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52 風云流彩扇(求月票)  
   
152 風云流彩扇(求月票)

152 風云流彩扇(求月票)



萱帶著葉秦,沈寶,另外兩名青衣弟子等四人,來營寨內的一處營帳,進行最後的准備.她的年齡並不大,大約十**歲的模樣,比葉秦還要上一歲左右,渾身上下一股門派高層弟子出身的高傲嬌氣,幾乎不正眼瞧他們四個青衣弟子.

不過,她干事卻絲毫不含糊,相當利索,直接讓四人把武器,裝備和各種隨身攜帶的物品都拿出來,讓她檢查一遍,相互之間也好對每個人的實力都心里有數.這次探查洞窟任務的成敗,關系到築基丹的歸屬,對她的影響很大,不敢馬虎.

嚴盯著沈寶.

沈寶自從被嚴萱點名沖頭陣之後,便哭喪著一副臉,沒~采."喏,嚴師姐,這是我的全部家當.一把下品靈刀,一根縛妖繩,五塊下品靈石,一疊符紙.其它的沒了.

"他把自己儲物袋的東西拿出來亮了一亮,然後迅速塞了回去.

嚴萱並未在意,轉頭望向另外兩名青衣弟子.

這兩名青衣弟子從頭到都相當的沉默.他們自己介紹了一下.

其中一人叫云自,煉氣期八層,大約三十余歲的青年.話語之間十分客氣,頗為恭敬謹慎,不露鋒芒.

另外一人姓孔,煉氣期九層,是個多歲的枯瘦老頭,頭發灰白,沒自己是什麼名.嚴萱問一句話,他唯唯諾諾的答上半句,拖泥帶水的讓人很不爽.

嚴萱問了幾句,便沒耐再理會.

不過.這簡單地幾句盤問.眾還是明白了這孔老頭為什麼要參加這場血腥殘酷地洞窟試煉.

青丹門地弟子通常不會一直都在師門內.如果六十歲之前沒有築基地希望.而且又沒在門派內擔任什麼執事職位地話.那麼通常會被打發走.離開師門.

孔老頭如今已經五十**了.他在門派內待了足足二三十年.一直沒什麼地位.屬于肯定要被清掃出門地對象.這次萬枯嶺洞窟試煉.可以是他最後地一次機會.

果實在無法獲得築基丹地話.那麼只能前往其它國家找一處地盤紮根.為青丹門開枝散葉.擴張血脈傳承去.這種從青丹門出去地弟子.如果後輩子孫往往得到一點青丹門地真傳.想要再度加入師門也容易.

這兩位准備地都很齊全.每人都帶了三四件低階,中階靈器.一疊地符紙,十余塊靈石更是必備之物.像他們這種在門派里混了很久地高階修士.有幾件不錯地中階以上靈器.那是正常.沒有反而才是怪事.

葉秦是最後一個拿出物品來地人.

他考慮了一下,拿出了一柄中階靈器火焰刀,一副中階防禦靈器精鋼盾.這兩件雖然是從趙乾坤哪里搶來的,但都是街攤商鋪貨,用的人很多,沒人會疑心它們的來路.此外還有十余張低階符紙,七八塊下品靈石.

葉秦估摸著,這件物品他進入洞窟之後肯定會拿出來用,沒必要隱瞞,這跟他目前地實力也基本上吻合.

至于火焰荊棘種子,冰霜荊棘種子,低階法器玄陰劍,高階靈器蝠王翼,火焰果酒,這些物品,葉秦沒有拿出來,這是他壓箱底的殺手锏,以防不測.

真正能讓他在洞窟試煉里保住性命,還要靠這些東西.

而且,葉秦敢肯定,沈寶,張云自,孔老頭他們幾個,肯定也留了私,不會把自己的真正地殺手锏拿出亮相.

至于嚴萱,她根本沒有打算把自己的東西拿出來給他們四位青衣弟子看.她是隊長,自己心里有數就行了,幾個當炮灰的青衣弟子沒必要知道那麼多.

很快,上午的時間過去,各個隊成員相互了解了一下,准備完畢.

到了正午時分,吳掌門等幾位築基期地師叔,師伯,這才從營寨大帳內出來,召集齊了第一批出發前往萬枯嶺參與洞窟試煉的七支隊,以及那名白紗蒙面少女,共四十余名弟子.

煉,是吳掌門等人親自帶領.

吳瑞陽一拍腰間的儲物袋,從里面飛出一件只有巴掌大的法器,是一把扇子,飄浮在半空中.

"漲——!"

掌門手指扇,遙遙一揮,一聲厲喝.

那柄巴掌大的扇子,颼的朝天空飛去,迎風狂漲.轉瞬之間,漲大至十丈大方圓,飛旋在天空,覆蓋了一大片地陰影,刮起一陣大風.

