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55 礦道迷失(求月票)  
   
155 礦道迷失(求月票)

155 礦道迷失(求月票)



離開石室之前,孔老頭用刀具仔細的把那兩頭洞穴狼蜘蛛絲網,還有狼蛛的觸角,目,破開母狼蛛的肚子內,將里面未孵化的蛛卵,都割下來,然後用幾個瓶子以及獸皮袋子,分別裝好,放入儲物袋中.

沈寶見狀,捏著鼻子,嘲笑道:"孔老頭,我這麼惡心的東西,你也能受得了,去收集."

孔老頭立刻板著臉,一本正經的道:"這些蛛絲,觸角,卵,都是可以用于煉器,孵化的材料,能賣不少的靈石.老夫一個窮老頭,要是不精打細算,這以後的日子還怎麼過.你們這些年青人不懂得積少成多,以後遲早要吃虧."

沈寶十分不屑"這點錢有什麼掙頭,要掙大錢才是."

因為孔老頭有一副絲網靈器的的緣故,嚴萱讓孔老頭和沈寶並肩走在了礦道的前面開路.

而葉秦,這次反走在了最後面.

對于那兩頭洞穴狼蛛.嚴.嘴上雖然沒有什麼,對從她露出一絲驚惶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對這八條腿的毛茸茸的洞穴狼蛛還是很有些驚懼的.

這大概是子的天性,就算她手里拿著法器,高達煉氣期九層,也無法消除那種從心底冒出來的驚懼.

在這礦道深處,前後都隨時可能洞狼蛛出現之類的妖獸.

以葉秦被她給安排在最後面,以防來自身後突然冒出來的妖獸.

葉秦對這個安排並無滿.只是心地跟隨著嚴萱.並且時刻注意著自己身後地動靜.他地外放氣息極其微弱.經常讓嚴萱感到身後好像沒有人一樣.不時地回頭瞧上一眼.發現葉秦還在.這才安心.

她心中冒出一絲狐疑.葉秦放氣息比煉氣期一層地修士都還弱.差點可以當成世俗凡夫了.必須用靈目術才能察覺他地真實修為.這練得是什麼怪異功法?

只是.功法修煉是每一個修仙者地隱秘事.她也不好多問.

葉秦走在後面.卻若有所思.

沈寶和孔老頭這兩位.雖然一個喜歡吹噓自己地運氣好.一個喜歡裝老苦扮可憐.但是實力都絕對不弱.他們兩個擋在前面.清理妖獸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那張云自沒什麼表現.對誰都畢恭畢敬地.也不卑不亢.有些讓人摸不透.

而嚴萱看上去一副大姐脾氣,傲氣十足,擺出一副老成的隊長模樣,反而只怕是眾人中間最單純,缺乏實戰經驗的一個人.不過,她的實力應該挺強,畢竟是青丹門最高層出身的核心藍衣弟子,要功法有功法,要法術有法術,要法器有法器,正面對抗應該是最強的一個.

他們這支拼湊起來的炮灰隊伍,整體實力還是有的.

葉秦暗自苦笑搖頭,他的實力,在這支隊中也只能算中等.在青丹門的第一批入洞地三四十名弟子中,跟他實力差不多的,只怕是比比皆是.而其它十九家修仙門派派出的第一批試煉弟子,也絕不會弱到哪里去.

萬一在地底遭遇上,一場血腥的厮殺,只怕難以避免.

這礦洞試煉,不是一般的艱難.

最後在這洞窟試煉中活下來的,肯定是最頂尖的一~修士.

葉秦一邊想著,握著一塊靈石時刻補充護身罩和禦風術所消耗地法力,不疾不徐的施展禦風術跟著嚴萱.保持著最佳的狀態,隨時准備出手,這要命的試煉,他不敢保留實力.

葉秦所在的這支隊,心翼翼的在礦道內走了一整天,沈寶和孔頭,接連發現了十幾頭妖獸.等階並不算多高,他們收拾起來還算輕松.但是隨著漸漸深入,發現礦道里面的妖獸,開始變得多了起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礦道的深處,妖獸絕不在少數.

還有一點他們迷路了.

萬枯嶺地靈石礦道,挖掘的十分混亂,密密麻麻到處都是岔道,有的大,有的,一會兒~轉,一會兒往右拐.而且每條岔道幾乎沒有多少區別,無法判斷這岔道往那個方向.

他們雖然想了各種辦法,在礦道洞壁上留下了一個細微的方向記號,或者是在地上留下一粒豆子,抹上一點草藥的氣味之類,來把自己走過的路都標記下來.

這樣地辦法,常理來,足夠讓他們五位煉氣期八九的修士記住自己走過的礦道道路,不可能迷路.

但問題是,他們留下的這些記號,卻不知道被誰給惡意摸去了,甚至更改方向,並且留下新的記號.這讓他們頓時高度地警覺了起來,絲毫不敢大意.

