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57 大羅門弟子  
   
157 大羅門弟子

157 大羅門弟子



秦緊緊的靠在他花了三天時間,才挖出的礦道洞壁的.

他眯起的眼睛,余光瞥見礦道轉彎處出現的不斷來回晃動的黑衣影子,足足有八九個之多,很可能是九人,頓時手腳冰涼,手心中冒冷汗,一時間竟然想不出該怎麼辦.

他認出來了,來的是大羅門的弟子,只有他們才穿這種純黑的衣飾!大羅門的兩支試煉隊,竟然在礦道內彙合到了一起,而且不偏不巧的剛好把他們五人給死死的堵在這一段的絕路上.

葉秦甚至以感覺到,附近藏著的嚴萱,沈寶等四人的心跳和呼吸都在加劇,只怕同樣發現了不對勁,心中恐懼.

要知道各個門派參加洞窟試煉的弟子,大約都是煉氣期八層,層,修為上差不多,九名大羅門修士對上五名青丹門修士,多了近一倍的人數,根本不是同一個數量級別.

就算用事先埋的陷阱,僥幸干掉大羅門的一個弟子,對方也還是足足比他們多了三人.這個人數上的差距太大.里面是妖獸的巢穴,外面是這些大羅門的弟子,他們身在絕境,逃都沒地方逃.

大羅門的八九名弟子,已靠近了礦道的轉彎處,但是十分謹慎的在轉彎處停了下來,並未進入里面.

"里面真的有嗎?是那個門派的?"一個略微沙啞的年青男子的聲音,在轉彎處響了起來,這男子似乎是個領隊首領,問話之間,很有些威嚴.

馬上有一名弟子極其敬的語氣道:"魏大師兄,里面有人,師弟發現有一個隊的人進去了,我們幾個在這里守了三天了.這短短的三天,他們根本不可能毫無聲息之下殺掉那一窩妖獸,從里面地礦逃走.不過,暫時還不清楚他們是那個門派的,他們進入里面之後,便一直沒有什麼動靜."

"你那個門派地都不知道.便堵在這里?萬一誤傷了自己人怎麼辦?"那聲音沙啞地男子似乎有些不滿.叱責了那弟子一頓.隨後站在轉彎口處.朝里面喊話.

"這礦道里面是個門派地兄弟?在下乃是大羅門核心弟子.姓魏.請出來一位話.如果是我大羅門地弟子.便直接出來便是.如果是相熟地門派.有些交地.我大羅門也不會為難.放你們走人.如果是和我大羅門無瓜葛地門派.留下一件靈器.放你們出洞去.至于敵對門派.嘿嘿.那就不好意思了.限你們在一刻鍾之內出來.過時不出來地話.那我只能當作你們是敵對門派地弟子進行攻擊了."

青丹門隊五人.聞怦然心動.

青丹門和大羅門之間.並沒有什太大地恩怨.而兩個門派地高層之間甚至有些交.這次地萬枯嶺地洞窟試煉.便是由青丹門和大羅門高層磋商之後.一起牽頭進行地.便可見一斑.

那個姓魏地有這麼一.也不是沒有緣由.

要葉秦他們五人絲毫不心動.那絕對是假地.被大羅門地弟子干掉.或者是很沒有面子地舉手出去"投降".這兩者之間.他們肯定會選擇"投降".

不過最重要的問題是,這姓魏地話算不數?如果那姓魏的話不算話,轉眼反悔了.那他們出去就是不是投降,而是去白白送死了.拿自己地命去賭姓魏的話算不算數,他們可不願意干這種愚蠢的事.

嚴萱猶豫了一下,低聲道:"這個姓魏的在大羅門的地位似乎地位很高,憑大羅門和青丹門的交,如果他同意放我們走地話,最多交出一件靈器你們怎麼辦?要不要出去?"

沈寶一聲冷笑:"那的話能信嗎?不定他這是誘我們出去,一旦從這里出去,恐怕死都不知道怎麼死地.我甯願去闖里面的妖獸巢穴,看看有沒有機會逃命,也不會從他們這邊走出去."

孔老頭地疑心同樣極重,嘟囓著:"這深不見底的地下礦道里,殺個修士跟捏死螞蟻似地,神不知鬼不覺,鬼才會講什麼門派交.他們要是把咱們給干死了,青丹門上下誰會知道?不殺白不殺要是我是那個姓魏的,肯定會下手."

嚴萱見他們幾乎毫不猶豫的便拒絕了她的想法,頓時氣呼呼道:

"你們怎麼就知道那位大羅門的魏師兄一定就是那種人,要是他守信放了我們呢?我們豈不是白白錯過了離開這里的機會.葉師弟,張師弟,你們兩人出不出去?"

葉秦沉默.

他不知道那個姓魏的話算不算數,他唯一知道的是,自己的命,干嘛要放在那姓魏的手里?但憑那姓魏的一句話決定他的生死,這種事他是絕對不會干.就像沈寶的,甯願去闖妖獸巢穴,試一試有沒有機會逃生,也不願意從這里走出去,聽憑大羅門弟子發號施令.

張云自異常定的搖了搖頭.