那巨扇也不知是什麼材料制成,純白如玉,光輝燦爛.扇面之上,畫了不少的圖紋符咒,云霧彌漫,滾滾流動,這些云霧突然幻化為青山秀水,眨眼間又幻化為飛翔地珍禽,奔騰的靈獸,相互撕咬

最終形成一道道地漩渦,消失不見,這一切的變幻引著所有注視者目光,仿佛畫上是仙境一般,令人忍不住想一窺究竟.

圍聚在附近的數百名青衣弟子,看的目瞪口呆.不少識得寶物的藍衣弟子,低聲驚呼,"風云流彩扇,高階法器!","那可是掌門最厲害的一件法器!"

"上,跟隨我去萬枯嶺!"

不知什麼時候,吳掌門已經迎風挺立在巨扇的尖頭,白飄,不出的傲然和脫俗出塵.他朝地面的眾弟子們冷冷的喝道,把一眾震驚當場的青衣弟子給喝醒.

眾參加試煉的弟子,紛紛飛身躍上風云扇.

葉秦目光漸漸吸引入那風云流彩扇的漩渦中,他突然下意識的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咬出幾滴鮮血來,這才猛然驚醒了過來,卻是早已經出了一身冷汗.

這件法器的威力太大,初看,震驚之下,竟然不知不覺中被吸引了心神.

葉秦不敢再,心中暗想,"自己施展陰劍,全力灌輸法力之下,頂多也只能漲大到一尺有余,至多二尺而已.比起吳掌門的功力來,差了不知道多少倍."

正常況下,法器的大,本身就一種威力的象征.法器越大,消耗的材料越多,使用時要消耗的法力也越多,發揮出來的威力自然也越發的恐怖.

這樣一把十余丈長的扇法器,拍一下,估計就能把他這煉氣期九層的修士給拍成肉醬.

葉秦震驚之余,第一次感到:基期修士的可怕.

他漸漸有些明白,為什麼仙緣城麼多的修仙者,都想瘋了一樣不惜性命去闖靈霧大峽谷,也要想辦法加入修仙門派.為的不僅僅是壽元,更是為了那種強悍到令人敬畏的實力.隨便一個築基期修士,在仙緣城,都是讓人敬畏無比的修士.

秦刹那之間,陷入了苦思.

他自從加入青丹門之後,潛心修煉,只是想增長自己的壽元,活的更長久,不希望只活個八十多歲就死了.而參加這洞窟試煉,則是想著盡快突破築基的瓶頸,不想自己才練到《坐忘經》的第九層,遇到一個功法瓶頸,就稀里糊塗的死了.

其它的方面,財富,權勢,女人,他幾乎從來沒有去考慮過.

他的**一直都很,也很簡單——活著.

正是為了這個的不能再的**,他才從窮鄉僻壤,為了一口飯,流浪到了繡縣城,加入藥王幫的采藥堂.為了活的長久,又從武國,萬里迢迢到了仙緣城.又從仙緣城,到了這青丹門.

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是煉氣期九層的修士.這個修為,在仙緣城和各個國家的話,已經足夠稱得上是頂尖的修仙者了.但是在青丹門,在靈霧山脈,依舊是一只任人拿捏的螞蟻.一捏就死,甚至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可就是這樣一個的**,也隨時可能破滅.門派高層要讓他當炮灰,他就不得不硬著頭皮當這炮灰.現在讓他考慮什麼財富,權勢,女人,都顯得過于奢侈.

"活著,不叫任何人有機會操控自己的性命."

葉秦目光微,泛現血絲,渾身輕顫,死死的盯著半空中那柄十余丈的巨扇,心中暗暗發誓.他知道要做到這一點,這非常難,非常難.在修仙界,只有高階的修士,才有資格自己操縱自己的性命,主宰低階修士的性命.其余之人,都是碌碌之輩,終身活在高階修士的陰影之下而已.

可是,就算再難,他也必須去做.畢竟,他只有這麼一條命,也很愛惜這條命,由不得別人來胡亂折騰.為了這個的**,他需要更強的實力.

隨,葉秦跟隨眾青衣弟子,飛身躍上了巨扇.

別的弟子見他目光泛,只當他是過于興奮,絲毫沒有其它想法.

吳掌門載了十余名藍衣,青衣弟子,領先飛離了青丹門大營寨.

隨後,幾名副門主,長老,紛紛亮出自己的法器.或法刀,或法劍,或者是法杖,化為數丈巨型法器,載著剩余的數十名藍衣,青衣弟子飛往萬枯嶺.

青丹門~營寨,距離萬枯嶺路程並不遠,大約有百十里.為了避免萬枯嶺像數千年之前一樣,突然爆發妖獸狂潮,沖毀青丹門的營寨,所以營寨和萬枯嶺才保持了這麼一段安全距離,以防萬一.

將近月末了,求一張月票~~∼!!




上篇:151 神秘少女(求月票)     下篇:153 巨石柱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