會這樣干的,毫無疑問是其

路過礦道地弟子.

他們鑽了一整天的礦道,有不少地礦道都重複鑽了好幾次,而且標記被其它門派的弟子刪改,根本沒有辦法辨別方向,最終還是把他們給搞迷糊,迷失了道路.

好在,他們身上儲物袋內攜帶地水和食物,省著點用,大約夠用二三個月,就算迷路也沒有太大的妨礙.

"三具尸體,還有體溫,剛死不超過半個時辰!"沈寶鑽過一個彎道,突然一驚,停了下來,蹲下身檢查了尸體,伸手摸了那幾具尸體,低聲朝身後幾人驚呼.

眾人立刻圍了上去.

葉秦隨即一個身上前,來到這幾具尸體前,掃了一眼.

從服飾上看,這是兩個仙門派的弟子.

山和刃門的人.

其中一具黃衫大漢,是山的弟,他的尸首被一柄金光劍,給釘死在二丈高的礦道壁上,垂拉著頭,圓瞪著眼睛,滿臉驚愕和不敢置信.從刺入的部位上看,顯然是被人從地面猛的鑽出來,突襲殺死的.金光劍有極強的破甲效果,一舉穿透了他的護體罩,把他給釘死在洞壁上.

另外兩具,卻是撕扭抱在一起.一具是山的黃衫弟子,一個是萬刃門的灰衣弟子.這兩具尸體都有些零碎,成了肉抹,看樣子至少遭到十余道法術的轟擊,是被風刃,冰箭之類法術給強行劈死在當場.

照著形推斷,只怕他二人撕扭在一起之後,兩邊的其余隊員同時朝他們猛烈的夾擊,兩人都是被犧牲掉的.

這里應該是發生了一場很促的遭遇戰,雙方一戰便退,留下了這三具尸體,甚至連尸首上遺留下來的靈器都還沒有來得及被取走.

兩個門派的其他弟子不知去向,不知道畏懼退卻了,還是因為相互追殺,而沒空拾取這些靈器.

葉秦默默的想著,為這兩支隊手法的凶狠,而感到心寒.

既然這三具尸體上的靈器都還在,而且儲物袋居然也在,他們五人自然不客氣,立刻將儲物袋都取了下來,倒出里面的物品,直接瓜分了.

隊每人,都分了一二件靈器,數張符紙和幾塊靈石.

葉秦得到的是一柄下階靈劍.

沈寶舔了舔嘴巴,玩弄著他得到的一件靈器,目光閃爍.

"這礦道非常狹隘,各個門派為了方便行動,派遣進入礦道的每一支隊通常不會超過四五人.這里已經死了三個人,那兩支隊伍,嶺山應該還有三個,萬刃門還有四個,而且一場厮殺過後消耗肯定很劇烈,短時間恢複不過來.一把靈器少值得上百靈石.要不,咱們去找一找?看能不能將他們逮住這樣發橫財的機會可不多,可比孔老頭撿那一點不值錢的破爛材料強多了."

孔老頭聽到沈寶的譏諷,臉色一,十分不滿的冷哼了一聲,嘟嘟喃喃的了些什麼,收起他分到的一柄靈器.對于沈寶的這個提議,他卻沒有反對.這樣撿便宜的事,可不多見,他也不想錯過.

張云自謹慎的朝眾人臉色打量了一番,又仔細想了一想,最終點了點頭表示贊同."沈師兄這個建議不錯,如果能得到幾樣靈器,也不枉我們冒死進洞一番.葉師兄,你看呢?"

他轉頭朝葉秦問去.

"行啊."

葉秦沉靜的.

這礦道無法分辨方向,又不知道那兩支隊的去向,根本無法尋找.沈寶去追蹤,頂多也只能是在礦道內亂轉而已.碰上那支殘敗了一半的山修士隊,可能性極低.不定會碰上七大修仙門派的高手.要是真碰上了,少不了一場慘烈的厮殺.

嚴萱皺著鼻子,似|不滿意他們根本沒有向她做請示,便擅自做了決定.

她臉上寒霜,一聲不吭朝礦道里面走去.

從幾具尸體的方向上來看,那個山修士隊是從里面出,遭到埋伏的,現在他們只剩下三人,很大~可能是從原路退了回.

所以繼續往里走,遇到他們的可能性很大.

嚴萱帶頭往里走,顯然是默認了同意對那支山修士隊的追殺,只是心中在氣憤他們這四名在青丹門毫無地位的青衣炮灰弟子,在沒有征得她的同意之下,居然擅自做這樣追殺的重大決定.四個人,居然沒有一個人過問她的意見.根本就是無視她的存在.

沈寶,孔老頭,二人相視一眼,都掛起一抹得意的笑意,不疾不徐的跟隨在嚴萱的後面.

求1張月票∼∼~




上篇:154 石室據點(求月票)     下篇:156 死亡陷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