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56 死亡陷阱(求月票)  
   
156 死亡陷阱(求月票)

156 死亡陷阱(求月票)



嚴萱領頭,沈寶,孔老頭,張云自等人居中,葉秦快速的往礦道深處走去.山和萬刃門留下的尸體,已經是半個時辰之前的事,那兩個門派的弟子早已經離開,他們追上的可能性並不大.

葉秦緩緩的跟隨他們,神識警惕著自己身後的動靜,以防後面有人追來.

對于追殺那兩個門派的弟子,他並不熱他真正關心的是在這洞窟內找到靈石.但是讓他郁悶的是,已經進入洞窟近一整天,這礦道洞壁上,卻依舊沒能發現任何靈石的蹤跡.也不知道要在這洞窟走多深,才能找到靈石.

不過,葉秦對此已經有了心理准備.在青丹門的北營山礦道,個十多天不見底都很正常.這座萬枯嶺方圓數百里,比北營山要大太多,在地下摸上幾個月,估計也是尋常的事.

但是想要在這樣一個多達十七個門派弟子參與的礦道洞窟試煉中,活上幾個月,這可不是簡單的事.一個不心,便是隊全滅,死的一個不剩.

葉秦不得不打十二分精神來,心謹慎的行事.

五人正走著,領頭的嚴萱然停了下來,揮手讓眾人停止前進,她豎著耳朵仔細辨聽了一會兒,臉一變,以細若游絲的聲音向隊傳音.

"前方有好幾妖獸的骨碌聲可能是妖獸巢穴!往撤!"

整個隊員聞都是驚然,倒了一口冷氣.

妖獸並不可怕,就算是出一頭三階妖獸,他們也能聯手干掉.但是如果是一個妖獸巢穴的話,那就有些恐怖了.大群的妖獸一湧而上,這狹窄的礦道他們難以施展手腳,只有轉身逃跑.在這礦洞內亂跑,跟找死沒什麼區別.

隊五人幾乎同時收斂了:己地法力氣息.半點聲音也不敢發出.躡手躡腳.緩緩地往後撤.足足退了近百丈.離那巢穴有點遠了.才稍微松了一口氣.

沈寶疑問道."是什麼妖獸地巢穴.多少頭?"

嚴萱沉吟了一下.道:"一窩.大概六七頭左右妖獸地呼吸聲.聽骨碌聲.似乎是穿山甲獸.普通穿山甲獸都是二階妖獸.幼崽是一階.穿山甲王可能是三階."

~頭驚喜道:"這鱗甲可是好東西啊.如果將它們殺了.將鱗甲煉制成護甲靈器.至少也是高階防禦靈器.而且穿著這種護甲.施展土遁術可以節省大量地法力."

張云自皺著眉頭道:"這種妖獸是土系妖獸.鱗甲極厚.尋常地法術和靈器.根本難以破開它們地鱗甲.爪子異異常地鋒利.咱們這幾個人.要收拾它們.只怕要費些周折."

沈寶笑道:"這樣一窩穿山甲獸.至少有一到二頭是幼崽.三到四頭是普通穿山甲獸.頂多只有一頭是三階地穿山甲王.

這樣算起來,咱們還是有些機會的."

葉秦背靠一處礦道洞壁的轉彎口處,遠遠的冷眼看著他們.他們四人要是清剿掉前面地那個妖獸巢穴的話,肯定要有人守在最後面,以防來自身後的偷襲.

他自然不能加入進去.

葉秦突然心中一凜,一股危機感湧上心頭,猛的回頭朝後方的礦道看去.

一個極其黯淡地影子,從礦道後面不遠處閃了一下,便立刻便縮了回去.

葉秦的胸腔砰然急跳,渾身肌肉緊繃了起來,閃身一躍,從剛才靠著的地方離開,在礦道換了一個位置蹲下,手中一翻,一柄數寸長地陰寒玄陰劍法器,已經出現在他的手心中,躍躍欲出.

這種礦道中的短促突擊交手,誰也不知道對手是強是弱,只能以最強的攻擊出手,一出手就是要命地絕殺,根本容不得他有絲毫的保留.

葉秦突然發現身後出現跟蹤者,驚出一身冷汗.

那個的影子消失之後,那支跟蹤的隊並沒有馬上出現.

葉秦略一尋思,很快明白過來,那個影子剛才悄悄的摸過來的時候,只怕也沒有發現他就守在這洞窟轉口處,等靠近了,才驀然發現,以為這里設了埋伏,馬上驚退了回去,不敢輕舉妄動.

葉秦心中暗暗叫苦,他們這支青丹門地隊,被堵住了.前面是一個妖獸巢穴,而後面卻是一個來曆不明的門派隊.

或,這里根本就是陷阱!難怪那山和萬刃門地弟子都逃走了,他們很可能是在這里遭了埋伏.

葉秦冷眼看著後方的通道,後面那個隊伍至今還沒有過來,只怕還在猶豫.他冷靜地思索了一下,足一點,朝嚴萱等人輕輕的飄過去,打了一下手勢,指了指後面礦道.

