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158 狹路相逢(求月票!)  
   
158 狹路相逢(求月票!)

158 狹路相逢(求月票!)



萱才走出礦道拐彎處,正要朝大羅門弟子話,突然一股霧,將她的腿罩住,她的護身罩竟然沒能起任何阻擋作用.霧沾上她的腿,立刻入侵,一股酥酥麻麻從她的腿迅速向上體延伸.

""

嚴萱大驚失色,要將手中的一柄飛劍打出去,但是飛劍才剛飛起變大,她卻已經完全喪失對身體的控制,渾身軟弱無力的軟倒在地上,飛劍也變回數寸大,隨之鐺的一聲落在地上.

"哈哈,嚴美人還真聽話,自己跑出來,中了我的酥霧,感覺如何?二年不見,長的豐盈了,嘖嘖,師兄我苦思數年,今日終于願以償了."

一名矮瘦的黑衣青年狂喜,一個飛身上前,一把將嚴萱的嬌軀給抱住.不過,這個時候他雖然貪戀女色,卻也知道現在不是時候,冷冷的朝其它大羅門弟子一揮手.

"殺,礦道里面剩的一個不留!"

眾大羅門弟子提著刀劍,互望了一眼,卻沒有一人動身,而是畏懼的看著那團霧.那團霧大約有數丈大,完全擋住了礦道,他們根本沒辦法過去.

魏明一愣,馬上意識到這個問題,急一拍腰間的葫蘆,將那團詭異的霧給迅速收了起來.

這東西他也寶貝的很,是大門的一名女師叔贈送給他的,用一次便會少一些,平時根本舍不得拿出來用.要不是為了穩穩妥妥的收服這嚴美人,免得傷了肉身,他可舍不得.剛才對付嚴萱,這霧明顯的已經少去了近五之一左右.這少去的部分,自然是鑽入了嚴萱的體內,將她地法力和肉身都暫時的控制住.

葉秦冷冽地目光.一直在:死盯著嚴萱地腳步.心中飛快地做著最後地盤算.往妖獸巢穴這邊走.賭這邊有沒有出路.有五成地機會可以活下來.往大羅門這邊硬沖.九個打他們四個.九死一生.

葉秦咬了咬.選擇了能夠讓自己最大可能活下來地方向.

嚴萱這邊才剛剛一踏出礦道轉彎口.

葉秦便猛地從貼身藏著地出來.往礦道妖獸巢穴方向.疾速沖去.現在已經被逼到了進退兩難地死地.只能賭一把運氣了.

沈寶見狀一愣.知道葉秦是打算從妖獸巢穴那邊逃走.立刻飛身跟上.

張云自默然.緊跟在沈寶地後面.

孔老頭走在最後面,他朝礦道轉彎處看了一眼,看到嚴萱走到轉彎處,突然被一股霧罩住,接著向地上倒去.他一驚,立刻一跺腳,飛快的跟隨沈寶,張云自二人,往礦道深處逃去.

他們這些散修,都是從修仙界的最底層,一步一步拼殺熬上來的,心頭都有著一股狠厲之氣.不惜一切代價,求取路,已經是他們地本能.

跑了近百丈遠,快要接近妖獸巢穴的時候.

葉秦全力開啟金光罩,身上地金色光芒立刻大放.接著,他立刻便看到礦道洞壁上的一處砂石搭建地巨大巢穴,二頭成年的穿山甲獸正趴在巢穴上休息.

他們四人闖入妖獸巢穴,無可避免的驚動了這一窩地穿山甲獸.里面有二頭是體型較的幼崽,都是一階妖獸,還有四頭二階地青褐色鱗甲的穿山甲獸,以及一頭古色鱗甲地三階的穿山甲獸王.

葉秦掃了一眼,並不多看,再次加速,從巢穴處飛身過去.

沈寶,張,孔等更是全狂奔.

"嘶~!"

穿山甲獸王最先發現了入侵巢穴者,暴躁的跳了起來,沖出巢穴,又長又厲的爪子,瘋狂的朝他們抓去.

穿山甲獸,土系妖獸,爪子的攻擊力和鱗甲的防禦力,都極其強悍.而且作為土系鑽地妖獸,它們的鑽地能力極強,天生便會土遁,在土里鑽來鑽去極其迅猛.

如果給他們一天的時間精心去准備的話,沒有其它打擾的話,清剿這一窩的穿山甲獸或許可以做到.可是現在他們根本沒有時間.

飛身疾奔了片刻之後,葉秦等人已經擺脫了穿山甲獸,來到這條礦道的最深處.

葉秦怔住了.

前面是完整的岩石洞壁,這條洞窟根本沒有出路,是一條死礦道.他們現在不只是被大羅門的弟子給堵死,還被五頭妖獸給糾纏住了.

一個青影出現,沈寶跟著在葉秦的身後停了下,望著岩石洞壁,一時間傻眼了,氣的破口大罵:"他娘的,居然是死礦道,老子的運氣難道都耗光了?"

