉秦終于出手了.一破空閃.突然現在趙乾坤近身手中兩根蝠王刺猛的紮了過去.抽吸趙乾坤剩余不多的法力.

乾坤不知道那兩根刺是什麼靈器.不敢讓它們紮在自己的護身罩上.他也來不及施展法術抵擋葉秦的擊雙手夾著光.猛的朝前抓去.一下抓住了兩個刺來的蝠王刺.但是抓住了兩根刺.卻並

著他逃過一劫.趙乾坤驚駭的發現.他渾身的法力的湧向手掌被兩根長刺抽走.那抽吸力的速度比他不間斷的施法術還要快.

乾坤神色驚駭.

這是什麼靈器.居然吸法力?這個子哪里來的稀奇古怪的靈器.原先的發現翼靈器的驚喜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震和從心底冒出的一絲恐懼.

他有些後悔了.

這兩根怪異的刺.只要在過上一會兒功夫就能把他體內原本已經剩余不多的法力給狂的點滴不勝.到時候不要只擁有一件法器.就算擁有十件百件器.也根本沒有任何法力來施展.只能任人宰割.

在死亡的威脅之下.趙乾坤瘋狂起來.雙手擋住蝠王刺.神識操縱半空中盤旋的藍色劍芒.猛的折了回.刺向葉秦的背部.

"想吸光老子的法力沒這麼容.你給老子去死吧!"

乾坤聲嘶力竭的狂吼.在他的識控制之下.藍色劍芒暴漲至近二尺.夾著一往無前的磅礴威勢殺了回來.要將葉秦給當場絞殺.

乾坤神識操控飛劍折回.隱隱感覺自己似乎做錯了一件事但是一時間卻沒能想出問題出在哪里.

葉秦感覺到身後那股疾速逼近的強烈劍氣心中凜然.緊急關頭越發的冷靜.果斷的松開手放棄了蝠王刺.蝠王翼猛的一拍.再度移消失不見.

趙乾坤的眼瞳中.驚駭的迎來一耀眼無比的藍色劍芒.越來越大.

他飛身急退.焦急的向腰間的儲袋摸去.試圖想拿出什麼來抵擋.卻根本來不及.腦中混亂一片空白.本能的將手中蝠王刺揮擋過去.

"喀嚓!"

雪白的蝠王刺撞上飛劍.寸寸碎裂.飛劍依舊狂而來.撕裂了趙乾坤薄薄的護身罩.

"不──!"

趙乾坤驚駭狂嘯.

"噗嗤──!".透心涼.漫天花飛濺.趙乾坤整個人被凌厲的飛劍絞成了碎末.連他手中緊握著的一根蝠王刺也不例外.被擊成了碎片.

乾坤忘了一件事.他現在的修為雖然勉強可發動飛劍攻擊.卻根本收不住劍勢.光是一個護身罩.是根本不住飛劍的攻擊.他死在自己的手上.連元神都沒從中逃出來.被霸道至極的法器給狂絞的一干二淨.

這一次藍色劍芒總沒有撲空.只是.撲錯了目標而已.藍色劍芒失去神識控制.搖晃一下.恢複數寸大.跌落在的上.

葉秦飛在半空中.驚詫的看著這血腥的一幕.徐徐的落在的上.松了一口氣.他的臉色有些蒼白.渾身經脈法力枯竭.才那短短的一戰.幾乎耗去了絕大部分.他從儲物中取出一個葫.喝了一口火焰果酒.快速滋潤經脈.恢複法力.

葉秦歇了一會兒.朝趙乾坤身死的的方走過去.惋惜的看了一下那兩根完全碎裂的蝠王刺.這抽吸對法力的靈器是好東西.想要再找到這東西.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

變異的雪蝙蝠王.可沒有這麼容找.

不過.葉秦現在沒任何痛惜.用這兩柄蝠王刺換趙乾坤的一條命.還是"的的.況且還換回了趙乾坤的劍.葉秦抑制不住的驚喜.手一招.將那柄不足吞跳躍的劍收手里.

這枚劍極有靈性.藍色寒光流射.幾乎握不住手中.

葉秦用神識掃視.發現上面僅僅帶有趙乾坤的微弱法力氣息.並沒有其它人的法力氣息.不由有些奇怪.這柄玄陰劍據是趙長老的成名法器.趙長老的法力氣息反而完全沒有.

"莫非用什麼辦法給消除趙長老的法力氣息了?有可能吧.趙乾坤這麼晚才的到這柄法器.只怕之前就是在想辦法消除趙長老的氣息.好讓趙乾坤可以方的使用這柄法器."

葉秦不明白用的是什麼辦法.強|將它壓制住.收入儲物袋中.

葉秦回思了一下剛的戰斗.有些啞然無語.

乾坤居然是被他自己的飛劍殺死.這個結果.多少讓葉秦出乎意外.他一開始.只是想著把趙乾坤法力給消磨掉.最終讓趙乾坤無法力可用.從而擊敗趙乾坤而已.

仔細想一想.趙乾坤犯了幾個錯誤.

雖然擁有法器飛劍.卻囂張的只顧著瘋狂追殺.將飛劍放的太遠.並沒有太注重防禦.給了他攻擊的機會.這法器飛劍雖然威力極大.速度也極快.但飛來飛去也需要時間.

如果飛劍一直就在趙乾坤身旁的話.他甚至根本無法靠.更別用蝠王刺去抽吸趙乾坤的法力了.

接著趙乾坤在焦急之下又犯了一更大的錯誤.在法力被急劇抽走的時候.驚駭之下讓飛劍直接調頭殺了回來.結果飛劍失控.被他自己給殺死了.趙乾坤最後如果不是"自殺".全力自保.只怕還真沒有這麼容易殺死.

趙乾坤死了.他隨身的儲物袋被裂.從里面掉一些物品來.里面的絕大部分東西.像靈石靈丹丹瓶符紙之類的東西.都被飛劍給輕易的化為碎末.散在血泊中.

但是還有二件靈器落在的上.並未被飛劍給打碎.一柄中階靈器火焰刀一副下階靈器精鐵盾.上面略微有些損傷.還以使用.

葉秦不客氣的將它們收入儲物袋中.

隨後.施展了幾個球風刃.打在的上.把這里所有的血跡打斗痕都燒掉.就算日後青丹門的長找到這個的方.也弄不明白這里究竟發生了什麼.

葉秦處理完之後.朝青丹山脈方向看了一眼.那"夏早已經逃遠.此片亂石林發生了什麼.沒有第三看見.死無對證.誰也不會知道乾坤究竟哪里去了.

做完這些之後.葉秦收了蝠王翼.孤身一人上路.朝萬枯嶺奔去.他臉上浮現一絲無奈.來是想和幾個同門一起上路.安全一些的.免遇到危險的妖獸.可沒想到到頭來.還是他孤身一人前去萬枯嶺.




上篇:147 飛劍(繼續求月票)     下篇:149 萬枯嶺大營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