嚴萱,沈寶等人正在低聲商量著如

掉妖獸巢穴,看到葉秦打手勢後面來了人,頓時驚愕

眾人冷靜地相視一眼,立刻將自己的武器取出來,退到礦道拐角處,做好埋伏.他們都有些緊張,畢竟這是進入礦道內,首次和其它參加洞窟試煉的隊,這樣近在咫尺的碰上.搞不好,這還將成為他們入洞以來的第一場血戰.

嚴萱聲詢問:"來的是那個門派的?"

葉秦搖了搖頭:"不清楚,沒有看到人,只看到一個黯淡的光影閃了一下.我估計應該是對方走在最前面的探子,剛才意外發現我的氣息,被驚退了回去.他們也不清楚我們是哪個門派,多強的實力,估計還在猶豫要不要過來."

眾人在礦道拐口,了近半個時辰,外面絲毫沒有動靜.

"他們會不會已走了?"

嚴萱等有些不耐,想出去一看.

"別過去."

葉秦一把攔,冷聲道.

嚴萱緊眉頭,疑惑的盯著他,"做麼?"

葉秦淡漠道:"這里很可是一個陷阱.對方故意留下那三具尸體和靈器,誘我們往這個洞窟深處里鑽.然後從後面堵住出口.他們只要死守在這外面,根本不怕我們逃走.這樣一來,我們只有兩條路可走,一個是冒險從後面出去,這正好中他們在外面設下的埋伏.另外則是繼續往前走,冒險去清剿那一窩的妖獸,而他們只要聽到動靜,立刻便可以從後面殺了過來.這兩條路,對我們來都是必死無疑."

嚴萱驚然,驚詫的望向葉秦.

好一會兒,她才道,"那怎麼辦?"

葉秦沒有回答.

沈寶卻嘿嘿冷笑道:"等唄,還干啥!就看誰先按捺不住,急著動手了.別急,咱們在洞口做幾個埋伏,看看能不能將他們給坑一把."

寶飄身來到洞窟的拐角處,在:上安置上一根縛妖繩靈器.一不心踩著這繩索,立刻能夠將踩中的人給捆縛住.暴露在他們五人的攻擊之下,幾乎是必死無疑.

孔老頭見沈寶設置陷阱,也不甘示弱的拿出他的絲網來,安置在礦道的上方,隨時可以從上方落下,將入洞者罩住.一旦被罩住,除了死還是死.

這幾手布置極其簡單,可是只要能讓對方在原地停頓上眨眼的工夫,就能被他們給聯手干掉,可以簡單而凶狠.

葉秦見狀,暗暗點頭.

這處洞窟絕地,雖然很可能是其它門派弟子設下的一個陷阱,但對他們來,也未必就全是壞處.只要他們幾人耐心的等下去,先著急的,反而是外面的的那支隊.

畢竟外面是通道,很多門派的弟子都可能從外面經過,不可能只有他們這兩支隊會從這里經過.如果其它門派的弟子也從這里路過,那麼很可能會在外面先打起來,這反而給他們可趁之機.

葉秦將二粒火焰荊棘扣在手中,心中默道,這個陷阱最終能困住誰,只怕不好.只要能將最先闖入洞來的一名修士捆縛住.他可以肯定,嚴萱手中的那柄法器飛劍,足夠一舉將對方給打個透心涼.這樣將會變成五對四,局面反而對他們有利.

想了一下,葉秦在身後礦道洞壁的堅硬岩石上,用金劍慢慢挖一個洞,用來隱藏身形.

這礦道內的岩石非常的堅硬,必須往劍中灌注法力才挖的動,而且每次只能插入半寸左右.為了避免發出聲音,挖的極慢.他不得不挖一下停歇片刻,恢複滿法力.

其余幾人見狀,也紛紛跟著照做.

陷阱布置好之後,眾人一時無話,洞窟內漸漸沉靜下來,最終完全的死寂.除了極其低微的呼吸聲,細細碎碎聲之外,再也沒有了其它的動靜.

三四天的時,在挖掘洞壁的過程中緩緩而過.這樣的等待,對于世俗之人來極其難受.對于修仙者來,卻是常有的事,一個閉關靜坐數天很正常.

直到第三天的時候,嚴萱,沈寶等人都在納悶外面的隊是不是離開了,一道暗影從轉彎口處一閃而退,那刹那之間似乎往里面張望了一下,但是沒敢進來,估計也是擔心中埋伏.

五人頓時緊張了起來,藏在他們挖出的洞之內.

礦道外面的那個隊果然沒有離開,而且一直潛伏在外面.只是,這支隊似乎也沒有預料到,里面的這支隊居然根本不出來,所以才再度派人來查探.

那一閃而過的暗影,朝礦道里面張望了一下,並沒有看到任何人影,退了回去.

過了一會兒.

外面傳來一些輕微的衣袂飄動聲,八九個黑衫身影,閃現在礦洞轉彎處.




上篇:155 礦道迷失(求月票)     下篇:157 大羅門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