在後面的張云自匆匆奔來,見到是個死礦道,急聲大吼"那五

甲獸馬上追來了,孔老頭正在後面拖延時間,但是少時間.現在我們怎麼辦?!是不是先把這幾頭穿山甲獸干掉,還是直接殺回去,跟大羅門弟子拼了?!"

葉秦目光一凌"不能殺這幾頭妖獸,要殺這五頭成年的穿山甲獸,肯定會大損我們的元氣,反而讓大羅門的人更容易收拾我們.往回走,把這五頭成年的穿山甲獸引到礦道出口去,制造混亂,還有一線生機.:現在我們已經是困獸之斗,制造混亂之後,大家各自保命吧!走!"

"好,就這麼!"

沈寶等人,馬上鐵下心來,贊同了這個辦法.這已經是他們唯一的辦法.四道青衫影子,再次飛快的速度在礦道內穿梭.不過,這一次他們不是前進,而是倒回去.

五頭成年的穿山甲獸一直嘶叫著追在他們的後面,現在已經迎頭追了上來.

"呼!"

一道凌厲的古色厲爪,猛的迎面拍來.

穿山甲獸王!

葉秦急忙全力躲閃,他的光,卻瞥見穿山甲獸王的背上趴著的一頭幼崽.他心中驀然一動,猛的將那頭幼崽給卡住脖子,將它從穿山甲獸王身上硬扯了下來.

砰!

穿山甲獸王的厲爪,一把抓在葉秦護體罩上,厲爪一下穿透了護身罩.葉秦遭到重擊,轟的撞在岩壁上,吐出一口鮮血來.但是他才摔下,便手一撐地,一躍飛起,朝外面的礦道繼續疾奔,看上去並未受多大的傷.

沈寶跟隨在後面,驚異的看了那一幕."哇哇∼,葉師兄,你這樣挨了一記,也能扛住?穿山甲獸王的爪子,可不比高階靈器差多少."

葉秦重新加持了一個護罩,摸了摸胸口,火辣辣的疼痛.青衫被爪子撕裂一大塊,里面的火焰荊棘絲甲上留下三條鋒利的裂痕,不過還好,這絲甲沒有完全碎裂,他也只是受了些撞擊而已.

葉秦低頭看眼手中抓住的一頭穿山甲獸幼崽.嘿嘿,為了這家伙,挨上剛才一擊,值了."大家准備好土遁符,等下把禍引到大羅門弟子身上去,制造混亂!我們見機行事."

沈寶精明的很,立刻白葉秦為什麼不惜挨上一擊重擊,也要抓這幼崽.他飛身靠近一頭二階成年穿山甲獸,一把將一頭趴在這頭二階成年穿山甲獸身上的幼崽給抓到手里,抬腳將那成年妖獸踢飛.

四人急匆匆的往礦道外面飛奔.

而他們的身後,五頭的穿山甲獸,因為幼崽被搶走,被完全激怒,發狂的亂叫,不顧一切的追逐著他們.整個礦道,嘶叫聲劇烈震動.

而前面,大羅門弟子飛奔所發出的衣袂急促傳來.

"准備鑽地!"

葉秦低吼一聲,手狠狠的朝幼崽一掐,那頭幼崽立刻發出慘叫嘶,把身後追來的五頭穿山甲獸給刺激的眼睛腥差點沒冒出火焰.

他接著將手中幼崽朝前面奔來的幾個人影砸了過去,隨後捏碎了一張土遁符,直接遁入地面不見了.

沈寶等人跟著照做,將幼崽一甩,接著一個個地下.

正迎頭沖來的幾名大羅門弟子,看到一團模糊的東西朝他們飛來,而且還發出怪異的嘶叫聲,頓時驚呼.

"什麼東"

"快,快攔住,別讓它們靠近!!"

他們手中早已經准備好的法術,打了出去,巨大的火球,風刃,冰箭,紛紛朝那團黃色的東西砸去.一階穿山甲獸幼崽的鱗甲還沒能長硬,哪里扛得住如此多的法術轟擊,頓時吱吱慘叫,被燒的皮開肉綻,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那幾名沖在最前面的大羅門弟子,隱隱感到些不對勁.

五頭穿山甲獸聽到幼崽臨死前的的痛苦嘶叫,頓時狂暴嘶吼,救子心切之下,它們哪里還顧得上遁入地下的葉秦等四人,瘋狂的朝礦道口處的幾名大羅門弟子撲去,想要把二頭幼崽給救出來.在這些穿山甲獸的眼里,這些大羅門弟子跟葉秦等人沒有什麼區別,都是入侵它們巢穴的敵人,誰傷了它們的幼崽,它們就跟誰拼命.

"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

"不好,是穿山甲獸,有四五頭,快後退!"

"青丹門的人把穿山甲給引過來了."

整個礦道內一片驚慌混亂.

求1張月票,1C月份最後四五天了.




上篇:157 大羅門弟子     下篇:159 急劇逆轉