嚴萱氣呼呼道:"你們不出去,我自己出去."

她實在是

比.在洞窟外面的時候,他們四名青丹弟子還在她

如果他們當中有誰同意她的看法,不定她還會仔細想一想,要不要出去.可是他們四個居然沒有一個同意她的看法,這讓她極其不滿.

礦道外,魏姓青年男子聽到聲音,驚喜的道:"是青丹門的嚴師妹嗎?我是大羅門魏明,魏師兄啊∼,你可能不記得我了,二年前,我曾經跟隨我師父,拜訪過青丹門掌門,曾經偶爾見過師妹一面,一時驚為天人,仰慕已久,至今還記得嚴師妹的音容.都放下兵器,是自家人,別誤傷了."

最後那句話,卻是他朝大羅門弟子的.

",魏大師兄."

眾大羅門的弟子紛紛回應,的將各自的兵器回鞘,似乎不打算跟青丹門地弟子開戰.

葉秦驚訝,朝嚴萱看去.

那姓魏的,跟嚴萱認識?

沈寶等人同樣紛紛看著萱,神色有些古怪.

嚴萱臉上浮惑之色,她顯然不記得那姓魏的是什麼人,皺起臉蛋,仔細想了一會兒,突然驚訝道:"啊,我想起來了,幾年前,曾經是有大羅門的一個副門主來拜會,是什麼門當戶對,提親,雙修什麼的當時我一心想著築基,自然是想都沒想就回絕了這個魏師兄.外面這位魏師兄,該不會就是大羅門副門主提親的那位吧?"

外面,那青年男子沙啞聲音,驚喜地笑道:"不錯,正是在下,我乃是大羅門魏副門主之子,門當戶對,所以才有這提親之事.沒想到事過了這麼久,嚴師妹還記得在下,真是在下的榮幸.雖然嚴師妹一心修煉,而拒絕了在下,但是在下從來有放棄過對嚴師妹的仰慕之心.不知道嚴師妹可否移駕,從里面出來.我大羅門弟子上下,必定恭迎."

嚴.想了想,抬腳便往礦道外走去.

葉秦臉色一沉,聲冷喝道:"別出去!"

"你管不著!"

嚴萱冷哼了一聲,朝外走去.

既然來的是大羅門的副門主之,像他們這樣的高層子弟,都是識大體的人,以門派大局為重,她有把握對方不敢傷害自己.而且來的還是她的仰慕追求者,自然可能對她怎麼樣了.哪像這幾個青衣弟子,粗俗不堪不,這也怕那也怕,在這里窩了足足三天,結果到頭來還是被死死的困著.

葉秦露出極其惱怒地神色,嚴萱是他們這支五人隊中間實力最強的一個,她這一走,隊的實力立刻大幅度的削弱.不要跟那些大羅門弟子對抗,只怕連闖里面地妖獸巢穴,都闖不過去.

他們一直不敢去闖妖獸巢穴,從妖獸巢穴那邊逃走,是有原因的.

礦道分為死礦道和活礦道之分.死礦道,就是沒有出路,到此為止了,必須往回走.而活礦道,便是可以穿過去.他們五人所在地這條礦道,究竟是死礦道還是活礦道,並不清楚,因為有一個妖獸巢穴攔在里面,他們根本無法查探.

如果是活礦道,他們不惜驚動妖獸,加上護身罩,以最快的速度沖過去,硬扛幾下妖獸的攻擊,或許有活著逃走.被幾頭妖獸追著屁股狂攆,比被大羅門的弟子追殺要好一些.

如果是個死礦道,里面沒有出路,只怕麻煩就大了,他們真正的成為了甕中之鱉.不但沒有逃命之路,還驚動了一窩妖獸,所有的妖獸對于入侵自己巢穴地"敵人"的攻擊都是非常瘋狂地,他們不得不和這幾頭發狂的妖獸斗個不死不休.

而和這幾頭妖獸斗完之後,馬上還要回過頭來跟大羅門地弟子打一場.那個時候,他們的法力大量消耗,大羅門地試煉弟子,捏死他們比捏螞蟻還容易.

從妖獸巢穴這邊逃走,死活的機會各占一半.而從大羅門九名弟子守著的地方,硬拼闖出去,死的機會極大,大約有八成到九成的可能性會死,甚至全部覆滅.

究竟往那邊走才好?

葉秦冷冷的盯著嚴萱的窈窕背影,數著她腳步,還有九步就要出礦道了.

他飛快的思量著.

時間不多,必須在嚴萱走出這礦道之前,做出決定.是冒九死一生的風險,跟大羅門弟子打一場.或者還是賭一賭妖獸巢穴這邊,究竟是活礦道還是死礦道,能不能逃走.

況越危急,他的心思反而越發的沉靜,冷冽的目光,朝一直未動的沈寶,張,孔三人看過去.

入洞之前,大家都有所保留,他對這三人的實力沒有把握,不清楚他們究竟能夠撐多久.這個生死關頭,應該沒有人敢有所保留.

求1張月票!




上篇:156 死亡陷阱(求月票)     下篇:158 狹路相逢(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